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团子女王番外_名正言顺

Work Text:

  蔷薇身穿白裙看着凉冰正站在自己不远处举着酒杯与凯莎前言不搭后语地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她不由扬起了些唇角。

  在广场上的典礼结束之后,各大文明的主神级别的人聚在宴会厅中继续庆祝,凉冰起初还举着酒杯拉着蔷薇一个一个地打着招呼,就连银河之力也跟恶魔女王碰了杯,而现在凉冰正站在自己姐姐面前说着各种无关紧要的话题,她好像有些喝醉了。

  “你要是累了就先回去休息吧,我看凉冰还要和凯莎聊很久。”鹤熙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蔷薇的身旁,她手中的酒杯与蔷薇的轻碰了一下,两人并肩站在一起看着不远处的两姐妹。

  “凉冰和凯莎也总算是重归于好了。”蔷薇摇了摇头,虽然今天很忙,但她并不觉得累,反而整个人心情愉悦,这种感觉似乎比之前凉冰恢复时还要强烈。

  “她们两姐妹就这样,等明天凉冰清醒了怕是又能吵起来。”鹤熙看着凯莎现在的样子,金色的半长裙让她褪去作为王的威严,她现在就像一个温柔的姐姐看着自己最心爱的妹妹完成一生中最重要的仪式,她真心实意地为自己的妹妹感到高兴。

  “那你和凯莎……”蔷薇的视线移到自己身旁这个身穿银白色长裙的天使身上,鹤熙生的极美,她褪去了天基王那厚重的铠甲时周身便只有那种温润如水的温柔气质,而蔷薇现在也清楚地看见鹤熙望着凯莎的那双水蓝色眸子中说不尽的情愫。

  “凉冰是恶魔女王,魔人不受太多的礼法约束,但天使不一样,更何况她是神圣凯莎,我是天基王鹤熙,我和她之间没那么容易的。”鹤熙轻笑着,仿佛她说的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你们……”蔷薇皱了皱眉,她并不清楚天使的礼法,更不明白为什么鹤熙要这么说。

  “唉,今天这种日子说这些干什么,我看很快凯莎也要送凉冰回去了,不如你先去等她。”鹤熙打断了蔷薇的话,她不想在这种日子和蔷薇谈论过多的关于这方面的话题。

  “可这边……”蔷薇还有些犹豫,说到底今天的一切活动她和凉冰都是主角,而看这架势这群上万岁的主神们都没有早些结束回去休息的意思。

  “没事,不会有人注意的,更何况你现在不抓紧休息,今晚可能都睡不成了。”鹤熙似笑非笑地看着蔷薇,面前的人白净的脸突然飘上两抹红晕。

  “好了,回去休息吧。”鹤熙被蔷薇的样子逗笑了,面前能与凯莎比肩的时空战神红着脸扭过去不看自己,便也不再故意招惹她。

  鹤熙陪着蔷薇走出宴会厅,两人一路上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很快就到了凉冰与蔷薇二人的卧室门前,蔷薇有些无语地看着那扇大门上被魔人们贴上通红的“囍”字,这些装饰怎么看都与宫殿里的装潢不相搭调。

  “我就不进去了,你好好休息。”鹤熙也笑了笑,凉冰手下这群魔人的想法的确让人难以捉摸。

  蔷薇和鹤熙道别之后独自走进卧室里,因为魔人们不敢擅自进入女王的卧室,所以这里并没有那些奇怪的装饰,蔷薇并没有换下身上的裙子,只是脱掉高跟鞋赤脚踩上地毯,她的余光瞥见那几乎与正面墙壁一般大的镜子,镜中的自己一身拖地雪白长裙,裙角火红的蔷薇花随着她的走动就像在风中摇曳一般。

  据黑风说,她与凉冰的长裙是凉冰专门去地球找来的设计师,凉冰自己也参与了部分设计,蔷薇看着自己身上的衣裙,贴身的衣料将蔷薇的身形勾勒得十分完美。

  之前太过紧张蔷薇都没有心思来仔细看看自己的装扮,就算直男如时空蔷薇,也会在意自己在爱人面前的形象,更何况是在这种重要的时候。

  就在蔷薇仔细打量着自己时,她身后打开了一个虫洞,一对纤细的手臂伸出来揽上她的腰,紧接着那人便整个贴上她的后背,一瞬间蔷薇便被那人熟悉的气息所包裹,她也放松了身子靠在凉冰怀里。

