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莫奇、梦貘x你】梦伴

Work Text:

你感觉自己做着一个奇妙的梦,像是泡在暖溢的糖浆中,甜蜜温柔的热流抚过赤裸的肌肤,一下下按摩着你的全身各处。
从脸颊到脖颈,从腋窝到肚脐,渐渐走向不可言说的敏感点,舒适得你像被顺毛的猫咪,想抓住这无形的液体蹭动,不经哼哼着渴望更多爱抚:“……唔,再多一点。”
“可以哦~”
“……嗯。”
“!?”贴着耳边响起的两种回应让你惊觉不对——难道这不是梦?
你吓得睁开了眼睛。借着明亮的月光,你看到了自己熟悉的房间天花板,自己是安安稳稳地躺在床上没错。但是,下一秒你就注意到,你的左右还躺着两个绝不该出现在这个场景的少年。
“梦貘和……莫奇!?”你分辨出紫发黑衣的妖怪是最近和你熟络起来的弱化期梦貘,而另一抹你没见过的绿色身影看上去似乎是梦貘的兄长——莫奇。
这两长相相似的少年兄弟分别依偎在你的左右,小巧精致的脸贴在你的颈侧摩挲,柔软的头发痒痒地蹭在你的下颌。而你还感觉到,棉被下的睡裙不知什么时候卷了起来,他们纤细的手臂双双环在你赤裸的腹部,用手指轻轻按捏着你的腰窝。
自己这左拥右抱的样子,让你大脑一片混乱,第一反应是面红耳赤地开口问:“你们、你们为什么在这里……”
“是xx在梦中散发出诱人的味道引我们过来的哦,说着‘好想要、好想要,帮帮我’什么的……真是可爱啊,所有的妖怪闻到这种气味都会发疯的。”莫奇笑着回答你。比起你曾见过的轻浮狡猾的完全期样子,弱化期的莫奇看上去稚嫩而调皮。
“……所以我果然在做梦吗?不然你也不会出现在百妖乡……”还有些迷糊的你努力思考着现在是什么情况。
掌管梦境的两兄弟必须有一方陷入沉睡,驻守着被所有生灵遗弃的噩梦,否则噩梦会失控成为真实。所以现在不可能是现实中吧?如果是现实你可要羞愤欲……不不不,想想别人进入了自己的春梦,你也快羞耻得自尽了。
在你视线另一侧的梦貘害羞地抖了抖头顶紫色的软耳朵,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莫奇按住手臂,话语还没出口就被制止了。
莫奇的笑容更灿烂了几分:“哈哈……是呢。我们是为了帮助你,满足你的美梦而来的。”
“不、不需要,也不可以!小孩子不可以做这种事情,你们快放开我!”
两人非但没有放手,反而贴的更紧了两分。
这一回是梦貘率先开口了:“这种事是什么事呢……只要是完全期的外貌就可以做了吗?不管我们外表是什么样子,内里都是一样的啊。”
莫奇:“对啊,我们都是比xx更年长的大妖怪哦。我们以这样的姿态出现在你的梦境……难道不是因为你喜欢这样吗?”
