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pter Text

拉比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有这么一天。他感到无比的兴奋与紧张,俊秀的脸上甚至渗出了些微的汗。

他是个记录者:只要你立了“见证历史”的誓言,你就得不断地满足它。历史不会就这样等着你收录文件包里,皆大欢喜——你必须剥茧抽丝,去修正、调整、还原然后记录:领域包山包海;方法严格苛刻、多入牛毛,却又是必要的、沉闷的、世俗的并且绝对强制性。许多国家的档案因为战争而受到重创,使记录的工作更是难上加难。

书人一族一直践行至今。他们记载的不只是战争、生产力变革造成的工业或者科技的进步,还有公共卫生、旅行及建筑风格、人文风俗或者语言的意外转变。翻看他们的记载,除了战争带来的巨变,随处可见令人察觉不出的岁月推移,就像渐趋稀薄的头发一样。

书人的档案应该包含什么、不应该包含什么,都受到规范,这些规范龟毛且强势地对于各种细节指指点点。但正是如此,他们才能不断地精确事实。举例而言,在十九世纪的地图上,空山山脉绝对不是唯一虚构的存在,如太平洋上被点缀了超过一百座想象出来的岛屿,在每一本地图集里自由自在地漂浮了数十载。接着,在十九世纪某个节点开始,总是四处漂泊的新任书人继承者带着他还年幼的小接班人,现在名为拉比的青年,开始将它们从书人的地图上一一移出,自十九世纪中叶到十九世纪末,他总共删去了一百二十三座岛屿,包括三座为了寻找黑教团某元帅而从南中国海至日本航行,期间原本预期遇见的“仙岛”。

跟随书翁四处行走多年,他已经算是见多识广、训练有素了。他相信自己具备傲人的自控力,但他从来没有遇到这种情形——

他无师自通地夹紧臀部,狠狠地将身体某处全部扎进亚连体内——连接处在摩擦下完全充血后的强烈感觉,驱使他试图遵从本能地摆动着腰。全身上下,此刻的他被一种全新的感觉支配着,这让他开始大口喘了起来,从每一口里深刻感受着头皮发麻、太阳穴突突地刺着的感觉。手心都是汗,前端开始湿润,水汽增加了摩擦感。再真实不过的体验,可又难以置信……

他的阳具在亚连的屁眼里,正被紧紧地含着。温热的气息贴着他的敏感的部位直达心底。

充实的感觉让他们都发出了声音。拉比双手抓着亚连的细腰,宛如身在梦境。

事情还要从两周前说起。他们被指派到西贡打听某起不可思议的事件:探索部队呈报的信息显示,当地一间教堂一夜之间全部外墙墙壁变成了粉色——粉色,所有的外墙。

而后,谣言渐起。它先从一对来祈祷的情侣四周产生。据说,那对情侣之间的恋情并不为家族所祝福,因此,他们在决定殉情的前一天相约来教堂立誓来世再携手白头。不出意料的是起誓前,男方突然为教堂门口的乞丐所倾倒,因而突变心意与乞丐一同私奔。

而这只是开始。

之后,后街的厨师与巷口的屠夫、书店伙计和咖啡店店长……他们在似乎都因在教堂里相遇,莫名其妙双双堕入爱河,彼此缠得难解难分。

黑教团接获报告,一番无头绪地分析后,决定派出亚连和拉比开展调查。临行前,考姆伊半打趣地提醒他们千万注意,可不要也被卷进去,坏了教团秩序。

拉比握着亚连的腰肢安抚身下因痛挣扎的孩子:现在,在所有人都没太当真的前提下,这番无心之言,已一语成箴。他脑中短暂放空之际,眼前闪现出发前的种种场景,在现实中回吻亚连——两人舌尖追随着舌尖。他抽着气,开始缓缓挺进了。为了不伤到略微惊吓了的亚连,他紧紧抓着男孩,反反复复对着洞口细细打磨。 男孩不安地绷着身体,肢体因体外的刺激而难耐地扭动着。

他们此刻所在的是一幢黄色外墙的三层小房,清晨时分仅有几缕光能射进屋内。百叶窗外,依稀可见那幢粉色的教堂。

光溜溜的亚连着急着想挣扎摆脱,他只感到害怕和不舒服,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呼吸变成了喘气。

“唔……难受……”

“乖,没有软掉,不要紧的。”

拉比确认着亚连的状态。耻骨内侧涌出麻麻的感觉如波纹一般蔓延快速席卷全身。为了转移对象的注意力,拉比移动双手开始引导亚连对着自己的器官抚慰。

“别怕,没事的。”

