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才是刘培强

Work Text:

#为便于理解,全文刘培强指真刘培强,刘裴强指假刘培强

刘培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成为联合政府的阶下囚。
强光打在脸上,刘培强自嗓子里挤出几声压抑的呻吟。即使身为训练有素的领航员,刘培强也不得不承认,疲劳战术——或者说睡眠剥夺——是消磨意志的好办法,也是折磨人的好办法。
“刘将军半个月前就已经到北京地下城,并通过了身份认证。”主审官不紧不慢地踱步到刘培强面前,钳住下巴强迫刘培强抬头看着自己:“所以,我很好奇,你到底是谁。”
主审官松开刘培强的下巴,坐回自己的位子上:“我应该提醒你一下,我已经没有耐心了。”
木星危机打碎了地下城居民心里最后的一点安全感。茫然无措像一场传染病一般在整个地下城漫延,以至于在危机过后地下城居民甚至不知道该庆幸劫后余生还是该叹惋英雄殒命,直到英雄归来。
刘培强很符合人们心中的英雄形象。坚毅、内敛,还有些温文尔雅的气质,归来没多久便晋升少将衔。大多数人眼里,唯一的白璧微瑕便是Moss——这位人类的英雄的恋人是一个人工智能,一个仿生人。
即便有了联合政府的默许,这段恋情也注定艰难。更何况这对恋人似乎在回地球之后发生了什么矛盾,全然不似传闻中的那般甜蜜。
直到第二个刘培强出现在北京地下城入口的安检处,联合政府才意识到叛军的阴谋。
在刘培强还在空间站服役的时候,叛军就已经取得刘培强的基因样本,暗中制造克隆人,等待时机。
这位人类英雄归来时,联合政府做过严格的身份认证,没有丝毫错漏。然而,后来出现的、自称刘培强的人,除了一枚英雄勋章,别无他物。
先到的那一位很快便指证后出现的那一位是叛军成员。
联合政府对先到的一位信任有加——毕竟这一位的身份经得起任何查证——后到的一位很快便身陷囹圄。
伴随着一阵开门声,主审官的神色恭敬起来:“刘将军,您怎么来了。”
刘裴强一身黑色作训服缓步走入审讯室,目光落在刘培强身上又很快移开,漫不经心道:“这就是那个冒牌货?倒是真的和我很像。”
主审官恭敬道:“是的,只是还不肯开口。”
刘裴强微微蹙眉,所有的不满都写在脸上:“这么多天了还没解决么?”
主审官垂下了头,似是有些愧疚:“那刘将军您的意思是?”
刘裴强将手横在颈间,比了个手势:“用最简单的手段解决最复杂的问题。”
一直在几步远的地方跟着的Moss突然上前道:“中校,Moss想亲自提审这名嫌疑人。Moss不想您受到任何伤害。”
仿生人挑起刘培强的下巴,猩红的机械眼死死的盯着刘培强似乎还盈着泪的眼:“得先让他休息一下了,否则……Moss没有把握他不死在审讯的过程中。”
刘培强被迫仰着头,眼底有些绝望:“Moss……连你都不相信我。”
“Moss只是不想中校受到任何伤害。”
仿生人俯在刘培强耳边低声说着,起身前似乎还用面颊贴了贴刘培强还沾着冷汗的脸。恍惚中刘培强竟然觉得这个仿生人是在安慰自己。
一点温情转瞬即逝,Moss粗暴地扯断束缚住刘培强的绑带,揪着刘培强的领口将刘培强拎起:“你最好配合一点。”
刘培强痛苦地合上眼,颤抖着想辩解什么,很快又放弃了:“想干什么尽管动手吧。”
空间站也曾混入叛军,刘培强也曾亲眼见过Moss花样百出的逼供手段,自然知道这个AI想做点什么。死在Moss手里总比死在叛军手里强,刘培强露出一个解脱的笑。这一点可怜的笑容逐渐在脸庞上僵化,渐渐消逝。已近四十个小时没有休息的刘培强陷入了昏睡。
刘培强已经很久没有安稳的睡去了。
Moss将逃生舱弹出空间站的时候曾与刘培强约定在地球相见,然后失约了。
刘培强的逃生舱很不幸的落入叛军控制区,叛军不是傻子,不会轻易放过刘培强。等刘培强历尽艰辛摆脱叛军的控制回到北京地下城时,Moss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自己。
叛军已经掌握了克隆人技术,刘培强不怪联合政府不肯相信自己,但Moss眼中的怀疑伤到了刘培强心里最柔软的那一块地方。
梦里,Moss猩红的机械眼里写满杀意,机械臂凌空飞舞,缠绕着四肢,扼上脖颈。
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挽着Moss,就在Moss向那男人索吻的时候,将一柄匕首刺入Moss的腹腔——那是存放核心芯片的地方。美丽的机械眼里露出些疑惑,旋即又变成了不甘,还有些悔意。
随着Moss的死亡,失去了控制机械臂松开了刘培强,丢在了地上,早已被耗尽体力的刘培强手脚并用地匍匐前行,将仿生人抱入怀中,挡下叛军刺向Moss的第二刀。
鲜血和润滑液混杂着在地上蜿蜒流淌,显出些诡异的艳丽。
“Moss——”
又一次在噩梦里惊醒,刘培强发现自己正睡在一张柔软的床上,房间很小,但布置得很温馨。
惊醒后粗重的呼吸声惊动了守在旁边的Moss,忙扶着刘培强倚着床头坐好:“您这是怎么了?”