  “怎么回来了?”蔷薇伸手捏了捏凉冰的手腕,明明她和鹤熙离开之前还看她正和凯莎说着什么。

  “凯莎叫我赶快走,不要打扰她和鹤熙。”凉冰的下巴架在蔷薇肩上,她闭着眼支撑着蔷薇的重量,懒洋洋地回答着。

  “辛苦了,准备了这么多东西。”凉冰今天一天准备的东西她都看在眼里,最盛大的典礼,之后聚会上各色菜肴与美酒,蔷薇知道凉冰一向不喜欢她与雄兵连的一些人来往,但凉冰今天却始终都对所有人露出笑脸。

  “不辛苦,只要能抱着你我就觉得那一切都不算什么了。”凉冰轻蹭了两下蔷薇的脸颊,搂着蔷薇的手也收紧了一些。

  蔷薇被凉冰抱在怀里,不知道怎么就想到了之前鹤熙戏谑地看着自己时说的那句话。

  “你快去洗澡吧,今天早点休息。”蔷薇用手肘碰了碰凉冰,示意她松开自己。

  “蔷薇,你在今天叫我早点休息吗?”凉冰并没有撒手的意思,她歪了头凑在蔷薇耳旁说话,可以压低的嗓音带着说不清的诱惑,这种日子怎么可能早睡呢?

  “你别闹……”凉冰看着蔷薇的耳朵很快便成了和她的头发相近的颜色,她轻笑了一声又对着蔷薇的耳朵吐了口气,果然感受到靠在自己怀里的人儿全身都僵硬了。

  “蔷薇……你已经是我的王后了~”凉冰凑上去含住蔷薇的耳垂,今天不论如何她都不可能放过蔷薇的,凉冰刻意软下来的声线带着撒娇的意味,蔷薇本就有些充血泛红的耳垂被凉冰含在口中用牙齿轻轻磨蹭着。

  蔷薇浑身僵硬地靠在凉冰怀里,她不知道怎么回应凉冰,的确她现在是凉冰名正言顺的王后,所以凉冰想要和她做那事也是十分正常的,没有人会对自己的爱人无所求,但凉冰已经足够尊重蔷薇,两人经历了太多,她们能重新站在一起,蔷薇能成为她凉冰的王后已是不易,她不想拒绝凉冰,但这比让她说出那些羞人的情话还要难以开口。

  “蔷薇……我们一起洗好不好?”凉冰放过蔷薇持续充血的耳垂,她一点一点攻击着蔷薇内心的防线,她想要她,但她也会尊重她,凉冰不希望蔷薇因为她勉强自己做任何事,但不代表凉冰不会去争取。

  “嗯……”细如蚊声的回应从蔷薇口中穿出,但这声音并没有逃过凉冰的耳朵,凉冰凑上去轻吻了蔷薇的面颊,将人打横抱起向浴室走去。

  蔷薇不知道为什么刚才自己答应了凉冰许是她内心深处本就不想拒绝凉冰,再加上那人刻意的挑逗,让她整个人变得昏昏沉沉的,晚会上的酒精也在这时候发挥了作用。她下意识搂住凉冰的脖颈,突然的腾空让这位时空神吓了一跳,被凉冰这样抱着并不是第一次,但那时自己刚刚清醒便被人小心地放下,凉冰的每一个动作都是小心翼翼的,她的担忧和愤怒那时头脑昏沉的蔷薇并不能很清晰地感知,但现在蔷薇靠在凉冰身上,她的头靠在凉冰胸口,那人有力的心跳一声声响在耳畔,蔷薇觉得似乎她们已经连心跳都同步了。

  凉冰抱着蔷薇径直走入浴室,她并没有将人放下的意思,两人身上的衣裙直接通过虫洞被搬运走,蔷薇的肌肤现在毫无阻拦地贴上凉冰的,尽管浴室中还未放水蔷薇的脸便已被蒸的通红。

