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朱厌x你】肉

Work Text:

你和巨大的妖怪谈起了恋爱,这是你以前从不曾预料到的。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看上朱厌,原本按照你以前选择(纸片人)男朋友的标准,都是清秀俊郎的翩翩美少年……你万万没想到,自己本性喜欢野兽系?
不过交往了不短的时间,你完全没有厌倦和朱厌在一起,甚至越来越喜欢他了。这只凶暴的食肉妖怪肌肉发达、头脑简单,以前的妖生目的只有吃肉和打架,现在变成了吃你做的肉和围着你转,单纯得可以。
每天你都趴在朱厌结实的肌肉上被太阳晒着屁股醒来,然后懒洋洋的被抱去工作、做饭,度过充实的一天,再被塞回毛茸茸的双臂间睡觉。朱厌喜欢在你埋头文件的时候团在你身后用呼吸挠你痒痒,喜欢在你做饭的时候啪啪啪地甩着尾巴流口水,喜欢在外出探索时给你摘大把大把的野花,喜欢你解开他的发辫用力梳毛……你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感觉满心都是甜蜜爱意,甚至连他满身鲜血把猎到的肥牛砸在你面前的时候,你都觉得他可爱得不得了。
……这可能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虽然你感觉自己像养了一个大型宠物而不是交了一个男朋友。
这两天朱厌有了除“肉不够吃”以外的其他烦恼,变得狂躁易怒、寝食难安。他知道是自己发情期到了,他惯不是会忍耐的性子,直接在床上挺着帐篷对你说:“我发情了,来交配吧?”
你作为恋人还从来没有和他干过那事儿,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帮助他度过发情期是你的义务对吧?
于是你没多想就答应了。
身高远超两米的朱厌轻轻松松地就把你抱了起来,与其说抱,不如说是单手托举。他让你稳稳地坐在他的厚实手掌中,抬高到与他视线平齐。
你抓住他后脑硬茬似的蓬乱毛发,稳住自己的身体,一点也不怕拽疼这皮糙肉厚的野兽。过近的距离使朱厌的鼻息直接喷洒在你的脸上,滚热的气流带着天生的血腥气,就算你逼迫他吃了很久的熟食也无法消磨。
你盯着朱厌布满血丝的金瞳乱七八糟的想着:原来发情的野兽真的会“双眼猩红”。
朱厌空闲的另一只手抚上了你的腿,掀开了裙摆,仅用拇指和食指就将你的大腿完全圈住。他对此似乎有些不满:“啧,这点肉还不够我塞牙缝。”
你咬他覆毛的鼻梁,韧得你牙酸:“哼,我才不给你吃。你到底做不做啦?”你垂下的脚背刚好能蹭在他的裤腰上,于是你毫不客气的用穿着白袜的小脚去碾压他硬硬鼓起的部位。
“嗷!你这家伙!”兴奋得极度敏感的器官受到刺激,让朱厌龇牙咧嘴地想朝你怒吼,又生生忍住了后面的粗话。他有些用力地捏紧了你的大腿,使白皙柔软的腿肉在他黑色的指下凹陷出红色的痕迹。
“啧”朱厌啐了一口,伸手撕碎了你薄薄的内裤,把你光裸的下体抬得更高了些,送到了他的唇边,骂骂咧咧道:“还不是你这雌性根本没准备好,我怎么做!”
然后朱厌直接伸出了红色的舌头舔在了你的阴阜上。
湿热粗砺的舌面有些粗鲁地刷过你脆弱的花瓣和阴蒂,激得毫无准备的你惊叫出声。你弓下了腰缩成一团,整个抱住朱厌的毛脑袋,抖着腿把他夹在你怀里。朱厌尽力不让锋利的牙齿碰到你,但不够细致的性子还是不可避免的让齿面蹭过你的嫩肉,危险的刺激更加放大了你的快感,使你很快就流出了润滑的花液。
朱厌又向你的细缝间渡进他自己的唾液,彻底打湿了你接纳雄性的入口,这才稍微满意地放开了你。他快速地扯开自己胯间的遮挡物,让受缚到发疼的阴茎跳了出来,然后掐住你的腰让你骑在了这根粗硬的巨棍上。
“!!”你有想过朱厌的尺寸肯定很大,自以为做足了心理准备,但真的见到实物的这一刻还是吓得差点跳起来。火热的红色棒子直接与你的屁股肉肉相贴,尺寸似乎快有你的小腿粗了,表面狰狞的青筋勃勃跳动着,一下一下的律动像是戳着你的脊梁骨质问你:你是不要命了才会答应和朱厌做爱吧?!
