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Work Text:

“蓝仕德!你又一个人在浴室做爱做的事情!”杨帆把门用力转开,愤怒地冲进来。
“啊?”蓝仕德不明所以地抬起头,“怎么了?”
“你一个人占着厕所在这里嘀嘀咕咕合适吗!今天情人节哎,你要和马桶过还是要和花洒过啊?”杨帆扫了一眼两个“情敌”,内心几乎是奔溃的。
“可是你也没有说情人节要干什么啊?”蓝仕德辩解道。
他的手指还在抚摸着所谓的马桶曼妙的弧线。
杨帆几乎想拿起话筒,高歌几句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梦里的圆满结局是绝不可能的。
梦里……
杨帆扭过头去,嘴角有了一点笑容。
“你怎么了?”冷不丁蓝仕德忽然就贴到了他的面前。
“没事。”杨帆整个人往外退了一步。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蓝仕德忽然露出了半腼腆半温和的笑容,伸手把杨帆拽了回来。
“啊?”
被拽过去的瞬间衣服就没有了。
忽然事情就水到渠成了?
“第一次会怕吗?”不知道为什么蓝仕德就忽然get了剧本和情绪。
啊谁的第一次不是与痛有关的回忆呢?
不不不不不……
“你怎么忽然就……”杨帆整个都愣住了。
“你不喜欢?”蓝仕德往后退了一点。
“也不是……”杨帆摇头。
算了,就让暴风雨来的更……
唰。
“啊修好了。”蓝仕德的声音忽然从上方传来。
“啊?”杨帆一愣。
感觉身上湿湿的。
“我们这个花洒坏好久了,新的这个终于送来了,怎么样?美吗?”蓝仕德晃了晃手上的花洒。
……
果然是做梦。杨帆叹了一口气。
“浴缸水温也不错,你看你睡得这么舒服。”蓝仕德啧啧表扬道。
杨帆想说,其实也不是特别舒服,脖子累累的,但他忍住了。
“好了快起来,太久容易晕。”蓝仕德催促道。
起来就起来。
“帆帆。”刚起身,杨帆就被蓝仕德拽住了。
“啊?”杨帆应了一声,发现蓝仕德在俯视什么。
……什么鬼?
……
“啊啊啊并不是!”杨帆慌忙就要去挡。
“想要就直说啊。”蓝仕德笑了一下。
不要笑了。
我不要在我的情敌们面前跟你做点什么!
杨帆几乎又是奔溃的。
但吻已经贴了上来。
啪。
0.0。
0.0。
“帆帆。”
“嗯?”
“我怎么觉得,我们第二次停电了。”
“我也觉得……可能是你的卫浴宝贝们闪瞎了吧。”
“这样啊_(:з」∠)_。”
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