  “你放我下去!”蔷薇松了手想要逃离,却被凉冰死死抱住,她不敢直接开启虫洞,尽管升级之后的时空基因能够做到绝对精细的操控,但她仍怕伤到现在才是第四代神体的凉冰。

  “不放,我今天一整天都不会放过你的。”凉冰的话落在蔷薇耳朵里便被读出了另一种意思,时空神的脸又红了几分,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今天一直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凉冰笑了笑之后把蔷薇放下,但她的一只手仍箍在蔷薇腰上,她半推着人走到花洒下,温度适中的水流下来,蔷薇红着脸被凉冰带着走,仍有些不知所措的意味。

  “干嘛啊,洗澡啊。”凉冰看着她的样子笑出声来,明明已经三万多岁的时空神,在这种时候仍旧会害羞的像个小姑娘,她撇着脸不肯看自己,留给凉冰一个线条精致的脖颈与泛红的耳朵。

  凉冰顺着蔷薇的脖子向下看去,一直保持着军人作息的蔷薇身材很好,无论是手臂还是腰腹处那恰到好处的肌肉线条都让人十分满意,长期的锻炼让蔷薇的胸型保持的很好,再加上她圆润的蜜桃臀,凉冰恨不得现在就将人拆吃入腹。

  “你自己不洗,是要我帮你吗?”凉冰嬉笑着凑近蔷薇的脸,放在她腰上的手也开始上下摩挲,蔷薇愣了一下之后推开凉冰,红着脸站到花洒下面,可她一转身就将凉冰的身形彻底收入眼底,纤细修长的四肢与傲人的浑圆……蔷薇觉得她现在脑海中炸起的烟花一定比外面魔人们放的礼花还要多。

  凉冰收敛了神色站到蔷薇身旁开始认真洗澡,再撩下去人开个虫洞跑了自己可就得不偿失了,现在时间还早的很,她有的是机会。

  蔷薇动作僵硬地将自己清洗干净,本想挪开身子去擦干,却又瞥见凉冰正抬手撩起自己被水打湿的黑发,明明只是很简单的举动却莫名让蔷薇觉得脸红心跳,她有些怔愣地走上前去,伸手捞起凉冰的一缕发丝在手上绕了两下,黑如绸缎般的头发现在沾了水变得有些重量,但依旧让蔷薇着迷,在凉冰的暗位面她了解了凉冰的发色是如何由棕变黑,便更加在意她这头黑发。

  凉冰转过些身子看着蔷薇仔细大量自己头发的样子无声地笑了,蔷薇一直很在乎她,这是她在蔷薇的暗位面读到的,而眼前这人现在很明显又通过自己的发想起了什么。

  “蔷薇……”没等凉冰的话说完她的唇便被蔷薇的手指点住,紧接着她的暗位面又响起一道准入请求,蔷薇在邀请她重新联通暗位面。

  毫无犹豫地同意之后,来自另一方复杂的情感瞬间涌入凉冰的脑海,绝对的爱意与劫后余生的喜悦,还有对未来无限的期待……

  凉冰终于忍不住吻上去,她扶着蔷薇的腰把人推到墙壁上,这个吻不同于之前夜晚时的小心翼翼,也不同于晨起时的温柔克制,凉冰的吻带了侵略性,她爱蔷薇,爱到发疯,她要眼前的人永远是属于她一个人的。

  蔷薇也感受到通过暗位面传达的凉冰的心情,她从一开始的接受,到现在伸手环住凉冰的脖颈,开始试探着回应凉冰,她也爱凉冰,有些话她可能仍旧说不出口,但她不想再让凉冰失望,所以她再一次打开暗位面,所以她即使笨拙,也依旧在试图回应她。

  凉冰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情,三万年的孤寂换来了短暂的相处,之后又是三万年的独行,她好不容易求来的女孩,自己却又留她万年孑然一身,而现在她们经历万难重新拥抱着对方,她的蔷薇完全信任她,并回报以同等的爱意,凉冰只觉得双眼酸涩,一滴泪水顺着脸颊滑下,最后消失在两人相贴的唇瓣中。

