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原耽】我的哥哥我的攻(6)

Work Text:

(6)
杜晨的中考成绩不错,虽说是压着线考上的第一高中,但是跟杜晨从前的学习成绩比,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弟弟争气,李毅自然是最开心的那个,所以就提议在家里办个庆祝party,让杜晨叫上自己的同学过来玩一下。
于是杜晨就给潘静打了电话,跟她说了party的事情,潘静自然是万分愿意的,问了杜晨家的地址和party的日期,就说会带着王佳一起过去。
然后杜晨又打电话告诉了关系要好些的同学,再让他们通知杜晨联系不上的人。
party那天十分热闹,事实上有潘静在,又怎么可能安静的了?
初中毕业,分别在即,同学们都很珍惜这一次相聚,李毅和杜晨早在他们来之前就在花园草地上摆好了桌子和食物,等同学们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哇,杜晨,你家是别墅诶,还有自己的花园,好羡慕啊!”
潘静兴奋的拉着王佳到处看到处瞧。
“是我爸留给我哥的。”杜晨笑笑。
“杜晨,人家不都说有钱人家的儿子都明争暗斗老死不相往来嘛,我看你和你哥关系好着呢呀,不会是装的吧?”
一个平时总跟杜晨对着干的男同学笑着说。
“我家小晨是我养大的,他的一切都是我给的,你有意见?”
李毅搂过杜晨的肩,冷冷的说道。
“没有,我哪有什么意见吗?”
那男生甩了甩手,对着杜晨冷哼一声,走到一边的树下站着去了。
李毅凝眸瞪了那人一眼,偏过头去看杜晨,就见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显然完全没把刚才的对话当回事。
“是不是在学校里也有人这么对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有什么关系?喷子就是喷子,随他们好了,我不在乎。”
杜晨对他笑笑,搂着他的手臂说道。
“呦,果然是情哥哥呀!就是霸气有样儿啊,这么维护我家小晨晨!”
潘静凑过来贼兮兮的说道。
我家小晨晨?李毅拧着眉看向潘静。
“你说什么呢?潘静你别乱说!”
杜晨走过去捂住她的嘴,潘静这么大嘴巴,会不会突然就把他喜欢李毅的事说出来啊?
杜晨真的怕死了。
别当他没听出来,刚刚潘静就故意利用谐音说李毅是他的情哥哥!
李毅目光深沉的打量潘静,她还在和杜晨拉拉扯扯的,似乎是想跟李毅说什么,却被杜晨捂着嘴说不出来。
李毅看着杜晨搂着潘静肩膀的手,觉得心里酸酸涩涩的难受,他从没见过杜晨和女孩子亲近,还是动作这么的亲密。
他以为杜晨永远都是他的,只属于他一个人…
李毅愣愣的顿住,不对!他刚刚在想什么?
他在想小晨只属于他,只有他能亲他抱他,甚至是…只能他碰!
过去在这个家里,他和杜晨毫无顾忌的亲近,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可是今天家里有了别人,李毅才猛然发现了不对劲。
一切都错了,他对杜晨做的事情都是错的…
“哥?”杜晨看李毅脸色不对,也没心思管潘静了,走过去担心的抚上李毅的手臂,
“哥,你怎么了?”
“没事…”李毅看看杜晨,十多年了,他养了杜晨十多年,从三岁一直把他养到初中毕了业。
他原本是把他当做唯一的亲人来疼爱的,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他爱杜晨,爱这个被他养大的弟弟,他居然暗暗的对亲弟弟动了心思!
所以他看不得杜晨和别的女孩子亲近。
因为他在吃醋,他在嫉妒。
他居然爱上了杜晨!
他每天都在对杜晨做什么?
他在亲他,抱他,对他做那种下流龌蹉的事情,自己怎么能那么对他?
他根本不配当杜晨的哥哥!
李毅越想越心痛,推开杜晨转身快步上了楼。
“哥?”杜晨不解的看着男人的背影。
“你哥怎么了?”潘静也是一脸的疑惑。
杜晨缓缓摇头,“我不知道…”
那天的party不欢而散,李毅突然就变了脸,把自己关进书房不出来。
杜晨一颗心全都系在他身上,根本没有心思招呼他的同学,潘静直接拉着王佳就走了。
其他人也有眼色的一一道别离开。
也有个别人是冷嘲热讽一通才走的,可杜晨根本不搭理他,他自觉没趣也就离开了。
等同学们都走干净了,郭姨识相的一句话不说,去收拾屋子和花园。
杜晨看了眼楼上,缓缓上了楼,来到书房前轻手敲了敲门,可是却没人回应他。
杜晨轻声问道,“哥,你是不舒服吗?你说句话好不好?我担心你!”
过了几分钟仍旧没有回应,杜晨有些慌起来,伸手拍了拍书房的门。
“哥哥,你开门好不好?我怕…”
话说一半,门突然从里面被拉开,看到神色冰冷面无表情的李毅,杜晨扑上去用力抱住他。
“哥!你吓死我了!”
