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王牌战士中秋24h/0:00]两厢情愿

Work Text:

把人撂倒在床上的时候,李正宇还没想那么多。

其实本来,他只是想让赵海龙消停一点。这人整整一天不在宿舍也不知去了哪里,回来就吵着要看他的义眼。李正宇没同意,赵海龙上一秒还挺失落地说好吧那算了,下一秒就又凑上来要研究个彻底。

结果赵海龙明显高估了自己的格斗实力,被反剪了双手还要在嘴上占点便宜:“哎正宇,今天可是中秋佳节,打架不合适吧。”

李正宇轻嗤。他刚把手松开,赵海龙就眉眼一扬压了回去,见人瞟了眼桌上自己带回来的盒子,一脸得意地邀功:“海龙哥哥给你的中秋礼物。感动吧?”

李正宇反击得轻而易举。他重新掌握了主动权,没点诚意地回:“感动。”

顿了顿,他又补了一句:“你忘了,你格斗就没赢过我。”

被戳到痛处的赵海龙:“……”

赵海龙捂胸口作痛心状:“我就该让你这个混蛋一个人待在宿舍里长毛。”

李正宇挑眉,咬了口人的脖颈。赵海龙推了他一把,力道小得像猫在挠:“嘶……别咬,李正宇你属狗的吗……唔……别揉,喂!”

李正宇慢条斯理,探进赵海龙制服里揉人乳首,轻声反驳:“不,我属狼。”

所以我怎么可能放过自己的猎物呢。

他这么想着,另一只手顺着人的脊柱一寸寸往下捏。赵海龙埋首在他颈间,温热的呼吸撩得人心猿意马。

赵海龙好像天生就知道怎么让他束手无策。初见时这个人带着灿烂的笑,毫无征兆地闯进他的世界。李正宇下意识要将人推远,却怎么也忘不了那句“我带你走”。

 

人触及自己渴求的东西时,大抵只有两种想法:同化它,或者被它同化。
于是太阳重新照进他心底避光的一隅。
于是他决定自己来取想要的中秋礼物。

 

李正宇的礼物被他圈在怀里,落下的吻不讲道理又毫无章法。他就着赵海龙射出的白浊探进人后穴,肠肉推挤着缠上来,吞吐着他的手指。

赵海龙被他绵密的吻激得腿软,不自觉地随着人的节奏摆腰。李正宇的指尖搔刮着他的敏感点,
听人在他耳边难耐呜咽。

李正宇微微偏头,向红着脸的赵海龙表示自己的困惑。后者泄愤一样去握他的手腕,对视了一眼就没了脾气既乖且怂:“快……哈啊……快点……”

这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在撒娇。

平时互怼也好,床上打架也好,这人好像都会后退一步。李正宇挑眉,又起了那点对着赵海龙好像无穷无尽的恶劣心思。他俯下身去含人乳首,说出的话模糊又暧昧:“快点什么?”

然后赵海龙抬起腿去勾他的腰,仿佛已经自暴自弃:“快点……唔啊……操我,行了吧?”他咬住下唇意欲堵住出口的呻吟,瞪了李正宇一眼。

水汪汪的,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就这样。李正宇想,就这样包容我。让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他也觉得这样试探对方的底线太过幼稚,可那又怎样呢?李正宇任人轻咬自己的喉结,身下的抽送又急又重。

总归这一面只有赵海龙知道。

 

而他们两厢情愿,正在相爱。

 

他的爱人对他愈发凶狠的入侵照单全收,在李正宇的性器碾过前列腺时哭叫着射出来。赵海龙喃喃着太快了会坏的想让他停下,于是勉力抬起身啄他唇角,迷恋和狡黠悉数堆在眼眉梢。李正宇觉得自己一定疯了,居然能从中看出艳色来。

除过性事他没怎么见过赵海龙哭,这人好像一直都带着笑又阳光健气。此刻人脑子里昏昏沉沉,抽抽噎噎可怜兮兮喊他李正宇李男神李大美人,扭着腰想逃离,盼着这人快点心软。

可他要逃到哪里去呢?李大美人垂下眼,就着赵海龙的腰把人往下按,然后看着人气急地咬他肩膀。

赵海龙觉得自己湿透了,从内到外由表及里彻彻底底。
“唔……大……操……大少爷……”他被顶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救命一样去握李正宇的手:“你……你他妈……啊……”
那句慢点被人吻在嘴边。

都这样了还皮呢。李正宇眼眸一暗,连让人别跟着论坛上那些迷妹学都忘了,只觉得赵海龙可能是明天不想下床。

 

赵海龙像是被操熟了,软了腰随人予取予求。他眼睛里包着泪,凑上来讨一个吻,手搭在李正宇肩上,像是溺水的人抓着最后的浮木。这个时候他难得乖巧,全然没有前几次不服气的样子。

这个傻瓜……李正宇重新去握赵海龙的手,然后十指交扣。

他不由得想起以前看过的绘本:人的一生太短,与宇宙相比不值一提。可它们有一点是相似的,那就是都一样孤寂。

而他在漫天星光里,找到自己的玫瑰花。

赵海龙的吻落在他眼眸,或多或少带了试探的意味。李正宇知道他在想什么,想了想还是决定解释:“我没生气。”

“我只是觉得……原来我也会不安。”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
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打动你。*

 

他们俩的关系称得上是突飞猛进,赵海龙仿佛一夜之间就成了他的软肋和铠甲。两个人都在小心翼翼,好像初恋时的毛头小子。

从占有欲开始,一点一点学着去爱一个人。

“ 你也会离开我吗?”李正宇这么问,轻轻去吻赵海龙的脸。赵海龙没有说话,而他本就没指望对方回答。李正宇只是看着他的眼睛,自顾自低声道:“我知道你不会。”

那双琥珀色的眼眸亮晶晶,仿佛装着万千星辰。自初见起,李正宇就知道,迟早有一天他会被这个人的魔力所吸引。赵海龙伸手揉他头发,哄小孩一样:“好啦李大少爷,我不走。”

他垂下眸,又补一句:“也不会留你一个。”

 

李正宇唇角轻勾,再开口却是不相干的话:“月饼……吃什么馅?”
“甜豆沙。”

——————————————————————
*出自博尔赫斯的《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