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正海]投其所好

Work Text:

*是跟雷雷老师的合作!

其实从脱衣服开始,赵海龙就觉得不对劲。
他拿领带绑了李正宇的眼睛,把人按在椅子上。犹豫了半天,然后跨坐到李正宇腿上。
他们还没试过这样的姿势。赵海龙扶了把歪了的猫耳,搭在李正宇肩上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要帮忙吗?”李正宇的声音听起来没什么异样,好像在等待什么事发生。
“不,”赵海龙摇头拒绝,“说好了……唔……我自己来。”
自己给自己扩张的感觉太奇怪了。赵海龙想。他的手指在体内浅浅戳刺,还没来得及修剪的指甲时不时刮过娇嫩的内壁,快感因着那点疼痛更加清晰。
润滑液淋了满手,赵海龙尝试着再向里探去。穴肉缠上来如同讨好,吸咬着手指想要得到更多。他的身体好像已经慢慢习惯了被索取,就比如现在,明明还没有什么刺激,后穴已经分泌出淫液来。
赵海龙估计差不多了,抽出手盯着那条猫尾看了许久。还没等他下定决心,就已经有人替他做出了选择。
是李正宇。
这人绝对开了义眼。
赵海龙顺着他的动作塌腰,没好气地拍李正宇的肩膀:“看够了没?”
他干脆给人把领带解开语气不善:“看够了就把东西拔出来。”
他嘴上凶巴巴,可面色酡红春潮带雨,连威胁都色厉内荏。李正宇一只手捏着他的猫耳,另一只手握着猫尾,一点点往里推。动作之轻柔让赵海龙有种自己真的成了猫的错觉。
“你真的……唔……喜欢猫啊……哈……”
李正宇垂下眼:“我……比较喜欢你。”
……如果忽略这人乱来的手,赵海龙可能会更感动一点。
他终于发现哪里不对了。连小孩子都知道狼来了要跑,把门锁住钥匙扔掉。赵海龙倒好,明明知道危险却偏偏要送羊入狼口。

大尾巴狼把他抱在怀里,解衬衫的样子就像在拆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物——虽然这也确实是赵海龙准备了很久的生日惊喜。他把衣柜翻了个遍,总算找到了上次演奏时李正宇的白衬衫。
李正宇比他高一点。对方穿起来合身,赵海龙试就要长一些。衣摆堪堪遮住下体,洗衣液的味道是他自己选的薰衣草,香气有些浓。
赵海龙想着要不就算了,大小姐给的那身衣服大概够用了。还没等他脱下来,门就被人从外面打开。
完蛋,忘锁门了。
赵海龙窘迫极了,半天才挤出一句:“……嗨?”
李正宇回以一个挑眉。

赵海龙觉得自己是真没救了,哪有人上赶着找操的?他后穴还含着那根猫尾,乱七八糟的液体濡湿了毛。身上穿着的说是衣服其实更像是布料,任谁看都是急需主人抚慰的小猫。
李正宇的手隔着衣物揉他乳尖,丝绸的触感格外冰凉丝滑。赵海龙低喘几声,往后缩了缩。一抬眼又是泪眼朦胧,看着李正宇点了点那根尾巴好整以暇:“要这个,还是我?”
“唔……要你。”这可是道答案鲜明的送命题。“只要你……”

李大美人最擅长持靓行凶。只要这人用那双眼睛盯住他,再加上几句软话,哪怕是烽火戏诸侯,赵昏君估计都愿意点头。
你丫也就仗着我喜欢你。赵海龙随着他的动作轻声呜咽,把人再抱紧了点。

李正宇掐着他的腰让人趴好,荤话多得完全招架不住。什么你太紧了放松一点,什么别哭了你明明很爽啊,赵海龙红了耳尖又红脖子实在忍不住了,上手去捂李正宇的嘴。
然后跟人四目相对立马认怂:“呃……嗯……那什么……生日快乐。”
李正宇拨开他的手然后十指交扣,赵海龙突然觉得自己明天一定起不来床。
按大小姐的话,他已经领会了送礼物的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