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原耽】我的哥哥我的攻(28)

Work Text:

  (28)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杜晨就大学毕业了。
  他也没急着找工作,每天过的潇洒随性,宅在家里画画,或者到李毅公司去陪着他,不然就去瑞士秦莫雨那里待几天。
  这三年过的相当快,杜晨和李毅之间的感情却是一直炽烈甜蜜,没有丝毫的改变。
  这天杜晨正窝在秦莫雨家里的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玩儿手机,突然就来了电话。
  看到来电显示是谁,杜晨一瞬间连眉梢都弯了起来,连忙喜滋滋的接听。
  “哥哥,你开完会了啊?”
  “对,不过一会还有些别的事情。”
  李毅在电话那头轻笑。
  “你好好在瑞士待着,照顾好自己,等我忙完了这阵再回来不迟,我现在确实没有时间陪你,抱歉。”
  李毅那边环境有些吵,听着像是大马路边,杜晨听不太清他说的话,于是干脆把通话换成了免提。
  杜晨明白李毅有他的工作,可爱人总是在忙,都没时间陪着他,他心里怎么会不在意?
  所以杜晨才会一气之下跑到瑞士这儿当师傅的电灯泡,就是心里在赌气。
  揪着沙发抱枕上的穗子,杜晨心里嘟囔着抱怨,嘴上却轻声说道?
  “不用道歉,我们两个又不是外人,道什么歉啊你?我没关系的,你好好工作吧,别太累了,记得少喝咖啡。”
  “好,”李毅语气温柔的应着。
  “亲亲老公吧!”
  杜晨微微有些脸热,可心里想他想的紧,于是也不管还在别人家的客厅,把双唇凑近了在手机上带着声音亲了一口,然后脸就更红了。
  他咬着下唇哼哼,“行了吧?”
  “乖,我这边忙完了就回家睡了,挺累的,所以今晚就不和你视频了,好吗?”
  李毅轻声说道。
  杜晨听出男人语气里的疲惫意味。
  他都这样了还在哄着自己,心里哪还有气了?只剩下满满的心疼,于是连忙边点头边说道。
  “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记得吃饭。”
  “嗯,明天再找你,挂了,我爱你!”
  “我也爱…”
  杜晨的话还没说完,那边就挂断了。
  他沮丧的靠在沙发上,怎么这样啊?
  过去李毅从来不会就这么挂他电话的。
  他的我爱你还没说完…心里好难受…
  而另一边的李毅站在车来车往的机场门口,乱哄哄的环境让他根本听不太清杜晨说的话,于是干脆挂了电话,对一旁的助理说道。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就照我刚才开会时的吩咐去做,有任何突发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每晚都要给我汇报工作,昨天我让你订的机票呢?”
  “李总,在这儿,还有您的护照和证件。”
  “嗯,”李毅将证件接过来放进公文包里,“把我车开回公司吧,放在停车场就行,我回来也不用你接机,回去吧。”
  等助理开车离开了,李毅看着行李轻笑,小笨蛋,老公这就来找你了!
  然后拉着行李箱进了机场…
  可远在瑞士的杜晨并不知道李毅已经登上了去瑞士的飞机,准备给他一个天大的惊喜,他还在因为被李宏毅挂断电话和打断我爱你而生气。
  秦莫雨扒拉着长发从楼上往下走,睡眼惺忪迷迷糊糊的坐在沙发上,看见杜晨受气包一样憋屈的神色,揉着眼睛问道。
  “怎么了小晨晨?”
  杜晨撇撇嘴,然后靠近秦莫雨求助似的低喃。
  “师傅,你说我和哥哥会不会变成七年之痒了啊?”
  秦莫雨闻言微愣,杜晨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他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
  “你们俩到七年了吗?傻徒弟?”
  杜晨挠挠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
  “我的意思是…他是不是厌倦我了?总觉得他没有以前那么温柔了…而且…”
  杜晨拧着眉头懊悔的说道,“哥哥是和我求婚过的,我虽然答应了,但是跟他说要三年后才能结婚…”
  “嗯?”秦莫雨有点懵,“干嘛要三年后?”
