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原耽】我的哥哥我的攻(9)

Work Text:

  (9)
  第二天一早,李毅带着杜晨去了栾皓家。
  他们到的时候,栾皓和陶辛还没起来,保姆去叫了他们,说是等洗漱完就下来,让他们两个等一等。
  杜晨烦躁的揪着沙发抱枕,拧着眉小声的靠近了李毅嘟囔。
  “哥,你的朋友怎么这么大的架子?咱们都在这儿干等了半小时了,我好无聊啊!”
  而且他的腰酸死了,大腿内侧被李毅昨晚的动作弄肿了,现在还疼着呢。
  李毅知道他不舒服,搂住他的腰一边揉一边轻声说道,“你还记得我前老板的儿子吗?”
  “我记得啊,就是挺可怜失明的那个嘛!”
  杜晨不解的问道,“你不是几个月前就从他家辞职了吗?”
  “我们就是来找他的,小辛眼睛看不见,难免行动会慢一点,你耐心等等,听话。”
  李毅安抚的握住杜晨的手轻哄。
  自己弟弟他最了解,杜晨虽然有时候性子野会惹事,但还是有分寸的,知道什么时候该听话。
  果然杜晨安分了不少,把被他蹂躏的不成样子的抱枕放在一边,懒洋洋的靠在了李毅身上轻蹭着撒娇。
  “那我等了这么久,一会儿忙完了你要补偿我!好不好?”
  “好!”李毅宠溺的笑笑,伸手揽住杜晨。
  “小晨想要什么补偿尽管跟哥说,只要是你想要的,我一定全都满足你!”
  杜晨心思微动,整个人都不自然起来,沉默了阵,他隐隐含着期待的看着李毅。
  “什么……都可以?”
  李毅看着他亮晶晶满是期待的双眼,大概猜的到他要说什么,不禁微微愣怔了一下,如果杜晨说了,他要不要答应呢?
  李毅刚要说话,就听见二楼有人喊他。
  杜晨被打断,有些气愤的看向二楼,待看清站在那里的两个男人后,震惊的瞪大了眼。
  “是你们?”
  杜晨是见过栾皓和陶辛的,就在几个月前。
  他刚刚来海城上学的时候,有一次去公园写生,回去的路上就遇到了走失的陶辛,还是他帮忙打电话通知的栾皓。
  杜晨看见陶辛,从沙发上站起来,高兴的对陶辛说道,“陶辛,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更没想到这么巧,他会是哥哥前老板的儿子。
  杜晨小时候的确见过陶辛几次,不过这么多年过去早都忘记了,上次相遇也没认出来。
  “是啊,”陶辛和栾皓下楼,栾皓扶着他坐下后,陶辛才接着说道,“毕竟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呢!”
  那天除了杜晨,没有人真心帮他,对此陶辛真的十分感激。
  “举手之劳啦!”杜晨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旁的李毅云里雾里的,拉着杜晨的手让他坐在自己身边,“小晨?”
  等到杜晨说了上次和陶辛见面的过程,李毅不禁笑着开口,“没想到你们还挺有缘分,居然早就见过面了,我今天带小晨来,本来还想要介绍你们互相认识呢,当年也带着小晨去过陶家几次,不过那时候他才五六岁,早忘干净了!”
  他们又聊了一阵,李毅就说了今天来的目的,他准备在海城定居了,所以想买一套过得去的房子,他在这里又不认识谁,只能找栾皓他们两个。
  栾皓答应说会帮他找一个可靠的房产中介来,然后就拉着陶辛吃早饭去了。
  之后四个就商量着要出门去逛逛,可临出门栾皓接了个电话,说是临时有事去不了了。
  李毅见了,也就带着杜晨离开了,他看得出来杜晨很难受,该让他好好休息一下的。
  李毅把杜晨送到学校宿舍门口,宠溺的揉揉他的头发,“我帮你跟老师请假,你好好睡一觉,等把房子买下来,收拾好了,哥就接你出去跟我一起住,好吗?”
