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原耽】我的哥哥我的攻(8)

Work Text:

  (8)
  李毅最近有点懵圈,嗯嗯,是真的懵圈了。
  冷落了他三年多的杜晨,突然就变回了原来的粘人精,自从前几天李毅去了一趟杜晨的学校后,杜晨就经常打电话给他。
  说是经常其实都有些轻了,杜晨几乎一天给他打十个电话,还要发十几条信息和无数条微信。
  李毅常常一睁开眼就接到杜晨的电话,他在电话那头笑嘻嘻的说着自己正吃着什么早餐,然后体贴的嘱咐李毅要记得吃早饭;
  或者李毅正在办公室工作呢,就收到杜晨的短信,提醒他千万不要喝咖啡,那个伤胃,自己给他订了一份奶茶和甜点的外卖,二十分钟后就到;
  要不就是李毅正在开会,就收到杜晨的微信,他发来好几张自己的手绘素描,画的是Q版的他们俩,或者发来一张粘着七彩颜料的脸,惹得李毅忍不住轻笑;
  要不然就是晚上刚刚上了床,杜晨就给他发了视频聊天过来,两个人笑着闲聊,一小时后互道晚安再挂了视频入睡。
  李毅爱死了现在的生活,杜晨太过美好,他年轻活泼,又多才多艺,有时候对李毅体贴入微,让李毅觉得幸福无比,有时候又十分依赖他,大大的满足了李毅的虚荣心。
  这样完美耀眼的一个人,哪怕是个陌生人也够李毅多看他两眼的了,最何况李毅本就爱着他。
  这样的杜晨让李毅越陷越深,有时候他真的自私的希望,日子干脆就这么过下去算了。
  当然了,如果杜晨能不再给他惹祸让他操心,李毅一定会更加开心的。
  越来越爱杜晨的李毅,渐渐无法忍受每天通过电话的交流,他想念杜晨,他想抱他亲他,爱抚他占有他。
  这种异地恋一般的相处太难熬了,所以他决定搬到海城去住。
  李毅决定搬去上海的第三天,家里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男人,这个叫栾皓的男人自称是陶辛的朋友,因为陶辛失明不方便,所以帮陶辛来拿他父母留给他的东西。
  通过一系列的谈话,还和陶辛视了频,李毅决定第二天和栾皓去海城,
  正好他也要搬去海城住了,如今正好一举两得,一方面把分公司开到海城,交给陶辛,一方面也能让他更加顺理成章的把杜晨从学校宿舍接出来住。
  第二天,拿了公司的一些重要文件,李毅和栾皓飞到了海城,等他们到栾皓家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吃了晚饭,李毅刚要把公司文件拿给陶辛,就接到了当地派出所的电话,说是杜晨跟人家打架,把人家餐馆给砸了大半。
  李毅头疼的跟陶辛匆匆道了别,就连忙提着行李离开了。
  其实今天的事情真的不怨杜晨。
  他不过是陪同学去吃了个饭,隔壁桌的几个大叔喝多了酒,一会儿骂骂咧咧,一会又喊又叫。
  杜晨实在没法忍了,这才站起来说了几句话,但也是客客气气尊尊敬敬的语气,让他们不要那么大声,影响别人吃饭,
  可那几个大叔立刻就火了,后来发生的事情简直是一言难尽,总之就是打成一团了…
  李毅赶到派出所的时候,事情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有其他好事的客人也跟了去,详细说明了事情的经过,虽然事情不是因杜晨而起,但是他跟人家打架是事实。
  李毅无奈的签了名字交了罚款,一边跟人家被砸餐馆的老板点头哈腰的道歉,说自己以后会好好教育弟弟,一边接受人民警察的教导,一边在心里不住的叹息。
  终于办好了一切手续后,李毅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出了派出所大门,就看见自己那不争气的弟弟正吊儿郎当的叼着根烟靠在一辆警车上,一头紫色的头发在烟头的那丝光亮里若隐若现,哪有一点良好青年的样子?
  “哥!”正抽烟的青年看见李毅出来,扔了烟头迎上来,满眼都是看见哥哥的兴奋和喜悦。
  “哎,哥你这次来的好快啊,从湖南到上海居然半个小时就到了!”
  “我下午刚到上海,去朋友家吃了个晚饭,连住的地方还没来得及找,人家派出所就给我打电话了,如果不是临时找了个酒店放行李,我还可以来的更快!”
