Actions

Work Header

【夔x你】雨中曲

Work Text:

啪嗒——
一滴雨从天上落下,斜斜砸在了窗沿上,又顺着木制的纹理直直滑落,最终甩在你手边的文件上,晕开一个濡湿的圆。
“诶,下雨了吗?”伏案工作的你这才抬起头来,看向桌前大开的窗户。
不久前还阳光明媚的蓝天不知何时变成了灰暗的颜色,云团滚滚,层层逼近,沉沉下压似要倾碾而来。
一颗一颗清晰的雨点变成朦胧幕帘,不过是几秒钟的事。你慌慌张张地起身,关上门窗阻挡大雨的入侵。
“呼。”确定屋内不会被打湿后你稍微安心了一点。
但是你没有坐回桌前继续工作,因为你想起你那独自外出的恋人,夔。这样的大雨来得实在是突然,就算是常与风雨相伴的夔也不会预料到吧。所以他会不会被大雨困在了百妖乡的某处呢。
没有办法确认夔的情况,这时候你就深感妖荒界没有普及手机的不便。
你看看空中不知源头的雨幕,一时半会停不下来的样子。因着心里的担忧,你干脆翻出了伞,准备碰碰运气去接夔回家。
其实不能算漫无目的的寻找,夔的体质就像雨男一样,你想他十有八九都在乌云最深重的地方,于是你直接向那个方向奔去。
走到了接近百妖乡边界的空地上,你远远地看到了一抹蓝白色的身影,你的预感果然没错,夔在那里。
“夔……”你本想大声呼唤他的名字,却在靠近中渐渐止住了声音。
夔的状态有些奇怪,他背对你一动不动地站在雨中,对直直下落的水幕不躲不闪,任由雨水浇溉他的头发,打湿他的衣衫。他抬起头望天,似乎是在观察等待着什么,气氛肃穆令人不敢再上前。
突然,夔坠着白色毛丛的长尾巴摆了摆,探出蓝发的兽耳也抖了抖,随即手抚上了腰间的夔神鼓。
“咚”一声轻巧、短促的鼓声被奏响。
“咚!”间隔一拍,第二声渐强、有力的鼓声被击出。
“咚!!!”又是间隔一拍,第三声鼓声激烈震荡,惊雷破石般冲击你的耳膜。恰时一道紫电闪过,如受到鼓音召唤降落于地,劈开了沉闷的云暮,劈开了奏乐的序章——
“咚咚咚咚!”强劲有力的鼓点极速落下,你来不及看清夔翻飞的手上动作,只能被隆隆敲击声勾住全部心神。
笼罩世界的雨声气势惊人,此时却被强劲的鼓声完全掩盖了,沦为陪衬。雨水不自量力砸在夔神鼓上,被震动的音波弹开,完全无法影响夔的敲击,甚至反被带入了他的节奏中,一下又一下随鼓音溅射开。
而夔脚下也开始动作,踢踏间将积留的水洼带起,击水声看似毫无规律,却与变换节奏的“咚咚咚——哒”完美相融。
然后是“呼呼”的风声、“轰隆”的雷鸣,所有的声音皆听从夔的号令,裹挟着一道一道的闪电而来,加入了伴奏的队伍。
天地皆是夔可奏响的乐器。
电闪、雷鸣、落雨、击水与鼓,各是极具侵略性的象征,在夔的指挥下相争又相合,造就了一场空前绝后的视听盛宴,给予你极大的震撼,使你不禁屏息凝神,不容自己错过任何一秒。
这一刻,你眼中只剩空茫的世界,只有夔屹立其中,他在奏乐,亦在舞。
一人即是一支乐队,身形单薄却气势磅礴。
不知过了多久,激昂的节奏渐息,夔减缓了敲鼓的力度,如酣战收场,众兵归位。
“咚——哒”
“哒”
随着夔神鼓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一曲终了。
空气中只余雨声延续,规律得近乎安静,闪电与雷鸣消失无踪,狂风不再呼啸,水洼淌入凹地,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有你的心脏还在兴奋地跳动着——咚,咚,咚。
震撼,实在是太震撼了。你找不出其他的词语来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深陷于脑内回荡的节奏,激动的情绪久久难以平复。
在你愣神的时候,完成演奏的夔转身走到了你的面前。还在喘息的低沉嗓音带着些责备的质问:“呼,你要一直这样傻站着到什么时候。伞掉了都不知道吗?”
