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烟罗x你】非常规占有

Work Text:

你与烟罗成为了恋人。
这是不可思议又顺其自然的事。
一方是难以捉摸的无形烟雾,一方是百妖之中独善自我的人类,这可真是——
“有趣”。你们初见时所有的念想皆化为这一句。
当烟罗与你之间互相产生好奇,你们便不自觉地寻找对方的身影。对方在哪里,正在做着什么,以不同的生命形式所见所思与自己是否相同……这所有的问题都充满了无穷乐趣,值得你们彼此观察,彼此探索。
于是你们一步步试探,一步步靠近。逐渐地,你渴望捕捉烟雾,烟雾也想要被你拥入怀中。所以最终水到渠成,你们成为了彼此的命中注定。
烟罗诞生于烟雾,在长生中幻化万物之形,习得万灵之性,是擅长模仿他物的妖怪。在交往以后,烟罗对你关怀备至、体贴入微,堪称完美男友。这本应是令人艳羡的,但是吧,你总觉得欠缺点什么。
曾经的烟罗还会以笑闹的捉弄试探你的底限,毫不顾忌展现自己喜怒哀乐的情绪,正如他的原型一样是变化多端、自由肆意的烟雾。成为恋人以后,烟罗反而有了顾虑似的,收起了他所有危险的尖刺,只把最柔软温和的样子展现给你。不能说他在伪装,但你感觉到了他的收敛以及克制,对待你的态度甚至称得上小心翼翼了。
烟罗单方面地划下界限,把你圈在安全区内。这种相处会让你觉得舒适,但不是你希望的样子。被宠爱绝不是你唯一想要的,而且这种退让只会让你有恃无恐,贪心日益增长。你更加渴望主动踏入迷雾中,把神秘的烟雾剖析彻底了。
你不光贪图烟罗的美好,还贪图他的黑暗。你想掌握烟罗的全部,这是你的野望,是你的爱。
既然烟罗退一步,你便进一步。你想让他知道,你不是什么脆弱的玻璃器皿,就算是,你也能容纳烟罗的所有,他给你带来的无论是色彩还是刻痕,都将是器皿上最美丽的记号。
所以你对烟罗展开了进攻。你捉弄他,激怒他,引诱他……然后如愿以偿地,使他爆发。
你看着把你压倒在床上一脸冷然的烟罗,他终于不再“温柔”地笑了。
烟罗一手撑在你的脸侧,一手有些用力地捏住你的下颌。他高高在上地俯视你,话语中是危险的信号:“xx这样招惹我,是想被我侵犯吗?”烟罗的膝盖配合着话语,警告似的顶在你分开的双腿间。
比起害怕,你更多的是感到兴奋。你觉得带着愠怒和情欲的烟罗就像美丽的罂粟花,危险、致伤却充满诱惑,而你就是主动饮毒的无可救药之人。
你张开嘴,伸出舌头舔舐烟罗的虎口,不怕死地继续勾引他:“是啊,我想要。”
烟罗没料到你还敢撩拨他,气急反笑:“……呵呵,看来最近是我太纵容你了,导致你一点危机感都没有。”
你就像一只温顺的小兽仰望他:“我需要什么危机感呢?不管烟罗想要对我做什么都可以,本来这就是理所当然的事。”
烟罗被你直接的告白惊吓到了,都不知自己到底是喜是怒了。他绯色的眼眸闪烁着复杂的光,有些无所适从的开口:“……你就不怕我伤害你吗?”
你的眼睛眨也不眨地与他对视,反问他:“你会吗?”
“……”烟罗无言,沉默地盯着你看了一会儿。正当你看到烟罗的脸颊逐渐红染,他快速垂下眼眸掩去神色,低头吻住了你。
随着烟罗独特的熟悉气息传递过来,这个吻似发泄般用上了狠劲。烟罗毫不客气地剥夺你口腔内的空气,并大力啃咬、吸吮你的唇舌,使得你的唇瓣疼痛、发麻。
同时,烟罗的手向下,快速解开了你的衣裙,使你赤裸地暴露在他面前。他不需要眼睛去看,就精准地找到了你的敏感点。先是揪住了你粉色未挺的乳头,迫使脆弱的肉珠连同周围白腻的乳肉向上提起,又愤愤地抓住整个乳团搓圆捏扁。然后他的手间断地在你的腰腹逡巡揉弄,上下配合着四处点火,很快便使你湿润动情。
激吻还没有停止,烟罗的右手食指伴着润滑的爱液插入了你的花穴。旋转,深入,屈展,扩张,然后更多的填入一指、两指,随后快速抽插搅弄,刺激着你离穴口不远的性感带。
你在烟罗极富技巧的玩弄下很快达到了高潮。这时烟罗才松开了交缠的唇舌和作乱的手。
你赤身裸体地躺在烟罗身下,面色潮红地轻喘着,嘴唇湿润红肿还带着被蹂躏的齿痕,细腰还在因快感的延续微微挺动着,是能使所有雄性性奋的勾人。烟罗也不例外,虽然他的衣衫齐整,但红到耳根的肌肤和不住从身体溢出的烟丝都显示出他同样情迷。
但是意乱仅止于此了。烟罗努力消去脑内不可说的欲念,克制住想要变回原型的冲动,强作镇定地吐出一口长气:“呼——你已经舒服了,足够了吧?”