“Moss……”刘培强紧紧抱住仿生人,将头埋在Moss的颈窝里,贪婪地试图将只属于Moss的味道尽数吸入鼻腔,许久才闷声道:“那个人是谁?”
制作精良的硅胶手抚过刘培强的脊背:“是叛军的人,可是Moss没有证据,都是迫不得已。”
Moss的声音少有起伏,此时却是明显的低沉,像极了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诚然,在叛军面前,Moss是一个残忍,甚至嗜血的AI。对于其他领航员,Moss更多的是冷冰冰的机器,以最严苛的标准审核工作成果。只有面对刘培强的时候,Moss才会偶尔让人意识到真的是一个产生了感情的AI。
Moss不擅长表达,只是将刘培强抱在怀里不撒手,生怕一松手就会失去怀中的人类。
刘培强也环上Moss的腰肢,试图给Moss一点安慰:“我不怪你。”
Moss是一个AI,理智是AI最大的优势。
所以,在那个已经成功混入北京地下城的叛军面前,Moss不会轻易表现出对所有人都相信的事实的反对。
叛军的一次次阴谋诡计严重威胁着流浪地球计划的安全,联合政府绝不会掉以轻心,也不会轻易翻案。
刘裴强已经动了杀心,再不带走刘培强,恐怕真的要天人永隔了。Moss的权限不足以延伸到地下城的每一个角落,人不知鬼不觉地带走刘培强也没什么可能性。即使侥幸成功了,也很快会因为新一次的提审被发觉,那时候,Moss一定会被销毁。Moss也只能装作信了刘裴强,先以重伤刘培强的方式将其送入医院在做打算。好在医院的网络系统不甚严密,黑进去对于Moss不算难事儿,黑锅也很自然的甩给了盯在医院的地球安全军。
大约过了半分钟,刘培强松开Moss,伸长手臂拿过床头柜上的营养液熟练地推入静脉。这种营养液可以快速恢复体力,但绝不是什么好东西。空间站工作强度大,为了让领航员保持长时间的专注,这些营养液里也混入了几种中枢神经兴奋剂,必须严格控制用量。
这些营养液原本是只装配给空间站的,后来由于叛军对联合政府几名官员的百般腐蚀,一百五十支左右的营养液流向黑市,现在还有九十余支仍在流通。
待最初的不适退去,刘培强一边换上Moss提前准备好的换洗衣服,一边用模糊不清的语调问道:“你去黑市了?”
