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宇量】渔夫与堡垒(中)

Work Text:

防止那张嘴里吐出什么让他动摇的话,杨俊宇用自己的狠狠封了上去,一边全力攻克着两道严守的城门——紧抿的唇关,紧咬的牙关,一边将被自己压在手下的双腕拉至头顶,用一手按住,另一只手伸到张能量身下解下他的腰带,以压倒性的力量和速度将他不断挣动的双手牢牢捆缚在床头的横杆上。

“唔……不……放开……嗯唔……”

张能量一边玩命挣扎着手腕,一边躲避着嘴上的攻击艰难开口阻止,没想到却令上下城池一齐失守,让敌军更加有机可趁,让那条攻势凶猛的湿滑热物闯进了口中。

随着张能量的双手失去了自由,杨俊宇的双手重获自由,强制性地钳住张能量的下颚,越过二道城门深入敌营,冲锋陷阵。

擒贼先擒王,温厚有力的舌捕获住左闪右躲的敌方将领,迫其与自己摩挲交缠,用浓滑的津液在敌营里标记着自己的领地。

上一回,那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让他意犹未尽了一年,这一回,他要不留余力,直捣黄龙,一举攻下这座城。

属于杨俊宇的浓烈雄性气息侵占口腔,张能量整个人被麻醉个彻底,两年磨砺出的钢铁筋肉如同摆设,挣动的力度变得不堪一击,连呼吸也渐渐麻痹。明明被堵住的只有嘴,张能量却如同溺水了一样喘不上气。

头昏脑涨,视力暂失,双手行动无能,两腿被强硬地撑开无法合拢,张能量又一次陷入了这般毫无退路的境地,甚至比上一次更加的绝望无助。

可是为什么,心底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甚至整颗心都情不自禁地深陷其中?

张能量讨厌极了这样的自己,灵魂在眼前这个巨大的绿色漩涡中濒死挣扎,几乎就要被吞噬殆尽。

然而,他没有发现,身体已经开始背叛自己,舌尖从刚刚的被动承受,到此刻微颤着主动迎合,两腿间的欲望也可耻地起了反应。

杨俊宇却比身下人自己更早地发现了这个难得的转变,当即欣慰地意识到,自己这情网收的正是时机,顿时心火大盛,空着的那只手也很快找到它的新任务,向张能量的军装发起袭击。

想起上次是他逼迫着小孩自己脱下,这次是亲自动手去解,前者带来一种征服感,后者却更有一种施虐般的快感。

“不……唔嗯……滚开……”

话音一落,杨俊宇真的停下了,张能量的心底却抑制不住地升起一丝失落,嘴唇微微蠕动着不住张合,可耻又诚实地表达着身体的渴求。

杨俊宇戏谑一笑,“你确定?张能量,你这张嘴还是那么犟,特别的不讨人喜欢……不过,你那一身骚肉倒是一点没变。”说着指了指张能量高高鼓起的裤裆,“你的身体已经开始渴望我的肉棍了。”

“……”

再多的反驳和解释只会越抹越黑,除了让对方更加肆无忌惮外没有其它用处。张能量索性学受惊的鸵鸟,将脸埋在胳膊底下,用黑暗掩盖住那可恶的嘴脸,也不让自己的窘迫被对方看到。

可惜,这一切再一次成了无用功,他又被自己那只烧红的耳朵出卖。

杨俊宇双眼微眯,这是他兴致大发的信号。

“嗬,一年没干你,怎么变得更骚了,这一年里是不是跟别人搞过了?”

“你!你他妈……唔……”相同的一幕再度重演,张能量刚转过头,嘴唇再一次被封堵,难听的痛骂和羞愤的情绪也一起被扼杀在摇篮里。

以后再有人说张能量不会犯同样的错误,本人听到了绝对会惭愧得抬不起头。

不……不行……不能再被他这么牵着鼻子走了!