“……”你不是,你没有!你才没有想过穿短裤的弱化期少年很棒什么的!——你心里呐喊着,可是嘴上却说不出反驳的话。
梦貘:“xx的脸更红了。”
莫奇:“哈哈,真的好可爱。而且……”莫奇边说着,边用一只手掀开了柔软的被子,撤去了盖在你们身上的遮羞布,然后他快速地用手指探向你的腿间。
你感觉到莫奇温热的手指在你的内裤上按了按。你被异样的感觉惊出声:“唔!你在做什么,住手……”
还不等你抗拒夹紧双腿,莫奇就抽出了手指,展示在你面前,打断了你拒绝的话语:“你看。”
月光下,你看到莫奇细软白净的手指上泛着水润的光泽,似乎有什么透明的粘液打湿了他的手指。
“!”你刚才光顾着紧张质问两个作乱的妖怪,竟没有注意到自己分泌的花液都浸湿了内裤。
仿佛被当场抓获了对着两个幼稚少年情动的证据,你更是羞得脸颊发烫,全身冒烟,想找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两个坏心的妖怪可不打算放你自己找洞钻进去。他们默契地配合着,用身体分别从两侧缠住你,细嫩的手抓住你的手臂,光滑的小腿曲起压住你的膝盖。他们可不想还没吃到嘴里的甜点现在就逃走。
梦貘红着脸:“xx闻上去甜甜的,好想咬一口。”虽然梦貘不像哥哥莫奇一样放浪,但他也毫不犹豫地对你发动了攻势,张开嘴就在你的脖颈上舔咬起来。你只感觉他温热的舌头在你的肌肤留下濡湿的痕迹,小小的尖牙轻轻磨着你的细肉,让痒意延伸到你的骨子里。
“是啊,就像糖果一样,融化出糖水……”另一边莫奇低笑着,竟将手指凑到了自己的唇边。你眼睁睁地看着莫奇探出粉色的舌尖,将沾染了你体液的手指舔得更加晶亮了。
完、完蛋了。这次你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下面的某个地方缩动着又泌出了一股粘液,内裤变得更湿了。
“啾~”突然莫奇抬起头吻住了你,并且用双手稳住你的脸颊不让你逃走。
“唔!?”你的惊慌被淹没在两人唇齿间,你只感觉有另一条陌生的舌头乘你不备侵入了你的口腔,霸道地巡视着不属于它的领地。从你的齿尖舔到齿根,从牙龈划到上颚,又顶住你的舌腹弹击舌下阜,甚至想要深入探寻你的咽喉……
直到你呼吸困难、头脑发晕,捣乱的舌头才撤退回自己的居所,暂时放过了你。莫奇的唇没有离远,不过停在毫厘的距离,轻轻开合着碰在你的唇上:“舒服吗?我们没有骗你吧,是甜的哦。”
你下意识顺着他的话回味了一下,似乎真的感觉到了隐秘的甜腻味道。你晕乎乎地想: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果然是在做梦吧……
“哈哈,再来一次。”莫奇看你竟真的思考着自己是什么味道,觉得你简直可爱得要命。不等你回神又再次敷上来,吻在一处。
你早已情动,不自觉地开始回应起莫奇的吻,试探着探出舌头与他交缠。莫奇被你的主动取悦,更加热情地吻着,明明只是少年模样,却像一个老师诱导着你提升技巧。液体交融,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将你们之间的空隙填满。
你与莫奇二人的投入深吻夺走了你全部的注意力。梦貘看着你们密不可分的距离,觉得自己的心也像受到了挤压,涌上酸涩难耐的苦闷,他尚还不能理解这种情绪是什么,只是想同样博得你的注意力。
明明今晚是他先寻到你奇异的气息的……
梦貘回想着。他今天本如同前几晚一样,偷偷藏在你的房门外,想用弱化期的微弱力量保护你不受噩梦侵扰。但是随着你的梦境展开,梦貘发现这次有些不同寻常,你的梦像被罩在朦胧的雾气中,吸入一口气便将湿热黏稠的特殊气味灌入肺中。