卵囊的皮紧紧绷紧着显得十分光滑,而茎干上面则布满了红色的血管。

不要冲动……不要冲动……讽刺的是,如今他依靠书人的教导在拼命克制自己,因为受制于荷尔蒙的影响,轻飘飘的快感充满全身。他此刻只想操翻了亚连。

他伸出舌头贴着亚连的耳垂滑动舔弄。

白发男孩脑袋混乱了。他不知所措,想阻止,又半握住了下部那略微抬起的稚嫩犹豫着。不知道怎么,他就是没法对拉比说不,他也从未如此渴望拉比的碰触。随着拉比舌头缓缓移动,亚连的心底升起了绝望。

他被布满青筋的肉棒和浓密蜷曲的毛发折磨着。

肉棒对肠壁的磨蹭震动,很快,脑中异物入侵的不适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奇怪的陌生感觉。这样想着,亚连的手更加完全地伸向了自己的下体。他调整着姿势,胡乱地揉捏着,揉捏着。指尖擦着阴茎背面的静脉,绕着干净的茎杆直到推扯着薄嫩的皮露出的圆圆的粉色的小龟头,包括龟头后缘皱褶的沟……小鸡巴一下一下跳动着,抖擞地抬头了——整根性器干干净净——并达到了膨胀率峰值。

有种酥麻的仿佛能自头皮到脚尖起电的感觉,直入骨髓。胸前的乳粒尖尖凸起,和着双手紧握的那翘起的稚嫩对着墙壁一圈圈压着磨着。水泥墙在乳晕四周打着圈,偶尔擦到挺立的乳珠滑过乳孔……心中喉咙里总会有股奇怪的复杂的感觉,想吐吐不出想叫叫不了,只觉得心痒难耐直逼喉管。他略带焦虑地拱起腰背挣扎,肌肉牵动着又夹紧了括约肌。

“啊啊……”拉比忍不住呻吟。亚连闻声猜想拉比的感受,决定换个姿势,他试着放松肌肉。

“很好,亚连……别紧张……”舒展的肢体解放了拉比,他松了一口气,又觉得有点意犹未尽。可惜现在还没到肆意舒爽的时刻,他体贴地选择先给予轻柔鼓励,并尽力控制好胯下的动作。

尽管拉比也很紧张,但兄长身份的他还是试图做做引导。年轻的书人继承人万念里只觉得好舒服,又好羞耻。可是在舒爽中,羞耻又算什么?

他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冲动。快感不断冲击而来。他一定是疯了。

他想操翻亚连。

“很好、放松……”他沉浸在淫靡的气氛带来的刺激中,手贴着亚连的躯干规律地上下滑动按摩男孩尚未发育完全的酮体。

“嗯……”亚连毫无经验,龟头不断摩擦着他,身后疼痛下,他努力对准焦距。完全是一副不明就里的模样。

拉比等了一会,等着亚连身体平缓了下来。

终于,要来了,一切要开始了……

从慢到快,红发青年对准正一圈圈蠕动的春光之地,摆出如骑马一样颠簸的姿势在肠壁里进进出出向前向上操着亚连,撞得男孩一荡一荡太阳穴四周一阵晕眩。毫无经验的他摆脱了拉比的唇,仰着头张大了嘴巴,发出无声的尖叫。拉比的舌头顺势粘着唾液对着亚连的脖颈狂乱地涂抹。男孩的汗顺着动作流进他的嘴里,咸咸的,但止不了嗓眼里炭火般的干渴。

拉比爽的不知所以,干脆把头埋在了亚连的肩膀后,嘴漫不经心地贴着亚连吸着男孩的肌肤,而集中注意力摩擦紧挨的下体……他像一只公狗一样寻求满足,全身都要控制不住了,理智被打得四分五裂。结合的洞口是那么紧致缠绵,温暖稚嫩,怀里高温的亚连闭着眼喘息着——他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是以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咬牙忍耐着,徒然激动地喘气,又带动媾合处的震动。

啪啪啪……

拉比不断抽插,亚连后庭红嫩的皱褶都被干得外翻了。

正当亚连边颤抖边本能地尽最大努力夹紧臀大肌迎合的时候,拉比引着他换了一个方向。他们朝着书桌方向移动。边走他边移开了手掌,打掉亚连的指尖接着握住了亚连那勃起的阴茎开始上下提拉。这个动作似乎使亚连吓了一跳,但他很快就闭眼露出享受的神情。后面的拉比似乎立即注意到了,不,应该说马上就注意到了,因为蜜洞吸的死死的。他干脆一只手握住亚连的阴囊,一只手半握阴茎上下滑动抽拉。每次抽拉,手都达到龟头顶部——多少有过手冲经验的他知道,这样一定会让亚连很快受不了而爽叫起来。