口中城池再次失守,张能量浑身一震,用全身唯一自由的两条腿死命踢蹬着身上人,同时腮部发力朝嘴里的肆虐物狠狠一咬,杨俊宇果然吃痛地退了出来。

杨俊宇起身后没再发出半点声响,也没有任何动作,反而令张能量更加不安。

空气在模糊的视线里变得越来越僵,张能量紧张得几近窒息,突然间想起被束缚的双手,当即开始扭动挣脱起来。

就在这时,眼前那团静止的人影突然猛地朝自己扑过来,张能量感到外裤被大力拽住,他甚至听到了布料开线撕裂的声音,随即不到几秒的功夫,他的整个下身就毫无阻隔地暴露在了空气中。

这是张能量第一次见到杨俊宇真正发狂的模样。

杨俊宇心中的怒气已被彻底点燃,连带隐忍已久的欲火一起,心中除了对张能量狠狠地惩罚一番之外无暇顾他,理所当然的忽略掉了张能量眼中的那丝惧意。

即便他注意到了,也会视而不见。

连撕带扯地褪下张能量的内裤后,杨俊宇没有片刻停顿,从外衣兜里拿出两条早已准备好的尼龙绳,抬起张能量的一条腿将他的大腿小腿并到一起,然后用一根绳子上紧紧缠绕住他的脚踝和大腿根。

“唔!”杨俊宇的力度大到好像要把自己的腿给勒断,张能量痛呼一声,立即绷紧腿部肌肉想去挣扎,可空气中来自杨俊宇的那股无形的压迫力犹如蟒蛇般勒着他的脖颈,让他迟迟不敢真正地作出反抗。

在绑第二条腿的时候,感受到张能量的僵硬,杨俊宇略一抬眼,立时看出了他眼里的紧张焦虑,语气不自觉的柔和了几分:“这一次换个玩法,放心,保证让你爽到死。”

算了,反正也打不过他。不是有那么句话,既然无法反抗,那就试着去享受。

理智早在愈来愈强烈的兴奋感下变得脆弱不堪,张能量干脆两眼一闭,放松肌肉,自暴自弃般在心里催眠着自己。

随着最后一条腿失去自由,九旅的新一代风云人物张能量彻底沦为刀俎下的鱼肉,竭力并拢的双腿被对方轻易地拉开,满园春色登时展露在杨俊宇的眼前。

这一次,杨俊宇比上一次更有耐心,即便心中怒气未消,即便身下蛰伏已久的巨兽已经饥渴难耐,可他仍清楚地记得张能量上一次的惨状。

一年前,在那间冰冷刺骨的地下室里,张能量光着身子被自己生猛干了两个小时,最后还被强制内射,即便是体格在新兵里数一数二的张能量,也整整发了一天的烧才好转。

杨俊宇从裤兜里掏出一管药膏,挤出一些抹在右手食指上,然后开始了一番极为细致又温柔的开拓。

经过如此久的恢复期,这朵嫩菊已经变得像处子一样紧密,刚没进去一个指节,那些粉肉就迫不及待地吸附上来,杨俊宇呼吸一促,调动出平生最大的耐心抠挖旋搅着,一点一点地向前探进。

“唔……”闯进体内的手指似是抹了什么镇痛药物,带着一股舒适的清凉感,但被异物强行顶开的感觉还是不好受,张能量咬着唇闷哼出声,身体的反应却与他这道声音极为不符,随着狭道被逐渐拓宽拓深,阳根愈发地挺胀昂然,密眼很快汨汨渗出了前液。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杨俊宇亦是同样的反应,却仍守住了摇摇欲坠的耐心。空着的那只手再度找到目标,猛地掀起张能量的上衣,大力揉搓着那对精壮的胸肌,又拉住那颗饱满红胀的乳珠恶劣地揉捏拉扯。张能量脖颈一扬,发出一声短促又极具情色的呻吟,他无法抑制地爱上了这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兼之后穴里那两根手指温风细雨的操弄,身体耐不住地扭动起来,主动抬起胸口迎合那只大手的玩弄。

杨俊宇眉梢微挑,停下动作,手离开张能量的胸脯前指甲有意无意地撩刮了一下他的乳尖,果然惹来一道欲求不满的哼唧。

“想我怎么样?”