梦貘曾在他人的梦境中隐约窥得类似的气味,混沌带着咸腥,令人避之不及。但你的气味又很不一样,在梦貘看来,就像熟透的浆果在他眼前爆裂开,饱满的果肉撑破粉色的外皮,流出香甜的浆液疯狂吸引着周围饥饿的动物,这其中就包括他自己。甜美的味道甚至泄露到现实中,随空气飘散到门外,刺激着他的大脑,撩拨着他的神经。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使得梦貘挺直了脊背,红着脸从你的梦中逃离,微微抖着牙不知所措。
随着时间过去,气味愈加浓郁了,梦貘知道再不做点什么,其他嗅觉灵敏的妖怪可能就要察觉了。他只想将甜蜜的果实吞吃入腹,却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慌乱中他想到了一个妖怪,一个值得他信任的、经验丰富的……也许也是他唯一愿意与之分享这秘果的妖怪——他的血亲兄弟。所以梦貘快速在梦的世界找到了莫奇寻求帮助。
莫奇果断地利用标记在你身上的分魂降临于现世了,他的本体还在梦中沉浮,不完整的力量只能暂时维持弱化期的姿态,但解决眼前的情况足够了。莫奇想,这样的机会可非常难得,必须在一群同样虎视眈眈的妖怪中先下手为强。至于他那天真的弟弟……哎,毕竟是主动分享了果实的至亲,三人行也未尝不可。
于是两个少年模样的妖怪目的明确地来到了你身边。
梦貘不明白为什么莫奇要骗你还在梦中,但在莫奇游刃有余态度的引导下,他也强作镇定地配合着,心跳加速地看着你一步步放下了戒备。你那更加甜蜜的气味逐渐具有了指向性,混合着愉悦情绪的愿力向他们发出接纳的信号,似乎一切都很顺利。
只是现在,梦貘看着你们吻得难舍难分的样子,心里的不甘和竞争欲在抓挠。他也想主导你的快乐,让你被他的味道大面积覆盖。光是舔弄你的脖颈根本不够,有什么其他办法可以夺得你的注意呢——梦貘沉默的思考着,非人的兽耳与尾巴快速闪动着,透露出他的焦躁不耐。
梦貘想到了你的双腿间,那个刚才被莫奇轻触一下,便颤抖着散发出更加浓郁香气的地方。他放开你,挪到你自然打开的腿间,弓下身去观察你湿润的密地。夜视良好的他看到那层薄布料被浸润得透出下面的肉色,又顺着身体的构造贴着肉凹陷出一条细缝。
梦貘用带着手套的指端向一侧挑开了你的内裤,你还沉浸在热吻中毫无所觉,无防备地就将自己的秘密展现在初识女体的妖怪面前。梦貘直勾勾地盯着那处瞧,左右两瓣白嫩馒头肉呼呼地闭合着,保护着中间细小的裂缝,里面似乎颤动着溢出了更多湿黏的甜液。
就像另外一张嘴,应该也是软软的吧——梦貘顺应心中所想,埋下头吻了上去。
“嗯……梦貘?!”你终于被下身的直接快感惊动,想要抬头去看是怎么回事。
莫奇更用力地捧住你的脸,不让你移开视线:“不可以分心哦。”他的舌头勾住你缩回的舌,将拉开的银丝重新连在一起。莫奇对梦貘的行为只是有些惊讶,挑着眉想他的弟弟竟然无师自通了。
你就这样被上下夹击着,被莫奇控制着呼吸,被动地感受着直让你发抖的强烈刺激。梦貘先是小心翼翼地舔弄着你的外阴,发现你似乎是被侍弄得很高兴,中间的微小入口颤颤地打开,示意他用舌头深入进去。于是梦貘备受鼓励地将你的肉阜整个含住,兴奋地用舌头将你的花核和穴口逗弄了个遍,甚至妄想将你不断分泌的蜜液吮入口中吞咽干净。
过多的快感让你想挣扎逃离,却被梦貘用双臂死死固定住胯部,你无法闭合大开的双腿也无法挺起腰肢,同时你连高声的尖叫都被莫奇尽数夺走吞入腹中。短时间内高潮一次紧跟着一次地到来,你被悬在空中无处可逃,只能无力地流出眼泪当做最后的发泄。
直到你觉得自己快要撅过去,兄弟俩才大发慈悲地放过你。如果这时你的意识还清醒,就会发现两个使坏的少年其实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一人两妖都大汗淋漓地剧烈喘息着,让有些失控的情欲平息一些。
“哈啊……哈、哈哈,xx被欺负得都哭了呢,真可怜。”缓过气的莫奇凑上来吻去了你代表快乐的泪水,灰色的毛耳朵愉快地抖动着,一下一下擦在你脸上,痒痒的。
而梦貘软软地趴在你的大腿上,喘息着用牙齿和舌头小口小口地磨着你腿内侧的肌肤,像只撒娇的幼兽开口问:“xx舒服吗?我有让你舒服吗?”