他是对的。随着这样激烈的节奏,亚连到底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由于憋了许久,最初的声音略微沙哑生硬。一旦堵在胸口的气得到宣泄,后面就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了。呻吟开始由毫无意义的音节慢慢跟着拉比开始规律起来。

“嗯……嗯……啊……”

他在拉比年轻力壮的臂弯里舒展,眼神迷蒙。尽管这是他们第一次做爱,但是双方的行为却高度默契,他俩转头热吻。

啪!啪!啪!啪!啪!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

啪啪啪啪啪……

他们的动作越来越暴烈,前后摆动的频度越来越大……

怀里的亚连已经沉沦在性欲中,完全是不打算克制一副放纵的模样。事实上,身后的到底是谁,亚连已经顾不上了。阳具正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刺激。他抖着苦苦撑住桌面,前端的肿胀滚烫使他的手追随着拉比的手滑向下部,两人一只手扶着根芽一只手磨推着稚嫩包皮直到露出红艳的龟头……他只感到睾丸处包皮下皱褶被折叠,充分充血后的神经末梢产生的快感随着手指的缠绕一节节快速攀登,一切其它感觉什么也抓不住。或许他还依稀知道某个不可说的物什正往他黏黏糊糊的肛门越磨越深,越磨越热,越磨越急促,并发出一阵拍打声——

啪!啪!啪!

这真是异常奇妙。

突然,那根炙热冲到了体内某个凸起的点——啊!——他手一软,整个身子都不由紧紧绷了起来,宛如痉挛的前兆一般。可怜的亚连全身皮肤炸开——那是种难受又爽翻了的感觉,大腿在颤抖,他终于忍不住将重力下移,这样的姿势必然使他撅起了屁股,他那湿润无比的洞口也因此更热烈地向身后某人发出邀请。

电流环绕着他,那一瞬间身心被前所未有的愉悦快感征服。当被干到那个点时,他的屁股都会下意识地抖了抖。

同样是第一次的拉比干的很凶,跟打桩一样,亚连只能咬紧嘴唇。刹那间,房间里只有做爱的声音——啪啪啪是肉体拍击的声音,咕叽咕叽则是因为后庭不断随着拍打注入空气,结合处发出的声响。两人喘气连连,每一个发音伴随着的都是对身体构造出的该死的兴奋点的冲刺。

真大真粗啊……对方的那个东西……

亚连觉得自己分不清了:他好像正在谁的怀里……有人抱着他,他们或许正在做禁忌的事情……喘息越来越浓烈,恐怕亚连都不知道,他已经开始摇屁股,甚至主动夹紧制造摩擦的阻力提升快感。来人每次都用力向前,每次都插到底,抵到他的肉穴深处。这种感觉太过刺激,他开始产生一股尿意,感觉随时就要崩溃了。

身后的人似乎十分满意,从后面更加用力地按压那个禁忌的凸起——亚连的前列腺点。“亚连……亚连……”拉比用鼻尖蹭着粘着白色发丝的精致耳垂,轻轻地呢喃,这样缓慢的语调让他的声音平添了几分迷离的质感。同时,他的身下开始更加用力高频率的耸动,马眼就这样一张一缩地浸出了透明的液体,一滴滴地冒着接着随着撞动残留在亚连的洞里,而另一只手从亚连胸腔滑落到腹部,贴着肚皮按压着透出的插在体内的棒状凸痕,这让亚连小腹绷紧着浑身战栗,几乎要发出长长的尖叫,但——

亚连!这一叠呼唤宛如一个春雷,炸得他面色涨红,浑身一个激灵。他低头咬紧嘴唇,脸上扭出一个痛苦又愉悦的狰狞。“拉……拉比?停下……我们不可以……”他痛苦地摇着头,费力地从胸腔挤出一丝声音。短暂恢复思考能力的他同时感到巨大的满足以及恐慌——他不想停。

“我们是神职人员……”

这太舒服了,他不想停。

“你说什么……?”

是圣洁吗?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

亚连汗涔涔地,被插得汁水四溅。他深深吸了好几口气,却还雌伏着——这太舒服了,他不想停,他不甘心!拜青春期的动荡不安追求刺激的天性所赐,他爱这一切爱得欲罢不能,可脑中的理智却告诉他必须结束。这样想的同时,因为表里不一,他条件反射地开始收缩臀大肌,使劲吞吐着不属于自身身体的部分。

他不想离开拉比!离开那条肉肠!

