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原耽】我的哥哥我的攻(29)

Work Text:

(29)
秦莫雨看了看尉迟立晨寸步不离的样儿,心里跟调了蜜似的甜。
“真的没事的,你不用这么小心。”
尉迟立晨却摇了摇头,特别紧张的看着他。
“那你扶我去沙发坐着吧!”
秦莫雨轻笑着用下巴比了比沙发的方向,尉迟立晨连忙小心翼翼的扶着他到沙发处坐好,还贴心的在他的背后放了个抱枕。
他跟着坐在秦莫雨身边,但却丝毫不见放松,仍旧目光灼灼的盯着他,唯恐他不舒服似的。
李毅突然觉得他的眼睛有点疼。
这算不算宠妻狂魔啊?
尉迟立晨这种草木皆兵的像是对待孕妇似的情节是什么鬼?
秦莫雨指了指一旁的单人座沙发,对李毅说道,“你坐下,我有事要跟你说,不能让小晨晨知道!”
李毅一愣,不解的坐下,“怎么了?”
秦莫雨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才开口。
“他说你三年前就已经求婚了,那你们为什么还不结婚呢?”
“当时他母亲才过世不久,结婚不合适,我也是看他那段时间心情太低落了,才把戒指拿出来哄他的!”
“可是现在已经三年多过去了。”
秦莫雨顿了顿,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知道这是你们的私事,我不应该过问的,我也没什么权利管你们,可是小晨晨是我唯一的徒弟,我这一生只收这一个徒弟,我是真的关心他,既然他跟我说了他的烦恼和迷茫,我就不能看着他难过却什么都不做,明白吗?”
李毅听到他的话,忍不住抿着嘴角轻笑。
“我明白你的苦心,你对他来说同样重要,你不知道小晨有多么喜欢你,那天他回到家说他的偶像要收他为徒,他那种狂热和兴奋我到现在还记得!”
“是吗?”秦莫雨眸子一亮,转而叹息着低语,“他是个好孩子,我希望他幸福!”
李毅点点头,沉吟了一阵后,轻声问他。
“听你刚才的意思,他想结婚了?”
“这个他没说,他只是说觉得你没有以前那么爱他了,至于为什么你会给他这种感觉,那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其实我是很看好你们的,早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心里有数,你对小晨晨的爱很热烈,你不会变心的,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早点结婚呢,也许他的心里只是不够踏实罢了。”
李毅闻言,忍不住摇着头笑了笑。
“其实最近我确实是冷落他了,我实在太忙,有太多事要做,定教堂,设计婚礼现场,还要偷偷摸摸的不能让他知道,为了有足够的婚假,忙了大半个月去安排公司里的事情,难免就让他多想了。”
秦莫雨微愣,“所以你…”
“没错,我最近在偷偷的准备婚礼,因为不想让他知道,所以故意让他来瑞士的,也方便我做事,没想到会让他多想,还以为我不爱他了!”
“那我就放心了!”秦莫雨和尉迟立晨相视一笑,两个人眼中都是满满的欣慰和欢喜。
“我听他说你们都求婚过了,所以刚才就画了两个稿子,设计了两套西装,本就是给你们婚礼的时候穿的,这下好了,正好用的上!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婚礼在哪天?”
“五天之后!”李毅轻笑着说道。
“我让设计师朋友赶一赶,应该能做完!”
秦莫雨说完,捂着嘴优雅的打了个哈欠,随即神色倦怠的靠在了尉迟立晨的身上。
“谢谢你,小晨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可是…”李毅看着神色厌厌的秦莫雨,试探着问道,“你真的没事吗?看起来状态的确不是很好。”
尉迟立晨闻言,看着秦莫雨的目光不禁又严肃紧张了几分。
“我就是困了,没事的,你看你!”
秦莫雨被他盯的身上都要出洞了,忍不住微嗔着瞪他,心里却因为男人的担心而高兴着,忍不住握住男人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
“他好好的在这儿呢,放心吧!”
一旁的李毅愣愣的看向秦莫雨的肚子,不禁有点儿懵。
秦莫雨被他的样子逗乐了,能看见平时冷静果断的李毅露出这副表情来,也算是个稀奇事儿。
“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最后一件事情,我怀孕了!”