你被他的声音惊动,这才如梦初醒的意识到自己正毫无遮挡地站在大雨中,手中的伞早不知何时掉落在地上了,你已经被雨水浇透了。
但是你现在完全不在乎自己狼狈的状态。你忽地向前两步,扑向夔,把自己紧紧投在他怀里。
“!”夔被你的突然动作惊到,堪堪稳住了自己的身体接住你,下意识地伸手环住你的脊背。
“夔!你好厉害!这样敲鼓我还是第一次见,又帅又好听,真的好厉害啊!超棒!超喜欢!”你抱住他的腰肢,扬起头迫不及待地发表对他的称赞。虽然你不懂音律,但夔带给你的感动是真实存在的,你想把自己的情绪回馈给他。
“是吗,那就好。”夔得到了直白的夸奖,总是微微皱起的眉舒展开,薄唇也带上了上扬的弧度,耳尖抖动了一下,很是愉快的样子。
静静抱了一会,夔才反应过来你们还在淋雨,他率先松开了手,有些懊恼自己的恍惚:“……你先放开我。”
夔握住你的肩膀扶稳你自己站好,然后俯下身捡起了地上的雨伞。他抖落了伞内部的水珠,将伞撑在你的头顶遮了个严实,自己的大半身子却在雨中。他问道:“只有这把伞吗?”
“嗯。我带伞来接你回家。”
夔另一只手抚上你的脸颊,捏了捏,语气有些嗔怪:“只带一把伞出来接人,你是笨蛋吗?”他的手带着雨的潮湿和运动后的燥热,并没有用力弄疼你。然后食指温柔地撩起你脸上湿粘的鬓发,别在了你的耳后。
你握住夔持伞的手,把伞从头顶收回,让自己的傻笑暴露在雨中:“嘿嘿,反正我们都湿透了,伞已经不需要了。淋雨的感觉也不错啊,所以我们就这样回去吧?”
夔无奈地叹息:“你啊……”他抬起手整理你的额发,欣然接受了这个提议。
相比起夔奏乐时的狂风骤雨,现在从天上落下的雨丝明显柔和了很多。细细洒落,为彩色的世界拢上一层薄纱,别是一番情趣。
百妖乡的街道上只有你们二人。伞被你握在手中,尖端朝下、叶面收紧,被迫放弃了实现自我价值的机会。你不疾不徐地前行,而夔配合着你的步调,一同体会雨中漫步的乐趣。
淅沥沥的雨声中,你先开口了:“所以,夔是在那里召唤雨吗?”
“那是过程,不是目的……我是在召唤你。”
“诶?什么意思?”
“没什么,总之你来了。”
“那夔是什么时候发现我的?”
“……一开始就知道了。”夔的视线飘忽了一会,不去看你。
“啊!所以你是专门演奏给我听的对不对。全程装作没有看到我的样子,真是坏心眼啊。”
夔发出恶作剧得逞般的一声轻笑:“呵,那你对这场演出满意吗?”