  李毅头疼的扶了扶额,“小晨,是你说来上海是为了认真学画画,哥才让你来的,可是你自己说,这已经是你第几次惹事了?”
  “你到上海来干嘛?你是来看我的吗?”
  杜晨抱住李毅的手臂,兴奋的来回晃,“我都好久没见你了!上次打人你来保释我的事,我都快不记得了,你说久不久!”
  “那只是半个月前的事!”李毅无奈叹息,弟弟被他惯坏了,他明明知道这样不对,可偏偏对杜晨凶不起来,只要杜晨一笑一撒娇,让他干嘛他都愿意。
  李毅宠溺的摸摸杜晨乱糟糟的头发。
  “你说说你,这头发什么颜色?还这么长?你们老师也不管管?明明上次我来的时候还是银色的,你这样染发很伤头发的!”
  杜晨撇撇嘴,然后小心翼翼的看着李毅的脸色问道,“哥不喜欢我染发吗?那我以后不染就是了。”
  杜晨难得这么听话,李毅诧异的看着他,不过这也不是坏事。
  他浅笑着揽上杜晨的肩膀,将一米七五的杜晨整个都圈在了怀里。
  “今天别回学校了吧,反正你都出来了,陪我去酒店睡,半个月不见哥都想你了。”
  杜晨有些微的脸红,只不过夜色太暗李毅看不见,杜晨微微点头。
  “好,听你的,我…也想你。”
  “你饿不饿?把人家餐馆砸个稀烂,你好好吃饭了吗?”李毅责备似的拍了拍杜晨的后脑勺,惹得杜晨捂着后脑勺可怜兮兮的看他。
  可天知道,这是他对杜晨最粗鲁的动作了,他从来都不曾吼过他一句,打过他一下,过去是因为他不舍得,如今是因为心里爱他,所以更是宠溺疼惜。
  “就吃了两口…”杜晨声音小的像蚊子。
  “你呀!”李毅颇感无奈,揉着酸疼的眉心说道,“走吧,我带你回酒店,今天先吃点酒店的东西吧,明天哥再带你去好好吃,好吗?我实在是太累了。”
  杜晨没有任何异议,连忙点头应了,他可不想心爱的人太累。
  两个人打车回了李毅找的酒店,进了门后李毅帮杜晨点了餐,然后就进了浴室。
  杜晨躺在床边,双眼看着浴室门发愣,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能急,不能逼得哥哥太紧,要一步一步的慢慢来,他早晚是自己的。
  餐点送来的很快,等李毅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杜晨已经快吃完了。
  李毅坐在他身边,动作自然的用指头抹去了他嘴角的酱汁,然后鬼使神差的就把那根手指头伸进了自己的嘴里…
  这一幕正好就被偏过头来看他的杜晨看了个正着,李毅这才察觉出不对劲儿来,于是两个人就都愣住了…
  杜晨先是红了脸,然后是耳朵和脖子。
  他轻咳一声转过头去接着吃他的饭,可那些食物进了嘴里却再吃不出任何味道,因为他现在满腹心思都在刚才李毅的动作上…
  突然被一股大力推倒在床上的时候,杜晨惊呼一声,不解的看着压着他的李毅,“……哥?怎么了吗?”
  李毅这才猛然回过神来。
  他刚才在干什么?居然就这么推倒了杜晨!
  他只是觉得脸颊泛红的杜晨实在诱人,就没有忍住自己的爱恋和欲望,下意识就推倒了自己心爱的人。
  杜晨被李毅压着,两个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李毅某个硬挺火热的东西就那么凶狠的抵着杜晨的腿根,即使隔着一层裤子,也让杜晨微微缩了缩身体。
  李毅就那么盯着他看,双眼里是赤裸裸的想要占有他的欲望,压制着他双肩的手丝毫不松。
  杜晨咬了咬下唇,光是被李毅这么看着,他居然就有反应了,红着脸微微拧了拧身子,杜晨小声的说道,“哥,筷子…”
  看见李毅抽走了他手里的筷子扔在餐车上,杜晨刚刚收回视线,又被李毅吻住了唇。
  杜晨的唇上带着诱人的甜香,可乐鸡翅是他最爱的菜之一,李毅一直都记着,所以才点了。
  杜晨傻愣愣的看着李毅近在咫尺的眉眼,刚开口想要说话就被李毅趁虚而入,男人的舌尖探进去,找到他带着甜香的舌尖纠缠了上去。
  “…哥…唔…”
  这是李毅第一次吻他的唇,杜晨迷蒙的躺在男人身下,被他吻的头脑发晕,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搂住男人的脖颈。
  爱着男人的那颗心跳的飞快,不断催促着让他回应,于是杜晨遵从自己的心,开始生涩的回应男人的亲吻。
  李毅却狠狠的拧起了眉。
  他现在满腹心思都只是想要占有杜晨,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偏偏杜晨不但不反抗还十分配合的任他亲吻,甚至开始动情的回应起来。
  再继续下去一定会出事的…
  李毅这么想着,猛地放开杜晨站起身。
  杜晨被猛然推了一下,瞬间就清醒了,他看着李毅那副急于逃离的表情,受伤的咬了咬下唇。
  还是不行吗?