“是你说错了…还是我听错了…”
“谁都没错!”秦莫雨敛了敛眸子,轻声说道,“其实…我是个hermaphroditism,说白了也就是双性人!”
李毅有点接受无能,事实上他已经完全懵了,秦莫雨的外貌看着美艳,但给他的感觉也是个实实在在的男人,他举止不娘,外表看着一点也不像是个双性人。
“这事儿除了我的家人和小晨,没有其他人知道,我是把你和小晨晨当成家人才告诉你的,如今我怀孕了,这事儿是瞒不住的,我也不想瞒你们。”
秦莫雨笑得温和,对他轻声说道。
李毅点点头,这是天大的事情,如果不信任自己,秦莫雨又怎么会告诉他?
“谢谢你能信任我们!”
“我先告诉你,是因为我相信你比小晨晨更加冷静,你能慢慢告诉他这件事情,如果我先和他说了,以他的性子还不得鸡飞狗跳的!”
秦莫雨笑笑,“所以麻烦你了!”
“好,我知道了,我会挑个时间告诉他的!”
李毅说完,杜晨已经拖着行李箱下楼来了,他刚才隐隐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事情。
“什么鸡飞狗跳啊?”
“说你把人家家里弄得鸡飞狗跳!”
李毅笑着起身,把自己的风衣和行李箱都拿了过来,“所以你快跟我走吧,混世小魔王!”
“你别拿我当孩子好不好?还小魔王!有没有巴啦啦能量和奥特曼啊?”
杜晨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李毅瞪了他一眼,然后穿上风衣,拉着两人的行李箱,和秦莫雨尉迟立晨两人告别之后,离开了他们的家。
小别胜新婚,李毅和杜晨两个人已经分开了大半个月,到了酒店的第一件事情当然是……你懂的!
被思念成疾的男人狠狠的做了一通,杜晨腰酸腿痛的赖在床上不愿意动弹。
李毅先是去放好了一浴缸的热水,这才回来抱着他进了浴室。
被温热的水包裹住的瞬间,杜晨舒服的哼哼出声,却在看见男人也挤进来后整个人都怂了。
“哥哥,别来了好吗?我的腰禁不住了!”
“小怂包!”李毅靠坐在浴缸边缘,把杜晨圈在胸前,吻了吻他的头顶。
“赶了一夜的飞机,你也让我泡泡放松一下不行吗?难道你脑子里整天都是这种事儿?”
明明是你脑子里整天都是这种事儿!
你当我感觉不到身后那个硬东西是吗?
杜晨忍不住在心里嘀咕。
李毅看他靠在自己胸口昏昏欲睡的样子,忍不住吐槽。
“才做了一次你就累成这样?至于吗?”
话虽这么说,但李毅却伸出双手,轻轻揉着杜晨的腰和腿根。
“至于吗?你被折腾大半个小时试试,看你腰疼不疼?腿酸不酸?站着说话不腰疼!”
杜晨歪着脑袋瞪了他一眼。
“你就往那儿一躺能累到哪儿去?我一直在出力,还得变着法儿的让你也舒坦,到底是谁累啊?”
李毅哭笑不得的看着他,这个强词夺理的小样儿越看越招人喜欢。
“你这是臭不要脸好吗?”
杜晨仰着头又白了他一眼,“我全身都要被你弄散架了!你还说风凉话!”
“我是真不觉得你会累啊!”
“要不你试试?”
杜晨挑眉,没好气的说道,“让小爷反攻一回,你就知道什么是菊花开满山了!”
“你哪儿来的这么多废话?嗯?”
李毅握住他半软的性器,有技巧的爱抚套弄,几下就让它抬了头。
“啊…嗯…哥哥…”
杜晨舒服的轻哼出声,情不自禁的用头蹭了蹭男人的胸膛。
李毅已经很久没用手帮过他了。
过去没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经常用手帮对方,不过那时候杜晨还是初中呢。
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对互相的身体都熟悉了,往往都是直入主题,很少会有这么多细节了。
“敏感成这样?”
