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宇量】撒旦的玫瑰(下)

Work Text:

面朝着墙的新兵转回头来,脸上的表情让看的人十分愉悦,也让他十分期待接下来的事情。
 
“好,那我们现在重新开始,保持现在这个姿势,双手扶墙,把嘴张开。”
 
张能量眼里泛起一层屈辱的水光,两片紧抿的薄唇如同被催开的花蕾般一点一点地张开。
 
“张大点!”
 
张能量刚张大了一点,一根又硬又长的东西就捅了进来,看到那是杨俊宇一直拿在手里的东西,立即下意识地想偏头躲开,然而一想到自己的处境,张能量只能把满腔屈辱全部吞进肚子里。
 
“唔唔!唔嗯!”
 
无视张能量的闷声抗议,杨俊宇握着这根将近半米长的军棍在张能量的口里来回旋转翻搅,这棍子是用合成金属制成,直径刚好顶得张能量上下颚不能动弹,坚硬的棱形表面磕撞着牙齿和柔软的口腔,张能量难受得连连哼唧,直到他感觉腮部酸胀得难受,杨俊宇才把沾满唾液的棍子抽了出来,勾连着几缕淫靡丝线伸向张能量的身后。
 
后庭突然间被异物顶住,张能量身体猛地一颤,控制不住地扭动臀部去躲,然而,等杨俊宇一停,张能量反而不敢继续动下去了。
 
呵,终于懂事了。
 
杨俊宇轻轻一笑,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可是张能量是个直男,意味着后面是处男,那里紧得手指都难以容纳,更别说这根有三指宽的军棍,就算有了唾液的润滑,军棍依然纹丝未动。
 
杨俊宇也早就料到这点,一边耐心地开拓一边命令着:“放松!”
 
我插你试试……看你能不能放松……
 
张能量太阳穴上的青筋已经快爆开了,整张脸憋得通红,俊美的五官扭曲成一团。不知是不忍心还是什么,杨俊宇一直没抬头去看他的表情,专注于攻城掠地,只感觉嘴里越来越干,下体越来越胀,耐心很快被消磨殆尽。

过了两分钟,张能量才有点放松的势头,军棍好不容易进去了一厘米,杨俊宇就猛地攥紧了军棍,用力一推。
 
“啊啊啊!!!”
 
一声凄厉的喊叫穿透房门回荡在整个地下空间里,楼梯口那两个士兵都不由得为之一颤。
 
操……一定流血了……
 
张能量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悲哀地想着,等他喘的不那么急了,杨俊宇又是一个猛推,张能量这次叫都叫不出来了,军棍已经进去了半根食指的长度,虽然没有如他所料的那般见红,但那钝痛和锐痛交杂的折磨足够让他生不如死。

张能量仿佛听见了肉体被撕裂的声音,顷刻间冷汗如雨,双腿不住打颤,几乎就要站不稳,杨俊宇继续冷酷地喝令:“废物!扶着墙都站不好!再抖我就让你夹着棍子站军姿!”

张能量顿时一慌,这个人总是能恰到好处地击中他的软肋,让他毫无选择地弃械投降。他只能把下唇当成杨俊宇去狠狠蹂躏,在上面留下一排渗血的牙印,然后大口大口地吸着气,强迫自己控制住身体的本能反应。
 
杨俊宇看着张能量露出体外的这一截尾巴一样的东西,感觉下体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取而代之。不过,既然路已经打通,那就通得彻底一些,为最后那一步做好铺垫。
 
毕竟,自己那东西,可比这军棍凶残得多,真把人弄伤了,往后的一个月可就不好玩了。

而且,他想更仔细地欣赏张能量崩溃的过程,比直接真刀实枪地干更令人迷醉其中。
 
于是,杨俊宇放慢了节奏缓缓抽插鼓弄,眼看着军棍逐渐变短,突然间一个不经意的摩擦,张能量发出一声变调的痛呼,尾音高高上扬,杨俊宇谑笑:“没看出来这么骚,被棍子玩也能爽到?”
 
