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ne Life for Yourself and One for Your Dreams 一次为生存,一次为梦

Work Text:

PART 7

Erik坐在沙发上,屋子中唯一的光源是旁边的一盏台灯,它在地上留下长长的几条影子。太阳已经落下去很久了,但Erik不确定到底过去了多长时间。他又穿着灰色的运动裤和上衣,头发稍微有点湿,但他记不起来自己洗过澡了。他一定在某个时刻去过淋浴间。

他抓住自己的左手腕,用力将大拇指掐进自己的皮肤中感受脉搏。这么说他还活着。感觉不像这样。

Charles出现了,显然刚洗完澡,穿回了他愚蠢的睡衣看起来像一只被踢了的小狗。Erik甚至无法思索出什么尖锐的评论攻击他,即使一想到Charles那副慌张却又愤愤不平的模样都会让他的脉搏加快。

“我要去吹干头发了,”Charles完全不必要地说道,“我希望它好好地蓬松起来。”Erik没有将视线从木地板迷人的螺旋花纹中移开。“好的,”Charles说,再次消失。

只过了几分钟他就回来了,重重地坐在沙发上以至于他稍微在上面弹了几下。

“现在怎样?”Erik问道。他想不起来之前有没有问过同样的话,他认为没有。

Charles转过身来面对他。“我们会执行任务,只要Shaw一被拘留起来,你就自由了。”

“自由去干什么?”

这本应该是一个修辞,但Charles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任何你想做的事。”

Erik思索着有什么他想做的。他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除去切断Shaw的喉咙外。

Erik将视线从地板上转移到Charles身上,即使他已经松开了握着手腕的手,他仍知道自己的脉搏跳得更快了,就好像Charles的模样令他重生。Charles的头发看上去很蓬松,于是Erik想着它的手感会不会一样软。

“它很软,”Charles轻轻地说道。

“别再回答我的想法了,”Erik毫无波澜地说道。

“不行,”Charles冲他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而Erik忍不住也勾起了嘴角。“当你像这样失落时,你一般会做什么让自己打起精神?”

杀或者操,Erik的大脑立刻对此做出回应,Charles被这个大声的思绪吓得畏缩了一下,但是接着一抹红晕在Charles的脸颊上晕开,而Erik的心脏随之跳的更快了。

Charles在沙发上挪动了一下,直到他离得足够近,一只手搭在Erik放在大腿上方的手上。“Erik,早些时候,当我在你的思维中的时候……我……”Charles显然正在纠结于找到一个正确的词,他的眉毛拧到了一起。“我看见……我的意思是,呃,关于我……你……”

Erik扬起一侧的眉毛。“你找不到词了。我不敢相信你竟然会发生这种情况。我还以为你唯一需要做的事就是耍嘴皮子。”

“闭嘴,这很重要,”Charles开始咬自己的下嘴唇,这完全令人心烦意乱。“你的那些想法——不是说我有意窥探——但是,呃,关于我的……”他低头看向仍然与Erik相接触的手,又抬起头来努力地思索词汇。取而代之的是,他发出了一声挫败的声音,接着他的唇便压上了Erik的:相较于Erik人生中其他所有冷冰冰的、错误的事物,他的嘴唇显得无比温暖与真实。他片刻后撤开了,而Erik想要去追逐他口腔的热度,让自己沦陷于Charles,让其他东西消散。

“我需要——”Erik开口道,Charles只是点了点头,再次合上了他们之间的距离。Erik立刻加深了这个吻,他的舌头挤压进Charles充满渴望的嘴中,他的双手几乎是立即抚上了Charles的头发。