  杜晨乖巧的点点头,看着四下无人,就凑过来在李毅的唇上快速亲了一下,然后快步跑进了宿舍楼。
  李毅笑笑,转身去找杜晨的老师帮他请假。
  这边刚刚从学校出来,李毅就接到了栾家保姆的电话,说是陶辛让他第二天带着公司的详细资料过去找他。
  李毅答应下来,然后直接去买了辆车,既然决定定居上海,还是自己买一辆车吧,总是打车也不是个事儿。
  因为新车手续还没办完,车牌还没下来,李毅只好先打车回了酒店,开始整理资料。
  没多久,他接到了一个房产中介的电话,说是受栾皓所托来帮他找房子,李毅心想这栾皓办事效率还挺高的,就让中介到酒店来找他。
  等中介来了之后,李毅说了自己关于房子的具体要求,中介保证明天就能给他提供几个适合条件的房子,然后就点头哈腰的离开了。
  也是通过中介的嘴里李毅才知道,栾皓竟然是警队大队长,而他爸是省里的一个局长,怪不得办事效率这么高,当初能那么轻易找到他家去。
  第二天起早,李毅拿好准备妥当的资料,打车去了陶辛那儿。
  栾皓不在家,陶辛也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李毅也不好多问,只是跟陶辛详细说了公司的事情。
  “你想把分公司建在海城?”陶辛挑眉。
  “对,既然现在我们都定居在海城,我想把公司的重心从江城移到海城来,先建一个分公司,等分公司运营完善走上正轨,就把江城那边的重心挪过来。”
  陶辛点头,“那就这么办吧,麻烦李哥了!”
  既然陶辛这个隐藏大老板也同意了办分公司的事情,李毅就立刻着手去办了。
  他在第二天就飞回了江城,把公司里的事情安排了一下,然后开了个会,宣布了在海城建分公司的决定,也顺便召集了一些愿意到上海去工作的员工。
  忙忙碌碌的过了五天,第六天才回到了海城。
  李毅一身疲惫的下了飞机,却并没有回酒店,也没有去找陶辛,而是直接提着行李箱就去了杜晨的学校。
  六天不见,他想杜晨想的心发慌。
  过去没有那么亲密尚且心心念念,更别说如今他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李毅现在满心都是杜晨,一会儿看不见他就觉得心焦。
  他来了杜晨学校也不打电话告诉他,就在他的宿舍门口站着等。
  李毅享受等待杜晨的时间,就像是一对热恋的小情侣,他在等着杜晨下课,很美好的感觉。
  直到半个多小时后,看见那个和同学打打闹闹的人由远及近的走过来,李毅忍不住勾起嘴角轻轻的笑开了。
  杜晨是那么阳光活泼,他的全身都散发着年轻人的活力和光亮,他是那么耀眼,这是已经33岁的李毅不可能再有的东西。
  有时候李毅也在想,他是不是太自私了?
  他用自己33岁的年龄爱着一个18的年轻男孩,那孩子还是他的亲弟弟,如今的杜晨正值青春,他值得更好更年轻更优秀的人去爱他,陪伴他,两个人相伴一生,白头偕老。
  但李毅却放任了杜晨对他的爱恋,还把自己也沉溺其中越陷越深。
  可是等十年后,三十年后,五十年后,他们之间只会越差越多,到那个时候杜晨该怎么办?
  即使对未来有着太多的迷茫和恐惧,李毅还是忍不住抓紧了杜晨,他深爱着这个人,他喜欢宠着他,喜欢吻他抱他占有他。
  这份爱已经深入骨髓,再难抽离半分…
  “哥!”杜晨看见站在宿舍楼下的身影时,欣喜的快步跑过去,一把抱住了李毅。
  “你怎么来了?”
  李宏毅回过神来,看杜晨一副欢欣的样子,忍不住轻笑起来,“我刚从江城回来,想你了,来看看你。”
  杜晨看看男人身边的行李箱,就知道他连酒店都没回,下了飞机就直接来找自己了,他欣喜的心脏狂跳,笑眯眯的对男人说道。
  “算你有良心!”
  “嗯?”李宏毅挑眉看他,小东西欠收拾了吧,居然敢跟他这么皮。
  “杜晨!这是你哥啊!太高了吧!一米九有没有?”跟杜晨一起走过来的同学,上下看了看李毅,惊讶的说道。
  杜晨表情特别欠扁,踮着脚把自己一米七五的身子往李毅身边一站,搂着李毅的腰得意的说道,“我哥一米八九呢!怎么样?我家的基因是不是杠杠的?”
  “你哥的基因得确是杠杠的!至于你嘛…”
  那男生摇着头笑着说,“啧啧,你是不是捡来的啊?就你这一米七五的小身板,跟你哥站在一起像俄罗斯套娃似的!”
  “张扬你…”杜晨小脸儿一红。
  “你丫的才是套娃呢!”
