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西装之下

Work Text:

   
‘感谢走时听了猪油仔的话。’雷洛捂着伤口在九龙城寨的羊肠小道里躲避追赶他的那些人时心里想到。



    “洛哥,”猪油仔在几小时前雷洛准备出发去九龙城寨时拿出了一个盒子“你看要不要再加上这个?”

    雷洛好看的眉毛翘起了一边,盒子外面的包装被撕了一个精光,只有几片顽强的纸屑还黏在上面“这是什么?”

    “洛哥。”猪油仔打开盒子,把里面的那一剂针剂递给雷洛,袋子上明晃晃地“Omega”五个字母提醒着所有拿到它的人“美国产的。”

    “你干嘛给我这个呀?”雷洛把针剂推还给猪油仔“你知道我有在吃抑制剂,不能再用其它的抑制剂。”

    “不是啊,洛哥,”猪油仔瞧着四下里没人才在雷洛耳边低声说“这是避标记的,用了以后就算是发情了也不会被标记啊。”

    “我用这个东西做什么啊?”雷洛一边检查着自己的衬衣有没有被熨好一边说“我是去交易的但又不是去性交易的。”

    “诶呀,洛哥相信我。”一把拉过雷洛的胳膊,也不等对方说什么就熟练地把针头刺进了这位探长的身体。

    “啧,猪油仔你搞什么……”嘴上虽然在抱怨,但雷洛还是乖巧地让对方推动针管的助推器。

    “防止你被标记啊……”猪油仔一脸“你傻啊”的表情看着雷洛“那里可是九龙城寨,Alpha警探进去都不一定能出来。”

    看着停下来的猪油仔雷洛耸了耸眉毛,猪油仔说得是事实,他可没什么能反驳的。不过对于猪油仔对自己自保能力的怀疑雷洛还是感到一些不愉快,虽然是Omega但好歹也是总华探长。

    “而且我问医生啦,这个新型的避标记药不会和洛哥你用的抑制剂起反应的。”猪油仔拔出针头,拍了拍雷洛白净的手臂“事成之后您也可以和周爵士的女儿好好云雨几天了,我听说她是一个Alpha啊。”

    “要你话多。”雷洛用手拍了一下猪油仔的头后,怀疑似地盯着那件前面是铁板的背心,思索着自己究竟要不要穿上它。



    雷洛知道公仔强是个Alpha,但他没想到公仔强会三枪打死他的叔父,就像公仔强没想到雷洛是Omega一样。


    “雷探长,关于换人的事呢,我会给你交代……”鼎爷上一刻还在和雷洛说话,但下一刻,来不及阻止,枪声便响了起来。

    久坐办公室的男人眼睁睁看着被尊称为鼎爷的男人有被自己的血亲补了四枪,而他还未反应过来掏出怀中的枪就已经被三发子弹射中,他接连往后退去,倒在地上的他喉头一热带着铁腥味的液体便被一口吐了出来。

    最先发现不对的事公仔强,年轻气盛的Alpha因为刚刚杀了人气血上头又或者说其他原因,立马就闻出了空气中气味的变化。从雷洛吐出的血中,那隐藏在咖啡味里的奶香味变得越发浓重。公仔强起先以为是自己闻错了,但在他又干掉雷洛一个随行人员后他更加确信了自己的发现,他看向雷洛的眼神逐渐由杀意转变为了玩味。

    注意到这一点的雷洛慌忙从地上爬起,中弹的胸口在隐隐作痛,但他没时间停下去管它。


    雷洛在逃,公仔强和他的手下们在追。前者是真得在逃,但后者更像是在玩。

    九龙城寨虽然破败,但是一个不缺Alpha也不缺Omega的地方,不过没被标记过的Omega公仔强与他手下的那帮古惑仔倒是真没见过几个。九龙城寨的Omega们要么早早名花有主,要么不知何时堕落成了娼妓。那些娼妓,天知道标记她们的是谁,她们每天只渴求着Alpha或者男人的鸡巴进入自己空虚的肉穴换几个吸毒的钱。公仔强自己的马子里倒是有那么几个Omega,但他接手时也并非处女,现在的标记也是他后期覆盖的,不像大灰熊一样有一个是处的马子这一点可一直是他的心病。

    “雷探长!”公仔强循着雷洛身上那股与男人闻起来不一样的味道奔跑着,他四处呼唤着那个Omega。到了一片空地处,他停了下来“雷探长,你在哪里!?你出来!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啊?”雷洛就在这附近,至少在这里逗留过一段时间,这让公仔强心喜,他有把握抓到雷洛,至少是活的雷洛。虽然他不喜欢男人,但如果这个男人是个处的Omega,而且还是个警察,他可不会介意。

    公仔强知道很多让Omega们强制进入发情的办法,除了那些圆形的小药片,最原始的大概就是逼迫Omega们陷入虚弱状态之后用Alpha的气息诱导她们发情了。最原始的方式公仔强从未有机会试过,但是只要想想那些Omega在虚弱与惊恐中被他标记就足够他硬上半天的。


    躲在门后的雷洛捂着自己的嘴,他不敢呼吸甚至不敢喘气,Alpha身上一股腥臭的气味让他恶心,这不是他第一次闻到公仔强的味道,他想不通为什么这一次对方的肥皂味会让他想吐。等到那股恶心的肥皂味消失以后,陷入假性发情的Omega并没有再过多思考,他长长地喘了一口气,殊不知这是对方留下的陷阱。