“这、这、这……”你盯着腿间的巨物这那那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直接被朱厌超出认知的物什震得大脑当机了。
“哈?”朱厌完全理解不了你的反应,他用两指捏住你的脸颊强迫你抬起头,想看看你到底犯什么毛病。
你被转移了视线,终于从混乱害怕中回神,挣扎着对朱厌大喊:“我不做了!不做了!根本做不到!”
你的力气对于朱厌来说如奶猫推搡,根本逃离不了他的怀抱,反而是在他身上蹭来蹭去,蹭得朱厌恼火:“你是在捉弄我吗!主动说帮我度过发情期,又突然反悔?!不可能放你走了,吼——”随着他一声怒吼,你的双腿被用力打开,然后浑圆硕大的蘑菇头抵在了你的穴口,向里用力,想要蛮横的闯入。
“啊!痛痛痛!”花穴不过被朱厌的顶端打开了一点,你就直接痛叫出声。就算再怎么润滑,尺寸不合的问题都无法解决。
朱厌被你用力锁紧的穴口弄得也有些疼痛,只好咬住牙先强迫自己停顿下来。然后他用自己最温柔的力量舔舔你的脸颊,揉揉你的胸乳,试图让你放松。感觉到你没有那么紧绷了,他再次准备一鼓作气地挺入。
“呜!真的好痛啊!呜呜,朱厌,不做了好不好。”这次还是不行,你直接疼得飙出了眼泪,哭兮兮地求朱厌放过你。
“可恶!吼——”无处发泄的肿胀难受得朱厌炸了毛,但是他也不能无视你的感受强硬干事,那样除了会使你受伤什么也得不到。于是朱厌撤走了不过插入一厘的巨物,艰难地抵在你的腿根磨蹭,试图消解难耐的肉欲。可是这种隔靴搔痒的做法让朱厌的性器又胀大了一圈,雪上加霜般地增加他的苦闷。
你看着朱厌喘着粗气、眉头深皱的痛苦样子,自己也很不好受。你努力思考着,一定有别的办法的,就算不插入也能让朱厌舒服的办法。
你向朱厌的肉棒伸出了手,只能勉强握住一半。
真的太大了,很难让人不害怕啊……你心里嘀咕,给自己打打气,实施计划。
你试探着、小心翼翼地上下滑动,帮助他抚慰肿胀的欲望。朱厌自己挺动的动作没有停止,撞得你有些无法着力,于是你并拢双腿夹住跳动的巨物,辅助手上的爱抚。
你似乎找对了方法,获得了朱厌兴奋的回应:“吼!对,就这样夹住我,用力点!”朱厌有些情难自禁地一掌拍在你的臀肉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催促你动作。
朱厌并没有打疼你,但是羞耻的异样感让你红了脸:“讨厌!不可以打我,不然我不帮你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凭什么听你的!”朱厌虽然嘴上这么抱怨,但没有再下手打你的屁股。他揉了揉你刚才被拍红的臀肉,捧着你的屁股,让你们二人的下体更贴近一些。
你以尾椎为支撑点,坐在朱厌的手上。臀部以下的大腿并拢微抬,努力包裹住腿缝间突兀的粗长,然后膝盖曲起使小腿岔开夹住朱厌肌肉硬实的腰上。你的右手抓在朱厌肩上,稳住自己半悬的身体,另一手覆在朱厌的肉柱顶端上下摩擦着。形成一个奇妙的姿势挂在朱厌身上。
而朱厌跪坐着,一妖轻松支撑两份体重,快速地挺动有力的腰肢,同时配合手上抬动臀肉的动作,让他兴奋硬挺的性器在你的腿穴里抽插。你在摇摇晃晃中低头去看朱厌的性器,抽插的速度太快,你只能能看见动成残影的赤红蘑菇头在白色的腿肉间出现又消失,顶端一下一下撞在你的手心上,竟打得你有些生疼。朱厌分泌的腺液从半指粗的铃口溢出,随抽插溅湿了你的手心和腿肉,黏糊糊的更方便了他动作。
朱厌的力量实在算不上温柔,不一会儿你就感觉自己要被撞到散架了,再加上肉棒时不时无规律地摩擦过你敏感的花核,使你不一会儿就腰酸、腿软、使不上力。你快要抓不稳朱厌的肩膀向后摔倒,双腿也放松力道夹不住朱厌的性器了。
你低低叫着:“啊……朱厌,我累了,快要抓不住了,不行了,不行了。”
正在兴头上的朱厌被你打断,喘着粗气不满道:“你这也太弱了!”