  “淡定淡定!看你哥多稳重,再看你…”
  “小晨…”李毅看杜晨还要回嘴,冷着脸伸手搂住杜晨的小细腰,在他敏感的腰侧揉了揉。
  杜晨炸毛的小样儿李毅的确很喜欢,但是他不喜欢杜晨在他面前和别人这样闹,心里酸酸涩涩的不舒服,“走了。”
  杜晨看他一瞬间冷凝下来的神情,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可还是乖乖点头,“好,我下午没课了,走吧!”
  回去的路上,杜晨看着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开着车的李毅,再想想刚才在学校里的场景,忍不住咬咬下唇憋着笑问道。
  “咳…哥…你吃醋了是不是……”
  李毅就当自己没听见杜晨的话,仍旧目不斜视的开车,可心里却因为杜晨的话而悸动。
  吃醋吗……
  杜晨满心都是愉悦和欢喜,他爱了这个人这么多年,如今虽说李毅不再拒绝他了,但却从没说过喜欢他爱他,也没有说一句确定恋爱关系的话,这始终让杜晨有些害怕。
  可李毅吃醋的样子不就说明他在乎自己吗?
  心里的甜蜜就要溢出胸口,杜晨伸出一只手摸到男人的双腿间,覆上中间那处轻手揉起来。
  李毅呼吸一滞,喉结狠狠的滑动了一下,
  杜晨温热的手心正紧贴着他的下身揉弄,一个星期没碰杜晨了,如今即使隔着西装裤也足够让李毅为杜晨的动作情动。
  他拧着眉头,压抑着情欲沉声说道,“我在开车,你别闹,好好坐着。”
  嘴上这么说,可他却没推开杜晨的手。
  杜晨清楚的看到他情动的动作,突然就想到一句话,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就是这个意思吧?
  杜晨手上的动作微微重了一些,指尖用力绕着男人的三角地带打转,满意的看着李毅全身紧绷,连呼吸都粗了起来。
  李毅趁着等红灯的空档,倾过上半身揽过杜晨的后颈狠狠的吻上去,杜晨仰着头情动的回应,唇舌交缠间两个人都乱了呼吸的频率。
  用力在杜晨的下唇上吮了一下后,李宏毅粗喘着抵着杜晨的额头恶狠狠的说道,
  “小妖精!刚才的手法这么熟练撩人,你是从哪儿学来的?嗯?”
  杜晨被他吻的眼角泛红,闻言伸出舌尖舔了舔男人的唇,带着笑意轻喘。
  “这几天你不在,从片子上学来的,以后还会学更多,都用来伺候你,你说好不好?”
  “该死的!”李毅低咒,“现在就回酒店!”
  随着门卡解开门锁的声音,两个纠缠着舌吻的人跌跌撞撞进了房间。
  李毅一手把行李箱推到一边去,一边用脚踢上门,然后一用力将杜晨抵在了房门上。
  急切的吻落在杜晨白皙的脖颈上,杜晨轻喘着仰起头,情动的双眼迷蒙的看着屋顶,身上的运动服被用力扒开,整件衣服松垮的挂在手肘上,就像将他绑住了一般。
  李毅抓着他的腰让他翻了个身,三两下脱了他上半身的衣服,压上他的背亲吻爱抚,一手已经伸到了他的下身。
  冰凉的门板接触到自己光裸的肌肤,杜晨发冷的瑟缩了一下,却又因为男人火热的撩拨而全身发热,“哥哥…哥…到床上去…这儿好凉…”
  杜晨话音刚落就被男人横抱起来,他闷着头去解男人的衬衫纽扣,结果刚解开两颗就被那人扔到了床上。
  “哥…唔…”杜晨被李毅激烈的吻堵的说不出话来,他猛的推开对方,在李毅呆愣的空档搂着他的脖子把他压倒,然后叉开双腿坐在男人的胯间,双手去解男人的衣服。
  “小晨…”李毅憋的难受,哪有什么闲工夫管衣服,急切的搂着杜晨的腰坐起来,李毅边啃咬着他的锁骨边低哑着嗓子说道。
  “别管衣服了,哥想死你了!”