  “额…”杜晨不知道怎么说,“就是吧…我生母她三年前过世了…不久之后哥哥就和我求婚了,我想着当时结婚好像不太好,就和他说过三年再结婚…他也答应了…”
  秦莫雨了然的点点头,“你的决定没有错,守孝是应该的,现在是怎么,他因为这个事不高兴了吗?”
  “没有!”杜晨连忙摇头。
  “哥哥从来没有抱怨过这个事儿,其实很久以前他就准备好戒指了,但是后来我生母过世,他也觉得应该守孝,就没把戒指拿出来,后来我心情不好,你又和那家伙晒了微博,他才拿出来的。”
  “听你这么说,你们也没什么矛盾呀?”
  秦莫雨靠在沙发上,抱着双臂柔声说道,“怎么你就会想到七年之痒那儿去了?”
  烦躁的哼哼两声,杜晨也靠在沙发上。
  “那就是一种感觉,我也形容不好,总之就是觉得怪怪的。”
  “我看你呀,就是每天过得太闲了,所以胡思乱想没事儿找事儿!”
  秦莫雨白了他一眼,站起来往厨房走。
  “睡到现在饿死了,我去找点吃的,慢慢胡思乱想吧你!”
  “真的只是胡思乱想吗?”
  杜晨看着手里的手机,窝在沙发上蹙着眉头想着,可是今天哥哥他…
  杜晨不想承认,其实他就是因为李毅挂了他的电话而生着闷气。
  自己现在怎么就这么小气了呢?
  他很忙吧,可还是在打电话哄着自己。
  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杜晨,你别太贪心了…
  李毅来的时候是尉迟立晨开的门。
  看着面前拎着行李顶着一身雪的人,尉迟立晨微愣,“下雪了?”
  李毅不置可否的挑眉,他掸了掸肩头,把积雪从风衣上抖了下去,“不然呢?你以为我身上的这些是雨还是冰雹?”
  “或者三者都有呢?”
  尉迟立晨冷着脸,然后微微让了让身子。
  “来的正好,快把你媳妇儿领走!”
  “嗯?”李毅正脱了风衣,抖上面的雪,闻言看向尉迟立晨,不解的问道。
  “小晨他怎么了吗?”
  “他没怎么,是我要怎么!”
  尉迟立晨冷哼,杜晨在的这些日子秦莫雨都不让他碰,说是怕被听见。
  不止如此,就连亲一下都得趁杜晨看不见的时候,还不能在他脖子上留下印子,把尉迟立晨气的不行。
  偏偏秦莫雨稀罕杜晨稀罕的不行,所以他不能跟杜晨发火,把杜晨赶走。
  他都憋了大半个月了,天天看得到却吃不到,这过的算是什么日子?
  李毅心思稍转就明白了他生气的原因,笑着越过他进了门。
  “现在后没后悔当初打坏我家的门?”
  尉迟立晨神色一僵,突然捂着太阳穴靠在门上,痛苦的紧闭着双眼。
  李毅吓了一跳,连忙去扶他。
  “怎么了这是?”
  谁知道尉迟立晨突然就站直了推开他,微低着头小声说道。
  “没什么,李先生快进来吧,挺冷的。”
  这是…李毅看着他前后截然不同的语调和神情,心里明白过来了。
  这是不是另一个人格出来了?
  李毅一进门就看见了杜晨。
  他蜷着双腿枕着自己的胳膊窝在沙发上,盖着条深蓝色的毯子正睡着。
  杜晨微微蹙着眉,睡得并不安稳,看着还有些憔悴,让李毅看了直犯心疼。
  本以为他在瑞士会开心一点的,总比在海城自己却没有时间陪他要强,可怎么现在看着,他好像过的并不好呢?
  “李先生,喝点热水吧!”
