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anta×陈嘉豪】【地藏×陈嘉豪】上篇

Work Text:

 

地藏赶到时,Santa搞陈嘉豪搞到一半。

陈嘉豪被蒙着眼睛,反剪双手,按在解剖台上,上半身的衣服撩到胸口,下半身一丝不挂。天花板上的灯把他的皮肤照得比冷库里的尸体还要白。分不清是精液,口水,还是眼泪,把他下半张脸沾得异常水润,双唇嫣红——

看来地藏已经错过了某些事情。

Santa一点仁慈都没施舍,法医单薄的身体在顶弄下一耸一耸的,可怜的性器压在解剖台边得不到照顾,张着嘴却只有细微的喘息和闷哼。

“喂,不要搞死了。”

地藏念叨一句。Santa还未回应,原本已经任人宰割的法医却忽然挣扎起来,Santa按住他的肩膀,道:“又多一个人搞你啊。”

地藏对这句话略感意外,他确信自己喜好的是脸美腰细长发巨乳的美女,在踏进这件屋子之前也只想过要怎么把那不听话的可恶法医吊在他的冷库里抽几鞭子。

可是。

怎么有男人的皮肤可以这么白,像莹润的珍珠。怎么有男人的呻吟声可以这么勾人,像羞涩的雏妓。怎么有男人的屁股可以这么翘,像饱满的蜜桃。

地藏眯起眼睛,缓缓靠近,皮鞋在瓷砖上敲出“哒,哒”的声响。Santa见地藏这副样子就知他有兴趣,揪住陈嘉豪的头发把他拉起来,把那张被蒙住眼睛,被搞得一团糟的脸毫无保留的展示给地藏看。

陈嘉豪什么都看不见,他自己的法医袍被撕碎了一角用来蒙在他眼睛上,但他知道这间屋子里进来了另一个男人,就站在自己面前,他试图把头移开,却被Santa用力顶进身体,发出一声悲惨的呜咽。

地藏感觉自己的腹部瞬间抽紧了,他几乎是被陈嘉豪叫硬的,那种脆弱的,哀求般的声音,除了能激起男人愈发变态的施虐欲和掌控欲,还能带来什么呢。

这个角度正好,陈嘉豪的背献祭似的呈现在地藏眼前,背上有几道红肿的棍痕,和磕碰的大块青紫印在原本光洁无暇的肌肤上,他伸手去碰,沿着伤痕描摹,直到Santa看着他笑,地藏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不符合他性格的事。

“搞快点。”地藏靠在解剖台另一侧,为了疏解心里那点奇奇怪怪的感觉,他点了根烟,催促Santa。

“不着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对吧?”Santa贴近陈嘉豪,舔着他的耳廓,后半句完全是在威胁陈嘉豪。

陈嘉豪本能的挣了挣,想躲开Santa的气息,Santa毫不费力地抓住他被拷在背后的双臂,下身顶回湿热软嫩的后穴。

“看来还没有学乖。”

早在地藏到来之前,陈嘉豪已经被Santa利用乔琳逼着就范了,从未受过造访的后穴不得不接纳凶徒性器的拷问,身体几乎被捅穿的痛苦让他一向冷静清晰的头脑也变得迟钝起来,只能瘫软在朝夕相对的解剖台上予给予求。

Santa决心在离开前再给这个不听话的玩具一点惩罚,他冲着在一边旁观的地藏挑挑下巴:“踩下那个。”

地藏不明所以的往地上看,那是一个踏板,还没等他问出原因,陈嘉豪说话了:“不,不......”

这是地藏第一次听见他发出喘息以外的声音,听得出法医原本清亮的声线已经被侵染的嘶哑微弱,地藏眼底再度翻涌起深沉的欲念。

他凝视着陈嘉豪。

陈嘉豪对此一无所知,他只能大概判断出那个陌生人的位置,迷茫的向那个方向仰起头,“不要,不要踩....”说不上是要求还是哀求,他说完这句话,又低下头去,咬住了嘴唇不再说话。

“不踩?可以,你有什么报酬给到我呢?”地藏最终没有踩下踏板,Santa只是做一个随你的表情,毕竟比起要他离开法医吸得紧紧的那张小嘴,将艳照上传给值班室只能算可有可无的惩罚罢了。

地藏再一次靠近陈嘉豪,冰冷的金属指套接触到陈嘉豪汗湿的脖颈,令摸惯金属器的法医忍不住泛起一阵恶寒。人体的致命部位被无机物掌控的感觉竟然性感到连见惯尤物的地藏都把持不住,他掐住陈嘉豪的脖子,无赖的要求道:“奖励啊。”

陈嘉豪没能回答出他还能支付得起什么报酬,他被正在冲刺的Santa操的有些神志不清。Santa双手掐在陈嘉豪胯部,无情到像用飞机杯一样使用法医的后穴,肠液和润滑液混在一起被捣出“咕啾咕啾”的声音来,羞耻不堪,粗长的性器则在肠道里肆无忌惮的剐蹭,每一条褶皱都被撑开了鞭笞蹂躏。

“啊...啊....”

陈嘉豪低低的呻吟声从喉咙深处被撞碎了吐出来,Santa心满意足的叹息一声,猛得抽出性器摘掉避孕套,射在陈嘉豪的尾椎处,粘稠的白色液体顺着曲线滑落在股沟,淌过尚未合拢的穴口,比被内射看起来更色情狼狈。

地藏全程紧盯陈嘉豪的脸,看着他张开嘴急喘,看着他咬着牙忍耐,那条水润的舌头藏在牙齿后面,勾得地藏口干舌燥,于是他趁着陈嘉豪失神的时刻,扣着他的脖子与他接吻。

“唔!”

陈嘉豪被迫张开了嘴,属于陌生男人的舌头蛮横的扫进来,抢劫般舔舐他的上颚,缠住他的舌头搅动,口水的声音在午夜的解剖室格外清晰。陈嘉豪双手拷在背后无法推开地藏,在这样粗暴的亲吻下,他感到自己喘不上气,口鼻间全是别人的气味。再一次被勾动舌尖时,他咬了下去。

地藏阴沉着脸退开,吐了一口血沫,旁边已经提上裤子的Santa不免笑他:“我们小法医可是很野的,你要搞,最好注意点阿。”

“你先出去,让你小弟再搜一遍找子弹,我会解决他。”

Santa不置可否,转身走出这间淫靡的屋子,把一切都留给地藏和陈嘉豪。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