  杜晨将男人又推回床面上,解开他的衬衫向两边敞开,露出男人小麦色的结实肌肤。
  他俯下身,在男人的注视下轻咬上男人的喉结,满意的听到吸气声后,身下被他压着的地方也起了反应,硬挺挺的顶着杜晨的股间。
  杜晨的细吻从男人的颈间一直蔓延到耳边,用力咬了一下男人的耳垂后又迅速离开,转移阵地吻向了男人的胸前。
  他的身体在男人的胯间扭动轻蹭,一点点向下挪动,湿热的吻从胸前经过腹部,最后停在了李毅的小腹上。
  李毅从没见过这样的杜晨,诱人又热情。
  “哥…”杜晨从男人的小腹间抬头,舌尖轻舔自己的下唇为难的说道。
  “哥…我不会了…你教我…”
  无论杜晨的样子是装的还是真的,都该死的诱人,不知怎么李宏毅竟起了歪心思,他从没让杜晨用嘴帮过他。
  因为爱着他,所以不舍得让他做那种事情。
  可现在杜晨就伏在他胯间,他甚至能感觉到杜晨呼出的热气。
  李毅下意识的就伸手扣住了杜晨的后颈,把他的头往自己胯间按了按,“小晨…”
  杜晨红了脸,可他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引诱李毅,一步一步的让他上了自己。
  杜晨始终有些不安,有些害怕,仿佛只有完全属于这个人后,才能让他安心。
  他爱这个男人,李毅让他做什么他都愿意,更何况杜晨并不觉得为心爱的人口交有什么问题,毕竟李毅也帮过他。
  可想是一回事,真做是另一回事,他看了再多的片子都是纸上谈兵,如今让他真的去做,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姑且不说技术好坏,他害羞的头都不敢抬。
  面前就是李毅的胯间,杜晨红着脸咬了咬牙,都已经这样了,他再退缩就太对不起自己了,于是他伸出微抖的手覆了上去,解开了男人的皮带和裤子拉链。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够李毅笑话杜晨一辈子的,因为杜晨在拉开男人内裤的时候被打了脸。
  至于被什么打了脸…
  杜晨脸都热的要爆炸了,看着直挺挺立在他眼前的东西,又抬头看李毅,李毅满脸的笑意,用手指尖戳了戳他的脸。
  “你二哥打疼你了?”
  二哥?他就这一个哥哥呀?哪来的二哥?
  杜晨短暂的愣了愣,猛地反应过来,原来男人说的二哥是…
  “你…你流氓!”
  杜晨脸一热,迅速爬起来倒在一边,用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实,只露出一个光洁的额头。
  “哈哈哈…”李毅笑得肚子疼,杜晨听见他的笑声整个人更囧了,在被子里大骂。
  “你个大变态!”
  李毅怕真把他惹生气了,就去抢他的被子,杜晨死死抓着不松手,李毅就从他脚下开始拽,
  毕竟身高力气摆在那里,三两下就把面色通红的杜晨给拽了出来。
  杜晨看男人还是一脸憋笑的样子,冷哼了一声偏过头去不理人。
  大变态!大流氓!
  “小晨,乖了!”
  李毅搂着他,扳过他的脸在他唇上轻吻,“傻小晨,哥不会真的让你做那种事的,你是我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我怎么舍得?”
  杜晨就是有再多的气,也被男人这几句话消化干净了,可仍是冷哼一声,白了男人一眼。
  “那你还…还把我脸…往你那个地方按…口是心非!我才不信你!”
  “刚才是一时冲动罢了,我就是心里想,我也不会舍得的,懂吗?”
  李毅揉揉他的头发,搂紧了他轻声叹息,“我现在不能碰你,绝对不能!再等一等吧!”
  等什么?
  杜晨有些发愣,他已经18岁了,还有几个月就19了,总不会是等他成年,那男人要等什么?
  杜晨知道李毅顾虑的很多,杜晨心思简单,他就是爱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与性别无关,与年龄无关,甚至与血缘无关。
  可男人不是。
  他顾忌性别,顾忌年龄,顾忌血缘,他瞻前顾后举棋不定,可杜晨并不怪他。
  如果不爱自己,他又怎么会这么为难呢?
  杜晨告诉自己,他会等的,等男人想通一切,等男人告诉自己,他爱自己,他会等到的。
  李毅搂着杜晨不再开口,却在心里暗暗的想,我在等我自己,等我想通了,对你说出我的爱意,才能自私的占有你。
  现在不行,如果现在就占有了你,那如果未来的某一天我退缩了,逃离了,你会身心都难以承受,你会失去所有……
  杜晨窝在男人怀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心情出奇的好,忍不住仰起头吻了吻男人的下巴,“哥,不是说要接我出来住吗?已经买好房子了?”