“好软,”他对着Charles的嘴唇低语道,可以感受得到Charles笑着勾起了嘴角,于是他不禁用自己的舌头描绘这道弧度,再接着迫切地探索Charles的口腔。他的身体尖叫着想要更多,被Charles触碰过的任何地方都如同燃烧一般,Erik想不起来自己曾经有没有过如此渴望一个人。Erik开始将Charles推倒让他躺在沙发上,再挤进Charles的大腿间,直到两人的炙热的身体紧密地贴合在一起。Charles的吻技棒极了——作为技术宅来说很不错,他的大脑补充道——Charles责怪地轻轻咬了一下他的下嘴唇,即使这只让Erik的老二变得更硬。Charles的手摸向任何地方,推起Erik的衣服上下抚摸他的背部,接着又滑向他的腰带以下,摩挲着他臀部的曲线。Erik坐起身来将套头衫从头上脱下来,而Charles在此过程中呻吟着不想失去与他的接触,伸出双手试图将Erik再次拽下来,然后他停顿了,双臂仍然向前伸展着。

“不要在沙发上,”他说,Erik第一次听到他的声音可以变得如此低沉,这给他的脊椎送去一阵兴奋的战栗。“我的卧室,那里有,”Charles说着,同时打着模糊的手势,“一些东西。”

Erik不在乎他们在哪里做,但这些“东西”听起来还不错,所以他让自己的后脑接管全局,俯身贴向Charles。

“胳膊搭上我的脖子,”他说,快速地偷吻了一下。

Charles眨了眨眼睛照做了,Erik将他举起来,托着他完美的屁股将他从沙发上抱了起来。Charles没有一丝犹豫地将双腿缠上了Erik的腰,而Erik纵容自己在他的屁股上掐了一下,惊得Charles发出了一声尖叫似的呻吟。Erik勉强带着他们两个走到了Charles的卧室,与此同时Charles尽心尽力地让他分心,不断地将湿热的吻贴在他的喉咙上,再不知恬耻地在他身上摩擦。Erik有些过于用力地踢开了门,很有可能弄坏了转轴,但他一点都不在乎,因为他太过心急地要将Charles带到那张床上。

Erik不太温柔地将Charles扔到了床上,他的膝盖由于Charles先前在他脖子上的侵犯而变得无力,然后看着Charles将自己撑到床的正中央。Erik跟了上去,爬到Charles上方低下头注视着他。他的头发已经凌乱无比了,但Erik乐于接受将它变得更乱的挑战。Charles的胸膛上下起伏着,在快速呼吸的时候他肿起来的双唇微微张开。它很有可能是Erik见过的最为性感的事物了,但他还穿着那一套见鬼的睡衣,于是Erik做了他这几天一直想做的:简单地将那件上衣扯开,满意地看着扣子弹到空中。

“嘿!”Erik用自己的嘴唇制止了Charles的抗议,在深吻他的同时努力将他的胳膊从睡衣中扯出来,终于他苍白的肌肤展露了出来,等待Erik去抚摸。他在Charles的脖子上落下一长串轻咬与吻,停下来花了更长时间咬着他的锁骨,在他惊叹着喘气的时候又向下移动含住一侧的乳头,而Charles的身体弓了起来,他的双手紧抓住Erik的头发试图将他留在那里。Erik吮吸、舔舐着它直到它变得都快透明了,然后再开始转移向另外一边,这让Charles又拱起了身体,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

“Erik,”他在自己发出的甜腻声响之间说道。“上帝啊,Erik。”Charles呻吟着说出他的名字的方式足以让他进行下一步,他的老二在相对宽松的运动裤中都不住地跳了一下。他想要将这个过程延长,让这变成Charles人生中最棒的性爱,让他丧失思考能力,但是Erik已经控制不住了,无法让自己慢下来。他猛地将Charles的裤子扯了下来,然后惊讶地看着Charles的老二不受控制地弹出来,没有内裤。他不禁激动地震颤,想着Charles是故意在这一时刻放弃穿内裤。Erik努力将视线从Charles完全勃起的老二转移到Charles笑嘻嘻的脸上。