  “蔷薇……”凉冰喃呢着亲吻蔷薇,带着人往浴缸走去,那里已经放满了温热的水,凉冰牵着蔷薇在里面坐下,让蔷薇伏在自己身上,她一手揽着蔷薇的腰,另一只手抚上蔷薇的锁骨,她仔细地描摹着蔷薇的线条,两人的唇瓣不知何时已经分离,凉冰的额头抵着蔷薇的,身上的人轻喘着,墨绿的双眼中闪着水光。

  凉冰的手慢慢下移,顺着她温热的肌肤攀上高峰,她小心翼翼地不敢去摘取那雪原上的殷红,那团软肉顺从地贴合着凉冰的掌心,凉冰不敢用力,她轻拢着那雪白,只微微揉捏着。

  蔷薇偏头埋首在凉冰颈侧,她的双手仍攀在凉冰肩上,但随着她这样的动作,凉冰的手被压在两人中间,她胸前的柔软也顶在蔷薇身上,她能感受到凉冰硬挺的乳首压在自己的胸前,一时又有些不知所措。

  凉冰把自己的手抽出来,顺着她的腰线下滑,移到蔷薇圆润的臀部轻捏了两下,接着又试探着向内摩挲,最后在靠近腿心的位置停下……

  “蔷薇……我忍不了了,怎么办?”凉冰偏头凑到蔷薇耳畔低语着。

  蔷薇顿了一会之后突然抬起头来望着凉冰,她身下的人琥珀色的眸子里仍充满水光,蔷薇被她的视线所吸引,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吻上凉冰的唇,她的手也在犹豫了一下之后按上凉冰的胸口,那硕大的浑圆并不能被一手掌握,蔷薇两只手指轻轻夹住并摩挲着凉冰雪顶上的红梅,凉冰的喉中哼出些声音,蔷薇放过凉冰的唇抬起头来看着她,身下的人媚眼如丝地回望,两只手揽上蔷薇的脖颈把人拉下来又吻上去。

  “继续……”只要是蔷薇想要的,凉冰都能给她,包括她自己。

  似乎是受到了凉冰的鼓励,蔷薇挪腾着身子将一条腿挤入凉冰双腿间,她的手也不再流连于凉冰的胸前,她绕过凉冰的腰向下移,细长的手指蹭过凉冰的腰窝,又顺着她的腰侧滑到大腿上,最后微微颤抖着探向凉冰的腿心。

  两人额头相抵,凉冰感受到蔷薇的手停下来便睁开眼看着她。

  “蔷薇……你想驾驭恶魔吗?”凉冰的嗓音极具魅惑,蔷薇身下的是恶魔女王,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摄人心魄,她勾引着蔷薇,让她彻底释放自己心底的想法,凉冰的一只手从蔷薇脖颈上移开,她握住蔷薇停滞不前的手,牵着她按上自己早已湿润的腿心。

  蔷薇的手在接触到那处肌肤时轻颤了一下,接着便无意识地蹭入那道肉缝中,在面对自己心爱的人时,这种事情总是无师自通的,凉冰已经带她打破了最后一道防线,剩下的便全靠蔷薇自己进行了。

  蔷薇的一根手指顺着那处的收缩挤入穴口,温凉的软肉包裹着她,蔷薇继续深入着,摸索着,在她蹭过一处褶皱时凉冰又哼出声来。

  这次她没再停下,她明白凉冰喜欢这种感觉,恶魔不会克制自己的欲望,凉冰的欢愉直白地展现在蔷薇面前,她甚至扭动着腰肢想让蔷薇继续深入,蔷薇便顺从地抽出手指又重新插入,她故意磨蹭着那处软肉,果然又换来凉冰发出的愉悦的声音。

  凉冰一手攀着蔷薇的肩,一手轻捏着她胸前的软肉,自己的腰配合着蔷薇的动作轻扭着,蔷薇的动作显得很青涩,虽然她寻到了可以取悦凉冰的那处,可她仍不懂得如何让凉冰获得更极致的享受,但凉冰并不在意,她的心已经因为蔷薇的主动而被填的满满当当,满足的心情通过暗位面传递给蔷薇,让她明白凉冰对此十分满意。