“你才骚……”张能量刚叫嚣了三个字就住了嘴,他现在已经开始习惯把畏惧当成了自觉。
 
杨俊宇难得好心情的没有理会,又捣鼓了一会,感觉阻力没那么强了,他松开手,摁住军棍中间的一个微微凸起的圆形按钮,随即嗖的一声,军棍底部猛地缩短了一截,如此一来,这根被张能量夹的紧紧的棍子只余下大约十公分的长度露在外面。

“转过来,跪下。”

“……“

僵立片刻,张能量强忍身后异物带来的不适感缓缓转了过来,却迟迟没有执行下一步命令。

杨俊宇仍然没有催促,他知道对方已经领教并开始屈服于自己的威慑力,无需再多作半个字的威胁,这个聪明的新兵很快就会主动服软。

于是,他漫不经心地伸手指了指身下鼓起一个大帐篷的裤裆,“把它弄射了,我让你穿一件衣服。”
 
张能量一动不动地沉着脸,如杨俊宇所料,没僵持多久就缓缓跪了下去,以越来越慢的速度解开腰带,扣子,拉链,直到手指搭上内裤的边缘,张能量再度停滞,经历了几秒钟的迟疑便又动作起来。

长痛不如短痛,他此刻只想速战速决,早点拿回他的衣服,离开这个噩梦一样的地方。

再拖泥带水下去也只会让自己更加的无地自容,所以,他只能暂时放下他的男儿自尊,忽略后庭强烈的胀痛感,忽略那直扑鼻腔的腥骚味,一只手利落地握住了杨俊宇性器的根部。

张能量的手不算小,可大拇指食指圈起来竟然都圈不住这根硬物,他忽然有点想临场退缩了。

这哪是性器?这明明是凶器啊!难道特种兵营里还有专门训练这玩意的科目?
 
“快点!一会儿出操了!你想光着身子去吗?”眼见张能量愣神个没完,杨俊宇“好心”提醒道。
 
一想到那个场景,张能量所有的顾虑瞬间化为虚无,竭力张大嘴含住这根十分有违常理的男物,直到腮帮子酸胀不堪,嘴张到了极限,也才含了不到一半,无奈之下,他只能就这样开始吞吐。
 
虽然没干过这种事,但他也是男人,知道该怎么样能让对方舒服,他一边用口腔内壁去挤压裹吸,一边用舌头灵活地舔舐茎身,加上天资聪颖,很快便掌握了要领。

杨俊宇有过几任前女友,自然不是第一次被这么对待,但张能量炉火纯青的技巧还是让他忍不住仰头长叹了一声。

此时此刻,杨连长才终于有了一丝满意的感觉,同时找回了一点自信心,但,也仅限于一点点。

这一点点让他更加失控。
 
当后脑被按住的那一瞬间,张能量便意识到大事不好,没等他的身体作出反应,嘴里那根硕大滋的一声长驱直入,直直顶上了喉咙口,张能量条件反射地想干呕,此前一直忍得辛苦的眼泪瞬间溅出了眼眶,可是脑袋被有力的大手禁锢着动弹不了,他做了一晚上俯卧撑的双手根本推不动杨俊宇钢管一样的大腿,只能闷闷地叫唤咳嗽表示抗议。
 
殊不知,这样半推半就,近乎欲拒还迎的举动只会让杨俊宇更加残暴,他不容抗拒地扣着张能量的脑袋,好像要顶穿喉咙一样在他口里横冲直撞,看着自己的形状一下一下地撑起他瘦削的两腮,看着那张平日只会叫嚣挑衅的嘴一下一下地被自己填满,杨俊宇感觉自己的心也在被渐渐填满。
 
又是一番非人的折磨,加上地下室的不见天光,张能量再一次失去了时间感。不知过去了多久,杨俊宇的速度猛然加快,随着最后也是最深的一个冲顶,整根凶器都撞了进去,硕大的头部将张能量的脖颈也顶得凸起一块。

张能量只感到自己的嘴唇和杨俊宇的下腹来了个亲密接触,紧接着喉咙里一股热液涌入,一股呛人的腥膻味瞬间侵占口腔,刚要伸手推开杨俊宇,就听见一道冷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吞下去!不然我让你就这样去出操!”
 