此刻,你看着这个温顺靠在你身上的秀气少年,他小巧精致的脸微微扬起,用湿漉漉的紫色星眸期待地望着你,兽耳高高竖起似是紧张,尾骨处延伸出的短短尾巴不安地左右晃动,像是讨要糖果的可爱稚子。但这纯真的少年嘴角却沾染着你淫靡的体液……这样的画面使你遭到了会心一击,某种情感开始萌动发酵。
你根本无法拒绝梦貘的邀功,生怕打击到他怯生生的期待,不想看到他失望得塌下可爱的耳朵。更何况梦貘确实让你很爽……所以你强忍着羞涩说:“我很、很舒服的,梦貘好棒。”同时你伸出手揉了揉梦貘的头顶,感觉到他柔软的耳朵随着你的肯定,在你的掌心中开心地晃了晃。
梦貘红着脸小小地笑了:“嗯,太好了。那xx可以奖励我吗?我下面胀胀的好难受……xx会帮我的吧?”
你只感觉到梦貘用两条细腿夹住了你,让他那鼓起小山丘的短裤贴在你光裸的小腿上蹭了蹭,一团温热微硬的奇特触感十分明显。
“哈嗯……这里只有靠近xx才会舒服一点,我该怎么办?教教我吧。”似乎是用你的腿得到了些许慰藉,梦貘舒服地哼了哼,用红红的双眼更加期待地仰视你。
你抬起手欲盖弥彰地遮住眼睛,口中反复呢喃着:“我、我的天啦……”被秀色可餐的美少年诱惑什么的,实在是太刺激了。
“啊啦……”莫奇又一次被梦貘表现惊到了,他万万没想到沉默内敛的弟弟主动起来竟然是这么强烈的效果。莫奇心想这实在是难得一见……嘛,这次让弟弟先尝点甜头也不是不可以。
莫奇准备帮弟弟一把。于是他贴在你的耳边说着悄悄话:“这孩子可是第一次呢,作为几百年的大妖怪却干净得像一张白纸,你不想试试看吗?会比刚才更快乐哦~在梦里只要随心所欲就可以了……”
莫奇就像低语的恶魔,不断诱惑着你堕落。你本就意志不坚定,感觉自己体内渴望被填满的空虚越来越强烈了,逐渐屈服于追寻情爱的欲望,坠入不可回头的深渊。
对啊,反正是你的梦罢了——你这样想着,咽了咽口水,鼓起勇气开口了:“来、来吧。梦貘,你可以用那个进、进入我这里……”你用手指点了自己的腿间。
“哎呀,不要这么害羞嘛。”莫奇直接按住你的手指,控制着你自己撑开了那道未曾见光的小缝,把里面粉色的嫩肉显露在梦貘面前。“xx直接说:‘想要梦貘的阴茎插入我的小穴’就好啦。”
“谁说得出口这么羞耻的话!”
梦貘听懂了“阴茎”却不太明白“小穴”是哪里。他红着脸盯着你被打开的私处,回忆着刚才舌头探寻的触感,似乎是有一个不断分泌甜水的密道不断吸吮着他的舌头,难道那就是小穴……可是他连舌头都不敢完全探入,真的能插入更粗大的东西吗?
看到梦貘有些犹豫,莫奇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开口道:“不用担心,xx已经完全准备好了。”莫奇用另一只手辅助将你的花瓣分得更开,随后抓住你自己的手指插进了小穴中。
“啊~莫奇不要!”你还是第一次触摸到自己的内部,指尖湿热的手感和密肉被触摸的麻痒双重刺激着你的兴奋点。
“放松,不会痛的。”莫奇先安抚了你,下一秒又推入了一根手指:“看吧,这里还可以容纳更多。”
梦貘喉头不自觉地滚动:“……嗯。”
确认你不会受伤后,梦貘快速地脱下了自己的衣服,跪在你的双腿间将你的腰部抬高,接管了莫奇撑开你密处的手,将你们二人的性器贴在一起。
你看着梦貘纤细的手指握住他自己胀成粉色的可爱棒状物,抵在你的穴口缓慢摩擦着,把圆润的粉蘑菇头涂满了你湿黏的蜜液,还不时擦过你肿成红豆的花核,难耐的痒意使你忍不住小声催促:“梦貘,快点进来吧。”
“嗯。”梦貘不敢看你,只如你所愿地用力一挺腰,把自己尽根送入了你的体内。
“唔……全部进来了。”你和梦貘共同盯着紧密的连接处,少年模样的他那根物什不算粗大,轻微的胀意没有给你带来多少不适。梦貘进入后没有立即动作而是安分地停置着,让你们二人静静地感受着彼此敏感的跳动。
“里面好温暖,好舒服,紧紧地吸着我……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梦貘脸红红地试图描述自己的感受,然后才乖巧地问你:“我可以动一动吗?”