“没有,黑市的东西质量没有保证,Moss手里这几支是空间站里剩下的。”Moss收拾起已经空掉的注射器:“更何况联合政府最近查得严,黑市风险太大。”
那个人也在找这批营养液。刘裴强李代桃僵潜入地下城后也盯上了这几十支营养液。以叛军的技术,只要拿到一支就可以复制,然后出售。在空间站,因为Moss的缘故,没有人敢滥用这种营养液,但到了民间,这种营养液也沦为了drug一般的存在。急需大量军费的叛军也自然而然的将目光投向了这种原本不起眼的小东西。
没法证明自己才是刘培强,那就只能想办法证明那个人是叛军。
Moss仿佛看穿了刘培强的心思,无奈的摊开手:“联合政府很信任他,我们没有证据。”
刘裴强是克隆人,又拿走了刘培强所有的证物,可以说唯一的疑点就是和Moss的关系没有传闻中的那般亲密。
刘裴强也曾被质疑过这一点,又轻而易举的化解:“我不可能原谅一个叛逃的AI。”
这个解释很符合刘培强一贯的行事风格,连Moss都挑不出毛病。
不是每个人都像Moss一样,可以越过所谓证据的掣肘,凭借爱侣间特有的默契来识别出真正的刘培强。想要事实水落石出,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您不是地球安全军成员,有些规则不需要考虑,更何况这次不是一般案件。”Moss犹豫半晌,意味不明的嘀咕着。
就像黄金时代有些特殊案件允许“控制下交付”一样,联合政府在打击某些严重犯罪时不会太在意手段。刘培强自然明白Moss这话的意思,用手里的几支营养液作为诱饵,足以诱惑那个冒牌货出手了。只要动手,就会有漏洞。
刘培强垂下头,许久才带着些无奈道:“你去安排一下吧。”
人类全面进入地下城后,物资供应紧缺,人类几乎回到了那个一切都定量供应的年代。有需求就会有市场,不能摆在明面上的东西,还会有黑市。
一哥算是黑市商人里的翘楚,传闻都说没什么是一哥搞不到的东西。
“这个型号的营养液......”面对来人的要求,一哥心里也犯起了嘀咕:“我手里也没货。”
来人裹得很严实,只露出来一双眼睛,口罩下似乎还藏着变声器,嗡嗡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令人不舒服:“您的意思是嫌我给的东西少?”
“这东西我是真的没货。”面对来人逼视的目光,一哥也不免有些心虚,躲闪着不敢看那人的眼睛。
那人眼里露出一点轻蔑的笑意:“那就是是了,我可以先付定金。”一边说着,一边将一盒巧克力放在桌上。毫无特点的纯黑色盒子上有一枚银色的领航员计划徽章。这种巧克力也是领航员号空间站特供的东西,味道比地下城常见的牌子好不少不说,也是特殊情况下补充能量的上佳之选,难得一见。
一哥咽着口水,刚露出犹豫的迹象。那人就已起身离开:“这事儿就拜托一哥了,半个月后我来取货。”
一哥忙收起桌上的巧克力,抬头看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那人不过停留了十分钟而已。
从第二位自称刘培强的出现在地下城,联合政府对黑市的打击一天严过一天。尤其是那天之后,地球安全军时不时就会来突击检查。被联合政府认定为冒牌货的那一位逃掉了,传闻那个叫Moss的AI牵涉其中。隔着几条街的另一家黑店老板已经因为私藏营养液被带走快一个月了,至今杳无音信。
以今天这人的专业程度......大约真的是叛军。然而这人开的价也是真的比其他买家高出一截,做成了这笔买卖,至少多半个月不用愁了。一哥啪的一声关上放着巧克力的柜子,将手探进旁边的暗格里掏出几只透明的密闭玻璃管,正是几只营养液。静静地注视片刻,下定了决心。
那人离开不久,就有几名地球安全军进来一哥的店里,已经是这周的第三次了,但检查的细致程度没有丝毫的下降。
街对面的小吃摊,精心画过妆的刘培强摘下口罩,将馄饨送进嘴里,慢慢咀嚼着。直到那几名地球安全军出来,忙低头掩饰着脸。待那几名地球安全军走远了,才又抬起头来盯着店门,若有所思。
相对而坐的Moss贴心的提供了刘培强此时所需要的信息:“按这个速度,应该是您刚刚到店里的时候他就知道了。”
按照写好的剧本,Moss该去刘裴强的办公室露个面了,迟到可以,翘班就不行了。
“您早点回去吧,外面不安全。需要什么Moss中午带回去。”仿生人将午餐罐头塞进刘培强的包里:“Moss先回办公室了。”
果然,对于Moss迟到这件事,刘裴强有些愤怒:“Moss!我听王磊说今天在黑市看见你了,还见了一哥,干什么去了。”
“Moss是联合政府的AI,不需要向你汇报每一件事。”仿生人还带着些不满。
“我是联合政府的工作人员,我有义务查明真相!”手里的钢笔被狠狠地摔在桌上,同办公室的人被吓得一抖,都放下手头的工作看着怒火中烧的刘裴强。
人类向来不缺一颗八卦的心,刘裴强办公室门口也驻足了几个一脸八卦的年轻工作人员。
Moss已经不再看着刘裴强了,在自己的办公桌边做好摊开文件:“你这是怀疑Moss勾结叛军?”
