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换季

Work Text:

01
Mickey很喜欢现在的生活,他和Ian已过而立之年,有一栋属于他们的房子,两人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Ian的病情也稳定了下来,一切都是那么的幸福美满。
除了一点,Ian过于热情,狱中的时候就是这样子,一开始Mickey还担心Ian会惹各种麻烦,的确,最初那一个月Ian的确给自己惹了一个小麻烦,而且情绪有些不稳定,但这之后Ian就没有再出任何状况,也就是那个时候起,Ian对Mickey显得过分热情,Ian的眼神总会在Mickey的身上,总喜欢和他各种亲亲、抱抱,就差每天用他那大老二和Mickey进行负距离亲密接触了。Mickey很高兴Ian对他很依赖、很热情,他也很珍惜与Ian重新开始的关系,但是,说真的,Ian真的太粘人了,还总是说各种让Mickey无所适从的情话,这所有的一切都让他的每个傲娇细胞say no,他实在不擅长接受Ian这份过分的热情与关注,每次都是别别扭扭的说“滚开,熟知Mickey口是心非的Ian,回应方式都变成了厚着脸皮去亲亲抱抱。被Ian拿捏得死死的Mickey也只能口头上拒绝,身体上接受。
虽然Ian的情况有所好转,但,毕竟是个很难控制的病,他的情绪还是起伏颇大,但没有以前那么严重,发病时的情况也轻了许多,最值得开心的是发病时间短了许多。医生也告诉他们,病情有了极大的好转,保持轻松的心情,更不容易复发。
换季时期的Ian病情比较容易复发,显然,最近额Ian情绪比较亢奋,他比平时更关注Mickey,上班时会有所烦躁,恨不得24小时黏在他的身上。一回家先找Mickey,然后化身为大型挂件寸步不离。Ian的性欲一直很旺盛,更何况是这种精神亢奋的时期,虽然年纪大了,泰迪的属性还是没有多大改变。
所以,在当大型挂件时,Ian那东西一直戳着Mickey,还时不时蹭一蹭,然后还各种向他索吻,在背后低头舔Mickey的耳朵、颈部,彻底化身为黏糊糊、湿漉漉的狗皮膏药——甩都甩不掉。
Mickey在床事方面极其经受不住诱惑且争强好斗,虽然精疲力竭的往事历历在目,Mickey还是相当配合的回应Ian。可想而知,两人基本上就像到了发情期的动物随时在家里开搞。
这可苦了William,他永远不知道哪天会不小心长了针眼。William记忆最深刻的一次就是,他刚和小伙伴们踢完足球出了一身汗,就想回家痛痛快快的洗一次澡,结果一开门就看到他这两个没羞没臊的老爸在门口乱搞,他可是个直男,一点都不想看gv的直播现场,fuck,鸡巴在屁股中进出的画面一直在他脑袋里播放,William曾经抗议过,当然是要却没有被听进去,他的两个爸爸当然很爱他,但显然他们更爱对方,可怜的William只能祈祷让换季时期赶紧结束。
今天的William依旧是踢完球回家,他也算是摸透了他们俩乱搞的规律,只要看到Ian情绪有所高涨,就代表着他可能要受到视觉、听觉荼毒了。他忐忑的打开门,果然听见不可描述的声音,他迅速的背着包拿着足球跑向楼上,尽力忽视在沙方上的两个人。
Mickey狠狠推开在自己胸前拱来拱去的头,狠狠的喘息了两声“妈的,你能不能别在儿子回家的时间乱搞啊!”Mickey虽然没啥羞耻感,但一直被儿子撞见他在做这种事情还是有点尴尬的,特别是在门口鞋柜的那次,Mickey感觉自己的老脸都被丢尽了,那天的晚餐吃的是相当尴尬。
Ian瞪着他那双无辜的眼睛,“可是,你里面好热好软,我一点都不想出去。”边说还边狠狠的撞了几下,Ian伸出手揉捏Mickey多肉的屁股,“我看你也爽到了啊。”
“啊…你他妈的轻一点,妈的,我是在说这个问题吗?!”