  尉迟立晨挂着腼腆的笑意递过来一杯水,随即看看杜晨低声说道,“小晨刚刚睡着不久。”
  李毅点点头,他本来也没打算吵醒杜晨,更何况他一身的寒气,接近睡着的杜晨对他没什么好处。
  “你先去壁炉那儿坐一会儿吧,暖暖身子,莫雨应该正在书房里画画呢,我去看看他。”
  尉迟立晨温和的对他笑笑,与刚才冷清的样子判若两人,然后转身上了楼。
  李毅走到壁炉边坐下,脱了身上的风衣担在椅子上,坐在这里刚好能看到杜晨,他便安静的就那么看着他。
  大半个月不见,总觉得心爱的人好像是瘦了。
  过了十来分钟,李毅觉得身上暖起来了,这才起身轻声走到杜晨身边,蹲在他面前无声的看着他。
  杜晨的睫毛轻颤,睡得并不踏实,还在轻声呢喃着什么,像是在说梦话。
  可能是心里有感应吧,他竟然悠悠转醒,缓缓睁开了眼,看见李毅后,杜晨先是愣了愣,然后冲他伸出双臂可怜兮兮的哼唧起来。
  “哥哥…抱…”
  李毅连忙握住他的手,倾身在他有些干涩的唇上吻了吻,这才搂住杜晨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杜晨半坐着,一手被李毅握着,一手搂着男人的腰,靠在他的胸口蹭了蹭,“让我靠一会儿,好想你…”说完就又睡了过去。
  低头轻靠在杜晨头顶,李毅满足的松了口气,如今杜晨靠在他怀里,绵长的呼吸声彻底让他安了心。
  坐了十个小时飞机,前后折腾了十几个小时,总算和他抱在一起了。
  也不枉自己之前跟老牛似的累了半个多月,换来这三个月的年假。
  而此时二楼的书房里,秦莫雨正坐在尉迟立晨的双腿上,和他纠缠着。
  他拧着身子不让男人碰,挣扎的脸都泛了红。
  “别闹了,都说了不行的!”
  说话间还偷偷的用手护着自己的肚子…
  杜晨睡得很饱,伸了伸有些酸疼的腿睁开眼,面前是一片穿着衬衫的温热胸膛。
  这个古龙水的味道…哥哥?
  杜晨惊讶的坐起来,就看见十几天不见的李毅正浅笑着看着他。
  惊喜的搂着李毅的脖子坐起来,杜晨在他的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
  “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呀!”
  “嗯?”李毅微愣,刚才的事他都不记得?
  杜晨靠在男人肩头笑眯眯的说道。
  “我刚才睡到一半还梦见你了呢!没想到醒来你就真的在了啊!”
  “傻瓜!”李毅捏着他的下巴在他的唇上亲了亲,心里满满的都是甜蜜的疼爱和怜惜。
  “刚才那根本就不是做梦,你就这么想我?连梦和现实都分不清了吗?”
  杜晨愣愣的看着他,然后才反应过来,搂着他的脖颈跨坐在男人腿上。
  李毅怕他仰过去,连忙搂住他的腰,却见杜晨得意的笑着。
  “你才是大骗子呢!不是说很忙吗?不是说有会要开吗?怎么?你的会议室搬瑞士来了?”
  李毅坐直了身子,用额头轻抵着杜晨的额头,深情款款的轻声说道。
  “我的会议室没搬过来,可是我的心却被一个小笨蛋搬过来了,没有心我要怎么活?只好跟着那个小笨蛋跑过来了!”
  说完按着杜晨的后颈就吻了上去。
  杜晨刚想骂他一句肉麻,就被男人温柔的封住了呼吸,两个人辗转厮磨着亲吻的时候,杜晨突然就有点想哭。
  他怎么能怀疑男人不爱他呢?
  这个人明明爱他爱到骨子里了啊!
  他一声不响跑到瑞士来,还不是为了自己吗?
