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老狐狸竟然阴沟里翻船了

Work Text:

陆茗站在门外,看着手机上的时间,有些心虚。
敲门声渐响,司玥打开房门,只见陆茗带着一丝傻笑,“不好意思来晚了,刚才局里有个突发任务。”
“进来吧。”司玥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陆茗摸不准情况,连忙拿出讨好的语气,“生气了?这样,下次我保证不出外勤,去哪玩你说了算。”
“这还差不多,”司玥笑意渐浮,催了陆茗一句,“饭做好了,快洗手吧。”
“嘿嘿,我得赶紧尝尝,司大厨给我准备了什么好吃的。”陆茗快步走到餐桌前,准备给司玥拽椅子,“来来来,快坐。”
陆茗的双手刚刚搭在椅背之上,就被司玥按住了。
“你衣服上怎么有血?”
“嗯?这个呀?”陆茗的语气倒是不太在意,“今天逮捕了一个不老实的嫌疑犯,发生了点肢体冲突。”
“你受伤了?”
“一点小伤,没事的。” 陆茗努力制止着司玥检查他的伤口。
“不行,你让我看看。”司玥很是坚持,陆茗也不好再抵抗,只能放任司玥挽起了自己的衣袖。
“你这伤口处理也太简单了,我要重新包扎一下。”司玥扭头就向卧室走去,却被陆茗一把拽住。
“挺好的,我这儿没事,别麻烦了,你这饭菜都要凉了,咱先吃饭吧。”
“会感染的,”司玥直视着陆茗,“你总这样,我会担心的。”
陆茗听了这话,乖乖伸出左臂,任司玥摆布。良久,才冒出一句,“我该多体谅你的,不该让你担心我。”
司玥收拾药箱的手略一停顿,“你知道就好,总有个人在……等你回来。”中间的某个字很轻很轻。
但陆茗听后却始终带着笑意。

 

饭吃到一半,陆茗一拍脑袋,“哟,看我忙的,把礼物落在局里了。”
“我还没谢你帮我搬家呢,是不是也得给你准备个礼物呀?”司玥反问着。
“这不成,乔迁贺喜可不一样,”陆茗摆了摆手,举起了酒杯,“先借你的酒祝你乔迁之喜,礼物改天补上。”
“干杯!”

 