  李毅点点头,掐着杜晨的下巴吻了上去,杜晨眯着眼睛仰着头,乖巧的任他索取,这个吻温柔缠绵,毫无情欲的气息,过了很久两个人才恋恋不舍的退开了些。
  拇指指腹轻蹭着杜晨的唇,李毅温柔的说道,“房子已经买了,家具还没有着落,小晨要不要跟我一起去看家具?我们的家,应该也有你喜欢的东西才对。”
  “我们…的家?”杜晨因为这四个字心情极好,连忙用力的点头,“好,我们现在就去吧,为我们的家买家具去!”
  李毅轻笑着点头。
  我们的家,多好的四个字!
  两个人收拾了一下,去了附近的一个家居城。
  李毅把房产经纪给自己发的房子图片找给杜晨看,两个人商量着这里放什么,那里放什么,然后买床买沙发,餐桌茶几,衣柜书柜,订好了货又去电器城,厨房的炊具,浴室的电器,还有电视空调冰箱,整整忙活了一个下午。
  两个人忙完以后随便找个餐馆吃了饭,回酒店洗了澡后相拥着就睡了。
  李毅连着忙了好几天本来就累,今天又溜达了一下午,杜晨因为“我们的家”这几个字而涌出的兴奋劲儿到现在还没退,这一下午可把他累坏了,不知道走了多少路说了多少话,可他是那么的幸福和满足。
  这边新家的家具都买好搬了进去,李毅便开始在海城选址,想找一个心怡的地方买下来建新公司的写字楼。
  为了这事他特意去了一趟陶辛那里,陶辛整个人都阴沉沉的,也不爱说话,李毅问了保姆邵姨,邵姨就只是摇头叹息。
  更让李毅奇怪的是,栾皓不见了。
  准确的说,自从来上海的第二天从别墅离开后,李毅就没有再见过他了,如今陶辛这个样子,难道是因为栾皓?
  过去的李毅是绝对不会这么想的,
  可如今他和杜晨几乎算是在一起了,再看陶辛和栾皓之间的关系就觉得有些异样。
  说是朋友,可陶辛却一直住在栾皓的家里,和栾皓同食同寝,这就有些怪异。
  而且栾皓失踪以后,陶辛整个人的变化也说明他们当初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
  现在回想起来,当初看栾皓和陶辛的相处模式,的确就像是情侣一般。
  陶辛面对栾皓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愉悦的,又带着点小心翼翼的胆怯,显然十分在意这个人。
  李毅还是挺喜欢陶辛这个人的,他现在对于小时候的陶辛印象已经模糊了,却也记得他那时候的性格是多么张扬肆意。
  可如今因为眼盲的原因和家庭的变故,陶辛变得自卑又阴郁,好不容易有了个栾皓对他嘘寒问暖,让陶辛又有了笑意,如今这个人又突然消失不见了。
  李毅也没办法开口问陶辛他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栾皓究竟去了哪里,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替陶辛管理好公司。
  陶辛这么信任他,什么都交给他全权处理,他一定要对得起陶辛的信任,让陶辛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一星期以后,李毅把杜晨从学校宿舍接到了他们在海城的新家。
  房子在二环里,二百一十几平米,两室一厅一厨一卫一书房,杜晨兴奋的在房子里转了好几圈,直到被李宏毅拉住手腕才消停下来。
  “怎么这么高兴?嗯?”
  杜晨对着他笑得甜蜜,没有说话,心里却满涨的都是幸福的感觉。
  不知怎么,他就是觉得这房子像是他和李毅的婚房一样,住在这里,他们就真的是情侣了。
  “这是现房,买下来就能入住,而且格局和装潢的风格我都挺喜欢的,你呢?喜欢吗?”
  李毅用手指来回摩擦着杜晨的手腕,即使杜晨的表情已经告诉他杜晨喜欢这里,可李毅还是想听杜晨亲口说出来。
  买家具那天杜晨虽然看了照片,可到底没有亲眼所见来的真实,如今这里摆放着他和李毅一起选的家具,到处都是让他心里踏实愉悦的气息,杜晨怎么会不喜欢?
  “喜欢,特别特别喜欢!”
  杜晨手腕一动,和男人十指紧扣,拉着他往主卧走,“帮我收拾衣服吧!”
  “小晨!”李毅拉住他,“先不用管衣服,我们先去趟商场,买一些必备的日用品。”
  杜晨一愣,随后用没被握着的手搂住男人的手臂,靠着男人说道。
  “嗯,听你的,我们去商场!”
