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莫强求】Helios-火种负责人眼中的莫强求

Work Text:

      从流浪地球计划启动的第一天起,我们就再也回不去了。

      我是一名科学家,是十七年前中国队伍派去空间站的科学家。我表面上的任务是培育太空植物和蚯蚓,但是整个空间站只有我知道,我被委派看管主控室火种计划的仓库。里面是我和地球上几千位同事共同工作的成果。每当大家睡觉时,我就会更新火种计划的数据和检查主控室里的冷冻胚胎。这些年我能顺利工作,就要感谢一位AI朋友-MOSS。 因为火种计划的数据由MOSS管理。但是我到了空间站之后的三四年,我发现MOSS似乎有些不对劲。这个AI似乎有了“感情”。

  有一次我检查MOSS数据库的时候,惊讶的发现了一个新的文件夹,里面全是我的同事,老刘的照片和资料。不同于职员资料库,里面清楚的记录了刘培强的所有信息,甚至他睡觉各个角度时的照片都有。

  老刘刘培强是和我同一时间进入空间站的同事,也是朋友。他是个体格很好,待人也非常好的的军人。在翻看几张照片之后,我的电脑就突然黑屏了,之后进入数据库我再也没找到那个文件夹。

  而且我发现文件夹的那一天中午,MOSS突然向我提起老刘了。我就有点纳闷。“博士您好,检测到您还没有吃饭,请您也能否去提醒一下刘培强中校,他该吃饭了。”“哈??我虽然经常和老刘去吃饭,但是MOSS你是人工智能,下次你自己提醒他吧。”MOSS有点不对劲啊。虽然我有点迷惑,还是去找老刘了。老刘正在认真的工作,在空间站里,岁月似乎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他认真工作的样子让我有点出神。

  “有事吗?”老刘注意到了我。

  “那个,一块去吃饭?”

   刘培强看了一眼手表:“是该吃饭了,走。”之后MOSS再也没找过我催老刘吃饭。

  过了几天,老刘给我说:“你知不知道MOSS最近是不是更新系统了?天天提醒我按时吃饭睡觉,像是一直盯着我。我问了马卡洛夫,他说他没有觉得MOSS有更新”

 我突然想开一下老刘的玩笑“你天天对MOSS说话这么好听,MOSS想给你回报啦。”

  “什么嘛…”老刘嘟囔着,脸上却红红的。我可不敢把MOSS记录老刘资料的事告诉他,要不他就会炸毛了。

  想想平时,我突然明白为什么MOSS对老刘这么上心了。大家平常都把MOSS看作一台机器,但是刘培强似乎把他当做人类一样,总是在照顾MOSS的感情。

  之前和老刘一起吃饭的时候,MOSS对他说“刘培强中校,通过分析您的健康数据,今天我建议您吃北京烤鸭味蚯蚓干”

  老刘就说:“MOSS,AI还有读心术的功能吗?你怎么知道我想吃这个?”

  “谢谢刘中校,MOSS只是分析了您的个人喜好,这是我应尽的职责。”

  “MOSS,那你想吃点什么?”

  “刘中校,谢谢您的关心,MOSS没法与您一起吃饭,只要看着您按时吃饭,MOSS就很高兴了。”

  刘培强满意的点了点头,开始吃起了蚯蚓干。我惊了,AI还会高兴?我看向MOSS,它用镜头上的红光闪了一下我的眼睛。

  经过这两件事,对感情方面迟钝的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莫非MOSS有了自己的感情,喜欢上老刘了?

  AI有了感情真的是一件好事吗?不过很快我就不去在乎这个质疑了,看平常MOSS和老刘的互动,我居然觉得蛮有趣的,而且感觉刘培强也乐在其中。

  这让我想起来之前我和女儿聊天时说的话,女儿什么都给我讲,她让我了解了“腐”“cp”这些东西。当时她兴奋地给我说:“老爸我猴嗨森啊,你能接受我喜欢bl真是太好啦。都2075年好多家长还是不理解这些呀。”因为女儿给我“科普”过这些,在我心里我已经默认MOSS和老刘是一对cp了。十七年来看着他俩的互动,我也算是老刘和MOSS的半个cp粉了。每次一和老刘开MOSS的玩笑,老刘就会很害羞,和平常干练的军人不同,似乎变了个人一样。

  最近刚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在我工作的时候,MOSS突然和我说话。“MOSS在为更加人性化做一个调查,明天是刘培强中校的生日,作为年龄相近,来自同一国家的人,我想调查你们的喜好,这样可以为辛苦工作的刘中校准备一个惊喜。 ”

  老刘是北方人,不知道他那里怎么样,我就说了一下广东这边的习惯。“嗯…在我们那里,过生日的时候,都会在蛋糕上插上蜡烛,还会唱生日歌。比如恭祝你福寿与天齐,庆贺你生日快乐…之类的。”当我还在思考的时候,MOSS说“谢谢博士提供的信息,我将计算推演后为刘培强中校准备生日祝福”

