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实验室真是人间宝地

Work Text:

实验室的试管还是很危险的,建议大家做实验前做好防护措施。(文章里默认用乙醇溶液消毒过)

 

学校高三办公室,全校第一和全校第二正在接受着班主任的谆谆教导。

“李旻呀,高三了,你可不能折在化学上,学校实验室可从来没出过做三个实验炸裂五个试管还实验失败的,你是史无前例……”听着班主任苦口婆心的教育,长庚时不时应两句,只感觉困得很,昨天晚上他就不该和顾昀胡闹到那么晚。

“老师,李旻昨天没休息好,今天他太累了没发挥好,您老人家就别操心了。”只见罪魁祸首还脸不红心不跳地解释了起来,边说还边在背后偷偷扶了扶长庚的腰。

班主任默默叹了口气,心想现在的孩子太辛苦,看来得与各科老师商量一下减负的问题。只得千叮咛万嘱咐长庚要好好休息,下了晚自习把实验补回来。

长庚迷迷糊糊点了点头,可顾昀不干了,他家长庚正累着呢,再说那种简单实验还用再做?于是死缠烂打着为长庚争取了下节体育课在教室休息的特权。班主任一脸恨铁不成钢,明明同个宿舍的孩子怎么差别那么大,临走时又顺便训诫顾昀说再不努力迟早被长庚反超

顾昀对着那臃肿的背影翻了一个大白眼,转身一把揽住了长庚的肩膀,“走,哥带你回班睡觉。”

(中间各种宠溺自己想吧,我是写不动了。)

下午九点四十五分,顾昀准时等在了长庚的教室门口。晚自习他们选的课不同,所以顾昀总会等在长庚的教室门口,天凉了还会拿着一件外套,男友力爆棚的行为再加上一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面貌,顾昀那双桃花眼一挑就能把学妹们迷得七倒八歪。长庚也是像往常一样无奈地迎着学妹们羡慕的目光接过顾昀递过来的热水瓶,“……子熹,以后你还是直接回宿舍吧。”

顾昀低头看向长庚,昏黄的灯光下,他的眼睛一闪一闪的,顾昀只感觉可爱得紧,嘴里习惯地调戏起了长庚, “那可不行,你长得跟下凡的仙女似的,我要不看紧点儿,还不得被别人拐跑。”说完又十分不要脸地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长庚成功被逗红了脸,连忙四处看看有没有人,这下了课都急着往食堂跑,哪还有什么人呀。确认没人后,长庚红着脸在顾昀嘴唇上狠狠咬了一下,也算出了口恶气。

那一口不轻不重,咬得顾昀心尖一酥,差点儿忍不住把人就地正法。

“宝贝儿,等会儿多吃点饭,做实验很累的。”

 

 

实验室的白炽灯发出的光打在白色的实验台上,映着长庚光滑的脊背更加嫩白,身下已被褪了个精光,后穴还被塞了一根长长的试管来回抽插着。
“恩……”长庚羞红着脸,嘴里泄出含糊的呻吟。

昨夜激烈使用过的后穴已经恢复了紧致,只有穴口的些许穴肉还泛着红,现在被试管插着,更是微微红肿外翻,格外鲜嫩欲滴,更显得可怜可爱。可那穴越是可怜,顾昀就越想欺负,于是加快了试管进出的速度,那试管细长每次进入都能磨到敏感点的软肉上,激得长庚淫水乱流,不一会儿就流了小半个试管。

顾昀看着试管里透明的肠液坏笑道:“长庚,你的水快把试管装满了。”说着就把试管往外抽。

‘啵’的一声,试管脱离穴口,软嫩的穴肉因为拉扯微微外翻,又收缩着恢复原状,留下一个合不拢的小口,淫水不住地淌出,顺着腿根流下,沾湿了身下的实验台。

这般艳景撩得顾昀火急难耐,但还是把试管里的淫液倒入了量筒里,又伸出两根手指直接在还未合拢的后穴里胡乱翻搅了两下,弄得那穴肉翻滚,扑哧扑哧直响。长庚被插的往前一耸,又痛又爽之下,也只能挺着腰哼哼。

顾昀抽插了两下就拔了手指,手指上全是淫水,滴答答的顺着指尖滴在实验台上。长庚的屁股扭了扭,好像不舍得手指离开一样撅了起来。顾昀沾满淫水的手一巴掌打在长庚的臀瓣上,把量筒摆在长庚面前,俯下身在人耳边轻轻道,“李旻同学,请读一下视数。”