    “雷探长?我找到你了!”当雷洛被杀了一个回马枪的Alpha发现的时候,他整个人的心已经凉了一半,对于被标记的恐惧和厌恶占了他全身心的百分之九十九,剩下的百分之一是祈祷肥仔超的药剂能真得起作用。

    “我们可以有话好好说……”雷洛被公仔强拉到了一个单独的小黑屋里,他尝试说服公仔强放弃他接下来的打算,但是对方似乎并不打算如此。

    “我们当然可以好好说啦,”公仔强用手掐着他的下颚,强迫他张开那张嘴,圆形的药片被塞到了他的嘴里“不过我用的是上面这张嘴嘴,雷探长你用的是下面的那张嘴啦”下身的凉意,让雷洛开始剧烈挣扎,但一切只不过是徒劳。

    开拓身体的手指让雷诺觉得自己全身都仿佛被撕开,他不想去听去理会那些从公仔强嘴里吐出的侮辱性的话语,他的全身发抖渴求着什么人能来救他,但是在他的呼唤中回应的只有门外拼杀的嘶吼声。也许是上天希望他能逃过这一次劫难,在公仔强真得把他那东西放进他的身体里之前,雷洛有幸摸到了一根足够坚硬的长棍。

    为了独享Omega的美好的男人没有带任何保镖,这让他被男人打晕后也没人敢进来干扰这份违背了参与者意愿的性事。


    雷洛跑得越来越慢,他能感觉到那枚圆形的小药片在他的身体里在慢慢发挥作用。粘腻的液体顺着他的股缝流至大腿,打湿了他的裤子,每一次跨步,布料摩擦的穴口都让他更加渴望有什么东西能在他体内搅动。

    步履蹒跚地趴在一户人家的栏杆上,领子被拉住的瞬间雷洛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该奢求地是自己活着出去但是被一个低贱的Alpha标记,还是自己变成一具体面的尸体被抬着出去。

    一开始雷洛并没有意识到那个救下自己的Alpha是谁,他的身体正因为渴求着来自Alpha的安抚而颤抖。Alpha把他拉进一扇铁门,半强迫地把他压在身下,这让因为陷入假性发情的Omega差一点尖叫出声,对方这时用那双宽厚的手抱着他的肩膀说道“洛哥,洛哥,阿豪,是阿豪啊……”

    “阿豪啊,信号枪不见了,我通知不到……”雷洛想自己在说话的时候应该是带着哭腔的,来自性欲的折磨与死亡的恐惧交替着碾压他的神经,就算他的精神力再如何强大,但终究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的他也受不了这番折腾。

    “嘘……嘘……”伍世豪抚摸着Omega的嘴唇企图安抚他,Omega的泪水与颤音让这位半年前才失去了妻女的Alpha再一次燃起了保护的欲望“我通知不到外面……”

    门外是公仔强的人马离开的声音,伍世豪本该放着雷洛不管的,他现在还在为肥仔超办事,如今肥仔超也等着要雷洛的命,他本应该就这样把雷洛丢在一边的。但是Alpha的本能以及对于兄弟义气的看重,他没法这么抛下他。


    在褊狭的巷子里最开始的只是抚摸,伍世豪抚摸着雷洛的躯体,从他柔软的臀部到他窄细的腰肢,“如此漂亮的男人不适合身孕”是他脑子里最先出现的想法,在他打消这个想法之前出现的是“漂亮的男人适合好好疼爱”。

    接下来开始的是亲吻,打破了主性别之间隔阂的两个男人的亲吻更像是一场战争。虽然雷洛的意识已经不甚清晰,但是足够他将一次亲吻变成冗长的交易。舔舐着伍世豪贝齿的他本想展现自己的主动,但两人的舌头却在这时纠缠在一起,伍世豪趁机用舌头划过雷洛的上颚,这让雷洛浑身一个机灵,他瘫软在伍世豪的怀里。

    如此短暂的快感并没有将男人拉出欲望的深潭而是将男人推向更深的深渊,“阿豪……”雷洛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在生死攸关的当头被本能左右的男人无视了所有的一切,他现在只希望被眼前的男人占有。

    “洛哥……”雷洛的后穴很轻松就吞下了对方的阴茎,每一次后穴的吮吸都让伍世豪想要射出来,担心男人清醒后为这荒唐的性爱而后悔,伍世豪并不敢把自己的阴茎进入那份让所有Alpha们都渴望的温柔之乡——Omega的生殖腔,他甚至不敢从后背位进入雷洛,他担心自己会克制不住自己标记对方。

    雷洛的第一次与第二次因为疲惫并没有消耗多少时间,射精时后穴下意识的收缩让伍世豪差一点也在他的体内射出来。第三次将近时,好看的警长把头靠在伍世豪的肩膀处说“求求你,进来……”当中的哭音让伍世豪揉捏雷洛屁股的手更为用力。

    Alpha的阴茎研磨过那躯体深处的肉缝,雷洛的生殖腔像是婴儿的小口一样吮吸着龟头。为了让Omega尽可能地放松,伍世豪只能不断亲吻着雷洛,他在他耳边不断低语着“不愿意就不用打开……”“慢慢来……”

    当雷洛彻底吞下那根阴茎时两人几乎都临近高潮,雷洛死死咬着自己熨好的衣领不让自己留出声响,伍世豪则是把头埋在雷洛的肩颈享受着那股混着奶香的咖啡味。



    在医院里看到雷洛的时候伍世豪本想向他道歉的,道歉自己标记了他,但是雷洛闻起来依然是那一股混着奶香的咖啡味,伍世豪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只能痴痴地发着呆,思考着,在雷洛的西装之下究竟是藏了一幅怎样的躯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