“小晨…”李毅想要伸手抱住怀里的少年,如今明白了自己的心,他控制不住不去抱他吻他,可他不能。
伸出的双臂硬生生的僵在半空中,李毅咬了咬牙根,闭上眼语气生冷的说道。
“小晨,我…最近谈恋爱了…”
窝在李毅怀里的杜晨猛地僵住,然后他瞬间站直了身子,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
杜晨本以为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两个人亲亲抱抱,感情好的早就已经超过了兄弟之情。
他以为他和李毅之间会越来越亲密,等他年龄再大一点,他就跟李毅表白。
可他忘了,一切不过是他的设想罢了。
李毅恋爱了,那个女孩子很漂亮,听说是李毅公司里的下属,这种办公室恋情本来就不被看好,可李毅不是冲动的人。
看来这次他是认真的了。
杜晨整个人都颓废下来,潘静和王佳也安安静静的不敢多说话刺激他。
杜晨没想到会这么快,李毅跟他说恋爱了的第三天,他就把那个女孩子带回了家。
郭姨做了一桌子菜款待这个漂亮的女孩子,大少爷终于恋爱了她心里高兴。
可杜晨高兴不起来。
一整晚他都拉着脸,厌恶的情绪很明显。
“小晨,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李毅蹙着眉看着他,“你要是觉得不舒服的话,就早点休息吧。”
杜晨点点头,放下筷子垂着头就往二楼走。
整个吃饭期间,杜晨看都没看那个女孩子一眼,也没跟她说过一句话。
“小薰,你吃点儿这个肉,郭姨做这个最好吃了。”李毅带着轻笑的声音传来。
杜晨眼眶发红的吸吸鼻子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对我?
怎么能让我跟你的女朋友坐在一起?
我那么爱你啊,你怎么能这么伤害我,你的心怎么这么狠?
李毅你是个坏人!全世界最坏的人!
看着杜晨落寞的进了卧室,方薰忍不住叹息着看向身边的李毅。
却见他正看着刚才杜晨坐的位置出神,眉头狠狠的皱着,眼里满是不舍和心疼。
方薰又是一声叹息,忍不住轻声说道。
“心疼了吧,这还需要试吗?他看你的眼神里全是爱恋,从头到尾根本就不看我一眼,你有什么好怀疑的?”
李毅听见方薰的话,缓缓转过头看向她,“他是我弟,同父异母的亲弟弟,我不能爱他!”
“是不能爱,不是不爱,对不对?”
方薰白了他一眼,“学长,同性相爱你都可以,为什么血缘你就过不去呢?如果这只是你的单恋,你大可以装作不喜欢他,让他有自己美好的生活。”
“可是他也爱着你啊,你这样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伤害的不是只有你自己,还有你弟弟,你看他刚才多伤心。”
李毅狠狠的拧眉,他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明明他们只是普通的兄弟,为什么这几年关系越来越复杂?
他们之间越来越暧昧,越来越亲密,有时候两人之间的互动就像是一对情侣一样。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是从几年前李毅第一次帮杜晨自慰起。
那晚的杜晨该死的性感诱人,从那天起,李毅就渐渐对他有了别样的心思。
他喜欢亲吻杜晨的脸颊双唇脖颈耳垂,他喜欢杜晨白皙诱人的肌肤触感,更喜欢他发出的轻吟喘息。
他喜欢抱着光裸的杜晨入睡,偶尔难耐的摸摸杜晨的背和臀,然后就情动的压着他帮他自慰,不然就是缠着杜晨让杜晨帮他。
这不是正常的兄弟之间该有的行为。
李毅是真的慌了,他变得不知所措。
活了三十多年,他从没有谈过恋爱,不曾对任何女人动过心,可他喜欢亲吻占有自己的弟弟。
就算他情商再低也想明白了,他天生就不喜欢女人,他喜欢男人,他爱自己的亲弟弟。
也许在很久以前,在当年的医院产房门口第一次见到杜晨的时候,在十几年前杜晨归他扶养的时候,在这十几年里他们朝夕相处的时候,他已经不知不觉爱上了杜晨。
可李毅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心思龌龊妄图染指弟弟的是他,弟弟是个无辜的孩子,他取向正常喜欢异性,他根本什么都不懂。
可李毅说服不了自己的心
杜晨十分依恋李毅,尤其近几年。
杜晨喜欢搂着他的脖子求吻,喜欢在睡前和醒后吻他的唇说早晚安,会在他洗澡的时候跟进浴室去让他帮着自慰,会在大半夜他睡着的时候握住他的下身套弄勾引他,会撒娇耍赖的坐在他腿上让他喂着吃饭。
李毅心里隐隐觉得,其实杜晨也是爱他的,所以才会找了这个同公司的学妹来试探。
果然,从三天前李毅故意说自己恋爱起,杜晨整个人就不对劲。
他的饭量少了,睡眠质量也开始不好。
他睡觉穿着严严实实的睡衣,也不再缠着李毅让他吻自己,他缩在床的边缘睡,连碰一下李毅都脸色苍白。
这一切的一切都告诉李毅,杜晨爱他。
“学长?你会怎么办?”方薰轻声问道。
“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李毅烦躁的扶额,“我要好好想想,走吧,我送你回家。”
“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这里很好打车的,别送了!”方薰站起身,想了想又说。
“学长,我知道这是你们两个的事情,我不好多说什么,可我还是忍不住想说,请你认真考虑后再决定,不要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来。”
“我送你吧,都九点多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正好我也吹吹风冷静冷静。”
李宏毅站起身,却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
方薰想了想,学长现在确实需要冷静的好好想想,于是点头。
“好吧,那就麻烦学长一趟了。”
“不麻烦,是我麻烦你了,走吧!”
