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量】梦里绿花堪需折(人猫篇)

Work Text:

意识到那是什么,张能量吓得浑身一僵,梁衫趁机扣住了他的双腕按在他头部两侧,然后凑到他头顶的异耳旁边,挑逗性地呼了口热气。

 

“嗯哼……”

 

猫耳的神经异常敏感,张能量忍不住嚅嗫了一声抖了抖耳朵。这一幕却让梁衫的欲望更加刹不住闸,直接张开嘴把他的右耳叼含在嘴里,用舌尖把耳廓的绒毛细细濡湿,再用牙尖恶劣地啃咬。

 

张能量觉得那只耳朵仿佛要融化掉了一样,说不上来的烫热酥痒。紧接着这奇异的感觉又唰地一下从耳尖直窜到脚尖,全身都融成了一滩水,没一处肌肉绷得起来使得上劲,连叫声都软得不得了。

 

“喵呜……”

 

该死……为什么会这样……

 

张能量一边躲拒着耳朵上的袭击一边无力地想着,从刚刚醒来到现在没一件正常的事,一切都跟做梦一样,荒诞又可笑。

 

等等,做梦?

 

张能量脑海中电光一闪,下意识地想起刚才在宿舍里,梁衫的那声梦呓。

 

综合目前所有的情况来看,只能有一个解释。

 

这是梦,而且是梁衫的梦,他张能量是被一种诡异的力量拉进了别人的梦里,在这个他人意识创造出来的空间,他只能形同木偶,任由梦境主人操控摆布。

 

只是有一点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里的一切这么真实?尤其是耳朵上传来的湿热触感,真实得让人实在难以相信是梦。

 

就在他冥思苦想的时候,梁衫突然起身,张能量立即支起一边胳膊准备挣脱他的束缚,身后那人又压了上来,而且是跟他一样的一丝不挂。刚刚那根硬硬的东西紧贴在他的股缝间,滚烫的热度惊得张能量瞬间炸了毛。

 

张能量转头发出一声威胁性的嘶叫,扭动全身奋力挣扎。梁衫不为所动,快贴在一起的上下眼皮蓦地睁开,从内迸射出一道骇人精光,看得张能量心里一颤。

 

在现实中,不管什么时候梁衫都是笑嘻嘻的,而且笑得比谁都灿烂,见牙不见眼。而此刻的他,虽然也在笑,可眼神里却充斥着一种极为陌生的情绪,恍惚间张能量觉得自己看见了一条吐着信子的竹叶青,体型虽小,毒液却足以致命。

 

都说梦境会反映出内心最不为人知的一面,那此刻在他眼前的梁衫,难道就是……

 

张能量被梁衫的样子镇住了,眼里渐渐流露出一丝怯意,身体也被麻痹了一样一动不动。

 

见到猫儿愈发惊恐的神情,梁衫表情柔和下来,“小白,别怕,我会很温柔的~乖~

 

梁衫说着便用炙热的下体摩挲着身下人那毛茸茸的尾巴根,惹得他发出一串颤抖的猫吟,张能量只觉得一种从未体会过的感觉在尾椎处炸开,让人迷失了所有心神,被压陷在床垫里的男根顿时生机蓬勃,张能量难以自已地前后顶胯。梁衫脸色一沉,再次按住了他。

 

“小白,不乖哦,怎么可以抢在主人前面呢?”

 

“喵呜……”一声近似啜泣的猫叫婉转入耳,梁衫呼吸骤然粗重,强忍住胀疼的性器,牢牢钳着张能量的手腕继续磨蹭他的尾巴。

 

直到断断续续的啜泣连成了一串崩溃的哭叫,梁衫便知时机成熟了,张能量的密口也如他所愿般熟透了,花瓣大开,渗着一层莹莹的花露引人采撷。早已恭候多时的采花人当即咽了咽不断分泌出来的涎水,拉起张能量的腰身让他跪趴在床上,就着野兽交媾的姿势,扶着热胀的性器,滋溜一声顶了进去。

 

霎时间,一股强烈电流从被侵入之地猛地流窜到四肢百骸,所经之处的汗毛一根一根竖起,张能量无法抑制地呻吟出声。

 

“嗯哈……”

 

终于发出了一声属于人类的声音,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酥服吗?主人会让你更酥服的。”

 

“喵喵……”(酥服你个鬼……)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张能量的身心却情不自禁地沉浸在后穴的充实感里。不知是梦的原因还是什么,梁衫的那里好像和现实差距颇大,硬度和尺寸都相当非凡,而且明明没有提前扩张,梁衫竟然如此轻易地一插到底。

 

还有从刚刚开始,张能量隐隐感觉到的,后庭的那股粘腻的濡湿感……

 

莫非,这些都是梁衫潜意识里对自己的想象……

 

张能量先是一怔,然后猛地甩了甩头,试图将这个可怕的想法甩出脑海。

 

我在想什么?他只是太想念他的猫而已!对,一定是这样!

 

看到张能量在莫名地发呆摇头,梁衫心生不满,大力顶动胯下惩罚着这只频频走神的猫儿。

 

“嗯啊~!嗯哈……嗯……“

 

绝顶的快感如巨浪般席卷神经,将前一刻的思绪瞬间击成浪花。张能量如溺水般窒息着,愈渐高涨的浪潮拍打着他,似是要将他的灵魂碾碎。粗大的白尾随着波浪来临的节奏不断扬起落下,不断上扬的呻吟如海上妖女的颂歌,脖间项圈上的铃响声便是那美妙动听的伴奏,二者合在一起迷惑了听者的心魂,令他击打出更高更汹涌的海潮。

 

“呼……好酥服……量量……你酥服吗?”

 

灵魂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抽出顶入后的重生,在无尽的跌宕起伏中,张能量恍惚听见了一声有别于之前的呼唤。

 

量量?不是小白吗?

 

“你……”

 

刚发出一个音节张能量就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苍天保佑,他终于能说话了!

 

可是体内那越发凶狠的撞击让他无法连贯地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只能夹杂着呻吟零碎地开口。

 

“梁…衫……嗯唔……你……”

 

听见自己的名字被如此浪荡的呼唤着,梁衫顿时浑身热血沸腾,着了魔般不断加剧着身下的攻击,张能量再也发不出半道有意义的声音,尾巴竖得笔直,呻吟声也高到了嗓子难以承受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