  努力了好几个月,让李毅知道自己对他的关心对他的爱,还是不能够让他喜欢上自己吗?
  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李毅最受不得的就是杜晨委屈伤心的表情,最害怕的就是杜晨的眼泪。
  他恨自己爱杜晨太深,明明一次次告诫自己他们是亲兄弟,却又一次次因为杜晨而沉沦。
  叹息着坐在杜晨身边,李毅温柔的揉了揉他的发丝,宠溺的说道。
  “去洗个澡吧,身上都是菜汤味儿!”
  杜晨本来委屈的都要哭出来了,听了李毅的话顿时尴尬的想死。
  他在餐馆里跟人家撕撕打打的,可不是一身菜汤味儿嘛,对着这样的自己,李毅也能亲的下去,口味可真够重的。
  杜晨红着小脸蛋儿坐起来,看都不看李毅一眼,一通小跑跑进了洗手间,惹得李毅轻笑出声。
  “丢死人了!”
  杜晨边冲洗着后背,边小声的嘟囔道,“本来挺美好的气氛,还以为今天就能告别处男了呢!该死的菜汤!气死我了!”
  他烦躁的抓抓头发。
  杜晨在浴室磨蹭了小半个小时,然后才裹着浴巾走出来,谁知道房间里居然一片漆黑。
  这是怎么了?
  他刚要喊李毅,突然就被一个人用力搂进了怀里,然后被抱着压倒在宽大柔软的的弹簧床上。
  男人有些急切的啃咬他带着湿气的肩头,宽厚的大手摸索着扯开杜晨腰间的浴巾,然后用自己火热的掌心覆上去,轻揉杜晨细嫩紧致的肌肤。
  男人的呼吸随着爱抚的动作而渐渐变得粗重,湿热的吮吻从他的肩渐渐移向他的胸前。
  这是……
  杜晨本欲挣扎的动作因为男人熟悉的气息而压了下去,又叹息着放松了身体。
  哥哥是想要他的吧,他的动作这么热切,骗不了人的,可他还是无法面对,所以才会关了灯掩耳盗铃的逃避这一切。
  我的傻哥哥……
  杜晨伸手摸摸男人的发丝,露出一丝哭笑不得的笑容来。
  无论如何,他愿意踏出这一步就是好事,他们一定会在一起的,他相信男人,相信他能走出心里的顾虑。
  男人似乎对杜晨的平静有些不满,本是吻着杜晨喉结的动作突然顿住,然后有些凶狠的咬了上去。
  “嘶!”杜晨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本是扶着男人头顶的手反射性的抓紧了男人的头发,然后又迅速放开。
  “我弄疼你没有?哥哥…啊…”
  可话只说了一半就又被男人咬了一口。
  杜晨欲哭无泪,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
  你干嘛一句话不说就知道咬我啊?
  李毅觉得他要被欲望憋疯了,只是亲亲摸摸怎么够?他这么爱杜晨,已经三年多没碰过他了,可他根本不敢做的太多。
  他真的怕,怕自己失控就这么上了杜晨。
  本是对他动手动脚的人突然就停住了,杜晨微微拧了拧身子。
  李毅怎么突然就趴在他身上不动了呢?
  他伸手摸摸男人光裸的背,试探着问道,“哥?你怎么了?”
  李毅狠狠的咬着牙根,被欲望折磨的沙哑的嗓音响在杜晨的耳畔,“…小晨…我…我对你…”
  杜晨的整颗心都被李毅的话提了起来。
  难道他要表白了吗?