推杯换盏,酒过三巡,两个人也吃的差不多了,陆茗转头就扎进了厨房开始洗碗。
“哪有客人洗碗的?”司玥怎么也拽不动陆茗。
“这么好吃的菜怎么能白吃呢?”陆茗话锋一转,“你这厨艺是真不错,在哪学的?”
“有的人是久病成医,我是吃货成大厨。”
“要是每天出完了任务,在家里有这么一桌晚饭等着自己,哎,神仙日子。”陆茗摇头晃脑的想象着。
没等司玥回答,陆茗就更努力晃了晃头。
“怎么了?”司玥看着陆茗的反常举动,关心道。
“没事,有点儿热,还有点头晕,给我拿瓶水。”陆茗拿手背试了试额头。
司玥打开冰箱,递了一瓶冰水过去,只见陆茗喝了几口之后,就把剩下的水径直泼在脸上。
“哎?”然后陆茗就在司玥眼前奔进了洗手间。
司玥追过去,只看见陆茗把整张脸浸在凉水中,“陆茗?你没事吧?”司玥伸手想去试试他额头的温度,却被陆茗出手推开,“离我远点。”司玥毫无防备,直退了两步。
“你……”司玥有些气恼,但更多的是摸不到头脑。
陆茗瞥了一眼司玥,眼神里有些内疚,却没有任何解释,“我先走了”,拿手抹了一把脸转身就向外走,脚步还有些踉跄。
“陆茗?”司玥追了出去,发现陆茗脚步越来越飘,有摔倒的趋势。
司玥一个箭步,扶住了陆茗,触碰到他的瞬间,司玥一愣,“怎么这么烫?”
陆茗努力挣扎着司玥的怀抱,声音颤抖着,“让我走。”
“别闹了,我带你去休息。”司玥勉强撑着陆茗的身体,把他拖向卧室。
司玥用尽全力把陆茗扶上了床,在松手的瞬间却被陆茗反握,然后被带上了床,整个人扑在了陆茗身上。
“陆茗……”司玥试探着。
“别走……”两个字从陆茗嘴边飘出。
等到陆茗的手在司玥腰间收紧,双唇贴近她的脸颊之时,司玥的脸腾的就红了,瞬间明白了那句“让我走”是什么意思。
陆茗的手越来越不老实,而司玥脑子里飘过的一句话竟然是“这个老狐狸也有中招的一天”。
当陆茗的手从衬衫里开始上移,司玥才回过神来,隔着衣服按住了陆茗的手,“陆茗?陆茗?”
在喊了几声之后,陆茗的眼神有了几分清明,“司玥?”
司玥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陆茗,其实这只老狐狸的眉眼很是好看,但平时司玥却没有注意过,偏偏今天陆茗的眼神诱惑而又隐忍,竟然有几分禁欲的气质。
“禁欲?”司玥的脑中被这个词充斥,突然也有了两分不清醒,抬头顺势亲上了陆茗的额头。
陆茗瞬间被这个吻点燃,翻身把司玥扑倒,两个人位置互换。
司玥的手指有些颤抖,先摸上了陆茗的衬衫衣角,然后熟练的解起了扣子。
陆茗是个特警,勤于锻炼的那种,胸肌腹肌发达的那种,摸起来手感很好的那种。
但是司玥的眼神还是落在了胸前的刀疤上,确认过手感,是个陈年旧伤。顿时司玥有些伤感,想不出这个老狐狸现在的云淡风轻是怎么在枪林弹雨里混出来的。
想着想着,司玥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把陆茗拽近了几分,仰头对着那道旧疤亲了上去。
至此,陆茗原本略微清醒的神志分毫不剩。
陆茗的手顺着身躯逐渐向上,从平原至山丘,向关键地区入侵。与此同时,司玥也为他除去了该有的阻碍。
陆茗右手享受着手中的柔软,左手抬起司玥的后脑,然后精准的吻了上去。
司玥抬起双臂环住陆茗的脖颈,整个身体腾空,贴紧陆茗的身躯,当感知到陆茗某处的明显变化之后,脸红的更厉害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两个人都很紧迫。
几秒钟之后,两条裤子被甩到了地板上。
二人吻得火热,司玥双乳在陆茗的揉捏之下,颤抖充血,强烈的快感令她不断呻吟,相比之下,有些地方就显得有些空虚了。
被药物驱使的陆茗冲劲很猛,却不得法,只是反复在入口处厮磨,没有经验的司玥也不知该如何迎合,在欲望的驱使下,她的第一反应是用手帮陆茗调整一下角度。
司玥的手向下伸去,当有些冰凉的小手摸上那段火热的时候,两个人都是一震。
司玥愣住了。
陆茗也愣住了,然后下一秒,仿佛被激励了一般,挺腰向前,一举攻破。
“疼!疼!疼!出去呀!”一瞬间的痛楚,卷走了所有空虚和快感,司玥皱着眉头,向外推着陆茗。
司玥的话语刚落,陆茗果真先略退了几分,司玥开始还以为是陆茗的药效过了,但是抬头看过去,眼神还不清明。
司玥心里有些甜甜的,即使陆茗不太清醒,对她的声音还有两三分警觉的。
司玥忍着疼痛,稍稍动了动,让自己躺着更舒服了些。此时陆茗的吻已经接上,没了刚才的疯狂,反倒多了几分温柔,司玥慢慢放松下来,看着有些隐忍的陆茗,心里一软,搂住了他的腰,在耳畔轻声,“慢慢来。”
陆茗已经不太能压抑住自己了,横冲直撞换来的快感勉强让他找回来的三分清醒,现在也飞向了九霄云外,取而代之是奋力冲击,卷土重来。
开始还是有些胀痛,随着陆茗进进出出的肆虐,以及双手在她身上的游走,再辅以细密的亲吻,司玥只觉得全身发热,疼痛逐渐消失,渐渐出现的是两个人低声的喘息。
司玥的身体逐渐瘫软,只剩下唇齿间暧昧的呜咽声,而陆茗在掌控了节奏之后,更加放肆,一手握着腰控制节奏,一手返回了开始之所,握住了最柔软之处,时而揉搓,时而摩擦,不规律的刺激和有力的进出形成对比,让人无法忍受。
司玥用尽力气抱住陆茗,身体开始不住地颤抖,做好了准备迎接高潮,陆茗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变化,加快了冲刺的速度,随后便是漫天烟花,一朝喷发。
陆茗的手机在客厅的沙发上响了又响,见没人接,随即涌进了几条微信。
“老大,那屋里的香气果然有鬼。”
“是催情用的。”
“你晚上千万别喝酒呀!!!”
一阵不知道许久的空白过去之后,司玥感觉到身下的异物感明显减少,她慢慢睁开眼,撞入眼帘的是一脸歉意的陆茗。
“我……”
“你……”
司玥知道陆茗想说什么,但是关于那个瞬间和发生的事她毫不后悔,但理智告诉她不能说出“我们继续”这种字眼,只得伸手拽住了陆茗。
而陆茗已经侧过了脸,明显是不愿意再多占一分便宜,但侧面看过去,整张脸怕是已如火烧一般。
司玥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样的陆茗,反而让她更多了几分喜欢呀。
她轻轻抚摸上陆茗的脸,逼他与自己对视,缓慢的说出,“我想知道你清醒的时候什么样。”
陆茗先是一愣,然后眼睛一亮,然后一个翻身,司玥已被带到他身上。上次并没有完全退出去,而现在的陆茗又完全清醒,司玥有些紧张,一动不敢动。
房间里的安静令司玥突然有些害怕,闭上了眼睛,然后便是短暂的失重,她睁开眼睛,才发现陆茗坐起了身子,而自己正跨坐在他身上。
司玥有些无助,快速攀住了陆茗的肩膀,而陆茗双手扶住了司玥的腰,举着她上上下下,这个动作对于陆茗来说轻而易举,但是对司玥来说,这一次更加深入,她的身体一上一下,再次被陆茗带入了欲望的海洋之中。
司玥完全无法自控,张嘴咬住了陆茗的肩膀,借此转移无法安置的快感。
肩膀轻微的疼痛更是激励了陆茗,他放开一只手轻抚司玥的脊背,略带薄茧的手和光滑的背部,身体加速火热起来,司玥更是无法控制,就在丢盔卸甲的边缘之时,更是听见他的声音在耳边轻柔说着,“乖。”
“陆茗。”司玥回应着,但是她的声音颤抖又带着哭音,陆茗动作更快,翻身把她压倒,抬身一入到底,动作温柔而深入。
当两个人再度攀上巅峰的时候,已是深夜。
困意渐浓,司玥脑海里最后一句话是,“感觉陆茗可乐鸡翅吃的比较多,不知道是喜欢吃甜一点的还是喜欢鸡翅,明天问问吧,再决定明晚做什么菜。”
而陆茗搂紧了怀里的司玥,认真想了想昨天偶然听到的那家小姑娘都喜欢的首饰店在哪,求婚戒指该买了。