张能量只能忍住强烈的反胃感把那些秽物和涌上来的眼泪一起囫囵咽了下去,之后杨俊宇才满意地退了出来,在张能量嘴角黏连着留下一缕。

随即又笑着伸出手,把这些漏网的精华在他脸上晕抹开。

“跟我说说,味道如何?”
 
张能量狠狠咳嗽了好几声才缓过来气儿,“咳、咳咳……恶心,腥得我想吐……报告,我可以穿内裤了吧?”
 
“你想多了,穿上短袖,趴墙站好。”

张能量那双星空般的眼睛早已不见一丝神采,然而加上覆在上面的那层盈盈水光,看在杨俊宇的眼里格外的楚楚可怜,不,应该说是楚楚动人更合适。

这双眼无辜起来明明是这么的惹人怜爱,即便是豺狼虎豹看了也会动恻隐之心,奈何主人性格乖戾,非要把它们用在歪路上。

杨俊宇不由在心里这般感叹着,随即看到张能量已经把命令执行完毕,便走过去抽出他屁股里的军棍,然后又伸到他嘴边。
 
“叼着。”
 
张能量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横在嘴边的军棍又狠狠瞪向杨俊宇。
 
“军棍,肉棍,二选一。”
 
张能量几乎毫不犹豫地张嘴,将那根沾满了自己体液的东西叼在嘴里。

杨俊宇从外套一个外兜里掏出一根军用尼龙细绳,在张能量的囊袋根部紧紧绕了几圈打了个蝴蝶结,末了还用手指在他的粉嫩软头上轻轻弹了一下,惹得他发出了一声短促闷哼。

“不错,骚气十足,很配。”

这发自内心的称赞让张能量体温骤升,脸上表现得尤其明显,他索性把脸转过去面壁,眼不见为净。

终于到了亲自提枪上阵的时刻,杨俊宇不由在内心感叹了一声,随即活动了一下肩膀脖颈,静静凝视了一眼还在不断收缩的大张着的嫩穴,若隐若现的淡红色幽径仿佛在向他发着无声的邀请,杨俊宇刚刚射了一波有些疲软的老二弹跳了一下表示礼貌回应,然后急不可耐地准备开始第二轮猛攻。
 
杨俊宇比张能量稍高一些,膝盖微微一弯刚好方便他去发力顶弄。这个容器,这个人,简直就像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
 
这个认知让杨俊宇还有些疲软的性器再度勃然而起,片刻间又变成了那个让张能量闻风丧胆的凶器,他一手钳住张能量的腰,一手扶着凶器,朝着幽径的深处狠狠刺入。
 
“唔!唔嗯……”
 
闯进体内的肉棍比刚刚的军棍有过之而无不及,无论是大小还是长短,紧涩的肠壁短短时间内再次被撑到一个更大的宽度,张能量疼得死死咬住嘴里的军棍,坚硬的金属表面硬是被他咬出了两排深深的牙印。

唯一值得慰借的是,此刻后穴里的这位不速之客带了一股灼人的热度,比刚刚冰凉的金属棍子要好受一些,不过很有限,因为不管是哪一个都很硬,毫无弹性,无论张能量怎么收缩阻挠都无济于事,一丝一毫的余地都不给他留。
 
还在发烫的屁股贴上了两颗同样温度的囊球,张能量还没从那极致的扩张感中适应过来,新一轮的冲击就气势汹汹地来临,喉间痛苦的呻吟被军棍堵住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压抑着从嘴里传出,听在耳里带着一种凌虐的快感,令杨俊宇情不自禁地加剧了身下的凌虐。