“你想怎么动都可以……”梦貘这样子实在是太犯规了,显得你像是一个罪恶的大人。
结果梦貘没抽动几下就有些不稳地倒在你身上,绷起薄薄的肌肉收紧手臂抱住你。他的耳朵和尾巴被快感刺激得高高翘起,晃晃脑袋意识不稳地发出低叫:“呃嗯!这是什么,舒服过头了,哈啊……”
你没想到初经人事的男孩子会敏感成这样,心里不禁升腾起奇异的自豪感。你主动抬起双腿圈住他,挺起腰使二人的耻部相互碰撞摩擦,带动梦貘的肉棒在你的体内戳弄旋转,制造两人共同的快乐。然后你一手按捏着梦貘的脑后,一手绕着他后脊敏感的尾根画圈,加重撩拨着他的神经。
梦貘被挑逗得直接跪伏在你的身上挺动起来。双手用力抱住你以稳住自己的动作,脸深深地埋在你的胸前哼哼着,喷洒出的热息混合着唾液濡湿了你的前襟。
“完全忘记我可不行啊。”当你们做得投入之时,莫奇直接不满地抗议了。他推开梦貘埋在你胸前一动不动的紫色脑袋,自己挤了上来:“浪费了这个绝佳的位置,那就让哥哥教你该怎么做吧。”
莫奇快速地解开了你的扣子,将没有胸衣束缚的两只白花花肉兔揪出了领口。他白嫩的手掌还没有你半只乳房大,却强硬地抓揉着你的乳肉肆意搓圆捏扁,等微凸的乳尖在他掌心的摩擦下硬硬挺起时,他便埋下头对着其中一只敏感的红果极富技巧地吸吮舔舐起来。
梦貘楞楞地看了一会,才反应慢半拍地学着哥哥叼住另一只乳球,反复将顶端突出的红果按回白肉里又勾出来,玩的不亦乐乎。
你好不容易掌控的的节奏又被莫奇的加入轻易打乱了。少年俩仿佛想要吸出乳汁,用力玩弄得你乳孔发涩。同时莫奇的双手在你的身上探索着更多敏感点,一旦发现了一个弱点便针对着揉弄按捏。而梦貘搂着你的手变为掐在你的腰窝,配合着他越来越快的抽插,一下下将你用力撞击在他稚嫩的凶器上。
“啪啪啪”这是白玉色的软袋击打在你会阴处发出的声音;“叽咕,叽咕”这是性器交合处过多的水液被挤压摩擦发出的声音;“啾啾,啾噜”这是两少年大口大口舔弄含吮着你胸乳发出的声音……其他还有快乐的呻吟与喘息混杂交织着,编成了一首情欲的协奏曲,逐渐谱向高潮。
“啊啊~我快要到了。”你穴内的媚肉更加剧烈的蠕动起来,自发吞咽着梦貘的肉棒,渴望吸出一些白色黏稠的液体。
“哈啊。里面动得好厉害,吸得我好舒服……唔,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你意识到梦貘也要登顶了,下意识地想阻止:“啊嗯,不行,不能射在里面。梦貘快拔出去。”
“好……”
就在梦貘听话地要退出你的身体时,莫奇突然出手用力一摁,把梦貘抬起的腰又压回了你身上。处于爆发临界点的粉色肉柱不过抽出了半截,又不受控制地全部深入了同样敏感的窄穴中。你们二人被强烈的摩擦快感袭击,一同步入了高潮。
“啊!”你和梦貘一起叫出了声,失神地仰头喘息着,感受着彼此交合处剧烈的颤动。激射的白浊精液和透明花液撞在一起又扩散开,填满了你的小穴。
“……xx对不起。”回神的梦貘翻身倒在一侧床上,小心翼翼地向你道歉。
而罪魁祸首的莫奇毫无愧疚,还振振有词的说:“这样才对,射在里面才能更舒服哦。都是好孩子,好孩子~”他甚至不嫌事大地伸手揉了揉你和梦貘的脑袋。
