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最后Eddy还是迟到了

Work Text:

无非某些顾客跑到钢琴边挑剔他的假胸……酒瓶却往他面前推。琴凳上一下子堆了几个人,有的手在他的腰上,大腿上,有的手在他的……
无非又是他往某个角落投去求助的目光,老板却眨眨眼让他忍着。说实话这一切也可以看做好笑,可他的琴凳上粘满了汗。——够了,去哪都行。钢管上人影休止的那一刻他起身了,无声从推搡里穿过,不知哪里伸来的手替他挡了挡秃顶男人们,太好了,但他没力气感激……开门,关门,他径直走出后门朝什么人开口:“嘿,借一根?”
甚至没用假声……啊,无所谓了。他从战战兢兢的目光里接过来香烟。另一头递来火,他凑上去。
烟雾和哈气里他看不清对面谁在上下打量他,或是谁悄悄离开了。
夜晚快结束了。夜晚快结束了——他催眠自己。可事实上他浑身颤抖。烟头快被他的汗珠和口红浸透了,他一口接一口地深吸。

Eddy是被晒醒的。睁眼时,晨光恰好和他来了个对视。
……还没到闹钟设置的时间呢。
房间亮堂的过分。当时为什么要选朝北的房子?他想起来家人传授的那些挑选房屋朝向的法则,看来自己在下意识里一定遵循的很好,突然阳光面目可憎。
他才意识到那只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湿湿热热的。
……糟了
他猛地回头——Yang。那张圆脸枕在他身边,也被晒得抖动着眼皮。糟透了。

昨晚那根烟进行一半时Yang出现在了。他愣了半晌,恍然明白了那个冲出来拦人的小个子是谁,“啊,刚刚……谢谢。”对方笑笑摆摆手,“你没事吧?”点头。Yang也过来陪他靠在墙上,长舒了口气。
“好久不见?”
他们挨着冻,Eddy的神经似乎才苏醒过来告诉他这一点。“你今天怎么突然来了?”
“和……往常一样?”Yang凑近了些,盯着他烟蒂上的口红印。然后他们隔着Yang的镜片对上了视线,“你能翘班吗?”
……显然他不是第一次这样带Yang回家。

可问题就在这。
Eddy咬咬牙——他没有在这里留到过早上!他只是……只是……没到这一步,他没准备好,他想他们都没准备好。更何况早晨和白天接轨。
或者说白天的Eddy接轨。天,看看这个房间吧。不用多久床头上闹钟会宣告早上来临。他得连滚带爬的滚去对面的浴室,然后衣柜——那里左右各被夜晚白天占领,镜子,白天的EddyChen会被整整齐齐组装好在那里。琴盒。在间柜顶。最后拿上钥匙,跑去排练厅。
……
他该怎么开口?
抱歉我得去上班了你自便?没错我其实不是个全职脱衣舞钢伴我真的有个工作?
妈的,暂且不说他有没有脸皮把Yang赶出去,Yang又会问什么?Yang是……该被敷衍对待的人吗?
他起身战战兢兢的收拾,高跟鞋放在皮鞋旁边。西装从衣柜里拿出来,取而代之的是换下来的艳色套装。
自己是喜欢Yang的……吧?毕竟愿意牺牲睡觉时间和他在一起。即便“这个人”是属于夜晚的。即便这个人只给他留了一个姓。即便他看上去比自己年轻好多。他低头,这个人正在梦中嘟囔。
他在阳光里捡着乱七八糟的衣物,还有眼镜,还有那顶看起来越来越好笑的金色假发——前半程Yang总是让他戴着,可第二轮(如果有的话)往往就不知滚到哪个角落去了。
一直都只是性,或者说只来的及有性。他喜欢他们交换的眼神。喜欢他们身体缠绕的感觉大于他担忧Yang怎么看待他——但又不仅如此,事实上,Yang是夜晚唯一的安慰。

