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翼补」温火

Chapter Text

Chapter1

 

*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补天士倚着龙巢冰凉的石壁,火焰小跑车鲜亮的涂装在昏暗的石洞中看起来格外扎眼。他没时间去思考自己到底是怎么听懂龙的语言,也没功夫琢磨眼前的庞然大物究竟是不是属于机器恐龙的一种,总而言之,他没办法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这是个意外,龙先生。”虽然说挡在自己面前半合着机械翅膀的白色家伙看起来意外的耐心,但补天士还是匆匆开了口,“我迷路了。”
巨龙用它金色的光镜看着他。
补天士很快挪开与龙对视的目光,手指不自然的敲着身后的石壁,“呃,我是说,我和朋友吵架,然后我走了,你知道,在情绪不稳定的时候很难正确判断方向,然后我就走到这里了。”
他编了个自认为完美的理由,但是当他再和那条有着金色光镜的龙对视时,那双金色的光镜依然平静的看着他。
跑车咽了口电解液,排风扇在他的音频接收器旁嗡嗡作响,补天士又开始敲起了石壁,但是这次他没有移开视线。
“总之,我能在这里留两天吗?”

*
飞翼承认,做出允许补天士留下的决定很大一部分是自己的私心作祟,他并不是没看见过异族人,相反,他经常暗中帮助那些误入禁地的tf找到回去的路,不过作为一只守护在禁林百万年之久的原始龙兽,他的确常常感到孤独。带着温暖火焰而来的红色小跑车让他看到了摆脱现状的机会,纵使补天士总有一天会离开,飞翼也想把握住这次来之不易的机会。
于是,补天士很荣幸的成为了飞翼的第一个客人。

*
他很高兴补天士能为这个冷冰冰的龙巢带来不少的生气。解决了短暂的初来乍到的生疏,补天士开始饶有兴趣的给他巨大的朋友讲述外面的世界。
尼昂,赛车,高纯。这是飞翼从他口中听到的最高频率的词汇,他对补天士所描述的世界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于是小跑车也乐颠颠的整天围着他唠叨那些自己值得骄傲的事。
“在尼昂,我可是速度最快的跑车!当然,在整个塞伯坦也是.....噢,在塞伯坦可能是第二。”补天士坐在石壁边的篝火前翘着他细长的双腿,“你知道吗,全塞伯坦最厉害的赛车手梦想居然是开个自己的小油吧。我很不理解,明明跑得那么快,为什么不在赛场上多停留一会。难道说,比起竞速,还有他更值得喜欢的东西?”
飞翼喜欢看补天士偶尔露出的若有所思的表情,当然,他也喜欢他极富感染力的笑容,每当补天士冲他大笑,他就会伸出尾巴和小跑车击掌。
很快,小跑车就从他激情澎湃的“演讲”中降低了音调,在嘟囔了几件零碎的琐事后,补天士倚着石壁睡着了。把失去意识的小跑车扶到他的小石床上去,这是飞翼每晚都要做的事。他的睡姿很差,每次移动都会惹来反射性的蹬腿,然而又常常踢到衔着他的飞翼的下巴,久而久之,飞翼干脆不再移动他,自己就卧伏在靠近洞口的位置挡住一些吹向补天士的冷风,随后跟着他一起入眠。

*
后来飞翼想到,如果补天士的睡姿没有那么差,也许到最后他们也不会迈出下一步。
他经常在浅眠中惊醒,感觉到有东西在扯自己的翅膀,睁开眼一看,红色小跑车正窝在自己的怀里扯着翅膀大睡。对此飞翼感到无奈又好笑,于是他也默许了这种行为,缩了缩翅膀把补天士整个拢进怀里。
他总能清晰的感受到来自另一个火种热情而又坚定的跳动。
每天清晨小跑车在巨龙的怀里醒来,呆坐了片刻后才开始咯咯的笑,他扑过去搂住龙的脖子,大笑他居然害怕自己一个人睡觉。
飞翼也好脾气的接受了每天照常的嘲笑环节,不过出乎他意料的是,第十二天早晨,补天士在笑过之后,踮起脚尖轻巧的在他的龙吻上烙下了一个带着火星的吻。

 

*
补天士一直没有告诉飞翼他来到这里的真正原因是什么,等到他想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刚从一个绵长的深吻中醒过来。
如果有一天飞翼再问起这个问题,他会肯定的告诉他,我是为你而来。他没有说谎,有一点不同的是,他本来是为了探寻原始巨龙存在的真实性,不过与这个大家伙坠入爱河的意外,也在半途加入了他的行程中。
白龙柔软纤长的金属舌钻入补天士温热小巧的口腔里,缓慢而又暧昧的搅动着他的唇舌,每当小跑车抱着他长长的吻部又舔又咬时,他总会伸出舌头与他亲密的接吻。
他们的第一次尝试是生涩的,带着过分的小心翼翼与担忧,如同担心一朵花儿枯萎,生怕小小的鱼从指缝间溜走。
飞翼不是没有见过正在喘息的小跑车的火辣,每当补天士站在洞口张开胳膊伸展身体,慵懒的晨曦就会贴着他纤细的腰肢折射到挺翘浑圆的臀部上,他扭过头冲着飞翼微笑,用轻快的语调送给他一句早安。
补天士用他修长的双腿搭在飞翼压低下来的脖颈上,他难耐的扭动腰肢请求伴侣的抚摸,他的机体被无形的火焰亲吻着,本应滚烫灼人的温度此刻却格外的温暖深沉。
温火,温火。飞翼一定是一团温暖的火焰。他迷迷糊糊的想,与此同时,飞翼温柔的进入了他。
他想起曾经泡过的电子油浴,想起最常去的那家油吧里常点的饮料,想起轮胎慢慢驶过尼昂被阳光亲吻的地面,想起了飞翼深藏着细碎阳光的金色光镜。
他所深爱的暖洋洋的事物里,现在又多了一个飞翼。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