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ORBIDDEN NIGHT

Chapter Text

Daigo没有抽烟的习惯,但是站在港区这间豪华公寓门口的这五分钟里,他无数次的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这个习惯,这样他好歹能做点什么,平复一下他此刻紧张到要窒息的心情。明明只是20多度的气温,他却清晰地感觉到,后背已经湿透了……
15分钟以前,他收到了一条信息。
“daigo,过来一趟…好吗?”

短短数个字,随后附上了一个地址,也就是他现在所身处的这个地方。然而发信人那一栏上写着的那四个字母却让他心惊肉跳。那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最尊崇的前辈。如果说有谁能让他奋不顾身,哪怕放下工作也一定要见上一面的话,毫无疑问就是这个人了。那位前辈近年来频繁的喊他出来喝酒,他每次都是顶多15分钟必定赶到,然而之前都只是喝酒而已,他从来没有,被邀请来过这么私密的地方,而且这种地方,明显并不是前辈的家,而是类似于秘密住宅的存在。

到底喊他过来有什么事呢,他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按响了门铃。不多时,门内传来啪塔啪塔几声凌乱的脚步声,门咔的一下开了。
“对不起,HYDE桑,这么晚还来叨扰您”
他赶紧毕恭毕敬地弯下腰去,映入眼帘的是一截细白的小腿,hyde先生似乎是穿着睡袍就出来了…?
“哪里,分明是我把你叫过来的,你肯来就是很给我面子了”
Hyde桑的语气里,带着一股跟平时不太一样的慵懒,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他抬起头来,这才发现hyde似乎已经有点醉了,浑身只披挂着一件黑色的真丝睡袍,敞开的领口透出来的肌肤已经完全变成了粉红色,脸颊也是红扑扑的,眼角像是有点湿漉漉的,闪动着些微碎光,他几乎要忘了得体的礼仪,看得有点呆了。
“还傻站着干什么,快跟我进来,咱们…继续喝!”
Hyde打开鞋柜,拿出一双拖鞋递给他,然后有点踉踉跄跄地,领着他往里屋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环视着这个面积不大但装修异常有品位的房子,正对着客厅的地方,挂着一幅金子国义的画,还有很多骷髅头元素的装饰品,从南美洲带回来的原住民手工编织的挂毯,这些都是hyde桑巡演时的战利品……客厅很乱,沙发上的坐垫、空的啤酒罐、各种零食包装、打开的碟片散落一地……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满满都是烟头,他认得那个牌子——seven star。
但是他分明记得hyde桑已经戒烟很多年了呀……?刚才拿过拖鞋的时候他也觉得有些奇怪,现在他想起来了,记忆中hyde的鞋子尺码是不太大的,但是刚才他打开鞋柜的那一瞬间,他分明看到了很多双明显比hyde自己鞋码要大的鞋子,包括他现在穿的这双拖鞋,尺码也是刚刚好的样子……

他正要开口询问,年长的男人却在这个时候不小心绊倒在了一个啤酒瓶上,一个趔趄眼看着就要往前栽去!
“hyde桑!!”他赶紧冲上前,也顾不得体面,一把将那个娇小的身躯拦腰揽在了怀里。Hyde抓住了他的领子,脚步有点虚浮的半靠在他身上,呼出来的热气喷在他的脸颊上,带着浓浓的麦芽香味,他的脸腾的就红了。Hyde软若无骨的身躯此时正紧紧的贴在他胸膛上,体温高的吓人,他感到头脑短路,平日里深藏在心底的那些见不得光的想象、那些放飞自我的意淫仿佛关不住的野兽一般叫嚣着要从笼子里跑出来。

不想放手!想抱得再紧一点!想把hyde桑压在身下!想做更多!更多他羞于启齿的事情!是的,还在认识他以前,从青春期以来,对怀里这个人的臆想就从来没有停止过,hyde桑几乎是他的性启蒙,是他从16岁起就没有停止过的恋慕对象。他原本以为这么多年了,尤其是在已经长大了之后,那些荒唐的想象早该慢慢褪去,但他错了,对他的幻想就像一棵生命力顽强的孽根,虽然看似枯萎,但只要沾到一点雨露,就开始疯狂的迅速蔓延。

隔着丝滑的真丝睡袍,hyde温软的皮肉仿佛有磁力一般,紧紧的吸着他的手,他扶着醉得不成样的年长者,一步一步往卧室走去。卧室里也透着一股子奇怪的气息,进一步证实了他刚才的怀疑。
燃烧了一半的香薰蜡烛、床头柜上放着的红酒以及酒杯,一杯已经喝空了,而另一杯却完全动都没动过……靠窗的椅子上,挂着一件明显比hyde桑尺码要大出一大截的黑色外套,那是……
他的身体猛然一僵,那件外套上刺眼的rayflower字样…… 刺得他眼睛生疼……
果然…… 他脑海中一直盘旋不去的某个猜想,在刚才得到了彻底的证实。

“你是不是在想,好像哪里怪怪的?”
似乎是猜到了他在想什么,hyde轻柔地继续说道
Daigo把hyde轻轻的放在床头,“是sakura桑吗?”
“是哦”
“那他…… 为什么走了……”

许久没有等来回答,daigo战战兢兢的抬起头了,却发现hyde不知何时已然泪流满面,巨大的眼睛里噙满了如同玻璃珠一般的透明液体。
“他啊…经常这样哦……明明为了等他来,准备了好久,到了之后,一个电话就走了……”
Hyde的语气里,充满了不甘和心酸。
“那方面也是…… 他都已经……好久没有碰过我了……”
Daigo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个又一个的爆炸新闻如同晴天惊雷一般,轰得他脑子嗡嗡作响。
Hyde继续喃喃地说着“我大概…已经老了吧……”

“怎么会!”daigo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hyde桑对我而言,永远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我对hyde桑… ”本来只是急于想要安慰hyde,却没想到差点将自己的心意和盘托出,然而想后悔已经晚了,daigo看着一脸惊诧的hyde,索性决定豁出去了。
“现在说出来,让您笑话也无所谓了! 如果能让您多少感到好过一点也好…… 我对hyde桑…对hyde桑您…一直…爱着您啊!!”
几乎是咆哮着说出了以上话语的daigo,看着表情凝固,眼睛睁得老大的hyde,简直恨不得翻身从身后的窗户跳下去……
然而出乎他所料的,一双异常柔软的手握住了他的“真是个温柔的好孩子呢……”
他有些呆呆的看着hyde桑脸上温柔的表情,仿佛一个做错了事情却被原谅的孩子,直到他发现hyde握着他的手,缓缓放在了自己睡袍的腰带上,然后一点一点,慢慢的扯开来……
“你不想要更多吗?我的stardust boy…?”
那双魅惑的眼睛迷离的看着他,向他抛出了一个致命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