李毅挑眉,手上的动作却停了。
“继续…哥哥…难受着呢…”
杜晨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哪有做到一半儿就收手的呀?这也太坑人了吧!
李毅用手指指腹在那顶端蹭了蹭,杜晨眼睛都起了一层雾,哼唧着用腿蹭着李毅的。
“快点儿…”
“那你什么都得听我的,听吗?”
李毅勾勾嘴角,说话间手指灵活的抚弄着杜晨的性器给他快感。
“听…嗯…都听…”
抓着男人的手腕,杜晨拧着腰迎合男人的手。
“最爱你了…快一点儿…好不好…”
“绝了反攻的念头,乖乖的被我疼爱,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李毅含住他的耳廓轻轻啃咬,惹得杜晨情动的轻颤,然后在他耳边诱惑着低声呢喃。
“答应吗?嗯?”
杜晨都要急哭了,这也太折磨人了,男人的声音那么有磁性,弄得他耳朵都要怀孕了,本来杜晨也没想反攻,他就是嘴上说说而已。
“答应…不反攻…哥哥…我要…”
李毅爱死了杜晨现在的表情,这种因为他而情动的样子,让李毅忍不住想压倒他狠狠的占有侵犯,让他一遍遍的叫出自己的名字,让他全身上下由里到外都充满了自己的气息。
大概这就是男人天生的占有欲和征服欲吧?
杜晨正被男人套弄的舒服到了极点,男人却突然停了动作,杜晨生气的看向他,就见男人出了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难道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
杜晨心里一惊,连忙坐起来搂住男人的脖颈轻声说道,“哥哥,你怎么了?”
李毅回过神来,就见杜晨正满眼担忧的看着他,他倾身吻了吻杜晨的眉眼。
“小晨,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你说什么?”
杜晨傻愣愣的看着李毅,心里涌出酸涩甜腻的幸福感,让杜晨一瞬间就红了眼眶。
李毅看他一瞬间连眼睛都红了,就知道他听见了,捧住他的脸颊,李毅温柔的轻声说道。
“你明明听见了的,说出来吧,你也说给我听好不好?我想听你说!”
“我…”杜晨哽咽着眨眨眼睛,这个时候哭太丢人了,可眼泪还是止不住往下掉。
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他根本看不清李毅的样子,但他知道,李毅一定正在温柔的笑着,杜晨一边流泪一边笑。
“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李毅按着杜晨的后颈吻上他的唇,浅尝辄止的亲吻,这个吻不含一丝情欲,但却带着满满的爱恋。
恋恋不舍的在杜晨的唇瓣上轻吻了几下,李毅才微微后退了些,轻笑着说道。
“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做准备,你最喜欢的花,你最喜欢的颜色,你最喜欢的音乐,就是为了给你惊喜,婚礼在阿姆斯特丹,五天之后!”
杜晨扑上去紧紧搂住男人的脖颈,心脏跳的都要冲出胸膛了,原来他一直在偷偷的准备着婚礼,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婚礼!
“哥哥我爱你!我爱你!”
杜晨兴奋的抱着男人一直重复,李毅就宠溺的搂着他一直回应。
“嗯,我也爱你!”
杜晨睡醒的时候天刚亮。
而李毅搂着他的腰睡得正熟。
昨晚杜晨睡得很早,他记得自己临睡前,李毅还在和其他人最后一次确认婚礼细节,忙的不得了。
杜晨枕着李毅的胸膛,浅笑着看着男人熟睡的样子,他的眼下微微有些暗,显然是这几天熬夜忙碌造成的。
李毅睡得很沉,甚至还在轻声打着呼噜,一定累坏他了吧,杜晨想着,心疼的吻了吻男人冒出青色胡茬的下巴。
“嗯…”李毅蹙着眉头动了动,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见杜晨那张清秀的脸近在咫尺,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于是凑上去在杜晨的唇瓣上轻吻一口,“早安老婆!”