  蔷薇又试探着加入了另一根手指,双指并起将凉冰紧致的穴口又撑开一些,被填满的感觉让凉冰觉得更加愉悦,她哼哼唧唧地抬起些身子想要贴上蔷薇的,身上的人也配合着她压下来与她肌肤相贴,蔷薇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凉冰也发出一声声婉转的嘤咛。

  “嗯~”凉冰的身子猛颤了一下,浴缸中溅起些许水花,她弓起腰,将头埋在蔷薇胸前,身子仍在颤抖着,下身的肌肉收缩,死死咬住蔷薇细长的手指。

  等到凉冰彻底平复下来之后蔷薇才将自己的手抽离,凉冰拉下蔷薇吻上她的唇,浴缸中的水顺着管道迅速排净,紧接着凉冰身后被打开一道虫洞,两人就这样拥吻着落下去,下一秒蔷薇便浑身干爽地被凉冰压在卧室的大床上。

  凉冰的唇舌离开蔷薇被吻得红肿的唇,她低头啃上蔷薇的锁骨,一手支撑着自己,一手直接探向蔷薇腿心的湿润,原本通过虫洞时已经被清理干净的身躯在凉冰的触碰下又流出些许清液,离了浴室少了盥洗用品的香气,凉冰身上的气息终于彻底充满了蔷薇的鼻腔,她被这人的香气迷到头脑发昏。

  凉冰吻上蔷薇胸前的软肉,用牙齿轻啃着那硬挺,凉冰的手按上蔷薇腿心处的花核,她放缓了力气按揉着,蔷薇身子轻颤了一下,她偏了头去咬着下唇,火红的长发披散在暗紫的大床上。

  凉冰的吻在蔷薇胸前流连许久终于下移到她的腰腹,凉冰一向偏爱蔷薇的肌肉,她的舌在蔷薇肚脐周围打着转,配合着蔷薇身下的动作,让蔷薇一阵阵地颤抖。

  凉冰微微抬头看了眼蔷薇,那人侧着头,但眼睛偶尔会瞥向凉冰,在对上人的视线时又慌忙地转回去。

  凉冰看着蔷薇面色潮红,她伸出舌头舔了舔蔷薇的肚脐,果然见那人嗔怒地看过来,但下一秒凉冰的手指便探入肉缝中。

  蔷薇死咬着唇不让自己哼出声来,凉冰的手指慢慢深入,她抬头注意着蔷薇的表情,生怕自己弄伤了她。

  凉冰动作缓慢,轻柔地抽插摸索着,但她很快就感受到内壁软肉的收缩,蔷薇嘴上不说,但身体上依旧表明了她不满于凉冰这与隔靴搔痒无异的触碰。

  凉冰勾了唇角,手上的速度开始加快,她刚才已经摸索到那处软肉,蔷薇面上虽然没有体现,但身体上细微的变化并没有逃过凉冰的注意。

  凉冰的动作虽快但仍不会让蔷薇觉得难受,反而她渐渐感受到快感的堆积,酥酥麻麻的感觉顺着脊椎一直往上。

  那种已经沉淀下来的喜悦感又随着凉冰的动作被激起,从今以后她不再是从小缺乏父母关爱的杜蔷薇,不再是身负家仇国恨的雄兵连蔷薇,不再是孑然一身的时空蔷薇,她是卡特琳娜,无数魔人的王后,凉冰的妻子……

  她伸手将凉冰抱入自己怀里,身子轻颤着汲取她身上的气息,凉冰也任由蔷薇用力箍紧自己的身躯,两人肌肤相贴,蔷薇的体温让凉冰原本温凉的身子也开始发热……

  昆萨的夜还很长,外面的夜空中还不时闪烁着魔人们放起的烟花,这一夜将无人入睡,魔人们庆祝着他们的莫甘娜女王回归,庆祝着他们迎来了自己的王后。

  而他们的女王和王后将在今夜,告诉对方她们到底是如何深爱着对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