“嘘,我们早点完事,过会儿叫他下来吃饭。”Ian低头衔住Mickey的嘴唇,轻轻的咬了两下,伸出舌头舔刚刚被咬的发红的唇瓣,Mickey有点生气,紧闭着嘴不让Ian得逞,Ian用委屈的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结果Mickey闭上了眼睛,索性不去看他,Ian看此招行不通,便用自己的脸轻轻蹭着Mickey,湿滑的舌头在Mickey的耳朵处打转,压低声音“让我亲一亲嘛”,然后又转战到嘴唇,企图用舌头撬开紧闭的牙关,Mickey这人典型的吃软不吃硬,Ian在粘着他的同时,撒娇功力也是飞速进步,Mickey根本抵抗不住。他睁开眼睛,伸出手揽住Ian的脖子,吻了上去,Ian亮晶晶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他,兴奋的将舌头顶进Mickey的口腔,灵活的舌头在口腔里肆意妄为,勾住Mickey想要躲开的舌头,吸吮着,轻咬着。
Ian的阴茎也跟着更加兴奋,一条腿踩在地板上,另一条腿跪在沙发上,腰上用劲,硕大的龟头狠狠的蹭着前列腺向肠道的深处进攻。
虽然下半身凶猛异常,但Ian的嘴巴却是软绵绵,总有说不完的情话,结尾永远是……“我好爱你啊”这句话。
“我也爱你。”Mickey低声回应。
Mickey因为不好意思,而且觉得说情话什么的很矫情,感觉像个娘炮,之前很少去说情话,但自从和Ian复合后,便学着去用话回应Ian的感情,虽然大部分都是在床上。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Mickey的回应点燃了本就冒着火星的Ian。
熊熊的欲火燃烧了一次又一次,当然期间两人还是很贴心的转战到卧室,并且丢了一把钱让他们可怜的儿子出去解决温饱问题。
还好最近没有什么工作,被搞得腰酸背痛,差点精尽人亡的Mickey躺到次日的中午才起床,他看着镜中满身情欲痕迹的身体,破了皮的乳头,解决生理问题时有些发疼的小鸡鸡,叹了口气,他的年纪大了,该承认自己搞不过Ian了。虽然,在床上对着兴奋起来的Ian喊着“不行了,不要再肏了,停下来”这类话并不能阻止他的活塞运动。
换季时期的确让Mickey异常头疼,但比起他俩年轻时的那些折腾,真的好多了。虽然生活依旧操蛋,但爱情是美好的,Mickey看着手上的婚戒想着。

02
不止是换季时期容易导致复发,平时的一些事情也很容易刺激到Ian有点敏感的精神状态,更不用提现在刚好处于换季。
就像现在,Mickey在哄哭唧唧的Ian。
事情是这样的,最近,Mickey的室内建筑团队负责了一个很大的项目,客户是一个貌美且有钱的女人,而在这个敏感的季节里,Ian总是容易多想,如果不让Ian去看他,他会怀疑;去看了,还是会怀疑。
于是,意料之中的,Ian度过他的躁狂期,迎来了抑郁期。虽说Ian不再像之前那么严重,整日整日的躺在床上,有严重的自杀倾向,不与他人交流,封闭自己,自怨自艾。现在的他学会了有意识的适度宣泄自己的情绪,当然,对象面向只有Mickey一个人。
Mickey并不觉得自己招女人喜欢,更何况他结婚了,婚戒就这么明晃晃的戴在他的手上啊,但很奇怪的是,今天这个客户竟一整天看着他们装修,且一直在和他套近乎,那个女人很强势,眼神露骨地打量着他,像一条狼盯着一块肥肉一般,Mickey感觉这个女人的眼睛在他屁股又巡视了一圈,按照Mickey之前的脾气早就掀桌子了,但对象是个女人,还是自己惹不了的有钱的客户,当年的南区小霸王为了生活,选择了躲。
Ian来接他时,显然注意到了这一点。
于是,有了现在的一幕——Ian的眼泪吧嗒吧嗒地开始往下掉,滴在在他身下的Mickey的脸上,同时,Ian正在努力的把他的老二塞进Mickey甜蜜湿软的洞里。
OK,OK,Mickey翻身把Ian压在身下,还算温柔的把Ian的眼泪擦干净,亲了亲他湿漉漉的眼皮,顺着脸颊向下,又亲了亲他的嘴唇。
Ian抽抽嗒嗒地说:“你还爱我吗?”