“真空上阵,”Charles夸张地挑了挑眉毛,将自己的裤子踢掉。即使Erik现在无可救药地被点燃了欲火,他都无法自已地大笑出声。他很奇怪,他从来没有在性爱途中笑出来,但Charles双眼放光地看着他,伸出手,手指划过Erik的脸颊。“在你笑起来的时候,你完全像是另外一个人。”

Erik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他只是再次亲吻Charles,试图用唇舌去传达他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东西。Charles将自己的双臂圈上Erik的脖子,将他拉下来直到Erik用前臂撑着自己的身体。Erik被衣料覆盖的勃起摩擦着Charles暴露着的老二。

“操,”他吼出声,无法思考地移动着自己的臀部,追逐着那种摩擦。Charles的双手在他后背滑下,拉扯着Erik的运动裤直到Erik明白了这个暗示,抬起自己的臀部将它从腿上脱了下来再踢到一边。他又俯下了身子,终于与他赤裸相对,在他们的老二蹭到一起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他可以感觉到他们之间的湿度,小腹上满是他们两人的前液,而Erik知道他期待的漫长又缓慢的性爱是不会实现了。

Charles的嘴唇在Erik的脖子上又吸出了一个印记,接着他撤开平息了一会儿,说道:“上面的抽屉。”Erik伸手过去用力将它甩开,拿出就放在最上层的润滑剂和安全套。

“有的人准备的很充分啊,”Erik调戏道,但Charles忽略了他,将他拉回来给了他一个足够下流的、满是舌头的吻,让Erik甚至连调戏是什么都忘了。Erik从没有在人生中与另外一个人接过这么多的吻,但上帝啊,亲吻Charles使人上瘾,呼吸都似乎阻碍到他了。

“操我,”Charles贴着Erik的嘴唇说道,这令Erik浑身战栗了起来。他需要想办法打开润滑剂,平时圆滑的动作变得笨手笨脚。他尽量仔细地为Charles做着准备,试图温柔、耐心——之前的他完全不具备的东西。他看着Charles在身下扭动,发出他所听过的最为动听的声音。这些全部让Erik滴着前液的老二痛苦地跳动着,他努力忍着,太阳穴上结了不少汗珠。

他正试图用颤抖的双手将安全套戴上,Charles突然将自己撑了起来说道:“等会儿,停一下。我想做一些事。”

Erik勉强忍住了涌上来的不耐烦,Charles在床上真是毫不意外地像平时一样要求巨多、很难对付。但是Erik还是停下了,看向Charles的双眼。

“我想吸你的老二,”Charles用他完美的上流口音说,瞳孔散开以至于他的双眼中只剩下一小圈蓝色,他的脸蛋和胸膛同样浮现出粉色,而Erik需要使劲攥紧老二的根部才能阻止自己立刻射出来。

“下一次,”Erik说,他的声音比他希望的更喘不上气一点。Charles的表情变了,Erik太过分心看不出来他脸上表情的意思,但Charles在笑。

“OK,好吧,那就快一点啊。”

Erik翻了个白眼,终于勉强把安全套戴上。Charles抓着自己的膝盖将两条腿拉到了胸膛上方的位置,Erik的呼吸因此一滞。他无法自已地俯下身去,在Charles的双球和老二上舔出长长的一条水渍,舌头压进龟头的细缝中品尝有点咸的前液,欣赏着Charles因此浑身颤抖、呼吸不稳的样子。他顺着舔向了Charles的肚子和胸膛,照顾着这里或是那里,直到他找到了某处让Charles不断扭动的敏感点,接着他终于到达了Charles的脖子与他的嘴唇。他身下去一只手,仔细地调整自己的位置,慢慢地用老二的头部摩擦着Charles湿润的、被撑开的穴口。然后Charles便像短路了一样,他一边呻吟一边混乱地吻着Erik的唇,在Erik终于将自己推进来的时候他僵住了,头自然地向后仰着,嘴张的很大。

