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秋分》

Work Text:

太始五年,政通人和,百废俱兴。

国家没有战事,人民安居乐业。太始帝也总算可以轻松一下了,但好日子没过多长时间,就被安定侯连哄带骗怀了个孩子。

肚子里揣了个孩子,长庚面对的不仅是各种生活上的小心,还有不稳定的雨露期。坤泽在雨露期需要自家乾元的安抚。顾昀倒比长庚还紧张,恨不得日日守在自家长庚身边。

但是意外总是可能发生,顾昀一个许久未见的下属请顾昀到他府上一聚。长庚看顾昀不好意思拒绝,便给他披上了外衣,亲自送他出了侯府的门。

谁知顾昀前脚刚走,长庚就感觉浑身难受——他的雨露期来了。他踉踉跄跄扶住肚子回到房间,在床下的暗格里乱翻出了一个粗长的玉棒,长庚的脸羞得通红,这根玉棒可谓是战功赫赫,被顾昀拿上床的第一个晚上,就把长庚插得眼泪直流,抽抽泣泣地趴在床上求饶。

浓浓的奶香在房间了散开,长庚仰躺在了卧床上,一只手沾了脂膏把已经开始湿润的后穴轻轻揉开,另一只手握着同样被脂膏浸润的玉棒就要往里塞。长庚因为雨露期,又有脂膏浸润,后穴自然不似平常那样紧致。孕期软软的穴口随着玉棒的插入层层松开,充盈的脂膏化成水顺着他的腿根流下。

手中的这根玉棒可不是普通那样的,而是被雕出了阳器的模样。这样的尺寸已算得上极品了,但和顾昀相比,还是差点。不过就这尺寸,长庚还是吃得艰难。他长发散落,一缕缕贴在脸上,一只手轻轻扶住肚子,另一只手缓缓把玉棒往身体里送。坤泽发情时敏感得要死,玉棒插入的快感直接将长庚送上了高潮。

长庚脱力地放下双手喘息,性器凄凄惨惨地往外吐着精,强烈的快感激得当朝皇帝差点昏过去。可是雨露期怎么会这么简单就能熬过去,握住了玉棒根部,来回轻轻抽插。身体被不断打开的强烈感觉让他思绪迷离,有一刻甚至想把玉棒全部插入肏进孕腔解解痒,可他还大着肚子,肚子里揣的还是顾昀的崽儿,也只能轻轻来。

“子熹……子熹……”长庚难耐地扭动着腰肢,满脑子里急切渴望着顾昀,眼泪都憋出来了忍不住叫出声,“快回来……我想要你……”

太始帝在屋里火急火燎,顾昀现在还在离侯府十里地的墙角散酒气。

顾昀本来千答应万答应长庚不喝酒,谁知一到地方就不受控制,灌了三大坛子都不带喘的。

旁边同样在墙角散酒气不敢回家的沈易还没脸没皮地嘲笑:“哈哈哈!你顾子熹也有今天!”

顾昀的狗鼻子在衣襟上闻了又闻,确定酒味很淡后,转身便扫了沈易的一脚,“滚蛋吧你,怕老婆谁有你沈季平在行啊。”顾昀也懒得跟老妈子多说,骑上马便往侯府赶。

 

顾昀到底也没想明白自己是幸运还是点儿背,刚进门就被甜腻的奶香冲上了头,还看见当朝皇帝后穴插着一根粗大的玉棒,喊着自己的名字自渎。烛光发着温润的光,映着长庚微微发红的脸颊,看得顾昀口干舌燥,梅花香的信香不自觉散发出来。

长庚被突然回来的顾昀吓了一跳,手下一不小心用了力,只听扑哧一声,半根玉棒都埋入了体内,许久未有过的情欲,在这一刻翻涌,“子熹……快来……想要你……”

自家心肝儿都这样说了,何乐而不为呢。顾昀颠儿颠儿地就过去了,一把捞过长庚的腰在人嘴唇上啃咬,还伸出舌头在他嘴里攻城略地,把人亲地迷迷糊糊。

顾昀一手附上了长庚的胸脯搓揉,掐起他乳粒搓揉,接着将军那双温热的手,顺着隆起的腹部往下,来到两腿之间,把浅埋在长庚体内的玉棒抽出。

瞬间的空虚长庚洁白身躯不自觉地扭动,眼角还泛着红,声音带着哭腔:“子熹……我难受……你快进来……”

“别急呀,陛下,臣一定伺候好您”,顾昀抓住长庚的脚踝把他的腿掰开。笔直的双腿根部,沾满了淫液,后穴因为红肿显得饱满多汁,一缩一缩地可怜可爱,不时还吐出些许透明的淫液。

顾昀一身火算是被撩起来了,把长庚的腿扛在肩上,舔了舔嘴唇说道:“来,陛下,臣要肏你了。”

说着往长庚后穴里伸入两根手指,指节曲张,不时擦到敏感点,敏感的穴肉一僵,收缩地愈加厉害,顾昀只觉得媚肉四面八方的挤过来夹着他的手指。

“长庚,心肝儿,放松。”顾昀简直要被撩疯了,身下的阳器已经完全勃起,硬得发烫。正抵着软烂高热的后穴磨蹭。

长庚急促地喘息着,肉穴一放一缩,一口一口就把顾昀的阳器吞进了一点。

“啊……”相隔多时,被自家乾元进入的快感让长庚忍不住叫出了声。

顾昀被这一声叫地阳器更硬了,索性扶住长庚快速挺动起来,整个房间回荡着清晰的水声。

长庚舒爽地都快晕过去了,嘴里无意识地喊着顾昀平日教他的什么相公、夫君这类荤称。

这极大满足了顾昀,身下的动作不停,奖励似地咬上了长庚后颈的腺体,把信香注了进去。这带来的快感太强烈,长庚爽得绷直了腰身,胯下的性器稀稀拉拉又射了精。
长庚软软地抱住顾昀的脖颈可怜兮兮地适应着高潮的余韵。然后又抬起头看他,眼睛里水光涟涟的:“子熹,孩子。”

一提孩子顾昀便知道了长庚的意思,这可不厚道呀,自己爽完就不管别人了。于是一把把人重新推倒在床上,高高抬起长庚的双腿,把自己的阳器抽出又伸到他并拢的腿心来回抽插。顾昀插地又快又猛,把柔嫩的大腿内侧磨的发红,鼓胀的囊袋打在长庚白嫩的臀肉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还时不时擦过长庚的肚子。

顾昀也是一心发泄,大力抽插了几十下后就射在了长庚的肚子上。

 

所以第二天安定侯就卷着铺盖卷被带着梅花香的太始帝赶出了被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