“喜欢,我超喜欢!夔超级厉害的!”你再次直白地称赞他,生怕他看不出你眼中欢喜的神色。
“哈哈。”这一次夔笑得更开心了,金色的眼睛眯起,似有流光。
“我到现在都忘不了刚才的节拍呢。”你向前一步踏开地上的积水,试图模仿夔脚上的动作。
“哒!哒!”你嘴里念叨着节拍,脚下肆意地溅起水花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胡闹地将鞋袜弄湿得一塌糊涂。
“啊——”动作间突然脚下一滑,你的节拍被打乱,发出了小小的惊叫。你要摔倒了。
“小心一点。”夔适时上前,一手揽住你的腰,一手牵住了你的手,在你倒地前把你抱在了怀里。
“你怎么像个木偶似的,真笨拙。”夔的声音贴在你的耳边,磁性的嗓音满是无情的嘲讽。
你羞红了脸:“什么嘛,多加练习我也可以变得很帅气的。”
低音炮闷闷地笑了:“哈哈,我看这种技巧你是学不来的……以后和我学打鼓就好。”
站稳了身子,夔调整姿势,换上了另一只手,变成与你十指相扣的模样,催促道:“别玩了,我们快点回家吧。”
他没有看你,只是下塌的耳朵不停地抖着,濡湿的尾巴无意识地扫过你的小腿。
“嗯……”你也直视前方,手上握得更紧了些。
接下来的一路保持着沉默,唯有紧握的双手传递着二人的情绪。雨水无法侵入严丝合缝相贴的掌心,只能从手背上滑落到指尖。但是二人的手心还是被热汗打湿了,黏腻湿热的触感并不舒服,却没有人舍得放开,怦然跳动的心脏似乎带上了紧张和羞涩,徒增了一点美好。
回到家,把喧闹的风雨关在了门外。安静的屋内可以清晰的听见你们身上的水珠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啊,不好。这样地板会坏掉的。得赶紧把湿衣服脱掉才行……”你率先脱掉了蓝色的外裙,这件棉质的衣服吸饱了水,沉重地黏在你身上。
“……地板那种事怎样都好,你对我也太无防备了吧。”夔看你毫不避讳地在他面前脱衣服,下意识侧过头去。
“嗯?你原来这么容易害羞的吗?我里面还有一件衬裙哦。”你开始脱鞋袜,还有闲心调侃一下夔。
“……粉色,都看到了。”夔没有回头,面无表情直视墙角,耳朵抖动着甩落了一串水珠。
你低头,这才意识到自己白色的衣服因为湿痕变得透明,暴露了里面内衣的颜色。你闹了个大红脸,强作镇定地说:“反、反正你是我的恋人,当然可以看……你在这里等一下,不要动!”你嘱咐完他,光着脚慌张地向浴室跑去。
不一会儿,你从浴室出来,已经换上了一件宽大的浴袍,手里拿着装有干燥毛巾的篮子重新回到门口。
你取出毛巾,把湿衣服装进了篮子,示意夔:“把湿衣服放这里。热水还在烧,要等一下才可以洗澡,所以先拿毛巾擦干。”
“嗯?你是想让我在这里脱给你看?”夔的眉头皱起,声音沉沉的似乎很是不悦。
你刚才光顾着考虑夔全身的带水量会给地板带来麻烦,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话语意图十分奇怪。比起惹夔生气,地板什么的根本无所谓啦,你慌张地摆手,补救道:“不是的,不是的!夔先进来吧……”
“可以啊,”夔突然的声音打断了你,“反正你是我的恋人,当然可以看。”他放平了眉,用你的原话激你。
然后夔真的开始脱起了衣服,先是郑重地解下夔神鼓递给你,然后脱下了外套、解开了腰带,一件件丢进篮子里。他修长的手指搭上长长衣摆时停顿了一下,低低说:“这边衣摆下的情况……你一直都很想看吧?”
“我、我……”你被他的行为惊到了,满心的羞耻使你语言混乱,“我忘记给你拿浴袍了,现在就去!”你大喊一声,抱着夔神鼓转身跑了。
“……哼,逃走了吗。”夔面上不显,但也是强忍着羞赧做这种事。你的回避使他有些气恼,等下你要是回到他身边……他可就不能放过你了。
你用浴袍挡着脸走了回来,全程盯着自己的脚不敢看向夔的方向,虽然你以前口花花不少,但实际怂得不行。你瞄到了地上另一双赤脚,知道自己走到了夔近前,你心虚地举着浴袍对他说:“夔,你快穿上吧。”
夔沉默地抽走了衣服。他盯着埋头做鸵鸟的你,感觉做点什么的欲望更强烈了。
过了几秒,他出声示意你抬头:“穿好了。”
你松了一口气,总算抬起头看他……然后你惊得后退了一步:“!!”
