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的教育方法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Chapter Text

最近马超似乎到了青春期。
每天早上也不知道和他说什么好,做好一个三明治摆在他面前他会细嚼慢咽然后轻声道谢。
看得出他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该怎么开口好呢。
“想什么呢,今天的活都做完了?”
司马懿闷闷不乐,没好气地瞪了对方一眼,“蠢货……”
“想女儿了?”
“闭嘴啦…”嘴上这么说,其实是有点想念女儿还在自己怀里撒娇的日子,大概要回到十年前了……
“还是说你儿子又闯祸啦”诸葛亮喋喋不休,打断了他的回忆。
“你上辈子是算卦的还是花边新闻记者啊,要不要给你副扇子扇扇?”司马懿瞥了眼桌子上的相框,照片里是他和两个孩子,女孩脸上挂着假笑,男孩一脸苦大仇深。
“超儿到青春期了,你不要老批评他,要适当给予支持,想当年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三句不离改变世界……”
司马懿逃也似的冲进开水间,冲了杯咖啡。他和诸葛亮纯粹是段孽缘,高中的时候也是蠢,居然和这种家伙做朋友。
“你怎么走了,我还没说完呢。”没想到诸葛亮居然追了上来,“青少年有反叛情绪是很多因素共同作用的,恋爱,学习,父母,朋友,游戏,老师,别看他才17,他脑袋里的东西可不比我们这些老骨头简单 ”
司马懿见他不依不饶,终于决定接下话茬,“那我该怎么办呢,诸葛先生。”
诸葛亮头一歪,一字一句道,“谈话。”

晚上下班回家,站在门口,预想了各种对话,然后推开门,“抱歉,我今天有事拖延到现在,你吃过晚饭了没?”他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四处搜寻马超的身影。
只有洗手间的灯亮着,司马懿觉得奇怪,敲了敲门,“没事吧?你还好吗?”
没人回应。片刻,门开了,马超闷着头走了出来。
“没事。”他回着,打开水龙头冲了冲脸,然后湿着脸回了房间,砰地锁上门。
谈话,失败了呢。
司马懿走到厨房,餐台上还摆着一碗米饭和一份鸡蛋西红柿,自己一个人坐在餐桌前,打开了电视。
思索片刻,他放下筷子。
“超儿,你有什么想和我谈谈的吗?”
“不用了,您去休息吧。”马超的声音隔着门传来。

接着第二天,对话也仅仅是——
“今天学校有什么活动吗?”
“运动会。”
“你参加了什么项目呢?”
“跳高跳远。”
每年末做业绩展示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紧张,司马懿深呼吸,挤出一个微笑,“运动鞋还和脚吗,要么周末陪你去买双新的?”
“您平时工作这么辛苦,周末还是好好休息吧。”
马超端着碗筷进了厨房,留下司马懿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一边是电视剧吵闹的对话,一边是叮叮当当碗筷碰撞的声音。百无聊赖,司马懿拿起手机,把对话原封不动地还原给诸葛亮。
对方正在输入……
“这样吧,今天我替你做收尾,你早点回家,给他买个蛋糕什么的,多陪陪他吧。”
蛋糕,吗……
“我试试看咯,不成功怎么办。”
“那就该我上阵了😊”
这个笑脸弄得他有点毛骨悚然。
“我去写作业了,您别熬太晚。”马超留了个背影给他,又进了房间,锁上门。
司马懿叹了口气。是我的教育方式出问题了吗?