  他紧张的几乎连大声呼吸都不敢,生怕漏听李毅说出的任何一个字,可男人的话音却戛然而止没了下文。
  讨厌的家伙,怎么可以这样?我明明都准备好了等你表白的,你居然敢临阵退缩!
  杜晨气急败坏的一咬牙,用力推着男人翻了个身,将男人压在身下,然后摸索着捧住男人的脸用力吻了上去。
  李毅抓住他的手臂想推开他,却被杜晨先一步抓住手腕将他的双手按在了头顶。
  “唔…小晨…你快放手…”
  李毅竟然不知道他弟弟力气这么大,他根本挣脱不开杜晨的钳制,只好摇着头躲避杜晨的亲吻,“小晨你别这样…放开我…小晨…”
  突然,李毅的声音戛然而止,挣扎的动作也瞬间僵在了那里,因为他感觉到有温热的东西滴在了他的脸上。
  这是…小晨他…哭了?
  李毅正发着愣,又有泪水滴在他额头上,而且越来越多,李毅顿时慌了,想要挣开杜晨的手去抱他。
  他怎么能害杜晨哭?他最舍不得杜晨哭了。
  “你别动!”杜晨用力按着李毅的手腕,哽咽着冲他吼,李毅被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漆黑的房间里,他只能感觉到杜晨的眼泪一滴又一滴的掉落在他的身上,伴着眼泪的是杜晨轻声的呜咽。
  “小晨…”李毅心疼的狠狠拧眉,杜晨的眼泪让他心如刀割,他怨恨一切让杜晨伤心的人,也包括他自己。
  “别哭,是我错,是我不对,别哭了好吗?”
  谁知道杜晨听了他的话反而哭的更凶了,他的哭声从小声的呜咽变成抽泣,然后放开李毅的手腕伏在他胸口放声大哭。
  温热的眼泪很快就湿了李毅的胸膛,那眼泪仿佛流进了李毅的心里,热铁般烫的他心口生疼。
  李毅搂紧了杜晨,心疼的轻吻着他的头顶,可杜晨越哭越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李毅便搂着他坐起来轻吻上他的唇。
  “…呜…”杜晨被他吻着哭声还是不停。
  李毅后悔死了刚才的拒绝,他宁愿被别人骂他是个染指亲弟弟的变态,也不愿意让杜晨哭得这么痛苦。
  爱恋的抹去杜晨的眼泪,李毅轻柔的吻着杜晨的脸颊说道,“小晨不哭了,你要什么哥都给你,真的,只要你别再哭了,好不好?”
  杜晨匆匆抹了把脸,推开李毅赌气的趴在床上不理他,你说惹哭我就惹哭我,你说哄好我就哄好我,凭什么?
  要什么都给?你还当我是小孩子啊?用糖果汽水就能哄好了啊?
  李毅开了灯,就见杜晨全身赤裸着趴在那儿,背上和四肢上有些青紫的痕迹…
  李毅当然不会觉得那是欢爱的痕迹,杜晨很爱他,不会和别人乱来的,那就是…
  该死的!那几个酒醉大叔!
  如果早知道他们把杜晨打伤了,李毅说什么也不会那么好说话的轻易放过他们的。
  尾椎突然被人轻碰了一下,杜晨有些微疼的拧了拧身子,语气不善的说道,“你别碰我!”
  不只是因为被爱的人触碰他会有感觉,更因为刚才在餐馆打架的时候,被那几个醉酒大叔给打伤了,身上有些地方被碰到会很疼。
  “小晨…”李毅俯下身,心疼的吻了吻他尾椎上的淤青,看见杜晨的臀上也有,就凑过去在上头吻了吻,却被杜晨拧着身子躲开了。
  “不要…你干嘛呀…”
  “乖,别动!”
  李毅轻压上他的腿,爱怜的轻吻他的每一处淤伤,杜晨只能一直紧绷着身子承受。
  李毅的吻又轻又柔,搔的他被吻过的地方酥酥麻麻的,忍不住发出低声的轻吟,下面也渐渐有了反应,直挺挺的抵着床面。
  李毅一眼就看到了,轻压在他身上吻他的后颈,语气微微带着笑意,“小晨有反应了?嗯?”
  “…嗯…”杜晨把脸埋进被子,轻声哼哼。
  李毅宠溺的轻咬了一口杜晨发红的耳垂,然后扶着他坐起来,让杜晨用双手和双膝支撑着跪趴在床面上。
  杜晨有些慌,这个姿势太羞耻了吧,他的下半身就那么对着李毅,好丢人…
  杜晨的双手收了力道,改为用两个手肘支撑着上身,然后微微回头看向李毅,“你干嘛?”