夔根本没有穿上衣服,那件浴袍被他搭在小臂处,柔软的布料从腰部垂下,虚虚地掩住胯部和大腿。
“为什么没穿……”你的声音有些抖,脸红得不成样子。
“不可以吗?还是说不好看?”夔面无表情的问你,似乎还歪了歪头。他的尾尖在你看不到的身后有些焦躁的摆着。
“可、可以的,夔、夔的身体很好看……”你说出了极为羞耻的话,简直想把自己埋进洞里。但是你确实无法否认面前的青年十分俊美,总是掩于层叠衣服下的身体如玉雕琢,肌肤白皙光滑,薄薄的肌肉分布均匀,不十分健壮却线条分明,极具力量感,使你完全移不开视线。
“咕噜。”你被美色迷惑,不禁咽了咽口水。
“哼。”夔看出你的痴迷,不禁哼笑出声。现在,他心里的紧张消减了一些,捉弄你的心思又增强了一点。
他迈步向桌旁走去,路过你时捉住你的手说:“来帮我擦头发。”
你愣愣地被他带走。回过神时,夔已经坐在了椅子上,而你被抱着坐在了他腿上。身下与他交叠的地方只有被摊开放置的浴袍做隔档,姿势十分不妙。
啊啊啊啊——你的内心在红着脸尖叫,脸上却一片呆若木鸡。
你的大脑当机了。
夔将毛巾递到你手上,什么也没说。而你像一个接受到信号的机器人,自发举起双手去擦拭他的湿发,动作僵硬又机械,不敢碰到他身体的其他地方。
你不去触碰夔,那就由夔主动来触碰你。
夔的双手抚上你的腰。宽大的手掌似乎再用力收紧一点就可以使食指相交,以致完全握住。纤细柔软的触感使夔有些害怕把你折断了,他不禁变得小心翼翼,隔着浴袍试探着轻轻按捏你腰间的软肉,带给你难耐的痒意。
你在夔的手下颤抖,却没有抗拒他的抚摸,继续擦拭着他的头发。不逃避、不拒绝,即是无言的邀请。
夔很高兴。尾巴轻快地摆动着,泄露他内心难掩的兴奋。
他沉默地垂下头来,靠近了眼前勾动他食欲的白色细颈,如愿的启唇吻上了你微微跳动的脉搏。
濡湿潮热的触感贴上了你的肌肤,使你不禁瑟缩了一下,却是收紧了手臂把夔的头更深的埋入了你的颈侧,像是主动把自己献进他口中。
夔心情愉悦地含吮着你的细肉,顺着你的颈线慢慢向下游弋,留下一个个泛红的吻痕。直到裸露的肌肤被浴袍交叉的前襟遮挡,夔停了下来。
“你想继续吗?”他的声音平稳,热息紧贴着你的胸骨。
你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你任他施为的沉默早就表明了默许的态度,夔知道,却偏偏要隐晦地问出来,也许是尊重,也许是戏弄。你内心的期待和紧张在烧灼,羞得说不出话。
一时陷入了沉默。夔耐性地等着你的回答,不再动作。二人维持着相拥的姿势,大有你不回答,就一直僵坐下去的势头。
你屈服了,磕磕巴巴委婉道:“……这、这种事情,不、不需要问。”
“正面回答我。”夔一定要逼出你主动的要求才肯罢休。
“夔实在是太坏心眼了!”你羞恼地骂了一句,干脆闭上眼睛破罐子破摔了,“我、我想继续!”