“早安…”杜晨觉得心里被塞进了满满一大罐蜜糖,因为从今天开始,他们就是一对正式的夫妻了。
“怎么起来这么早?太兴奋了?”李毅翻身将他压在床面上,刚才的杜晨笑得太幸福太耀眼,让李毅情不自禁的就想抱住他狠狠吻他,李毅也确实那么做了。
杜晨十分配合,他伸出双臂环住男人的脖颈乖巧的任他索取,还伸出舌尖轻舔李毅的唇瓣做回应,这样任人予取予求的杜晨,让李毅的情欲迅速就升腾了起来。
李毅明白现在不是想那些的时候,他搂着杜晨耳鬓厮磨了一番,弄得杜晨红了脸乱了呼吸,双眼都因为情欲失了神。
他的睡衣早就已经被李毅脱下来扔在了一边,胸前和腿根的白皙肌肤也都被他吮吻出了红印子,可李毅却揉揉他的发丝坐了起来。
“起来吧,今天可是我们的大日子,不能赖床的!”
混蛋,把人家弄成这样就不管了!
杜晨看看自己腿间斗志昂扬的“小小晨”,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李毅满脸尽是得意,凑过去用指腹蹭了蹭“小小晨”的顶端,杜晨轻喘了一声,拍开他的手没好气的说道。
“去去去!一边儿去!我裤子都脱了你又不上我!”
李毅哭笑不得的轻咳一声。
“不是我脱的吗?”
“你还有脸说!”杜晨白了他一眼,捡起一旁的睡衣睡裤穿上。
“就知道逗弄人!心眼子坏透了!”
“这小样儿!在跟你老公撒娇吗?”
杜晨叹着气摇了摇头,“嫁了个智障!”
结果下一秒就被男人捏着下巴偷了个吻,杜晨被男人突然的动作惊了一下,推推他的胸膛。
“干嘛?”
“火气这么大呢?欲求不满吗?”
李毅从背后搂着他的腰,下巴枕在他的肩头带着他往浴室走,边走边说道。
“今天是这么隆重的日子,就你这小身板,和我这战斗力,如果大早上就做一回,你就不怕一会当众腿软吗?”
杜晨愣了愣,不得不承认,李毅这话太有画面感了,就凭李毅的战斗力,最少半个多小时,菊花被来来回回进进出出半个多小时,任何人都受不了好吧?要是婚礼上他这腿一软往那儿一跪,那可就真的是丢脸丢到荷兰来了!
李毅吻吻他微凉的耳垂,一边给他挤牙膏一边接着说道。
“你想要的话,今晚老公一定满足你,三个月的婚假,我不介意都和你在床上度过,想想也挺刺激的!”
跟你一起在床上妖精打架三个月?
你当小爷是充气娃娃不会累不会痛啊?
就算是充气娃娃也被折腾漏气儿了好吧!
连着啪啪三个月那菊花还不成了向日葵了?
会不会第二天的八卦新闻上自己就上了头版头条?标题就是《震惊!淫荡贱受索求无度饥渴难耐,被自家公狗腰小攻连续奸淫三个月,最后极乐致死!》
光是想想那一幕,杜晨就觉得菊花一紧后腰一酸腿根一麻,太特么恐怖了啊!
李毅愣愣的看着杜晨,这副见鬼了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他把挤好牙膏的牙刷放进杜晨手里,轻手捏了捏他的脸颊不解的问道。
“怎么了这是?突然表情怪怪的!”
杜晨回了神,看见李毅靠近的放大俊脸吓了一跳,“卧槽!”
他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撞上背后的墙,脑子里全是那个标题——《震惊!淫荡贱受索求无度饥渴难耐,被自家公狗腰小攻连续奸淫三个月,最后极乐致死!》
“嗯?”李毅云里雾里的,怎么了?
“那个…”
杜晨把牙刷放进嘴里,上前去踮着脚扶着李毅的双肩,一脸严肃却口齿不清的说道。
“哥哥,你说得对,这么重要的日子这么关键的场合,怎么能出丑失误呢?所以我们现在绝对不能做!”
想了想又加了几句,“以后也不能做的太多,嗯…对肾不好…对!对肾不好!”
一边说还一边煞有其事的用力点头,然后重复着“对肾不好”这几个字,走到洗手池边刷牙去了。
“啊?”李毅有点懵,这是他弟弟吗?这是杜晨?莫不是被鬼上身了?说话颠三倒四的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