Erik告诉自己要慢慢来,希望自己的身体可以遵从大脑的指令,但Charles太过炙热与紧实,在他身下颤抖着,Erik终于将自己完全插入进去,他的双球紧紧地贴在Charles的屁股上。他保持着一动不动,给Charles留点时间适应这个,但Charles只是松开了自己的膝盖,两条腿缠在Erik的身上,脚踝顶着Erik的下身催促着他继续,Erik再也忍不住了。他又深又重地操着Charles,毫不心软,而Charles发出的任何一种声音都让他难以自持。Charles的手指抓着他的背,带来的疼痛完美极了,完全是Erik喜欢的感觉;他希望Charles在那里留下很多印记,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Erik试图保持一个稳定的节奏,但他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双球绷紧了,于是他勉强在他们汗湿的身体之间伸出一只手,在插入的同时撸动着Charles的老二。Charles因为这个肢体接触惊讶地吸了一口气,身体在床上拱了起来,所以Erik不得不再次吻着他——一起说这是一个吻,不如说是大张着嘴、笨拙地交换气息。Charles在高潮来临时尖叫出声,精液射满了自己的肚子和Erik的手。Erik的动作没有停止,他的臀部在最后猛冲着,深深地挤入他灼热的穴道,那里紧紧地包裹住了他。Erik开始失去控制,他松开了Charles,双手撑在床上,在最后一刻放任自己动作幅度。他呻吟着迎来了高潮,将自己最后一次埋在Charles身体中,眼前只有一片空白。

他瘫倒下来,全部的重量都压在Charles身上,后者同样浑身是汗、气喘吁吁。他想要永远地待在那里贴着Charles,但Charles嘟囔了一声,Erik明白这是他需要呼吸的信号,所以他尽量轻柔地撤开。Charles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呜咽,让Erik筋疲力尽的神经再一次酥痒了起来。

他将安全套打了个结扔到了地上,Charles肯定已经变得迷迷糊糊了,因为他并没有发出抗议,而是半睁着惺忪的眼睛看着Erik。Erik拿起Charles已经毁的差不多的睡衣,尽最大可能帮他擦拭身体。Charles在途中哼了一声,然后就没有动作了。Erik不太确定人们在性交之后会做些什么才能让它更像是做爱,而不是操,但他认为搂抱一定是正常的选择,所以他躺在Charles身旁将他拉得更近了些,让他的头贴在Erik的胸膛上。他的心率仍然很快,心脏在Charles的脸颊旁砰砰直跳。

“好困,”Charles嘟囔了一声,吻在Erik的皮肤上。

“那就睡觉,”Erik说道,只是过了那么几分种,Charles的头部就变得沉重,呼吸也开始平稳下来。Erik的手懒洋洋地穿梭在Charles的头发间,向下滑到他的后背上。他厚脸皮地研究着他的睡相,后者看起来年轻、脆弱、但美丽。

我的,Erik想着,这个念头令人兴奋。他有很久都没有拥有过什么东西了,他已经快要忘记渴望的感觉了。他甚至记不得最后一次他做上面那个是什么时候、更别提享受性爱了。他在Charles的头发上压下一个吻,假象着如果自己为了Charles做下面那个是有多么有趣,看看他怎样掌控全局、掌控Erik。他坏笑了起来。下一次吧。

他漫不经心地思考着现在几点了,Charles的床头闹钟摆放的角度让他看不到时间。他希望那东西能转过来,这样他就不用挪动Charles——

闹钟动了。

Erik花了一些时间才震惊地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他的心跳再次加快了,而这次跟性欲没有关系。他用床头的一盏灯做了测试,相当干脆地,他用能力关上了灯。他又将它打开,思绪中充斥着这个的隐藏意味。

Charles睡得很沉,所以Erik的能力回来了。他也许还来得及赶过去,杀掉Shaw。肾上腺素泵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这个念头如电流一般让他整个人为之一振。

他低头看向Charles,后者的嘴角有一滴口水流了出来沾湿了枕头。他盯着他的呼吸很长时间,然后将视线扯开。

TBC

 

喜欢的话请给原文留kud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