夔对你的评价不置可否,解开了你的浴袍,说:“你可不能反悔了。”
随着松垮的衣袍滑落,你泛红的身体与夔赤裸相见了。不等你妄图遮挡,他的吻继续向下,滑过你泌出细汗的沟壑,逗弄白嫩敏感的胸乳,快速给予你情动的刺激。
在夔的爱抚下,你感觉自己的身体阵阵发软,手中的毛巾失控掉落在地,再无人去捡起。夔的湿发散落在你的肩上,未擦干的雨水一滴一滴的顺着身体的曲线向下流淌,给你发烫的身体带来了细微的冰冷刺激,然后又被夔的唇舌带走。
明明你没有消耗力量,却在燥热中汗湿,随着夔的爱抚小小的喘息起来。
然后夔用上了手,代替唇舌去探寻他无法俯身亲吻的地方,你的小腹、腰窝、臀部、大腿,一一被带有薄茧的粗糙手指温柔抚过。最后手指向你的密地,神秘的腿间探去,停留在细缝间深入抚触,不再离开。
夔捉住了你有些勃起的花核,用指腹不间断地摩擦、捻弄这脆弱的敏感点。
“唔!”你捂住了自己的嘴挡住无法控制的呻吟。身下产生的奇异快感激烈地冲击着你的神经,使你体内某个器官不住的收紧、颤动。你夹紧了腿,却无法阻止夔的手指作乱,被迫地承受着撩拨,不断被推入快乐的浪潮,上下起伏,然后登上顶峰。
夔感受到手指被热液打湿,微微一愣。他惊讶于你的敏感,同时也感到十分欣喜、自豪。你失神的模样与愉悦的愿力情绪,满是情动的证明,更进一步催发了他的欲望。他下身的物什已经硬硬挺起,撑起了柔软的织物,自发向你贴近。
夔掀开了浴袍,把你抱得更紧了些,使两人的下体彻底挨在一起。有了充足的花液润滑,现在你已经可以好好地接纳他了。
你感受到身下与手指截然不同的棒状物,滚烫、勃动,激得你抖了一下。你回过神来,慌张地开口:“夔,等一下。我还没有准备好……”你低下头去看他的性器,声音不禁卡壳了。
那是一根超出你认知的肉物,因充血变得赤红的柱体被你的肉阜夹住,立在半空中的柱头是尖尖的形状,整个物什不算粗但足有你的小臂长,绝不是人类会拥有的器官。
“不、不行!我做不到!”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夔的原型影响才会导致他长出这样可怕的东西,过长的遐想使你害怕,让你从羞涩的紧张变成了坚决的拒绝。你担心他一个用力,控制不好就直接顶到底,想想都让你小腹一阵抽搐,对可能遭受的疼痛万分恐惧。
夔皱眉,身下难耐的胀痛感急待发泄,但你的恐慌如此明显,还是使他停下了动作。他咬牙忍耐,长出一口气:“呼……”
他的手抚上你的后颈,轻轻按捏,试图放松你紧绷的肌肉。然后他的额头和你靠在了一起,金色的眸子在极近的距离与你对视,满是温柔的安抚:“别紧张,我们可以慢慢来。我不会让你受伤的。”
你看到他眼底涌上红色的血丝,皱起的眉间有汗液滑过,急促的呼吸难以平息……是忍耐得很痛苦的样子。
你于心不忍。
也许,也许小心一点就不会痛……
“那、那让我自己来,你不要动。”你给自己找了折中的办法。如果自己控制节奏,你就不那么害怕了。
夔的瞳孔微张,耳朵翘起,似乎有些讶异。然后他放开了你,靠坐在椅背上,答应:“好。”
你强忍住退意,伸手握住了他的肉棒,触感温热、软中带硬。手指试探着上下摩擦,尖端的小口就迫不及待地吐出了腺液,黏腻地滑落在了你手上。
