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邱乔叶]冷战之后

Work Text:

头疼。

叶修眉头微瞥着,揉了揉太阳穴。

“前辈,你怎么了吗?”乔一帆给沙发上的叶修递了一杯温水。

为了避免让后辈担心,叶修接过乔一帆递来的水,故作轻松地朝人笑了笑:“没事,就是有点困了。”

“可是,还没有吃晚饭啊……”乔一帆说着往厨房那边看,他食材都准备好了。

“今天不吃了,我去洗澡。”

叶修说罢喝了口水,到自己房间拿了换洗的衣物,去到了浴室。

温热的水顺着头顶流下,叶修脑中又开始混乱起来。

他和邱非已经冷战一个星期了。这小狼崽子从来没生过这么大的气,一生起气来倒是挺绝情,说不见就不见,把他微信电话全数拉黑,想联系都联系不上。

一想到小男友强烈的控制欲与占有欲,叶修就忍不住叹气。

两人高中同校,大邱非两届的叶修考上了Z大,因为两个人关系好,所以一直有联系。邱非说也要考Z大,但总归还是差了一点点,最后考到了外省。考前一直说等录取结果下来要告诉叶修一个大秘密的邱非,就这么突然地展开了对叶修的追求。

一开始叶修是懵的,完全没想到这小家伙藏着这么个心思,于是开始下意识地躲他。不过这小狼崽子也不是吃素的,硬是缠了他一个暑假,叶修原本以为开学后会好一点,结果并没有。邱非每个星期风雨无阻地跑来Z大看他,而且还不容你拒绝,要是不见,他能站外面淋大半夜的雨等你。

长达大半年的追求,叶修没磨过小魔王的攻势,最终是败下阵来。两三年的恋情没出过大毛病,就是邱非的占有欲有些让人头疼,不定时的手机查岗,看到叶修跟人亲近就要生气,每次都要叶修哄个大半天。

叶修聪明,一直深受导师喜爱,总是被要求多帮忙带带学弟。叶修当然没有异议,还答应下了导师要他搞项目都带乔一帆的要求。

这乔一帆是导师新招的学生,又乖巧又努力,叶修也喜欢。后来为了做项目方便,乔一帆提议在校外租个房子。后辈闪着星星眼把后续的规划全说给了叶修听,叶修心软,不忍心拒绝,就答应了下来。

这样一来,邱非那边就完全翻了脸,不许他去和乔一帆住,还把乔一帆狠狠贬低了一顿,说他不怀好意、早有预谋。

叶修明白,邱非看谁都对自己图谋不轨,所以就下意识为乔一帆说了两句话,还说自己已经答应下来,不好毁约。这完全就是火上浇油了,邱非一个生气,当晚就离开了H市,到现在为止,已经一个星期没再跟他说过话了。本来每周五必来见面,现在到了周日,也没见到人影。

再想到最近繁忙的业务,叶修只感觉头更疼了。

洗完了澡,叶修头发都没吹,就躺倒在了自己房间的床上。

听到一帆敲门,叶修有气无力地回应了一声,准了他要进来的请求。

“前辈,我看你有点头疼……刚好我跟奶奶学过按摩,我帮你按一下吧!”乔一帆趴在他床边说道。

看着乖巧的后辈,叶修心情好了不少,答应了下来。乔一帆开心得眼里的星星都要溢出来了,小心地帮叶修吹了个头发,之后就开始在他的头上操作起来。

后辈的手法确实不错,叶修舒服地闭上眼睛,享受着后辈指尖带来的温柔服务。

“前辈,肩膀也按按吧?”乔一帆向叶修请示。

“好……”叶修也没多想,随口就答应了。

叶修在床上抱着枕头趴好,看了眼手机上和邱非的聊天界面,和那因为被拉黑没能发到的信息,叹了口气,把手机扔到一边,专心地享受起了后辈的按摩了。

乔一帆一边按一边请示,按摩范围从肩部一直往下扩展,最后双手熟练地按揉着叶修的腰背。轻柔的指法有点害人,叶修脑内莫名想起和邱非缠绵的画面来,小狼崽子每次都要在后入时在他后背亲吻好久。想着想着,叶修整个身体都僵硬了不少。

——他居然起反应了。

好在是趴着,叶修只能祈祷乔一帆不会发现,等欲望慢慢消下去。

“前辈,邱非他……他很好吗?”后辈忽然开启了话题。

“怎么突然问这个?”叶修轻声问他。

“我刚刚看到了,他把你拉黑了。”乔一帆说起话来小心翼翼的,手上动作倒是没停。

“嗯,吵架了……”叶修无奈叹气。

后辈沉默了一会儿,又开了口:“前辈……喜欢他什么呢?”

“喜欢他什么?”

叶修还在想该怎么回答,乔一帆又继续说了起来:“他好像脾气不太好,心思也不够细致,什么事情都是靠前辈安排的,前辈跟他在一起……不会觉得累吗?”