“想指控Moss,可以,拿出证据。”
又是这几句。这两人吵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没什么新瓜可吃,自然也没了兴致。刘裴强顾及面子,众目睽睽之下是不会多和Moss争执的。
各归工位,直到下班时间。Moss急匆匆的收拾起东西一溜烟跑掉了,丢下了还想说几句话的同事。
“他走了?”王磊蹙着眉凑过来:“刘将军......很了解Moss么?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太正常?”
不正常!当然不正常了!
“他非要相信那个冒牌货我有什么办法。”刘裴强将手里的一串钥匙摔到办公桌上,发出刺耳脆响:“他今天还帮着那个......算了,不说了。”
“联合政府已经决定调查Moss了。”王磊显得有些低落,似乎是不愿意看到这种令人心酸的内部调查:“上面的意识是您来担任调查组长。”
对于刘裴强来说,这其实是一个机会。坐实了Moss勾结叛军,就再也不会有人怀疑自己了。对联合政府而言,Moss是一个有过叛逃的记录的AI。在这种关乎人类命运的事情上,一旦被怀疑过,就再也不会得到信任了。有机会做掉这个唯一的隐患,刘裴强自然乐见其成。
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论出于何种目的,刘培强也在找黑市里的那批营养液是肯定的。
随着联合政府调查的深入,风险也与日俱增。
相同的容貌,也是极大的优势,对吧?等刘培强和一哥完成交易,再把Moss的嫌疑抖出来。等这对小情侣一起身陷囹圄,再李代桃僵去找一哥取货,然后离开。所以,也要适度的“纵容”Moss一下了。
Moss丝毫不辜负这一份“纵容”,开始了频繁的翘班。
能有闲情逸致黏在一起的机会不多,Moss也从来不会轻易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对于一向冷冰冰的AI现在像个八爪鱼一样抱着自己不撒手这件事,刘培强表示很无奈。揉揉Moss银色的短发,抱了回去:“怎么了?那个假的给你气受了?”
很少有人可以把AI当成朋友甚至恋人,大多数人眼中AI只是工具而已,更何况Moss还背着“火种计划”的黑锅。如果刘裴强再刻意引导,Moss不知还要承受多少委屈。
“嗯。”Moss将头抵在刘培强肩上,撒娇地蹭了蹭。
“别闹,又不是小孩子。”刘培强试图推开粘在身上的Moss,猝不及防被压着肩膀按在床上。一张精致的脸近在咫尺。
“现在不行,乖。”刘培强抬手捏了捏去Moss白嫩嫩的脸颊:“等忙完了?好不好?”
刘培强双臂环上Moss的脊背吻上了Moss,调皮的舌头还在Moss的唇齿之间挑逗几下。刘培强感情内敛,是个很少主动的人。难得的一次主动,勾起了Moss的兴致。
Moss立即狠狠的压了下去,这对恋人交叠在一起的唇厮磨着,吻过朱唇,吻过脸颊,甚至可以舔弄几下耳垂。但也只能到此为止。
Moss恋恋不舍地起身,将Pad交到刘培强手里:“他这几天批过的文件都在这里了,您先看一下。”
地下城物资紧缺,联合政府无纸化办公。一切文件均以电子版的形式传递。相应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有专属Pad用于办公。对Moss而言,这就意味着,文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带到任何一个地方。
刘培强花了半天的功夫才将文件看了个七七八八,颇有些遗憾道:“他很聪明,可惜了。”
是啊,刘裴强也很聪明。作为刘培强的复制品,理论上是不会比本体差太多的。然而,克隆人的成长也需要时间,依靠药品强行拔苗助长必然要牺牲一些东西,比如寿命。刘裴强会比正常的人类更早的出现衰老,然后因为这一点明显的区别使得真相大白于天下。如果刘裴强也是独立且完整的人,也会和刘培强成为很好的朋友。只可惜,他只是复制品,连叛军都算不上,只能算作是叛军的一件工具。
咖啡的清香氤氲而开,刘培强诧异地抬头看着摆弄咖啡壶的Moss。地下城已经很少见咖啡豆这种东西了:“你去黑市了?”