闷雷一样的啪啪声像是要砸进墙里,张能量还在红肿灼痛的臀肉再度受到惨烈袭击,穴内就更不用说了,后面那人根本不管他疼不疼,只顾着一味地野蛮开拓。

外部和内部传来的双重痛苦令口水不停分泌出来,奈何含着军棍让他无法吞咽,无处安放的津液只能另找出口,顺着嘴角涓涓淌下,被身后人用手抹去一点,含在嘴里细细品尝,表情享受得像是在吃蜜糖一样。

“果然,连口水都这么骚。”
 
张能量含着军棍不住摇头,他的姿势早已经从双手扶墙变成半个身子贴在墙上,身后被杨俊宇牢牢压顶着,墙面十分冰冷,张能量身上的短袖无法御寒,只能尽量向身后的人靠去。
 
这一下意识的举动却被对方完全曲解,“呵,这么主动,不是骚就是浪。”
 
张能量刚要再次摇头否认,体内野兽般的撞击再度升级,一瞬间让他有一种十级地震爆发的错觉。

这次不用他摇头了,整个身子都快被摇散了架,连声音都颤得不成样。
 
“唔!嗯唔!咳……唔……”
 
张能量感觉屁股彻底烂了,可是同时,不知杨俊宇是有意还是无意,穴内极深处的某一点被他擦过的越来越频繁,被激起的电流越来越强,屁股被拍打的痛感也化作了异样的快感,催化剂一样放大了那股电流,爽得他直想骂人。
 
虽然说不了话,可嘴角流下的越来越多的晶莹口水悄悄印证了这一切,眼泪也被不断地撞落下来,看在身后那人眼里就是实打实的骚气冲天,令他冲顶得更加凶猛,好像要把张能量撞进墙里一样。
 
张能量有些感谢嘴里那根东西,如果不是它,自己此刻的声音不知道会有多放荡,甚至可能已经忍不住出声求饶了。

杨俊宇在多次试探中确定了目标,向着那凹陷的软肉发起极具侵略性的攻击,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狠,快感的浪潮一波比一波强烈,张能量被顶得直翻白眼,一种二十四年来从未体会过的刺激在体内燃烧翻滚,向着两腿间的欲望奔腾而去。

张能量的男物很快挺胀了起来,却因为那根勒得紧紧的绳而苦于无法释放,随著杨俊宇越来越用力,天堂却对张能量所言,很快变成了真正的地狱。

身后的那人也越来越魔鬼,刻意地只抓着张能量的那一点不放,向着那处不留余地的直贯而入。过量的欲望迟迟找不到出口,张能量的挺立很快胀到发紫,痛苦渐渐掩盖了快感。他想释放,想喷发,想得快要疯了。后穴里的侵犯却愈演愈烈,每一次进入抽出,他想释放的欲望就会愈发强烈。被堵住的性器不止是疼,涨,还让他觉得百爪挠心,刚刚的欲仙欲死也变成了生不如死。

混世魔王终于被这极致的折磨完全征服了,他甚至觉得如果可以释放,他可以做任何事,执行任何命令。就算释放以后让他跪在地上学狗叫,他也要在这一刻爆发。

“唔……唔嗯……”

杨俊宇一瞬间便听出了张能量这道低吟里的乞求之意,他知道自己一直等待的那个时机终于成熟了,果断向着张能量已经溃不成军的尊严,发出最后也是最具毁灭性的一击。

他双臂牢牢圈住张能量的身体,就着相连的姿势一点一点把他转了个身,两个人像连体婴一样,笨重地挪到屋内的一面落地镜前。

杨俊宇用手臂勒住张能量的脖颈逼迫他直起身体,用另一只手取下他嘴里的军棍,指着镜子下令:“看着你自己,说出你刚刚想说的话。”

张能量怔怔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他不敢相信,里面映照出的那个人,那个像荡妇一样满脸淫靡的人,真的是自己。

浓烈的羞耻感如野兽般撕扯着他的心,张能量恨不得立时戳瞎自己的眼睛。

可是,前面已经快爆炸的欲望让他岌岌可危的最后一丝理智倏然崩溃,也顾不得被军棍撑得酸痛的下颚,用极低的声音开口说,“让……让我射……”

杨俊宇狠力一顶,激起一声难耐的哭嚎,“张能量!这是求人该有的态度吗?我只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说一次!”