Mickey对这个时期的Ian的心理了如指掌,用哄小孩的语气温柔(是的,Mickey学会了温柔)地说,“当然,我当然爱你。”
Ian的手揉了揉Mickey软软的臀肉,用哽咽的语气说着粗俗直接的欲望,“我想肏你……”
Mickey配合的抬高屁股,用手扶着Ian挺立的阴茎,对准自己湿漉漉的洞口,放松括约肌,将那九英寸吞进去。
骑乘的姿势进的很深,所以Mickey只推进了大概三分之二,便开始运动,轻轻地晃动自己的屁股,控制着Ian的老二刺戳着让他疯狂的点,Mickey玩的爽了,Ian没有爽够,但此刻的他只是一个软绵的爱哭鬼,只能哼哼唧唧地表达自己想要全部进去的愿望。
双手掐着Mickey的腰让他坐到底,Mickey被搞的力气流失的很快。两人放弃了骑乘位,选择了更加黏糊的正面侧入,虽然不能完全全部进入,但给了Ian足够的安全感,他把头埋在Mickey的颈侧,毛茸茸的短发蹭的Mickey发痒,湿乎乎的泪水还是不断的涌出,把Mickey的颈侧搞的一团糟,Mickey怀疑……“嘿,大男孩,别把你的鼻涕蹭到我的身上!”
“我不……”Ian含糊的声音传来。同时,腰部用力,将Mickey顶的一时说不出连续的话来。
Mickey只能纵容Ian的行为,之后还是要洗澡,随他吧,唉。
一番还算温馨的床上运动后,Mickey哄Ian入睡,然后例行看看儿子,让他最近不要顶撞Ian,赶紧滚去睡觉。
“知道了,老妈子。”Willam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
Mickey看他这态度,揍了他一拳,“小兔崽子,最近你最好听话,要不然把你的皮给扒了。赶紧把电脑关了,上床睡觉!”
William“哼”了一声,乖乖地把电脑关掉。
William知道最近的自己会有麻烦,处于抑郁期的Ian很难搞,William宁愿看他俩直接在他俩面前上演动作片,也不想看Ian和Mickey黏黏糊糊,特别是Ian,总是瞪着他那湿漉漉的狗狗眼,时不时掉掉眼泪,跟个矫情女人似的每天一问“你还爱我吗?”,而Mickey相当纵容Ian的行径,甚至很配合,那段时间也不会爆粗口,也不当着Ian的面打他,甚至用温柔的语气来回应Ian的娘炮言论。呕,天啊,温柔,在Mickey身上是多么的别扭,Mickey就从来就没对他温柔过,唉。嘿,别多想,硬汉William一点都不想要温柔的Mickey,也没有羡慕Ian的意思。
娘炮。William曾这么吐槽过,结果差点被Mickey打爆狗头,当然,在Ian看不见的角落里。
William感觉自己很不容易,白天要面对自己那些傻逼同学,晚上回来还要面对他两个爸爸的时不时刺伤他眼睛、伤害他耳朵的行为。
William叹了口气,觉得自己是家里唯一硬汉的人,于是他很“硬汉”地想着明天一定要买最近换季时期饮品店新出的草莓味奶昔,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