  哈哈,明天有好戏看了。我心里还有点里不是滋味,MOSS从未对我这样,生日时只会给我发一封系统自动的邮件 。不过对于MOSS,老刘是“特别”的吧。

  到了第二天,我把我最近研制的螺蛳粉味蚯蚓干送给老刘。“老刘,生日快乐啊!送你这个,三天之后到了地球可以带给儿子尝尝,一定别忘了老弟我啊。” “哈哈,怎么可能忘”刘培强拍了拍我的肩膀,收下了礼物。这时旁边的显示屏突然响了起来“恭祝你寿与天齐…”吓了刘培强一跳。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蛋糕,上面插着密密麻麻的52根蜡烛。

  “您好刘培强中校,今年是2075年2月5日,今天是您的生日,祝您生日快乐。”

  “MOSS,52岁不等于要插52根蜡烛。”刘培强无奈的笑了笑。

  “MOSS的逻辑推演是52支,您的逻辑推演是?”

  “哎…随便吧,你…”老刘背过身去不让自己对着MOSS的镜头。看着老刘丰富的面部表情,我差点没忍住笑出声。

      很快到了除夕,老刘即将离岗回家了。MOSS又问我了“博士您好,上次给刘培强中校准备的生日祝福,通过读取刘中校的心率和面部表情,我得出结论:70%开心,10%无奈,20%害羞。感谢您提供的建议。我将继续为刘培强中校准备春节祝贺”

  MOSS和老刘真的太有趣了。我说到:“如果是春节祝福的话,可以放一首《恭喜发财》,如果能放点烟花就更好了,上次我看见烟花还是我小的时候…哦不…太空放不了烟花。”说完我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已经能想象到老刘的表情了。

  老刘明天要退休了。我有些不舍。但是我想到老刘要是没了MOSS会不会不习惯?与MOSS商量后,我做了一个MOSS的备份传送到刘培强的家的电脑上,这样刘培强一回到家就会有一个惊喜。

  我刚刚备份完MOSS,起身瞟了一眼窗外,发现似乎有些不对劲。就在我盯着窗外思考的时候,我收到一封邮件,是联合政府发来的。“联合政府五常已经确认进行火种计划,请履行您的最后职责,上传最后的数据。”我作为空间站唯一知道火种计划的人,瞬间慌了神。

  果然,火种计划开始了。空间站正在远离地球。虽然我们制定了火种计划,但是我不希望真的人类就这样真的灭绝了!火种计划,那还算人类吗!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吗!

  空间站突然响起了警报。MOSS让大家进入休眠舱。“博士,请您履行完您的最后职责,再进行休眠。”MOSS冷冷的对我说。我愣了一下,我是知道的,火种计划的初衷就是等其他外星生物发现我们的文明,使得人类延续。说是让其他人休眠,今天大家都要死在这儿了。我只好颤抖的打开电脑,进行最后的数据上传。

  可我不想死!我也不想人类灭绝!我试图与地面联系,是否有方法可以代替火种计划,让真正的人类活下去,虽然希望很小,但是我还是想再确认一下。联合政府果然坚定的执行火种计划。

  这时,电脑上显示主控室有人接近。为了保护火种,我有任何时候通过监控查看主控室情况的权限。我赶紧打开监控。画面显示,刘培强居然在主控室外面试图进入。我天,老刘一定是想到办法了!我激动的想为刘培强解开主控室的密码,但是刘培强直接炸开了主控室的门。

  刘培强似乎找到解决方案了,一直在与MOSS交涉什么。我眼睁睁的看着主控室的画面,可惜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暗暗相信,老刘一定会有办法的 。过了一会,刘培强居然破坏了MOSS的中央系统。但是MOSS却正在给休眠舱补充燃料。老刘成功了?!

  这时候我收到了联合政府的邮件:MOSS汇报刘培强的行动计划成功率非常高,我们将改变计划,由刘培强执行新的任务。

  主控室越飞越远,朝着木星的方向前进了,直到主控室的监控变成了黑屏。

  刘培强牺牲了。

  我朝着木星的方向,向刘培强敬了个礼,眼泪止不住流了下来。

  地球得救了。

  之后,空间站进行维护。在整理数据时,突然想起来之前我把MOSS备份在老刘家的电脑上了。老刘都不在了,我准备把MOSS在老刘的电脑上删除。我发现回收站里多一个名为MOSS_deleted的文档,就点进去看了看。

  “刘培强中校,恭喜您回到地球了。感谢您17年来对MOSS的关心。MOSS决定告诉您一件事情:MOSS作为人工智能,却失去了理性,对您产生了名为爱情的感情。但是我很高兴您对我有着相同的感情,经过多年的观察,我判定您也喜欢我。当您打开电脑,我将会自动备份在您的所有电子设备上。接下来在地球上,也请让我伴您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