  两个人开车来到附近的商场,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就慢慢悠悠的闲逛,这里看看那里看看,想起什么就买什么。
  让李宏毅惊奇的是,杜晨居然喜欢餐具,那些做工细致的瓷碗和盘子,还有样式精美的杯子,每一个他都爱不释手,说喜欢上面的花纹。
  正好新家里还没有这些,索性李毅就让杜晨挑一些最喜欢的买了。
  后来又是各种厨具,床单,被子,洗漱用品,等他们一通逛下来,满满六购物车的东西。
  李毅忍不住扶额,幸好他买的车是SUV,不然真的是装不下这么多…
  “呼!累死我了!胳膊都没知觉了!”
  杜晨一进家门就把手里的购物袋往玄关一放,没形象的坐在了地上,这东西死沉死沉的,购物袋把他的手指勒的都发紫了。
  李宏毅放下手里的东西拉他起来,心疼的吻了吻他汗湿的额头。
  “乖,你去洗个澡然后躺着好好休息,我把车里剩下的东西拿上来就给你做饭,好不好?”
  “你做饭?”杜晨的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好久没吃到他做的饭了,连忙猛点头。
  “嗯嗯!好啊!”
  “去洗澡吧,我拿了东西马上就回来!”
  李毅笑着揉揉他的头发,转身出了门。
  杜晨甩着酸疼的胳膊进了卫生间,脱了衣服就开始洗澡。
  过了两分钟后,杜晨突然反应过来,他好像什么都没拿,洗漱用品没拿不说,连浴巾都没拿,东西全放在玄关的购物袋里,他完全都忘记了。
  那一会要怎么擦身子?要怎么出卫生间?
  毕竟是十二楼,李毅去地下停车场的车里拿东西,来回怎么也要五分钟,他现在出去应该没问题,而且卫生间的门对着墙,就算他光着出去对面楼的人也看不到。
  于是杜晨就用脱下来的衣服匆匆擦了擦身上的水后出了卫生间,光着脚裸着身子往玄关走,弯着腰低下头在购物袋里找浴巾和洗漱用品。
  可是下一秒…房门就被打开了…
  李毅足足愣了四五秒钟。
  这是怎么回事?杜晨引诱他的新花样儿?他就那么想跟自己做?
  欲火焚身的迅速进门来把门关上,李毅放下手里的东西就开始脱衣服。
  杜晨在门打开的时候就吓傻了,双手抱着刚找到的浴巾呆呆地看着李毅。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还有…杜晨红着脸指他,“你你你你你…你脱衣服干嘛…啊…”
  话说一半就被脱的一丝不挂的男人扛起来进了卫生间,直到被放在浴缸里,杜晨都是懵的。
  看着男人也挤进来,然后开始放水,杜晨紧张的用手里的浴巾捂在胸口,“你你你…你要洗澡…等一会…等我洗完再…”
  紧张的话音因为男人突然的靠近戛然而止。
  李毅突然靠过来,鼻尖和杜晨的鼻尖几乎碰到一起,然后把杜晨拉过来,让他背对着自己坐好,双手从杜晨的腰侧伸到了他胸前。
  男人一手拉开浴巾轻揉上了杜晨小巧的乳尖,一手伸到下面,握住了杜晨还在睡着的性器。
  “你…嗯…”杜晨仰着头,轻喘着要推开胸前的手,李毅从没碰过他这,现在麻痒的难受。
  可他的手指刚碰到男人的手背,就被抓住覆在了自己胸前,李毅加重力道套弄了几下他的性器,低头在他修长的脖颈上轻舔着说道。
  “乖,小晨自己摸摸…”
  “不要…”
  哪有自己摸这里的?他又不是女人!
  杜晨羞红了脸拧动身子,却被男人的手臂用力一圈动弹不得,李毅轻笑着吻他的后颈。
  “听话…很舒服的…”
  骗鬼呢?
  杜晨忍不住哼哼,却被男人用力捏了一下性器,连忙惊喘着求饶,“别…我摸还不行吗?”
  杜晨用指尖试探着戳了戳自己的乳尖,刺痒的感觉让他忍不住收回手,“是这样吗?”
  “不够…”李毅把下巴枕在他的肩头,抓着他的手指又覆了上去,带领着杜晨的指尖来回戳刺轻揉,杜晨只能呻吟着拧动身子躲闪。
  “不行…嗯…不行的…好难受…”
  两个人在浴室折腾了大半个小时,李毅用手把杜晨弄出来两次,期间杜晨几乎全身都被男人摸了个遍,直到折腾的杜晨腰酸腿软连连求饶李毅才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