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正海R向]锱铢必较

Work Text:

*是点梗。

赵海龙对天发誓,他没想搞成现在这样子。
他因着受伤被李正宇拉到保健室,在椅子上等着人把红药水拿过来,咬着衣角低头看着那个冰袋发呆。李正宇拿着医药箱在他旁边坐下,窗子没关好,风就在耳边呼啸。
头顶的灯闪了几下,彻底宣告罢工。
天气预报说今天暴风雨。赵海龙晃了晃手机,瞄了眼窗外的乌云。应该走不了了。
而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天时地利人和全占了,想不发生点什么好像都很困难。赵海龙给自己找着借口,然后心安理得地伸手拽李正宇的校服外套。
他本意只想讨一个吻,单纯的一触即分,唇上的温热感觉也像蜻蜓点水。如同蝴蝶准备从花上离开,却又被蜜糖吸引。
李正宇手托住他后脑勺那一刻,似乎连空气都变得旖旎起来。

赵海龙光是应付李正宇的吻都自顾不暇,哪里还分得出注意力给那只探进T恤的手。只能由着人揉他乳尖,细密的吻落在发尾脸侧。
哪有这种亲法。赵海龙有点呼吸困难。李正宇的动作看起来明明轻柔又缱绻,他却觉得整个人都要被吞吃入腹。这人的手顺着他的肩线往下摸,掠过敏感的腰窝去探赵海龙的性器,把人的呻吟声堵在唇齿间。
看起来就游刃有余胜券在握。

他们学校的篮球服偏大,挂在身上松松垮垮。赵海龙心想这穿还不如不穿呢,平时看起来挺合身的啊。
直到李正宇扒了他衣服才想起来,早上出门的时候拿错了,这身是李正宇的。

窗外闪了电又打雷,惨白的光映得保健室里一片亮。赵海龙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没头没尾来了一句“光速比音速快”。
李正宇拿着红药水给他揉瘀血,嘴角抿得死紧。这人一点眼神没分给他,好像刚刚的胡闹跟他一点关系没有。赵海龙皱着眉忍着疼,咬着下唇硬撑。
挺奇怪的。他想。还有点痒。
“这不你来了吗,”赵海龙开口解释,“我就没听见那篮球飞过来。”
然后就砸肚子上了。他突然有点想笑,克制半天成了咳嗽,牵扯着腹部一阵痛。李正宇没什么反应,脸仍然绷着,看起来就像赵海龙欠了他百八十万。
怎么这么不好哄呢。赵海龙叹一口气,索性去按他的手。
趁着人抬头,赶紧偷个香。
他就想占个便宜,可李大美人锱铢必较。

情事里的吻不能乱接。赵海龙被人压在保健室的床上操弄,雨声跟水声混杂在一起,倒让他少了点不自在。
这床又小又简陋,随着李正宇的动作吱呀作响。淤青处的闷痛好像消去了,只剩下纯粹的舒服。心里鼓鼓涨涨,是被填满的满足。

反正只要是李正宇给的,他好像都无法拒绝。赵海龙头埋在他肩膀,声音跟动作一样懒洋洋:“光先生。”
他难得带点撒娇:“背我。”

回宿舍的路上李正宇托着他,跟人打商量。明天比赛你替补吧。
那不成。赵海龙趴在他背上憋不住笑。我可是王牌前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