“……别玩了。”夔被你生疏的手法挑拨得不上不下,眉头皱得更深,眼角都发了红。
“嗯……”你一手扶稳他的棒身,一手撑开自己的入口,然后直起身子让顶端对上了小穴。
细长的尖端轻易地就被纳入了穴内,向下的部分逐渐变粗,被撑开的感觉极其明显。你尽力忽视外物入侵的异样感,放松自己下身的肌肉,以极缓慢的速度将夔吞没。
实在是太慢了……夔难耐地抓住椅子的边缘,抑制自己挺腰的冲动。进入的部分被温暖紧致的快感包裹,裸露在外的部分急切地渴望享有同样的爱抚,两极分化的体验折磨着夔的意志力。
你好不容易才将肉棒插入了一半,再不敢深入了。深吸一口气,努力适应着传入小腹的饱胀感。然后你小心翼翼的开始扭动腰肢,小幅度的让肉棒在你体内摩擦蹭动。
这样的情形使夔大力挺腰狠狠抽插的冲动欲念更加强烈了,但是……你的心理上还没有准备好完全接纳他,必须再等一会。
夔死死抓住椅子的手爆起了青筋,大汗浸湿了手心,身后的尾巴僵硬地伸直在半空中。夔咬住牙,索性抬起头,只盯着你潮红的脸颊与发出轻吟的嘴唇,不再去看身下叫嚣的欲望,任由你动作着,给予他聊胜于无的抚慰。
你们二人专注于彼此交合的身体,没有注意到屋外的雨又下大了起来,也没有注意到远处滚滚闷雷的“轰轰”声。那声音越来越近了。突然,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砸下,迅疾的闪电划破天空,刺眼的白光瞬间照亮了昏暗的室内,把你吓得心跳失准。
你惊慌之下直接跌坐在夔腿上,一下子就将半插在身体里的长物吞到了最深处。
最敏感的花心遭受了突然的强烈刺激,如同在你脑内炸开噼里啪啦的花火,使你直不起腰,在夔怀里瑟缩成一团,身体抖得不成样子,连声音都在颤:“……顶……顶到了……啊……”
夔同样被你的失误突袭,大半性器毫无准备地被紧紧夹住,在穴肉用力的吸咬下产生了近乎疼痛的快感。
他在这样的刺激中失控了。双手握上了你的腰,不住挺动起腰部,对着你身体最深处那块凹陷的软肉快速地抽插起来。
“啊……嗯~”在疯狂的撞击中,你只能发出尖叫和呻吟。没有预想的疼痛,只有如过电般的快感,把你架在空中只能随夔的动作起伏。
不过抽插了数十下,亢奋的物什停下了进攻,尖端抵住你的花心用力研磨,然后颤抖着射出了一股股浓稠的白液。
有力的精柱一下又一下的冲击着你的肉壁,同时把你也带上了高潮。
你昂起头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过了好一会意识才从脑中的白光挣脱出来。
紧咬着肉棒的小穴感觉到夔还在射,尽职地吞咽收缩着,不想错过夔的任何一滴种液。你捂着自己的小腹,感觉饱胀得有些难受起来:“呜,太多了……还没射完吗……”
夔安抚地吻在你的嘴角,沙哑的嗓音难掩喘息:“呼……再等一会。”他大掌同样覆上你的小腹,盖住了你的手。
等到射精停止,半软的肉物也没有抽离,安静地埋在你的身体里体会温暖的包裹。
你也没有要求夔退出去,就保持着相连的状态,把脸伏在夔的肩头,感受着他温热的掌心轻柔地按摩着你的脊背。
“……必须要洗澡才行啊。”你嘴里这样说,却完全没有要起身的意思,懒洋洋地瘫在夔身上。
“不想动吗?”夔继续按摩你的腰部。