朱厌扶着你的头把你放倒在床上,然后抓住你的膝盖提起了你的双腿,使你的大腿再次收紧并拢在一起,对准你的腿缝抽插起来。
这次你完全不需要出力,被动地躺在床上看朱厌动作,你以为可以轻松不少了,然而……床在朱厌大力的冲撞下“咯吱咯吱”地响了很久,久到你的大腿被磨红了一大片,弯折的腰酸得像要断掉,朱厌还是没有要释放的意思。
你十分不爽,于是你看准时机,突然一把抓住了腿间冒头的肉柱,用力掐了一把。
“吼!!!”朱厌被你的突袭刺激得射了出来,白浊的腥液瞬间喷涌而出,有力地溅射在你身上。朱厌射了很久、很多,一股一股的黏稠液体打湿了你的大腿、小腹,弄脏了你的衣裙。直到把最后一滴精液涂抹在你的大腿上,朱厌蹭了两下,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你。
“啊!这是我最喜欢的裙子!”你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恼怒地用脚踹在朱厌硬邦邦的胸上,“都怪你,弄脏了!”
朱厌抓住你细细的脚踝,在你的小腿上舔了一口:“嗤,不穿了就是,大惊小怪。”说着他就想来撕扯你的裙子。
“不行!百妖乡衣服本来就难做,不可以再弄坏了!”你阻止了朱厌粗暴的动作,自己脱下布满湿痕的衣服放在一边。
朱厌不等你再做其他,从后面一把将赤身裸体的你捞进怀里:“哈哈,这样看着才顺眼嘛,穿那么多我早看不爽了!”他开心地用毛脸蹭了蹭你的脸,笑得见牙不见眼,双手不客气地在你身上揉来揉去,“来,我们再来!”
他硬挺的性器完全不像射过一次的样子,充满活力地高高翘着顶在你的背上。你心里暗暗叫苦,妄想再次挣扎逃走,然后又失败地被摁了回去。
朱厌弓身曲膝靠坐在床上,从你身后抱住你,把你放在他的腿上跪坐着,让你整个人都被他高大的身体掩盖。他上翘的性器紧贴着你的臀缝,向前挤开了你的花瓣,狠狠地摩擦过阴蒂,再探出一大截在你身前。只一下,你就被蹭得抖了腿。
朱厌拉住你的双手,一起握住他粗长的前端。粗糙的大掌盖住你的小手,带动你一同前后动作,撸动他兴奋的器物。
朱厌被你细嫩柔软的手搓得很舒服,又依靠自己控制着速度和力度,爽得叫出了声:“嗯吼!”他低下头用下巴蹭你的发顶,长长的毛尾巴在空中刷刷舞出风声。
这个姿势让你觉得就像是自己身下长出了一个雄性器官,而你正在自慰手淫一样,让你羞耻得语无伦次:“这、这算什、什么啊……”
朱厌沉重的呼吸、烫人的体温,再加上强烈的视觉刺激,所有的一切都让你面红耳赤、浑身燥热。你的花穴自发地流出了大量蜜液,变得空虚难耐。
“咕噜……”你吞了口唾沫,不自觉地开始把花核贴在棒身上磨蹭。
朱厌发现你难耐的蹭动,又嗅嗅空气中浓郁的发情气味,他更加兴奋和高兴了,说:“像刚才那样用力夹紧我,我要开始动了。”
你依言照做,然后你就感觉到持续而猛烈的快感袭来了。朱厌一手掐住你的腰部下压,一手撸动着柱头控制着挺进的角度,快速用力地抖动腰部,不断地欺负你敏感的阴蒂和穴口。
“啊啊~嗯……”你有些受不住地想软倒,却被朱厌固定得死死的,被迫接受一浪又一浪的快感冲击,只能尖叫呻吟着。
没有多久你就被推上了高潮。
朱厌看你双眼发直、粉舌探出的失态样子,射意也快速上涌。他没有多忍,松开了撸动的手,把龟头抵在了你翕动张合的穴口,随着穴口的阵阵吸咬把精液射了进去。
虽然没有插入,但朱厌自信自己浓稠、有力的种液肯定灌注到了你的身体深处。