张能量的整个人,整颗心,从里到外彻底崩溃。他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在今夜第一次流下了耻辱的泪水。

从小到大,这是他第一次受到比死还难受的委屈,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这样难看地屈服。

“杨连长……解开绳子……让我射……求你了……”

刹那间,杨俊宇感觉浑身的血液都烧了起来,自己期盼的这一刻终于到来,这朵玫瑰终于一步一步地掉入了自己步下的陷阱中,一根一根地褪去了身上的尖刺,在自己怀里战栗而放。

没有比这更好的精神快感了。

杨俊宇没有再出声,解开了张能量阴茎上的绳子,猛地环紧了张能量的身体,身下卯足火力,大开大合地凶猛操干,用行动奖励这个孩子的诚实。

 
张能量难以自抑地大声呻吟,恨不得喊破喉咙般,压不住的哭音诉说着无尽的浪荡。镜子里的那赤裸裸的画面刺激着他的眼球,也进一步刺激了身体里那股惨绝人寰的快感。随着眼前白光一闪,他感觉自己先是被一股狂风卷上了高高的天空,眼看着白云就在眼前,又猛然坠向地面,即将落地时又被吹上了天。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徘徊在天堂和地狱的边缘,不知是梦是醒,不知是生是死。

这一刻,这一晚以来,再次见到杨俊宇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希望,时间走得越慢越好,甚至希望这一秒可以永恒。
 
张能量高潮时甬道骤然紧缩,杨俊宇也立刻到了极限,狂风骤雨般连撞数下,胸腔里爆发出一声极致的粗吼,在张能量体内灌入一股融铁般的热液,烫得他括约肌又是一缩。这一夹着实要命,杨俊宇都差点没能站稳。
 
巨龙激昂地抖了好久,直到张能量的身体开始禁不住打颤,杨俊宇才缓缓拔了出来,流出来的乳白交织着点点刺眼的鲜红,刺得他心口忽然有些难受。

杨俊宇呼吸骤然平稳,心跳却不受控地乱了起来。

张能量双腿酸软得实在站不住,身体大幅度地晃了晃,杨俊宇手疾眼快地扶住了他,然后不由他拒绝,拦腰将他稳稳抱起,随即将他轻轻放在了屋内角落的一张铁床上。
 
张能量也已经从灭顶的爆发中回过神,刚被杨俊宇放下就想挣扎着起身,可惜身体已经不允许他再折腾下去了,只能恨恨地把脸转向墙壁,用后脑勺对着身后那个人。

然而露在外面的那只耳朵却很诚实,透着一抹鲜艳欲滴的红,这傲娇的模样看得杨俊宇差点又要忍不住,扑上床再来一发。

杨俊宇拽起床上的一方被子盖在他身上,满眼笑意地盯着那只快熟了的耳朵。

半晌后,悠悠给出一句评价:“浑身没一块肉不骚的。”
 
张能量俊脸爆红,转过脸来刚要强辩,嘴就被堵住了。

也许是刚刚的折磨太过痛苦,这一吻竟让他感到无比的受宠若惊,甚至感受到了一股温暖,暖得他想哭。

张能量怔住了,直到一条湿滑的东西钻进唇边,才如梦方醒,狠狠推开了杨俊宇,一脸的嫌弃厌恶,然后使劲用手擦了擦嘴唇。

杨俊宇目光闪了闪,有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在眸底一闪而逝。

直到不久之后,他,和他眼前的孩子,才相继搞清楚了那是什么。

杨俊宇褪下了杨魔王的外皮,变回了平日高高在上的杨连长,把散落在墙边的那堆衣服拿过来扔到床上。

“我特批你休息一天,今天不用训练。”

张能量又是一怔,不知怎么,刚刚那股莫名的暖意又回来了,不受控制地绕进心里,而且越来越浓。

在这股暖意即将变成火苗前,张能量将它及时掐灭,像平日那样,用眼里的刀光剑影把自己武装起来,恶狠狠地瞪着杨俊宇。

“不必了!打个巴掌再给个甜枣?小爷不需要也不稀罕你的同情!”