竖日,司马懿提前一个小时打卡走出公司,途径一家蛋糕店,站在门口观望许久。
“这位先生需要什么进来看看吧~最近上了新品,还有折扣活动……”店员热情地将他迎进门,为他介绍了一系列蛋糕。没什么能看上眼的,司马懿打算转身离开。
“您要是给孩子买生日蛋糕的话,我们新出的这款很适合小孩的口味!”店员刷刷把菜单翻到最后一页,在琳琅满目的图片中,司马懿一眼看到了一个方形画着爱心的蛋糕,中间写着“Happy Birthday to My Son”。
司马懿犹豫了一下,指了指图片,店员有些尴尬,“先生,是这款吗,这款没有活动,是我们的老产品了。”
“就这个吧,把Happy Birthday 改成 Best Wishes。”
拿到手他才有些后悔。七寸的蛋糕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似乎有些大,看来只能分两天吃了。
他抱着蛋糕盒子,一只手摸出钥匙打开门,果然是一片寂静。他轻手轻脚放下蛋糕,想给马超一个惊喜,便蹑手蹑脚走到他房间门口。门虚掩着,正要推开,就听到马超的声音,像是在呜咽。
他凑到门缝上,才看到马超背对着门,肩膀在不停地抖动。屏住呼吸,他听到了喘息声以外的声音。随着动作频率越来越快,马超在念着什么。
司马懿当然知道他是在干什么。同是男人,自己也有过这样的时期。
但是隔着门看自己的养子自wei,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涌上心头,同时不禁好奇,他是想着什么样的女孩达到高潮的呢。
司马懿猛地回过神,又蹑手蹑脚退回门口,套上外套,拿起蛋糕,退出家门。他一只手托着蛋糕,一只手捂住嘴。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但是脸上一阵滚烫,脑海里全是马超的喘息和摩擦的水声。
手机突然一震,他打开一看,是诸葛亮的消息。
“计划进行得如何?”
光标闪烁着,司马懿不知道回复什么好,就重新把手机揣回兜里,调整好呼吸,重新打开家门。
“超儿?我回来了,今天给你个小惊喜~”
马超从房间走出来,没有直视司马懿,先是看到了他手里的蛋糕,双手接了过去。司马懿盯着马超的侧脸,发现他耳尖还有点红红的,突然觉得有点可爱,就伸手去摸了摸。
马超瞪大眼,一脸不可思议。
“啊,抱歉……”司马懿干咳两声,“我去做晚饭,你饿了的话先吃点蛋糕吧。”
边切菜,司马懿边回想着刚才马超那副受惊的模样,活像一只小兔子。头一回觉得马超的的确确是个孩子。
第一次在孤儿院见到马超的时候,他脸上贴着几个创可贴,头发乱糟糟的,老师几乎是一脸嫌弃地送走了他。那时候乔儿已经搬走了,一人过了些日子,突然又有人出现还是多少有些不习惯。
马超总是很懂事,帮忙做家务,晚上永远是伏案学习,周末会出去打球,但是不到七点就会回家给司马懿做饭。只是两个人的对话永远不多,和乔儿不一样,这大概是男孩和父亲的相处方式吧。

饭端上桌,马超已经把蛋糕切好放在盘里了。
“我明天尽量早些回来……明天周五吧,我去学校接你,我们去吃点好的。”
马超抬起头,露出疑惑的神情。
“最近发奖金了,有什么想要的跟我说。”司马懿笑道。
“您还是适可为止吧。”马超嘟哝着。
适可为止……?
司马懿觉得有点委屈。
吃完饭,他窝在沙发里回复了几小时前诸葛亮的消息。
“还不错,他很喜欢蛋糕。但是他让我适可为止。”
对方正在输入……
“你是不是表现得太过热情了”
“我跟他说明天想带他去吃顿好的,结果他就不开心了”
“嗯哼……你过度彰显父权了,会让自尊心和好强心很强的青少年有压迫感”
好像有道理
马超洗完碗筷,向司马懿道过晚安,回到自己的房间。司马懿望着紧缩的门,门背后马超在做什么呢。学习?玩手机?打游戏?
不经意看到那一幕,莫名觉得自己与马超的距离更近了一点。虽然是偷窥,但是探知别人秘密永远充满了快感。
司马懿决定,不把这件事告诉给任何人,包括马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