你看看还一身整洁干净的莫奇,再想想自己和梦貘狼狈不堪的样子……你被捉弄得恼羞成怒了,额头的“#”暴起,决定给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一点颜色瞧瞧。
你猛地一个反扑,乘莫奇不备将他压倒,双腿岔开跪坐在他胯部,用膝盖压住他的手,制住他不许动。然后你迅速的剥光了自己已毫无遮羞作用的睡裙,手指向后拉下了莫奇的裤子。
莫奇:“xx这么主动 我可是会害羞的。”
“哼。”你撇撇嘴,不理会莫奇半真半假的的调侃,径直握住他硬挺跳动的肉柱根部,对准自己还在滴精的穴口,一鼓作气坐了下去。
“唔!好痛……”肉棒瞬间被插入你体内,莫奇出人意料地痛呼出声,他身体剧烈弹起似想缩成一团,却因你的禁锢无法动弹。莫奇紧皱眉头,甚至溢出了眼泪:“嘶……xx好过分啊,这么粗鲁地把我剥开了。”
诶?!剥开什么?难道——
“你该不会也是第一次吧?”你把心中所想问了出来。
莫奇眼角挂着泪花却不肯直接承认:“哈哈,谁知道呢。”
“嘴硬可没有好果子吃哦。”你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怕给莫奇脆弱的器官造成伤害。你尽力放松括约肌让他适应,等看到他的眉头舒展开,才试探着控制胯部画圈,轻轻磨蹭体内的肉棒。
“呼……嗯~”莫奇开始小声地呻吟起来,看来是感受到快感了。
你俯下身抱住莫奇的脑袋,用唇含住他毛茸茸的小耳朵轻轻拉扯,再用舌头把耳朵上的短短绒毛舔得湿漉漉的。待莫奇越来越放松享受时,你忽然抬起臀部将肉棒退到只剩蘑菇头插在穴口,然后猛地下压将他完全吞没进花穴中,并用力收缩媚肉将他紧紧咬住。
莫奇被你的突袭直接夹射了,他瞬间咬紧牙关,却还是泄出了声:“呃嗯!”
你感觉到一股股微凉的液体交代在你的身体深处,每一滴都被小穴全盘接受,甚至媚肉蠕动着想要榨出更多。
这个短暂的过程没有给你带来太多身体的快乐,但心理上的满足无以言表,就像战胜了一直奚落你的强大敌人一样。
你向莫奇随快感抖动的耳朵吹着气,心情愉快地调笑他:“哼哼哼~一下子就射出来了,真丢脸啊。莫奇根本就是个小孩子嘛。”
莫奇虽然红了脸,但依旧不改口花花的性子,顺着你的话接了下去:“是啊,xx真是个坏姐姐,欺负小孩……但是我好喜欢啊,再更多地欺负我吧,姐~姐~”
莫奇动起腰,用半软的棒子在你混合着三人体液的蜜穴内搅动,一遍又一遍地用撒娇的语气喊你“姐姐~”
啧,这不要脸的老妖怪!
刚才还处于上风的你被莫奇闹了个大红脸。他这羞耻的称呼让你的心怦怦直跳,只觉自己真的像在勾引未成年。
你想阻止他继续这样喊你:“别、别叫了!”
“为什么呀?你明明很喜欢的,喜欢到下面一下一下地咬我呢。嗯~好舒服啊,姐姐。”
你伸出手捂住莫奇的嘴巴,试图堵住他讨厌的嘴。
莫奇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你以为这总算是消停了。但是另一声怯怯的“姐姐”在你身后响起。
是梦貘覆在了你背上开口:“姐姐……你喜欢被这样叫吗?”