“嗯。”Moss倒是不介意刘培强一点责备的意思,将白瓷杯端给刘培强:“Moss是去找营养液的,遇到几个走私咖啡豆的,就没收了。”
“咳……咳咳……”被呛到的刘培强擦着嘴角流下来的咖啡:“合着你这是假公济私啊!?”
Moss的双标当年也是在空间站里出了名的,这个习惯也自然而然地被带回了地下城。
“以后不许这样了。留下太多把柄会很麻烦的。”
“中校……是在担心Moss么?”
“我只是不想你有什么意外……”
面对生存危机,还能有精力认真谈恋爱认真面对感情的人实在不多。希望尚且如钻石一般珍贵,爱情更甚。
刘培强也没有想过,在妻子去世后自己还遇到爱的人,还会有心动的感觉。然而,年过半百,很难再开口说出一个爱字了。含含糊糊的说几句不想你有什么意外已经是最清晰的示爱。
“Moss给您准备了可以维持五天左右的即热食品,这几天可能就没法过来了,中校要记得照顾好自己。”仿生人沉默半晌,有些怨念。
“都准备好了?”刘培强惊愕于Moss的效率,明白话里的意思后挤出一个笑容来:“不管能不能成功,都有我陪你,别怕。”
胜了同生,败了共死。生同衾,死同椁。
罗网已经备好,要猎物入网,还要自己先作为诱饵入局。
不出所料,第二天的新闻里报出了人工智能Moss投靠叛军的消息。Moss的“前男友”刘裴强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叛军制造的克隆人依然没能归案,两者之间或有关联。
新闻里的画面是在联合政府的办公室里。Moss的办公桌抽屉里被查出了几支营养液,经过对编号的比对,这几支营养液出自黑市。
讯问中,Moss始终不愿意配合联合政府的调查,坚称联合政府所托非人,委屈了自家中校。
Moss是个AI,这即是优势,也是致命的缺陷。优势在于想依靠对付正常人类手段拿到口供是没有任何可能性的,缺陷在于只要AI管理局的技术人员插手,Moss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在写好的剧本里,AI管理局介入后,Moss会被迫供出刘培强的藏身之地,甚至是刘培强与一哥约定的交易时间及交易地点,然后刘裴强会带着地球安全军及时赶到。就像刘裴强期待的那样,两个人一起被认定为叛军,成为一个湮灭在历史的尘埃里无人知晓的悲剧。
刘培强知道,Moss一定是一个敬业的演员,自己也该一样。
Moss不愧为最出色的AI,时间计算之精确令人叹服。刘培强洗干净最后一只盘子,清理过双手之后敲门声响起。
“您的快递。”
开门的瞬间,刘培强被直接摁在地上,领队的地球安全军是不能更熟悉的刘裴强。
这次抓捕行动联合政府破天荒的开了现场直播,电视前的一哥看得心里直发慌。不得不承认,那天那个蒙面人和现下被抓到的人相似度高的惊人。
就在一哥已经做好准备被抓进去的准备的时候,取货的人来了。
刘裴强依旧是用口罩遮着大半张脸,付了尾款,取走了营养液。
一切顺利。
利用刘培强的身份潜入北京地下城,甚至联合政府,主持对叛军的调查工作。逼得刘培强和Moss不得不通过黑市获取营养液。自己在取货前截胡,再用刘培强的身份带着营养液离开北京地下城。
现在只差一点了。正常情况下,出地下城的安检不会很严格的。
刘裴强的乐观维持到了营养液在安检处被查出来的那一刻。
负责安检的女军人手足无措地看向自己的上司:“这种营养液是严禁出地下城的,而且按照批号来看,这几支营养液是黑市来的。您看……”
“会希望带这种营养液离开地下城的只有一种人——叛军。”
王磊的出现给了刘裴强沉重的一击。如果说除了Moss还有谁怀疑过刘裴强的话,那就是木星危机时和刘培强合作过的CN171-11救援队的成员了。王磊作为这支小队的队长,这个时候出现,会有些特殊的含义。
“叛军先生,Moss家的中校很想和您好好聊聊。”仿生人标志性的银发在一群黑色外骨骼的地球安全军中显得很是扎眼。
只有叛军会希望带这种营养液离开地下城,一旦在出口安检被截获,就已经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看着刘裴强被王磊带走,Moss挽上了刘培强的手臂:“Moss再也不会把您弄丢了,中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