“嗯。”你蹭蹭夔的颈窝。
“那……”夔的手下移到你的臀部,收紧。
“一起去吧。”夔抱着你站了起来。
“呀!”突然的悬空使你吓了一跳,你下意识抱紧夔,四肢用力地圈住他,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
“夔又欺负人了。”你羞恼地咬了咬夔的肌肉。
“呼……放松。”夔的喉结滚动,你因慌乱而收紧的小穴夹得他又硬了一点。
夔捏了捏你的臀肉,在原地站了一会才稳住自己的心神。他劲瘦的腰肢笔直,常年击鼓的双手有力地托住你的身体,迈开脚一步一步稳健而缓慢地走向浴室。
因为重力下坠,你不可避免地将体内的肉棒又吞进了最深处,只勃起了一半的性器没有完全状态下那么长,使你的肉阜成功与夔的胯部相贴,两人细软的耻毛搅在一处。夔尽根没入你的身体了。
随行走带起交合处细微的摩擦,刺激不剧烈,但是很舒服,你们共同享受着这份温和的快感。
进了浴室,夔打开水阀,试温后让水流入浴缸,然后径直抱着你坐了进去。
这时,夔才抬起你的身体,后移腰部,慢慢地把肉棒拔了出来。
白色的黏液随着夔的退出而流泻下来,“咕噜”的细微流动声被更大的放水声掩盖。
“真的好多啊……”你红着脸盯着下面看,滴滴答答下落的浊液似乎流不尽,淌在夔的身上糊了白色的一片,然后才滑进水里四散消失。
夔伸出手指探入了你的小穴,轻轻刮蹭你的内壁,帮助你排出精液。他发现你扭动着想避开,制住了你的腰说:“不要动,帮你清理。”
“唔……嗯……”你被他抚弄得小声哼哼。
直到夔的手指只能带出透明的黏液,清理才算停止。夔把你翻了个面,让你背靠在他身上泡在水里。
静静地泡了一会,你发现夔的尾巴垂在狭窄的浴缸底部,贴着你的身体上下轻快地摆动,带起阵阵水波。
你好奇地盯着他的尾巴瞧,然后下意识的伸手抓住了这条晃动的活物。
夔只是挑眉看了你一眼,没有阻止你的动作,放松地靠在浴缸壁上休息。
尾巴安分地躺在你的手里不再晃动,十分乖巧。你捧起这条长尾巴仔细观察,发现蓝色的部分布满细密的鳞片,细看还有镜面反射般的莹光。而尾巴的背侧长着浓密的白色长毛,一直延续到尾尖形成巨大的毛团。
如果没有打湿的话,一定是蓬松柔软的绝妙触感吧。你期待的预想着以后肆意摸毛的场景。
说来这种构造好像是龙吧……你想象着夔的原型,长着牛的身体、龙的尾巴的单足巨兽吗,妖怪真是长得随心所欲啊。
你心里胡思乱想,手上不知不觉扣弄起细小的鳞片,手指寻到了两片之间的间隙,指甲勾住细缝把鳞片向上翻起。
“你在做什么!”尾巴上刺痒酸麻的感觉使夔浑身战栗,他一下子惊坐起来。
“?”你疑惑地抬头看他,手上还在扣。
“停手。”夔捉住你的手试图解放自己的尾巴。他感觉自己随着尾巴的感知变得血气上涌,不只是头皮发麻,喉头发涩,下身本要平息的性器又要抬头了。
你看着夔一副被捉住了弱点的难耐样子,感觉非常新奇,突然就不想放开尾巴了。
夔看着你不怀好意的闪亮眼睛,感觉自己的额头凸凸跳了起来。皱着眉提气威胁道:“还不放开就再做一次。”
感知到身后贴上来的棒状物,已经食髓知味的你毫无畏惧,甚至主动凑上去用臀肉蹭了蹭。你抱着他的尾巴不撒手,直勾勾地盯着他有些震颤的金色瞳孔:“那……就再做一次?”
