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无意义事件簿

Work Text:

闵玧其冲下这段坡路。夏天的太阳照在他身上让汗水不断从额角滑落,睫毛也因此变得有点黏糊糊的感觉。他手里攥着单肩包的肩带,大步向前跑去,心里想着要是再不快点就赶不上开场了。种在道路两边的绿植不断从他眼角掠过,这本该是一道令人舒心的风景,但落在他眼里却是无味的:因为他还没有遇到他的灵魂伴侣,所以整个世界对于他来说只有单调的黑白灰。不过闵玧其也不是在意这些的人,除了色彩,世界上还有其他东西供他取乐,比如音乐。他喜欢音箱的振动,语言从演出者的口中倾泻而出落到他耳中,就像饮下琼浆玉露。
演出场地并不是很大,人群也显得有些拥挤。他一边扬着脑袋朝舞台看,一边向前挤。这不是他第一次来这里了,观众当中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和他熟识,在穿过人群的时候拍拍他的肩算是打了招呼。当他快钻到平时的位置时,闵玧其发现已经有一个人站在那里了。从背影上看并不是认识的人,至少并不是这块地方的常客。闵玧其不悦地咂了咂嘴,就在他想走上前去叫那人把位置还回来时,忽然瞥见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他能看得见灯光了。
不,或许这么说有点不太正确,但在闵玧其此前的人生里,灯光都只是一片灰色或白色的平淡色块。可在这时候他看见的是暖黄色,细小的灰尘在暖黄色当中飞舞着,翻滚到空气里的每个角落。
他的眼睛开始接收这世界上的一切颜色。
闵玧其站住了,他一时间还没能适应这突如其来的转变。为什么是在这种时候?为什么要在这里?是谁?许多问题一下涌入他的心中,他开始向后退去。平时令他内心获得平静的音乐在这时候被视觉上的色彩盖住了,他听不见了,他只感觉到铺天盖地的颜色没过周围的一切,没过他的脚踝、手臂,直到浸过头顶。
闵玧其转身跑了出去。
在一个转角之后他停了下来,扶着路边的花坛喘气。很难讲清楚为什么他像逃跑一样离开了那里,他本不该这样做。正确的说,以他的性格根本不会也不需要这么做。但那也不像是逃跑,他并不惧怕,他只是感到复杂,混合了巨大的喜悦和内心某部分大喊着不像被束缚的挣扎。闵玧其从地上爬起来,思考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再次进去观看演出的想法。
这件事过后的一个星期都没有什么转机,闵玧其也逐渐习惯了带有色彩的正常世界。他并没有去细究在他身上引发这异象的是谁,或许只是没有兴趣,也有可能是认为只要这样他就还能有拥有自由。
在此期间他在便利店打工,开始可以靠颜色记住饮料和对应金额来结账。牛奶盒上有红色的花纹,樱桃汽水的包装和盖子是粉色的,柠檬苏打印着刺眼的黄色,盛惠三十元,非常感谢。闵玧其抬头看向顾客,然后又陷入到了那种强烈的心悸当中。对方也同样楞在那里,仿佛时间于此刻冻结,他们陷入黑洞,双眼看不见却依靠灵魂来触碰。
是你。
他听到了。
我找到你了。
他知道命运的答案了。
那个人开口说道:“我叫金南俊,你呢?”
“我认得你,”闵玧其回答,他感到有些眩晕,“上次演出占了我位置的人。”
“我觉得这不是一个正确的回答方式,而且你明明很清楚那种地方根本没有固定位置给每一个观众。”
“啧。”闵玧其发出了不满的声音:“快点结账,不要妨碍我打工。”
金南俊似乎没有任何让步的打算。果然,超麻烦的,和想象中的一样,闵玧其想。
他探出柜台从金南俊左边的衣袋里掏出对方的钱包,准确又快速地掏出相对应的数额,然后又放了回去。整套动作一气呵成,金南俊甚至没有来得及对他做出任何指责。
“欢迎下次光临。”闵玧其将所有东西都装好递了过去,这回似乎连营业性的微笑都懒得挂上了。
什么嘛,居然对我这样。金南俊走出便利店后将柠檬苏打从塑料袋里掏出来,打算用碳酸饮料来缓解刚刚的不悦。但他的指尖却好像碰到了和易拉罐材质不一样的触感。他将罐子放倒路灯的笼罩下检查,发现小票被易拉罐上挂着的水珠黏到了上面。金南俊揭下那张湿哒哒的小票准备扔掉,但却像是有什么预感一样将那张小票也拿到了灯光下查看。
上面写的是“闵玧其”三个字和一串数字。
金南俊眯眼笑了起来:“这才像话嘛。”至于什么时候打通那个电话号码,就等喝完这罐柠檬苏打再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