杨俊宇毫不给面子的笑了一声,“你确定?你刚刚站都站不稳,还是说……”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看张能量的身下,“你想带着我的子孙去出早操?”

“不用你管!我自己回去洗!你……你先离开!我随后就出去!”

说完这句张能量才意识到,和眼前人的上下级关系,还有之前已经形成习惯的那句“报告”,不知什么时候起,都被他抛到脑后忘得一干二净。

操,自己这……该不会是被操出感情来了吧……

就在张能量内心开始陷入极度的自我厌恶的时候,杨俊宇扬起手朝他屁股拍了两下。

虽然隔着一层被子,虽然杨俊宇明显收了力道,张能量还是疼得龇牙咧嘴,恨得他已经在心里开着坦克,把眼前的魔鬼来回碾了好几千次。

随后,就在杨俊宇用钥匙打开了门,手搭上门把手的时候,一直静静看着他的张能量忽然想到什么,迟疑了片刻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等等……你……你不会喜欢我吧?”

杨俊宇停下动作,却没转身,沉默了几秒,声音一如既往的轻蔑。

“你这是被操傻了?通过这一晚上你还看不出来吗?你见过有人这么喜欢人的吗?张能量,我不喜欢你,我特别的不喜欢你。”

直到大门一关,张能量才反应过来,冲门口大吼道:“我也不喜欢你!我来这里不是为了讨你喜欢的!我恨死你了杨俊宇!”

然后,又呆立了半晌,张能量才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挪动着身体开始穿衣服。

如果不是杨俊宇后面那两句的着重强调,张能量几乎就要相信了他的话。

越是心虚,语气就会下意识的越重,这是双商都超越常人的张能量早就明白的道理。

如果杨俊宇真的说得云淡风轻,他倒不会产生半分怀疑。

只是,让张能量有些不明白的是,在意识到这一点后,自己那诡异至极的反应。

 

#############

 

<杨俊宇的内心独白>

没想到,这一晚上,从最初只是想当着别人的面教训他一下,到后来对那对屁股起了歹意,再到最后竟然会闹成这么一个不可收场的局面。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一切又是怎么了,张能量最后那样问我,他又是怎么了?

最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最后那一吻,那时我只觉得我应该那样做,却不知道为什么要那样做。

我关上门后,他好像还吼了一句话,不过那时不知为何我心里很乱,走得太急,没有听见。

不过,我好像有点明白,我先前的那股不自信是源于何处了。

因为一看见他,我就变得很不像自己,令我很不安。

现在,我更不安了。

我倒不怕他去举报我,我只关心一件事。

他会不会恨我?

听说那东西留在里面会发烧啊,这小家伙真是的,这个时候了还嘴硬,我也是,光顾着一张老脸,当时应该再坚持一下帮他洗的。

不过,这一次还真是销魂啊,他含着我求欢时的模样,恨不得把他用铁链拴起来,一辈子关在小黑屋里,让他以后的世界里只有我一个人,让他的身和心都只属于我。

等等。

我好像明白了……

我操……

唉,杨俊宇啊杨俊宇,好不容易终于征服了他,你的心却沦陷了,你白当了这么多年的特种兵王,白被叫了这么多年的辣手摧花啊!

我真傻,张能量哪是带刺的玫瑰,根本就是开在悬崖边的百合花,绽放着娇嫩的花瓣引诱你攀到最险峻的山峰去采摘,然而当你摘下来的那一刻,你的心也跟着坠入深渊,万劫不复。

唉,我有些后悔刚刚说的最后那一句话了。

没关系,还有一个月,张能量,就算你能逃得出我的辣手,也逃不出我即将为你布下的情网。

此次任务,对于自己的这个答复,我很满意。

等着我,张能量。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