长庚也不知怎么了,身体愈发敏感,听着顾昀的声音肚子深处就有一阵阵地痒,止不住的淫水流出后穴的感觉极其明显,他只想快点结束这场荒唐的实验。

“二十五毫升……”长庚趴在实验台上,身子软得很,看了眼刻度喘着气说道。

没想到刚说完就又挨了顾昀一巴掌,身上传来那人故作严厉的纠正,“视线没有与凹液面齐平,视数偏小。”正说着又把手指插进了长庚被玩弄得软烂的后穴。

长庚被激得一声惊呼,下身禁不住得挣动起来。那挣扎太过微弱,却也看不出是想挣脱,反而让手指进得更深。

顾昀只见长庚难耐地扭着腰,倒像是在求欢,于是坏笑着,“看来李旻同学是把以前学的都忘了,该罚。”

说着分开长庚的腿,俯下身,掰开那人诱人的臀瓣,连带着那含着手指的殷红的后穴都被拉扯着打开了半指宽的小口,淫水顺着合不拢的肉穴汩汩涌出,顾昀呼吸一沉,抽出手指,低下头顺着臀缝舔弄起来 。舌尖划过穴口淫荡的媚肉,麻痒难耐,惹得长庚呼吸也骤然急促起来。

顾昀抬起了身,勾过长庚的头和他接吻,霸道地勾住他软嫩的舌头痴缠吸允,又把嘴里混着淫水的津液全数渡了过去。长庚吃着自己的淫水,极度的羞耻之下全身都泛起了潮红,难耐的叫声尽数被堵住,只余下颤抖的鼻音。

顾昀最后含着长庚的下唇用力吮了两下,十分流氓的问了一句,“怎么样,甜不甜?”

长庚知道他问的是什么,一张脸涨得通红,羞耻地扭过头,“……脏……”

顾昀轻笑道,“我家长庚这么甜,一点儿都不脏,我喜欢都来不及。”说罢又低下身,张嘴舔弄着那颤抖的穴肉。

长庚爽得浑身发颤,他看不见背后顾昀的动作,满耳都是恶劣的意犹未尽地砸吧和吞咽的声音。

“啊……子熹……饶了我吧……”长庚一声接一声小声求饶,腰腹绷得紧紧的,淫水流了这么长时间不见干涸,反而越来越多,一股一股涌着。

顾昀也察觉到了长庚突然的敏感,知道他快到了,竟用手指堵住了长庚的顶端。

“啊……不要……子熹……要去了……快放开……”高潮被强制暂停,长庚眼角流着泪,高高仰起头喘息着,身上雪白的校服被揪出了褶皱。 顾昀闻言抬起头,又用力搅弄着长庚高潮的涌动绞缠的肉穴, “宝贝儿,你叫声老公听听。”

长庚双手紧紧攥着床单,指节处因为用力而泛白,被顾昀玩弄得哼哼唧唧,只得顺着顾昀的意思轻轻叫了一句, “老公……”

顾昀听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难得没有外加别的条件,松开了手,插在后穴的手指却狠狠捣进了深处。

长庚身子猛地一颤,顾昀只觉得裹着手指的穴肉一僵,疯狂地绞动,从肉道深处冲出一道热流,尽数打在他手指上。顾昀伸手到长庚的胯下,那秀气的性器半硬着还在吐着精,腹间一片湿滑。

长庚趴在实验台上,半眯着失神的双眼颤抖着喘息,承受一波波高潮的余韵。

顾昀抬起身,拉下裤子,把长庚翻了过来,让他的脸对着自己早已勃起到胀痛的性器,“宝贝儿,给老公咬出来,好不好?”

长庚迷茫地看着眼前又粗又大的性器,半天才反应过来,他伸出红嫩的舌尖,顺着笔直的性器轻轻舔弄。

长庚顺着顶端一寸寸亲吻吸允,一点点的舔到根部,把鼓鼓囊囊的囊袋轮流含在嘴里又舔又吸,弄得顾昀爽地想把人操昏。

长庚含了一会儿,又吐了出来,委委屈屈地抬起头说道,“太大了……我吃不下去……”

顾昀看到长庚那副委屈的样子心瞬间软了下来,快速撸动了十几下肿胀的性器,然后塞到了长庚的嘴里。

长庚顺从地把肉棒吞入口中,舌尖在顶端凹陷处舔弄,把喷出的精液尽数吞进了喉咙,好像品尝美味一般,砸吧砸吧直响。咽不下的精液顺着嘴角流下,淫靡得很。

 

第二天,长庚又因为早读请假被叫到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