你反驳:“我、我不喜欢。梦貘不可以跟着你哥哥乱学!”
“可是……”梦貘停顿了一下。他柔软的头发蹭在你的蝴蝶骨上,然后用手抱住你的腰,埋在你背上深吸一口气,又伸出舌头舔了舔你的脊骨,让你痒得发麻。“这样叫你的话,你的味道会变得更甜,产生的愿力也全是高兴的情绪。果然你是喜欢的吧?而且我也很喜欢这个称呼,因为‘姐姐’你的反应很可爱……”
梦貘语气纯真,可仿佛字字句句都是指控你的罪证。你无法辩解,你确实因为这两个字变得更兴奋了。蜜穴更深处的小口流出更多动情的花液,不只是因为莫奇在摩擦着你敏感的媚肉,还因为乱伦般的言语关系带来的奇妙刺激。但这种事情应该是不道德不正确的……你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混乱,羞耻的下线要被突破了。
梦貘继续小声说着:“我下面又难受起来了,好想再插进你的身体里啊……姐姐,我们一起做吧?”
梦貘虽然说的问句,但他并不打算得到回答。刚才你主动骑在莫奇身上动作,气势强硬不容他人打扰,所以梦貘只能怔怔地看着你“惩罚”莫奇。旁观早就使食髓知味的他躁动难耐,现在你因陷入思想斗争松懈下来了,他便不想放任你和莫奇独自玩乐了。
梦貘直接行动起来,一手扶住自己的肉棒,一手撑开了你和莫奇的交合处,挺腰向前,试图紧贴着你们性器之间几乎不存在的空隙挤进去。
“啊……好厉害。一下子就把我吃进去了。”进入得比梦貘想象中顺利。你体内多到溢出的混合液发挥了作用,不过一瞬就把他送入了你的花穴中。两根角度、粗细各不相同的肉棒挤在一处,把你狭窄的甬道扩张到极致,可怜的穴口被迫绷成薄薄一层肉膜。
梦貘的动作把你和莫奇打了个措手不及。突然的强烈刺激切断了你的意识,你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便被卷入前所未有的饱胀感,使你腰肢发酸、双腿发抖,几乎无法跪稳身体,只能颤抖着发出呻吟:“啊……啊,太多了,梦貘。”
而莫奇受到的冲击更是强烈,另一个雄性的触感让他本能地厌恶,就算是弟弟也超过了他的底限,今晚的梦貘超出他认知的行为实在是太多了。但是不等他吓软,实打实的快感强行把他推向更高的浪潮中。
你的身体面对男性过分的行径,展现出惊人的包容力。花穴看似被撑到极限,却有力地裹住两根坏家伙;凹凸的媚肉近乎被压平,却倔强地蠕动着咬噬入侵者的每一寸硬肉;在你体内存留的液体被含得发热,浇烫着敏感的肉物。
莫奇纤细的身体承受着无法分摊的重压,又被你无意识收紧的手掌夺去了呼吸,被迫把全部的感官集中在交合处的强烈刺激中。就这样,莫奇在窒息与快感的夹击中先一步射了。
因入侵者之一的认输,三人紧绷的状态稍稍得到了缓解。你喘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莫奇快要昏迷的状态,赶紧放开对他的桎梏。随着你抬起身子,两根肉棒不可避免的滑了出来,混乱的液体在重力作用下落在莫奇身上。
莫奇总算得到了自由,颤抖着抬起手捂住眼睛,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将空气灌入干涩的气管。他肌肤红到发烫,头发一缕一缕汗湿在脸上,繁复精美的衣饰变得皱皱巴巴,被迫露出了平坦的小腹和光溜溜的大腿,到处都是散发着情欲味道的体液……一副被凌虐的凄惨样子。
啊啊,真是太过分了。
你满心愧疚想道歉,却被腰上的力量一拉,向后倒入一个怀抱。
还没有你高的梦貘把你抱坐在他身上:“姐姐,我还没有射,我们继续吧。”梦貘又插入了你的小穴,快速挺动起来。