他突然一个激灵。
铃声暴跳。
“抱歉抱歉!”他在半步间打了个招呼,然后飞扑过去关了闹钟。
“Edwina?”
Eddy递给他眼镜,对方足足反应了一下。“呃,早。”
沉默。
Eddy能听见自己的血管在脖子里突突。
被子裹着光掉下去,露出Yang,和他面面相觑。
“要…喝杯水吗?”
Yang点点头。但他的做法是自行下了床。环顾后,精准的走向茶台给自己烧了水。
这可真……让人心安。Eddy努力的告诫自己。他转头逃去了浴室,为了卸隔夜妆有些费劲的擦脸。他听着水流甚至深呼吸了几次。然后终于,转身,开门。走向Yang:“嘿。”——“嘿。”
恐惧感和舌尖麻痹的感觉。可他控制住了。“所以……昨天是个意外。”Yang回头疑惑的看了看他。他上前环住了他,“抱歉要让你陪我早起。”
“要去上班吗?”
“嗯。”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喜欢睡三个小时起来卸妆呢。”
……什么玩意。他翻了个白眼,猛烈的把残留的水珠往Yang肩头蹭。对方笑起来回手去抓他的腰侧,失策,他一缩,更猛烈的笑了。可依然紧紧搂着Yang。他们困在茶台前。
“所以,需要你穿西装去的工作是什么?”
他张张嘴,还是卡住了。
Yang似乎稍微侧过了头,他大概感觉到自己屏住呼吸了。……糟。透。了。
突然,挠他肚子的手指打断了这一切。半秒后他们就重新大笑着扭打起来了。茶台摇摇晃晃,Yang干脆回身,把人推回了房间中间,无畏的栽倒在了Eddy的西装上。
“起来啦,我没时间熨衣服!。”他笑得喘气,没力气推开对方。
“你需要个管家。”——“我用什么支付?”
“因人而异。我的话……”他凑近Eddy的锁骨窝,把鼻子埋了下去。
“得了,你缺工作吗?”
“我……不缺吗?”
某些声音又在Eddy脑海中响起。他错开视线:“我不知道……”
……
“Edwina……我们可以谈谈吗?”
Eddy咧开嘴,由衷的。可是他把手从Yang背后拿开:“当然。只是……我真的要迟了。或许下次某个晚上——”
“那还有下个早晨吗?”打断。
他一顿,“你希望有吗?”
“当然。”
Eddy应声咬了自己舌头。可他没吱半声,全当给自己自挖陷阱的惩罚了。
莫名其妙的沉默,他被迫听了一会烧水壶沸腾的声音。
Yang悬在他上方,他们的胸膛一鼓一鼓的挨着。他们从一开始就那么契合,呼吸频率都肯为对方谦让。可现在他快要喘不过气了。
有个想法在他血管里逆反的叫嚣,窜进他心脏里。
“Edwina……如果你很窘迫,我们可以……”
他突然不愿再想了。
“我叫Eddy。”
对方突然睁大眼睛。他又张张嘴,可勇气火苗只燃了一瞬。他没法说出更多了。
“我叫BrettYang。”对方在颤抖,肢体却放松了。“我是建筑师,我们遇见的那天是因为我那时的项目就在酒吧对面。”他呼出的气洒在Eddy的额头上,剩下的那个人突然变得……蓬松。

要是他们不是在夜晚遇见的会怎么样?

几个月前Yang假装在吧台前擦到了他的肩,夸他今天真漂亮。那是午夜,Eddy被这种搭讪打消了一点点无聊。他居高临下的,玩味的看着他,允许他给自己买了酒。拉着他到背巷,对方的“等等”还没出口他就把人按住接吻了。他用塞满东西的胸罩磨蹭对方,大腿挤进他两腿间——终于,他听见对方呼吸紊乱了。他在那一刻推开对方用男声打了个招呼……可,一秒,两秒……靠,完了。。他预料中的窘迫和紧张反而出现在了自己脸上……因为对方反而推推眼镜笑着看他。他通红了,憋出了一句抱歉。
可对方逮住了他:“如果我说还是想和你上床,该怎么做?”
后来Eddy汗津津的嘟囔他以为自己化妆技术还可以。Yang撑着头说,是你的手。太大了,没有冒犯的意思,但是真的很大。他恍惚记得霓虹灯光里那个人的手指,是苍白的。他的手盖在自己手背上,说:真羡慕。我的小指比你短了一截。

那只小手正热乎乎的停在他的胸口。
“抱歉,我……”
“没事的你不用现在就告诉我一切。”
“可是你都告诉我了……”Eddy的声音弱了下去。
“我想我们有的是时间?”晚上还有白天。
他被Brett困住了,鼻尖相对。眼前的黑发乱的壮观,他抽不出手来拨弄。可他能看着他的双眼在如何发光。
他突然意识到对方多么适合阳光。
自己怎么能这样把他划进黑夜?

突然,Yang伸长手去够来了那顶假发。笑着罩在Eddy头上,“再说,现在的你和晚上看上去没有什么差别,”他严肃的皱眉,鼓起脸颊,审视了一番,“都很……娇艳。”
“去你的。”
他掀翻对方堵住他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