朱厌心情愉悦地发出震颤喉音,尾巴悠闲地一下一下拍在床上发出闷响。
“哈哈哈!以后我们就用这个姿势做吧!你也很爽对不对!”朱厌快乐地哈哈大笑,紧紧抱着你揉捏,用大脑袋胡乱蹭着你的脸,用力得把你的头发和他的白毛搅成一团。
“嗯,啊……是还挺舒服的啦。”你回了神,红着脸近乎嗫嚅地回答他。
“那再来几次!你休息好了吧,搞快点!”朱厌话音刚落,你就感觉贴着你的肉棍又马上硬了起来。
“!!!”你惊了,射了两次还不够吗?而且朱厌还说“几次”,也太可怕了吧!
“不了,不了。下次再做吧?”你恐慌地摆手,再次想溜出朱厌的怀抱。
“不可以,就现在做!离我结束还早着呢,发情期你必须负责,这可是你说的!”朱厌一口回绝,又双叒叕把你拖了回去。
“呜呜……哈啊,不要了,不要了呜……嗯~”在劳累和过多的快乐中,你被迫陷入了情欲的漩涡。
……
朱厌放开你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了。你直接瘫倒在床上,浑身酸软、无力翻身,连喘气都虚弱得不行。你不记得朱厌射了多少次,也不记得自己高潮了多少次,只知道自己体表的每一寸都被朱厌“用”过了。他或舔、或咬、或揉搓、或磨蹭,在你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的红痕,然后在那之上用白色的精浆糊满了你全身。你活像洗了个精浴。
反观朱厌,只是出了一身薄汗,还不如和其他大妖怪打一架来得劳累,精力旺盛得可怕。他做到这种程度只是能算稍稍满意,神清气爽地看着你身上留下的“杰作”。
“哈哈哈,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味道了。”朱厌凑到你的脸旁,开心地抽动鼻子,毫不犹豫地在你沾了精液的脸上舔了一口,还想要要亲你的嘴。
“臭死了,混蛋!”你勉强伸手挡住了自己的嘴,拒绝了朱厌的吻,对他嚷嚷,“快带我去洗澡,脏死了。”
朱厌不满:“洗什么洗!我的味道必须留着!大不了帮你舔干净!”他作势就要开始舔。
你拽他的毛发、推他的脸、踢他的肚子,表示强烈抗议:“噫!恶心死了!不洗以后就别做了!”
你微弱的力量对朱厌来说不痛不痒,他烦躁地抱怨:“你真是麻烦!”但是朱厌还是收回了舌头,不情不愿地抱起你走向浴室。
你疲惫地靠在朱厌温暖的怀里,揪住他垂在胸前的发辫,还没撑到浴室,就在朱厌平稳的步调中睡着了。
朱厌满脸不爽地打水、烧水,调水温。期间他一直很安静,也没有把你放开的意思,维持一手抱你、一手干活的姿势,沉默地准备好一切,然后带着你一起浸入了水中。
朱厌的体型庞大,他一坐下,热水都被挤走了大半,但他不肯出去,委委屈屈地贴在浴桶壁上给你腾出位置。让你的头靠在他宽厚的胸膛上继续睡着,然后带着些笨拙、尽可能温柔地洗去了你身上的污浊。
直到他擦干了你的头发,把你安稳地圈进怀里一起睡去,你都不曾醒来。
第二天,朱厌是被你挠醒的。他迷迷糊糊地感觉到你揪着他的长耳朵在他耳边吵:“朱厌!!你这个混蛋,里面……里面没有洗干净啊!”
“啊?行行行,反正脏着,来,继续做,然后再给你洗一次!”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洗,放开我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