  “我干嘛?”李毅挑眉,半跪在他身后用硬挺的下身顶了顶杜晨的大腿内侧,“你说呢?”
  “你…”杜晨害羞的扭过头,把脸埋进被子里去,脸颊羞的发烫。
  他忐忑的想着,这个人不会真的要对他…
  这个人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流氓啊?让他现在觉得好慌,心里又是期待又是害怕。
  杜晨的整个身体都在微微发着抖,李毅见了,连忙俯下身亲吻杜晨白皙光滑的背脊,“乖。”
  他把自己炽热难耐的下身挤进杜晨双腿间,伸手轻拍了拍杜晨的翘臀,发出清脆的声响,“小晨,把腿夹紧!”
  “你…”杜晨一愣,他也许知道这个人要做什么了,他听话的收紧双腿,红着脸喏喏的开口,“然…然后呢?”
  “然后…”李毅伸手探到杜晨身前,握住亢奋的小杜晨轻轻套弄了几下。
  “乖小晨,你自己动!”
  我自己……
  杜晨无语的咬唇,太丢人了吧,可是身体却十分听男人的话,杜晨随从的轻轻扭动细腰。
  男人的下身在他腿间来回磨蹭,被男人轻握着的分身也因为他的动作在男人的手心里轻蹭。
  杜晨红着脸腹诽,臭哥哥,大坏蛋,这种玩法你也想的出来!
  不过真的好舒服,这种前后都被…
  杜晨忍不住前后耸动自己的腰,慢慢的享受这种自己给自己带来快感的感觉。
  李毅满意的低头轻吻他的蝴蝶骨,少年细嫩光滑的肌肤紧紧的夹着他的欲望,让他发出难耐的低喘,忍不住用力顶了杜晨一下。
  “乖小晨…你真棒…再快一点…”
  “唔…别顶…”男人火热的物件硬铁一般摩擦着杜晨的腿根,甚至碰到了他下身的两个囊袋,带来酥麻的愉悦刺激,让杜晨情难自禁的发出低吟,身体遵循着本能快速动起来。
  “…哥…好舒服…快…你也动一动嘛…”
  ******
  “嗯…太快了…不行不行…啊…腿麻了…哥哥…不要了…”
  杜晨全身无力的跪趴在床面上,细腰被男人的大手死死的扣着,尖叫着呻吟求饶。
  他后悔让李毅动了。
  李毅的腰快速挺动着,火热的性器一次次在杜晨腿间进出,还在每次挺进的时候抓着杜晨的腰让他撞向自己,迎合着自己的侵犯。
  李毅的动作实在太过凶猛,杜晨毫无招架之力,就只剩下娇吟喘息被动承受的份儿了。
  “小晨…”李毅在一阵快速顶弄后发泄在杜晨双腿间,尔后搂着杜晨的腰倒在床上,两个人静静的平复杂乱的呼吸。
  杜晨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全身都是汗,他挪动酸痛的身体往男人怀里靠了靠,用嘶喊的哑了的嗓子轻声说道。
  “哥…好累…腰酸…膝盖痛…帮我揉揉…”
  李毅在他汗湿的后颈轻吻,伸手给他揉腰揉腿,杜晨舒服的轻哼,甜笑着在男人胸口轻蹭。
  心爱的人就在他的背后,紧紧的拥着他,这种幸福充实的感觉真好。
  李毅揉着揉着手就挪了地方,摸到杜晨的身前去,杜晨的性器还硬着,一接触到李毅的手心,连忙亢奋的跳了跳。
  李毅不可置信的微微抬起上身看着杜晨,握着他的性器说道,“你…这么长时间还没出来…”
  不会吧,这有半个多小时了吧…
  他比杜晨快的话,那就太丢人了吧?
  杜晨害羞的把脸埋到被子里,摇着头闷闷的说道,“不是啦…这是…第二次…刚才被你…的时候就…”
  李毅松了一口气,轻笑着把人搂进怀里,然后熟练的套弄爱抚杜晨的性器。
  “乖,哥帮你好不好?”
  “嗯…哥…帮我…”
  杜晨微微挺腰迎合男人的手,情动的轻喘,然后就被男人扳过脸封住了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