 

阳光明媚的一天,又是陆茗带着小队员进行体能训练的一天。
几圈跑下来,所有人都大汗淋漓,站在跑道外喝着水擦着汗,还有几个脱掉了上衣,包括陆茗。
几秒钟之后,几个小队员的眼神就不对了,冲着陆队挤眉弄眼的,还不敢让陆茗看见。
“怎么了?”陆茗很快意识到了不对劲。
“那个……”胆大的小队员开口问着,“陆队和嫂子挺好的哈?”
“那个,昨天老大是不是太狠了呀……那个,哈?”又有个胆大的,说完还挠了挠头。
陆茗先是有点懵,随后跟着他们的眼神摸上了自己的肩膀。
“坏了,”陆茗暗道不好,“这是昨晚司玥嗨了之后咬的。”
两个人完事睡觉,起床上班,愣是谁都没想起来这回事,结果今天让这帮小崽子看了笑话。
“队长什么时候把嫂子领来让我们看看呀?你们都进展到这步了,什么时候领证呀?”大家起着哄。
“小兔崽子,敢开你队长玩笑了?体能达标了吗?都训练去。”陆茗佯装恼怒把队员赶去训练。
扛着衣服往更衣室走的路上,陆茗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队员建议的可行性,三十二了,也该结婚了。
那么,如何在司玥不察觉的情况下,获得她的指围呢?陆茗陷入了深深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