“不,不够。”你抬起手臂环住烟罗的后颈,贴紧他的胸膛,感受到他为你加快的心跳,充满兴奋活力却秘而不宣,就像他的言语和行为一样,充分考虑你的快乐,却试图压抑自己。
你开口继续诱导:“我想要烟罗能更深的进入我,在我体内留下你的东西。”
烟罗发出有些嘲弄地笑:“……哈,xx真的明白我作为妖怪的身份吗?模拟人形只是一时趣味罢了,像人类那样勃起射精根本毫无意义……”
你拉住烟罗的手,截住了他的话:“我说的不是那种东西。”你有些懊恼,烟罗站在人类的角度思考这种事……到底是有多委屈自己。
你带倒烟罗躺下,让他的手掌覆上了自己的小腹,按在了也许是自己子宫的地方:“不只是这里想要烟罗……”
你抓住烟罗的另一只手贴在唇上吻了吻:“还有这里,”然后让他的手指顺着下颌下移来到仰起的颈项,“这里,”再下移最后停留在你的左胸,“以及这里……这不是烟罗一直想做的吗?也是我想做的。”
烟罗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就算隔着乳房,烟罗也能感受到你有力、规律跳动着的心脏,这是你的生命之源,是他最渴望探寻的宝物。
你就像是肥美的兔子对着饿狼说“吃掉我”,这种邀请将使野兽发狂。
你凑近烟罗,吻他,然后贴住他的唇瓣不愿离开:“我知道。我想要抓住你,把你永远的关在我心里。烟罗,你能满足我的吧?”
“xx!”烟罗疯魔般只能失控地叫出你的名字。他的理智被你击溃了,一直以来克制的占有欲随你敞开的门扉疯狂涌入。他的舌头探入你的口腔,双臂收紧把你嵌入怀中,而你无法被人形覆盖的肌肤和通道都被他化成的烟雾一步步侵占。
慢慢的,子宫、食道、甚至胃袋都被烟雾填满了,明明应该没有实体,却带给你沉坠的饱胀感,在你的体内微微跳动着,轻轻撞击着你脏器的粉色肉膜。
烟罗没有说话、动作也没有一点声响,可是你偏偏就能在静谧中感受到他的兴奋和激动。他用烟雾代替了肉体,颤抖着爱抚你的脏器,带起的共震直接传导到你的神经。近乎疯狂的炽烈情感在大脑交融,你们获得了近乎通感的体验,妙不可言。
除了精神的触动以外,这个过程虽然没有你预想中的疼痛,却使你麻痒难耐到极点。你想要抓挠遏止体内这无处不在的痒意,可是手脚早就被制住了,烟雾柔韧却不容你反抗的包裹住你的全身,是捆绑,也是拥抱。你只能期望在你体内移行蹭动的烟罗给予你解脱,可是越痒越蹭,越蹭越痒。
你还没被完全侵占的口腔发出含糊的低叫:“不,不要了,退出去……呜……不,更用力一点,我想要更多。”矛盾的欲求在你的脑内叫嚣,你的意识与肉体几近剥离,混乱得丧失思考能力。
没过多久,烟罗停滞下来,让烟雾安静地蛰伏一会儿,给予你和他自己适应的机会。
现在的烟罗不光身形不稳,连思维都快涣散了。他感觉自己在做梦,一个他肖想已久,荒诞到就算成为现实他也不敢相信的梦。但是你鼓动的心跳和滚烫的温度紧紧包围着他,反复告诉他这美梦是真实的。
烟罗被这过多的幸福冲击到产生恐惧了。你是他第一次渴望占有的所爱之人,他从未如此深的进入过任何生命,未知的危险是共同的。他害怕更进一步会使自己失控,他害怕伤害到你……
烟罗终究是不愿伤害你的。
你查觉到烟罗的迟疑,还有他传递过来的不安。虽然你也产生过紧张和抗拒的念头,但渴望被他填满的意志占了上风,指使你开口催促他:“没关系的,烟罗。继续更深的……进入我。”
烟罗似乎震颤了一下,闷闷的声音从你的身体内传来:“你……已经不能反悔了。”
不等你回应,烟罗用力收紧外部的烟雾,将你吞进了他的身体,连你说话的能力都剥夺了。而在你的体内,极小的烟雾粒子本就轻易地侵入了你的咽喉,这次越过了那层管理平行管道的关卡,深入了环状的气管中,快速蔓延至肺部,甚至每个肺泡呼吸间,交换的都是名为烟罗的特异生命体。不等你思考为什么没有像呛入浓烟时的闷痛和难受,凌冽似薄荷的清凉气雾弥散开,却又像是灼热的星火溅落在你的内壁,激得你想疯狂尖叫,却无从发声。烟罗不再犹豫,在疯狂中奔向通往理想乡的曲径,直至他彻底扎根。
一瞬间,你身体的每一个空隙都被烟雾填满,强烈的窒息控制了你的大脑。
你就像磕入了致幻剂,区分不了现实和虚妄的感官。烟罗的进入与退出不过是秒间之事,对你来说却像度过百息。你感受到了胸膛中的另一个心跳,震得你快要碎裂成齑粉。同时你又被自己心脏房室中骤然降临的极寒冻结成块。而动脉股出的血液却像是沸腾的岩浆,喷涌着烧灼你的全身。
你窥见了死亡,却也触到了天堂。
“哈……哈啊,呼——”你身体的机能自发运作,剧烈喘息着近乎抽搐,在濒死中自救求生。
你的意识还未完全清明,却只想确认烟罗是否快乐。你的声带干涩收紧,勉强震颤着发出不连贯的微弱音节:“我……抓住……你了吗?”
失控到不成人形的烟罗颤巍巍地分出一缕烟雾,也许是他的手,也许是他的唇,从你的眼角爱怜地拂过,卷走了你生理性的泪水。你听见烟罗喜悦到含泣的声音:“啊,你真的,完全捕获烟雾了。”
烟罗不会像人类男性一样产生孕育后代的种子,但是他将自己的一部分种在了你的身体里,在心脏中、在血液里,将伴随你健康鲜活的生命直到死亡。
从此以后烟雾被熔注在器皿中,你们再无法分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