“啊……啊……求求你……拉比……快停下……”

不要再碾了,他要融化了!

“嘶……”拉比倒吸了一口气,“你在起劲回应我什么啊?”

“啊……哈……?”

“你明明也很爽吧?都这样了。”他了然地说。自己是书人的继承者,书人的继承者可以跳出束缚到这个程度吗?拉比也犹豫,可是,可是……

啪!啪!啪!

没有等到回答的拉比低吼一声,抽插着急急地撞麻了亚连的屁股。而发麻的身体火热地烧了起来,烧出了心底最深的欲望。粗暴野蛮的摆弄中带着不可探知规律的撩拨,自有其韵律,亚连的肌肉绷得老紧,又忍不住想掉进欲望的海洋里,心里着实一阵五味翻腾——

圣洁……圣洁……任务……拉比和他……

“不……”

他终于屈服于身后喷薄的炙热和硬毛的刺痒。全身毛孔炸开,嘴巴和腿一样合不拢而流下唾液,粉嫩的小口在水渍滴淌时发出短促激动的呻吟。他忘我地摇摆了起来。不知不觉中他的前列腺液将拉比和他的手乃至下腹都一一浸湿。刺激让他头皮发麻全身起了鸡皮疙瘩,下身的快感更加明显——他不由滑到桌面上,又被拉比拎了起来,继续一前一后地拤弄。

“不舒服吗?可明明看起来不像。”拉比的拇指堵住铃口坏笑。他清晰地感受到亚连的矛盾,他大开大合,身下的炙热巨大简直要将亚连烫平。

“不……不是,该死!不——不不要停!好舒服啊!好爽!”

拉比一愣——真是意外地可爱!他没法抽身,只能越发凶猛。

为了防止亚连就这样被艹射,他摁住亚连的根部。

亚连的血管仿佛都挤在下体了,全身的血液仿佛都涌到鸡鸡上了,电流从膀胱往整片下腹扩散,性器刚开始有股失禁的冲动就被摁住,他只感到胀痛难耐。整个身体都超出了控制。他扭动着急促呼吸着,红潮早已从脖颈处弥漫泛着全身,红扑扑的。血液在体内快速流窜,电透全身,然后又被拉比的鸡巴按住那个小凸起。

“呀,别、别摸那里!”

“为什么?一起享受不是很好撒?”

“会更想叫……”

“如……如果这样,那就叫吧?”

“唔……笨蛋!这样好……好羞耻……”

“没关系的撒,就我和你。喜欢吗?”

“啊啊……嗯……嗯,喜欢!好舒服……无法忍耐了!”

“我也是,亚连!哈,叫出来吧!”

“啊啊……啊……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好爽!”

亚连的狂乱反而帮助拉比冷静了下来。两人相接处被拍击得又热又疼。那交合的甬道温热紧致,一圈圈蠕动着,每一口都裹得拉比几乎要全盘交代。他不由缓了下来,动作开始变得奇妙地慢条斯理,不再急着抽插,而是顶着腰身对着那块地儿好一通耸动磨弄,蜷曲黑硬的阴毛紧紧贴着那泛红的小屁股。

他开始放慢速度,利用骨盘在亚连体内规律地回转着打圈而不前后插送,以使敏感的龟头减少刺激。

拉比漫不经心地前后晃动着腰杆。

“啊啊啊……”亚连刚被艹得酸麻舒坦,忍不住又淫叫了起来。

拉比的指腹剐蹭着亚连的腿根,捏乱又抚平亚连肉棒下卵蛋的皱折。他手中的小肉棒色泽较淡,过渡到顶端呈现出十分漂亮的嫣红色。他就这样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阴茎滑动抓挠,其余的三根手指滚动着睾丸。直到性器因为对拉比的爱抚产生反馈而开始变得更加润湿,连带着,睾丸阵阵地抽缩着。

拉比收手,停了下来。

“别……别,我……受不了……了。”男孩低声惊呼,“快一点……求你动作……快一点……不要停……”

屋里回荡着肉体一下一下规律的撞击声。男孩的脸红扑扑的,已经被饥渴逼得走投无路,他全身仿若无骨,下体空虚得只扭屁股,恨不得被干得更猛一些。

“嘿嘿,好……”

拉比的笑意加大,他随口应承着,却唱反调一样地停了小一会,才挺着胯加深了幅度。因着亚连的甬道太热太紧,搅得人头皮酥麻——太爽了,拉比忍不住再度扎入舒爽的漩涡。

红发男孩紧紧抱着白发男孩,贴着耳朵发出了让人羞愧的呢喃,接着一浪一浪地将那个棒状物狠狠打向怀中之人的私密之处,耻毛因为沾满了淫水,一缕一缕搭着,擦着前面红红的小屁股。拉比当然也不想停:每一口呼吸伴着热度涌向拉比下体的方向,鸡巴颠着好似活了起来,越来越肿胀,越来越坚硬,仿佛快要爆裂开来。这是他第一次完全无所顾虑地掌握这样坚挺和热烫的快感。亚连身上任何接触到他的下体的那根肉棒的部位都能使他不由暗爽!

