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曲方】 我敬你,我恨你(四)

Work Text:

正文:

 

曲松林看着方五洲含着泪的眼眸,仿佛回到了记忆中的那段时光。

 

他用力钳住方五洲下颚的手,也渐渐松开,留下了两道清晰的红印。

 

最后还是方五洲先开了口,打破僵局。

 

“我想要,你就给吗?”他的眼中没有一丝情欲,短短的几个字就把两人曾经的过往,讽刺的一文不值。

 

几个字就把曲松林给点燃了。

 

他一把按住方五洲的后脑勺,低下头,对准那口出狂言的唇,咬了下去。

 

方五洲先是微微挣扎,后来发现这人是真的发了狠,便放弃了抵抗,用舌尖轻轻舔舐,安抚着他。

 

这场带有惩罚性质的亲吻,直至曲松林尝到淡淡的铁锈味,才算作罢。

 

他放开那双唇,偏过头,移到耳垂处,带有情色意味的呼气,轻轻地吮吸啃咬。

 

这是方五洲头颈处的敏感区,时隔多年,这副身体虽然强壮了许多,可这些地方依旧没变。

 

随着身边人愈演愈烈的动作,方五洲的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蹲了许久的腿有些脱力,整个人径直向下栽倒,眼看着就要跪在曲松林的面前。

 

距离地面只差一点点时,方五洲感觉自己落入了坚实的怀抱中,是曲松林捞住了他。

 

还顺手把他拽上了床。

 

曲松林在压下来之前,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给你,都给你……”

 

方五洲还想说些什么,却做不到了,双手被身上这家伙牢牢禁锢,唇也被堵上了。

 

衣服被一件一件地丢下床,两具身躯交缠在一起,两双手紧握,两个灵魂陷于情欲深处。

 

曲松林也不是当年的毛头小子了,抬手取过床头的医药箱,打开卡扣,也没了翻找的耐心,倾倒箱子,里面的东西全都散落开来。

 

很快就找到了一小盒医用凡士林,狠狠地扣出来一块,探向身下人的下身。

 

曲松林耐着性子,给方五洲做了拓展,直到能伸入三根手指,才敢慢慢地向里挺进。

 

“嗯,还是太紧了……”很长时间没有人开拓的穴,紧的要命,死死地包裹着曲松林,让他进退两难。

 

低头向下看,方五洲的手正紧紧地抓住床单,力气大到要把床单抠破,脸上眉头紧锁,双眼紧闭,习惯性地咬着下唇,一幅快要英勇负义的模样。

 

亦如他们的第一次。

 

此刻的曲松林心软得一塌糊涂,害怕贸然前进会伤到他,慢慢俯下身,带有安抚意味地从他的眉间开始亲吻,眼眸,鼻梁,直到嘴唇。

 

轻轻地舔着他唇上的伤口,那是他刚才刻上去的,然后撬开紧咬的牙关,进行一番舌齿纠缠。

 

一只手找到胸前的敏感,搓扯揉捏,倍加照顾。

 

空闲的那只手伸向正与床单较劲的手掌,将它扯了下来,钻到掌心中与他十指交缠。

 

就在方五洲感觉自己被吻到缺氧,快要窒息的时候,曲松林放开了他的唇。

 

然后耳边收到指示:“五洲,放轻松,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在这个寂静的深夜里,在不怎么隔音的房间里,在熟悉的怀抱里,方五洲正努力控制着自己放松下来,迎接身下巨物的挺进。

 

完全进入时,他还是忍不住,一口咬上了曲松林的肩膀。

 

疼,还是疼。

 

无论曲松林怎样尝试着想要引开他的注意力,都不管用,自下身传来的疼痛始终在吞噬着他。

 

一个大男人躺在男人身下承欢,终究还是悖于常理。十多年前,他忍了好多次才逐渐习惯,如今,又要从头忍一遭,着实是令人苦恼。

 

一直在心中默念的:“曲松林,我可真他妈爱你。”不知怎的,竟然脱口而出。

 

换来的还是那句:“给你,都给你……”

 

疾风骤雨般的进攻,顶的他口中溢出的声音,全都支离破碎。

 

曲松林这家伙,泄了一发后,兴致不减,就着湿润的甬道,又来了一次。

 

此刻的方五洲已经失去神志了,仅有的知觉都是身上的男人带给他的。

 

欲海浮沉,一晌贪欢。

 

火炉里的燃料不知道什么时候燃尽了,这俩人也没觉得冷。

 

积攒了十数年的情感,终于找到了宣泄处,方五洲整个人,都被吃干抹净。

 

在他累到几近昏睡时,也没忘记自己本来要和曲松林说的话。

 

“我从不后悔救了你,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你是我,决不能放弃的……”

 

声音小的像是呢喃,他说了几遍,也不知道曲松林听清没有,就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就这样错过了,落到他唇边的那滴泪。

 

也没见到,曲松林亲吻着他的嘴角,把泪拭去……

 

曲松林用被子把方五洲裹好,自己下床,打了盆清水兑了些热水,为已经躺在床上睡熟的人清理身体。

 

他可不敢忘记,第一次,他们俩都累到睡着,然后这家伙发了三天高烧,吓掉他半条命的英勇事迹……

 

这整夜的疯狂,以一个眉间轻吻而结束。

 

“晚安,五洲。”

 

………………………

 

第二天,他们三位登山老将,要为这些新瓜蛋子介绍珠峰的情况,以及看着他们训练。

 

这群小家伙果然不出所料的完蛋。

 

没有一个人能在三分钟内完成所有项目,比他和五洲当年差远了……

 

还特别能挑事!

 

居然公开质疑三分钟的真实性。

 

他这暴脾气!

 

曲松林都已经脱掉外套,想要自己上场,却被别人抢了先。

 

定睛一看,竟然是方五洲。

 

曲松林有些担心他的身体,可事实证明,姜还是老的辣!

 

两分半,比他当年的成绩要差些……

 

看着他下场,看着他穿好衣服,曲松林鼓掌的手就没停过。

 

由于他鼓掌挑衅的姿势实在是够傻,惹得方五洲也学着他拍手。

 

这家伙眼中挑衅的大概意思是:“小子,还是不如我当年吧……”

 

方五洲回了他一个挑眉,无声地向他发起挑战。

 

曲松林只瞥了一眼,就明白他在想什么,手上逐渐用力,把巴掌拍的啪啪作响,表示自己才不惧他。

 

两人较着劲,对着鼓掌,仿佛是在比谁先停下谁就输的幼稚游戏。

 

众人:……

 

 

【本篇完结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