“等……嗯嗯,等一下,啊~”你的身体已经敏感到任何微笑的刺激都能让你失控,梦貘没用多少力气就阻止了你逃走的意图,并逐渐熟练地刺激起你全身各处的敏感点,让你完全无法分心。
莫奇眼神迷离,缓过来一些了,他微喘着气看向你们。莫奇感觉局面已经失控,这场三人的游戏竟是他落了下风,心中五味杂陈。
“哎,真是的……那我不是也只能玩下去了吗。”莫奇决心放空思想,一心沉溺肉欲了。
莫奇只休息了一会儿,便膝行来到你们面前:“你们两个啊……弟弟也好,‘姐姐’也罢,都是比我更过分的家伙呢。”
梦貘看着莫奇分开了你的双腿,便主动地用手向两边扩开了你的穴口,示意一起插进去。
莫奇塌着灰色的耳朵无奈嘟囔:“其实还有别的地方可以用的,”但他还是直接从小穴插了进去,“哈嗯……不过今晚就算了吧,这样足够快乐了。”
一室淫靡,直到三人都精疲力尽地倒在床上相拥睡去……
暖融的朝阳照在你身上,慢慢唤醒朦胧的意识。你迷迷糊糊地想着,昨晚真是一个漫长而疯狂的……好像不对!
你感觉到自己全身酸痛,腿间黏黏的似有液体流出,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你猛地睁开眼,看到的场景证实了你不妙的想法——昨晚不是梦,你和莫奇、梦貘三人做了,而且是很多次。
三人赤裸地躺在床上,身体上全是青青紫紫的淤痕以及一块一块干涸的精斑,两个少年比你更白皙的皮肤看上去更加惨不忍睹。
实在是太荒唐了啊啊啊啊啊——你内心疯狂地尖叫着,表情却是一片空白。
莫奇似乎察觉到你想起身,闭着眼睛蹭过来抱住你的脑袋,原本清亮的少年音有些沙哑:“嗯唔?还早呢,我们再睡一会。”
你用手捏住他两侧的耳朵向外拉扯,通红着脸大吼:“莫奇你、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要骗我?”
莫奇总算睁开了眼睛,泪汪汪地看着你:“啊,痛痛痛,轻一点。是梦是现实有那么重要吗?诚实一点做你想做的,开心不就好啦~”
梦貘也被你们二人吵醒了,同样凑过来抱住了你的腰:“嗯。xx不是觉得很舒服吗?”
莫奇拉下你的手,放在唇边吻了吻:“这么有精神,要不我们再来一次吧?”
梦貘用毛茸茸的脑袋蹭着你的脊背:“我也可以继续。”
你被兄弟两一唱一和的样子捉弄得哑口无言。变成了不会说话的红虾,只想把自己卷起来。
突然你看到阳光下莫奇的手竟然变得有些透明。你眨眨眼发现没有看错,莫奇整个人正在透明化。你惊道:“莫奇,你在消失?!”
莫奇满不在乎的笑着:“哈哈,时间到了呢。对我来说这就是梦哦,一个短暂的美梦。”莫奇凑上来吻了吻你的额头,继续说:“不用为我担心,这是我的分魂而已,你忘了我本体应该在哪里吗?下次再见吧,要等我哦。”
随着话音落下,莫奇化作了绿色的光点消散在空中。
你有些怔愣地看着莫奇原本在的位置,这时梦貘赤裸的胸膛更紧地贴住你,靠在你的耳边说:“我还在这里陪着你,不要觉得寂寞。”
……你竟然被莫奇消失的一幕感动到忘记了此时狼狈的样子!可恶!
但是你转头看着梦貘满脸地关切,已经气不起来了。
“哎,算了。”你叹口气,揉揉自己的脑袋,准备起身。
梦貘跟着一起动了:“姐姐要去洗漱了吗?”
“不可以这样叫我!!!”
“做舒服的事情的时候也不可以吗?”
“也、也不可以!”
“就是说以后还可以做舒服的事对吧……那现在我们可以一起洗吗?”
“…………………………走吧。”
“嗯。”
﹉th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