“啊……啊哈……嗯……啊啊啊……”两人搂抱中均发出呻吟。

我和亚连……我和亚连……拉比一直对这个孩子抱有好感,但明明不是这样的好感。他靠着腰力往前顶,湿黏的汗水交杂在一起。事到如今,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做着这样不被允许的事。他们……会被进行宗教审判吗?他会被书翁怎样对待?他可是在和亚连交媾!想着想着,红发青年更心急如焚地死死缠住亚连揉搓从他的乳至腹部地带。他的呼吸都乱了起来,一边喘气一边摆动着臀,手最后在亚连的肉棒乱摸着,偶尔用拇指按着马眼无力地画着圆。

啪啪啪啪啪啪啪……

为什么,光是闻到亚连的气味,他的内心就雀跃不已,光着揉揉抱抱,他就忍不住想先缴械投降了。拉比抬手,用食指和拇指狠狠掐了一下亚连的奶头。

圣洁,是你吗?

他打了几个哆嗦,就这样强忍着射精的欲望一直反复在即将高潮的四周徘徊。

两人痴迷地交缠。快感像电流一样舔舐着彼此。

“嗯......哈啊好深......哈啊......嘶......嗯......”

似乎要高潮了——亚连此时肉筋酸胀,会阴缩动,尿道充盈,小球吊起。他感到腹部气流涌动,背脊尾骨一阵酥麻,这些反应迫使他全身打了个哆嗦。快要不行了,他在脑中大喊,小屁股却不自觉地继续挺动着。

蜜穴缩得更紧了。

“好热……亚连……你夹的好紧……”拉比肌肉紧绷,腰肢和屁股不断扭动,快感一波一波袭来,他贴着亚连前后耸动摩擦自己的阴茎,火一般的性欲烧出了体内的本能。摆动中,肿胀的阴茎又前进了几分。他的嘴唇连着腹部、大腿根在颤抖,他要受不了:后庭每一寸新的领地所带来的柔软的触感,让他不自觉地挺起了腰想将肉棒插得更深!拉比横冲直撞,直撞得亚连脚一软——

不!

他夹着身后的长屌,感受着拉比带来的前后刺激,爱到不断呻吟。

“啊!啊!啊!嗯嗯嗯……”

白发孩子像蹦迪一样摇头晃脑,此刻他的膀胱早已充盈,尿急的感觉和快乐超乎他的想象,他失控地扭动着,忍不住夹起屁股激烈地抖了——感觉终于要憋不住了……

啪啪啪……

亚连泪眼婆娑地看着前方。他感到自己快要烧起来了,全身都成了无法描述的敏感地带。难以遏制的本能、冲动和情感汹涌包裹他。他无法思考,成了被快感欲望淹没却得不到慰藉的野兽,只知道贪婪地喘息和自慰,几乎要忘了自己是谁了。

“呼呼……嗯……哈……啊……”

他被捅得浑身瘫软颤抖,忍不住加快了手中的套弄挤压他充血到硬得不行的小家伙,从阴囊到茎干,再到龟头上的冠沟……他上下揉蹭茎干上的经脉纹路和残留的淫靡。在手的来去套弄下,鲜红马眼正怒张着——

“啊……啊,忍不了了拉比,要尿了,要尿了——”

“不是尿……”拉比刚要纠正。

阴茎被翻弄到终于要高潮了,它正一抖一抖地蓄力!亚连管不了了!他以为自己失禁了,但——乳白色的初精打乱他自慰的节奏,一股股地向外冒——

“啊啊啊啊……”

男孩仰头射精时,眼前冒着白色闪光,脑门一阵空虚,头皮密密地发麻地勾着身瘫着拉比臂膀里。时间仿佛停住了,下腹之下的感觉瞬间失去,他茫然飘在云端,被快乐征服——

圣洁啊,这全程甚至不到十分钟——略带腥气的精水涌落在他的腹肌上,他被做得喘不过气,身心彻底沉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