杜晨站在卧室阳台上,看着李毅和方薰出门,忍不住又红了眼眶。
看来是自己太碍眼了,耽误了人家情侣亲热。
是啊,自己就住在李毅的卧室里,让人家女朋友怎么留宿?
看来他真的太多余了,也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李毅在外面闲逛了很久。
把方薰送回家以后,他开车漫无目的的在市里瞎转,等他回过神来,才发现他开车来到了一个甜品店门前。
这家店开了很多年了,杜晨最喜欢吃他家的蛋挞,一星期总要吃上一两回。
李毅把车停在路边,盯着甜品店的牌子看了一阵,然后熄火下了车。
无论如何,杜晨都是他最爱的人。
亲情上是,爱情上也是。
今天杜晨一定很难过吧,给他买几个蛋挞回去,至少能让他开心一点。
李毅这么想着,推门进了店里。
“李先生?”老板见他来了微微一愣,“今天你们兄弟俩怎么没一起过来呢?”
还要一前一后过来?
“小晨在家里,我来给他买点蛋挞。”
李毅心不在焉的笑笑。
“不是,你弟来过了呀,刚走不久,我还问他来着,因为他很少自己来,都是你们一起的,不过他说你今天去约会了,没有时间过来买。”
老板不解的说道。
“他来过?就刚才吗?”李毅惊讶的看着他。
“对啊,就刚才!”
老板看看店里的钟。
“也就十几分钟前的事,我还奇怪呢,他看着心情很不好,看了一圈什么都没买,眼睛发红像哭过似的,我也不好多问呐。”
李毅慌乱的掏出手机给杜晨打电话,却发现关了机,他心里一紧,又给郭姨打。
郭姨说杜晨确实出门了,李毅前脚刚走,杜晨就背着个包出了门,说是有同学找他打球。
平时杜晨偶尔也出去,所以郭姨就没在意。
挂了电话,李毅焦急的看向老板,“老板,我弟弟来的时候是不是背着个包?他往哪边走了?”
“是背着个包,往那边走了吧。”
老板点点头,然后伸手指了指,“我看他慢悠悠的往那边走了。”
李毅焦急的找了杜晨半个小时,最后终于在附近的一个小公园的长椅上找到了他。
杜晨蜷缩着双腿靠在椅背上,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双膝,头埋进腿间一动不动的待着,那样子看起来可怜又无助,让李毅又心疼又自责。
李毅正要上前去,杜晨突然动了动,然后整个人瘫倒在长椅上,吓得李毅连忙跑过去。
“小晨!”
直到靠近了,李毅才看见杜晨怀里搂着个空的酒瓶子,而且还是白酒,半斤装的,如今已经一滴都不剩了。
他连忙坐过去,把双目紧闭的杜晨搂着怀里,焦急的拍他,唤他。
过了许久,杜晨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到李毅后,他愣怔了一会儿,突然给了他一个极其灿烂甜美的笑容,“哥哥…”
“小晨,你怎么能喝这么多酒呢?你知不知道半斤白酒是多少?把胃喝坏了怎…唔…”
李毅正在拧着眉头说他,杜晨突然攀着他的肩爬起来整个人都趴在了他的胸膛上,迷迷糊糊的抬头用力堵上了李毅喋喋不休的嘴。
浓重的酒味充斥在两人的唇舌间,杜晨搂着李毅的脖颈,身体贴进他怀里热情的献吻。
李毅推他,他就搂紧了李毅,叉开腿跨坐在了男人的腿上,屁股热情难耐的轻扭,摩擦着李毅的下身,“哥…我爱你…”
李毅因为杜晨的话整个人都震住了。
即使心里再是猜测怀疑,也敌不过杜晨一句肯定的“我爱你”。
李毅一瞬间心里五味陈杂。
他当然是喜悦的,爱的人也爱自己,他当然满腔喜悦情难自已。
可他没忘记两人间的关系,他们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他整整大了杜晨十五岁!
这段关系不应该开始。
杜晨还这么年轻,他不该和一个同性的人,和一个有血缘的人,和一个大了他这么多岁的人搅和在一起。
可李毅真的渴望能和杜晨相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