这回可是你主动招惹夔的。
“啧。”
夔埋下头吻住了你发出邀请的唇,双手掐住你的腰,提起,然后放下,直接在水中插入了你的身体。
“呃嗯……唔……”声音被交缠的唇舌割裂了,只传出模糊的呻吟。
夔从身后抱着你,控制着抽插的深浅与频率,挤开层层叠叠的软肉,顶撞你深处的穹窿。而你紧紧抱着他的尾巴抓挠他敏感的细鳞,并夹紧小穴去吸咬亢奋的肉棒。二人互相刺激着对方的弱点,热烈而激情地交合着。
上下动作间,满池热水被击打飞溅,“哗啦哗啦”与“啪啪啪”的声音不绝于耳,回荡在狭小的浴室内。
最后,夔再次抵住最深处射了出来。
第二次的量依旧很多,夔的浊液混合着你的爱液咕啾咕啾地在狭窄的腔道内激荡。
“哈啊——又被填满了。”
“再洗一次。”
“嗯……你帮我。”
……
从蒸腾着热气的浴室出来后,你开启了一瓶奇香奶汁,屯屯屯两口灌下了肚,发出幸福的感叹:“呼啊~”洗了一个热水澡,带走了你满身的黏腻,你舒爽地伸了一个懒腰。
玩闹了一通,收拾得也差不多了,然后嘛,接下来你必须把被耽搁的工作处理完才行。
夔看你马上要投身工作的样子,心里十分不爽。明明刚才还意乱情迷地纠缠着他,转身就把羞怯和爱意忘得干净……
他嘴上说道:“头发还没干,不要乱跑。你可是软弱的人类,不好好处理的话,很容易感冒的,这还需要身为妖怪的我教你吗。”然后他皱着眉,抓住准备披个湿发就坐到桌前工作的你,把你拽向卧室。
夔有时候意外的啰嗦呢。不过这是在关心你,所以你完全不反感,嬉笑着跟着他走了。
夔在床头柜翻找出红色的吹风机,确认可以用后,转过头对你招手:“过来。”他岔开腿坐在床上,拍拍身前空出来的位置,示意你坐过去。
哦?这是要帮你吹干的意思吗?也太好了吧。你大方的坐进他腿间,低下头方便他动手。
暖风呼呼地吹着,伴随着夔用手一下又一下梳理着你的长发,温柔地顺开你的发丝,舒适异常。
你感觉自己就像被顺毛的宠物,在暖洋洋的幸福感中昏昏欲睡。
“啪。”恍惚中你听到了按键弹动的声音,风吹停止了。
“唔,吹好了吗?”你揉揉眼睛,回头看夔,“咦,夔你的头发也干了诶,什么时候……”
“哼,在你犯傻发呆的时候。”夔伸出手揉了揉你蓬松的发顶,发现手感不错,又揉了揉。
你顺势扑进夔的怀里撒娇:“好想这一刻时间停止啊。可是我还有好多文件要看……明明不想工作。”
“下雨了,不会有人来催你工作的……”夔回抱住你,“而且,我也累了,所以陪我睡一会。”
他带着你向后倒去,陷在柔软的床上。手臂圈住你的腰,力道温柔,却挣脱不得。
“睡吧。”夔闭上眼。
“……好吧,就睡一会儿。”你靠在他怀里,安静下来。
静谧的氛围中,只能听见愈渐柔和的雨声,淅淅沥沥的下落,滴答滴答地敲击在屋顶上。
听着这样的曲调,你突然说话了:“雨声也很好听诶……夔喜欢吗?”
夔没有睡着,睁开眼回答你:“还好,我喜欢富有节奏感和力量感的声音。”
“这道题我会,我知道你最喜欢的是击鼓音哦。”
“……现在不是了。”
“那应该是什么声音呢?”
夔的手指从你的胸前轻轻点过,闭眼不再言语。
“诶?”你再问不出答案了,只能在背景音模糊的雨声中独自思考,看着夔的睡颜,意识逐渐陷入了昏沉。
夔最喜欢的是什么声音呢,不是雨声、不是鼓声,而是你的心跳。
咚哒——
咚哒——
平稳的一下又一下。
那是比细雨更柔和、更温暖的,比鼓声更强劲、更热烈的,独属于你的声音。也是独属于夔的,仅亲密爱人可窥听的,象征灿烂的生命、美好的爱情之声……
屋外的雨还在下,屋内的一对恋人已经悄然入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