  可是转瞬间,杜晨心里升起的酸涩情绪,在一瞬间全部转变成了害羞,因为…
  臀下某处炽热坚硬的触感让杜晨红了脸,他连忙嘟囔着推了推男人的胸膛。
  色鬼!
  这是在别人家呢,他就乱发情!
  李毅低笑着看着杜晨。
  他被自己吻的唇上泛着水光,双眼微红,诱人的很,偏偏他又吃不到,这也太折磨人了。
  “小晨,跟我去酒店住吧,我都想死你了!”
  杜晨听见他因为情欲的影响嗓子都哑了,心里满满的都是得意和甜蜜,不禁戳了戳他的胸膛嬉笑着说道。
  “我不,谁要跟你去酒店啊?被你吃干抹净怎么办?你这么色!”
  “嗯?”李毅挑眉,在杜晨的惊呼声中将人抱起来压在沙发上。
  “以为在这儿我就不敢动你了吗?”
  “别闹了!”杜晨被他吓得不轻,急忙挣扎着推开他要起来。
  “这是在别人家呢,被看见怎么办啊?”
  “没办法,谁让你勾引我!”
  李毅有心逗弄他,紧贴着杜晨的身子隔着衣服揉着他的臀,手下的触感美好的让他爱不释手。
  “我现在就想把你吃干抹净不留渣!”
  “你…”杜晨急得不行,这要是被秦莫雨他们俩看见了算什么事儿啊?
  被男人抚摸的地方触电一般,这么久不见,他一被撩拨就有了感觉,可是也不能在这儿啊!
  杜晨妥协了,只好哀求的看着李毅,讨好的轻轻挠了挠男人的胸膛。
  “我跟你去酒店住,好不好?到了酒店怎么都听你的,只要别在这儿就好!好不好?哥哥?”
  “真的?”李毅挑眉,虽然看着一点起身的意思都没有,其实心里已经乐得不行了。
  不过刚才这小家伙挠他那几下是从哪儿学来的?也太撩人了,勾的他有些心痒难耐。
  “真的!真的!怎么样都听你的!”
  杜晨连忙猛点头,其实他也挺想那个的好不好?又不是只有男人想。
  “那好吧!去收拾行李,搬去酒店住。”
  杜晨看着男人放开他站起身,刚刚松了一口气,又听见男人让他现在就去收拾行李,他傻愣愣的坐起来,整理衣服的手都顿住了。
  “这么急?我还没跟师傅说呢,就这么走不太好吧?”
  李毅刚要说话,就看见尉迟立晨小心翼翼的扶着秦莫雨下楼来。
  “呐,你师傅这不是下来了吗?”
  杜晨回过头去,看尉迟立晨对秦莫雨紧张的那样儿,连忙站起来快步迎了上去。
  “师傅你这是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儿…”秦莫雨推了推尉迟立晨,微红着脸小声说道。
  “你松开我!还有人在呢,你干嘛呀?”
  尉迟立晨闻言不但没有松开秦莫雨的手,反而还轻手搂住了他的腰,神情异常的严肃。
  “不行!”
  “你…”秦莫雨白了他一眼,索性不理他,看向杜晨说道。
  “我刚才好像听见你们说要走了是吗?”
  “哥哥来了,我们都住在这儿不太好,已经麻烦师傅很久了,我们就不打扰了!”
  杜晨说完对尉迟立晨笑笑,他对这个好脾气的尉迟立晨挺喜欢的,印象还不错。
  “那我就不送你们了,抱歉,莫雨他有点不舒服,我要照顾着他。”
  尉迟立晨温和的对他们点点头。
  “师傅…可是你看起来…”
  杜晨刚要说话,就被秦莫雨岔过去了。
  “没事儿没事儿!你们走你们的!别听他胡说,我身体好着呢,你们这么久不见,是该有个二人世界的,快去吧!”
  “那好,哥哥等我一下,我去收拾行李!”
  杜晨回头看了李毅一眼,然后就微红着脸噔噔噔跑上了楼。
  李毅看他那明明挺高兴,却又故作镇定的小样儿,不禁摇着头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