“唔……”张能量睁开眼,一对水汽迷蒙的瞳仁撩拨着杨俊宇的心。

“不说?”杨俊宇被张能量紧紧夹着的手指忽地一勾,后者被激得腰背拱起,腹部紧紧绷出八块清晰刚硬的轮廓。

“嗯唔!”张能量最后的那道防线几欲崩溃,吐出来的几乎是气音,“杨队长……玩……玩我……”

听到那声让他惦念已久的称呼,杨俊宇满足又不满足,继续发问,“大声说,要我怎么玩你?”

欲望和羞耻互相撕扯,几乎将他绞杀,眼泪被不断催出,眼前越来越模糊,却令杨俊宇声音里的恶劣意味格外清晰刺耳,耳根发热滚烫,张能量恨不得立即咬舌自尽。

“像刚才那样……摸我的……”

“你的?”

“摸我的……乳头……哈啊~!”

为了表达心中的满意之情,杨俊宇的行为甚至远远超出了张能量的索求,直接用嘴含裹住张能量那颗一直被冷落的红缨,狠狠吮吸再轻轻啃咬,另一颗也没落下,用两根手指比刚才更为激烈地拉扯玩弄,插在张能量体内的那两根则又添了一员猛将,三兄弟一齐迅猛地穿插刺入。

“嗯啊……唔……不行了……杨队长……”

这就不行了?前奏还未拉开序幕就要高潮?不行,不能就这么便宜了这小子。

第三根手指插进去没多久就急急撤退出来,杨俊宇直起身,迅速褪下身下的束缚,让那根雄赳赳气昂昂的巨兽重见天日。

朦胧的视野也掩盖不住那根阳物的雄风,再一次见到这根曾经让他几度上天堂又下地狱的凶器,张能量一时心情有些复杂,说不上来是爱还是恨,还是两者兼具。

当那根滚热的凶器顶开自己股缝的时候,张能量立即确定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杨俊宇握住身下昂扬在张能量的穴口处清风拂水般蹭了蹭,戏弄地凑到他耳边,半命令半胁迫道:“求我。”

一边说,一边将硕大的头部挤入了张能量的花心。内壁像是贪婪的口,争先恐后挤压过来地吸住那个前端。张能量倒吸了一口气,紧紧闭起眼,期待着肉棒的深入。那颗龟头却上下左右搅了一回,又拔了出来。

张能量正失望着,那龟头又挤了进来。这回他不顾羞耻主动去收缩挽留,然而效果甚微,只稍深入了一小段,肉棒又被拔了出来。

没想到这小子变得比想象中更淫荡,简直快淫出水来。这个意外发现让杨俊宇颇为惊喜,也更加恶劣。他握着自己的性器,只露出前端,一插一拔玩弄着可怜的小嫩穴。一会儿又将性器塞到张能量的胯下,挑弄那两个囊袋。张能量已经被挑逗到极限,一股股淫水从铃口不住渗出。

长这么大,张能量学了很多东西,而且每一样都学得很快。唯独求人这门学问,虽然有过一次经验,可眼前这个人似乎在这一年来长了不少耐心,显然不会像上次那么轻易地放过他。双腿双手都被牢牢缚着无法自力更生,百爪挠心的感觉比前次更折磨人,他急得满脸挂汗,薄唇微颤,半天吐不出一字。

见张能量仍闭口不言,杨狐狸即便功力再深也无法一眼看穿他心中所想,只当他是决定倔强到底,遂恶作剧似的捏住那两瓣极具韧性的臀,用力往两边掰开,看到那沾着药膏的穴口泛着淫靡的光泽,在多次的玩弄扩张下讨好般地一张一合,淡红色的内部时不时难耐地蠕动,引诱着异兽填满这片空虚的洞穴。

杨俊宇冷笑了一声,巨兽对准洞穴,凶猛地插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