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rchive] 关于Sherlock Holmes的一些事情

Work Text:

1.关于TFP的反响。
1893年,ACD执意杀死福尔摩斯,创作The Final Problem。作品一经出版,出版商与作者就收到了读者的巨多抗议信。ACD的回忆录里引用了其中一封信,开头是“You brute.”
然道尔大大写道“I heard of many who wept, I fear I was uttely callous, myself. And only glad to have the chance of opening out into new fields of imagination. For the temptation of high prices made it difficult to get one's thoughts away from Holmes.” “我听说有很多人痛哭,但我恐怕全然无感,我只是很开心有机会去开启新的想象空间。因为高收益的诱惑使人很难从关于福尔摩斯的想法中脱离出来。”)
(ref:纪录片Sherlock Holmes against Conan Doyle)
2017年,Mofftiss不知道是被什么糊住了心窍,创作The Final Problem。作品一经放映,BBC与编剧就收到了愤怒粉丝的巨多小论文与推特质问。许多质问中都称他们queerbaiting。
不知mofftiss有没有听说过什么,但有很多人是痛哭过了2017年的头几个月,愤怒过了剩下几个月。不知他们是不是也被SHERLOCK高收益的诱惑搅乱头脑,但我想,他们也“只是很开心有机会去开启新的想象空间”(也就是Dracula)吧。

果然,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全是前人已经做过的。

(也就是我大胆预测他们未来的某天还会因为SHERLOCK很赚钱而又回来拍。同样的话Sue在2018年的神夏大会上说过了,大意就是他们很想拍下去因为SHERLOCK真的很赚钱。但现实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