“有时候确实会有……不过,他很好。”可能是乔一帆的按摩起到了点作用,叶修现在想到邱非,倒是没有一味地叹息了,想想邱非缠着自己的样子,心里还是软软的。只是想到现在两人的状况,又有些头疼了。

“前辈……我上次去宿舍找你,听到了。”

“嗯?”叶修没听明白,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乔一帆红着脸支支吾吾起来:“就是……那个……”

叶修愣了愣,忽然就明白了他说的是什么,本来就有些发热的脸上瞬间一红,回想起他和小男友两个人在宿舍翻云覆雨,被邱非压在身下抬着屁股呜呜呀呀乱叫的画面。下身没消除的欲望更加强烈了,叶修压着气不敢出声,脑袋昏沉沉的,只感觉下面很难受。

有些发热的皮肤在后辈的指法下格外敏感,惹得叶修有些发颤。叶修想这或许是一种习惯——习惯了每周和邱非欢爱的身体在接受抚摸之后自然地起了反应。

“一帆……辛苦你了,去休息吧……”这么下去肯定要尴尬,叶修对后辈进行了劝退。

乔一帆没有回话,停下动作,按摩服务到此结束。

感觉到乔一帆起身,叶修以为他要走,舒了一口气。但后辈并没有走,而是上到了他的床上,因为身下的原因,叶修不敢有大动作,侧头疑惑地看向乔一帆。

后辈眼中有做错事的神情闪过,似乎是挣扎了一会儿,然后低声跟叶修道了声歉。

“对不起,前辈……”

叶修还没明白过来乔一帆说这个的意思,就被人拉到锁到了怀里。后辈一只手紧锁叶修的手腕,另一只手有些颤抖着,把叶修的那根东西从两层布料里释放了出来。

叶修脑内只有一个想法了:什、什么情况?

“一帆……!”叶修反应过来就要反抗,但身体被比他还要高一点的后辈紧紧锁死,再加上今天身体有些发虚,所以根本无力挣脱。

“前辈,对不起了……”乔一帆又道了一次歉,手掌包裹住叶修挺立的性器,开始上下撸动起来。

“一帆!”叶修沉不住气,有些发怒。

但生理性的快感与原始的欲望却无法阻拦,后辈手法变换着服务,鼻息全数喷在叶修发间。叶修咬着嘴唇,舒爽地双眼都快失去了聚焦,后穴也跟着湿润了起来,穴口收缩着,凭着身体的记忆,渴望着什么东西的肆虐。

叶修感觉自己的理智在逐渐崩塌,最后终于被刺激到了极限,挺着腰呜咽了两声,被乔一帆撸射了。

已经没法儿思考了,经历过一波高潮的叶修疲惫地躺倒着,脑袋昏昏沉沉的,身后宽大的手掌捏揉着他的臀部,然后顺着臀肉滑入股间,手指探索到穴前、沾着穴口的粘液,缓缓抽送了进去。

叶修身体往前蹭蹭,想要躲开,然而身后的人却不给他这个机会,手指紧紧扣住柔软的穴肉,开始操动起来。射精后敏感的身体很快就被玩弄得起了感觉,叶修发出湿润的呻吟,不由自主地唤起了恋人的名字。

乔一帆手上的动作顿了住,叶修混沌的大脑被欲望充斥,一刻不能停地含着人的手指,开始扭着腰把臀部往人手里送。手指在没有主动动作的情况在前辈的穴肉内抽动,乔一帆喉结上下滑动,把手指抽出来,沾着透明液体的手指撩开叶修胸前的衣衫,捏起了那里的肉粒,下半身的真枪挤开丰盈的臀肉,对准被手指操到微开的穴口,缓缓插了进去。

肉穴被逐渐填满,叶修昂着脖颈发出了一声满足地慰叹。

“好舒服……”

听叶修这么说,乔一帆心情舒适了些,挺着肉棒开始在前辈体内慢慢抽插起来——分身被湿润绵软的穴肉紧紧地绞着,作为一个处男,乔一帆几乎是在拼命克制着。

这操得久了,叶修就完全被操开了来,浑浑噩噩地享用着性欲带来的快感,完全地把身后的人认作了小男友,也不需要再被束缚住双手,求欢似得夹着人的肉棒扭动着腰肢,被后辈压在身上操着穴,溢出的分泌液沾染在整个臀部上,被后辈揉得水光满满。

整个卧室全部都是色气的拍打声和淫乱的气息,乔一帆听着叶修的喘息,痴迷地压在前辈身上耸动,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都操进去,把操得叶修整个身体都被他贯穿。

头脑发昏、沉迷于性爱的叶修根本无暇顾及其他,响起的语音通话都被忽略了掉,乔一帆拿起叶修的手机,挂断之后,打了几个字发出去,随即就把手机关机扔到了一边,专心地服务起前辈来。

总归是陌生的身体,乔一帆虽然有目的性,确是操了好久才找到叶修体内的那块软肉,龟头碾压过那片区域,叶修忍不住叫出声,身体都颤抖了起来。乔一帆眼睛又亮了不少,拽着叶修的腰就向那点猛干起来。

叶修被快感冲击得直不起手臂来,前半身无力地趴在床上,哭着承受身后的操干,几乎一句完整的话都讲不出来了。

“啊……啊……厉害……哈……邱非……我……呜……”

刚亮起来的眼神飞速暗淡了下去,乔一帆放缓了动作,抱着叶修的腰肢,把人抱在怀里,换了个朝向继续操干起来。

叶修被他干得胡言乱语,完全失去了神智。捕捉到外面大门打开的声音,乔一帆看准时机,加速地往温暖的穴道内的那一点冲刺起来。

“邱非、邱非……啊……!不……要丢了……呜呜……小邱……”

即将达到高潮的那一刻,卧室门被人猛地轰开,叶修吓得一个激灵,跌在人怀里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人走进来的时候小叶还在断断续续地射着精,刚经历过性事的叶修发梢都被汗渍染湿了,眼角还带泪,面色潮红,嘴唇微张着探出一点舌尖,失神地看着来势汹汹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

“啊……邱……非……?”

混沌的大脑有些搞不明白,叶修转头去看身后的人。

当看清刚才和他做爱的人是乔一帆以后,叶修撇着眉呜咽着流出两行泪来,在小男友冲上来的那一刻忽地颤了颤眼睫毛,昏倒在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