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凉薇/非典型abo】桥

Work Text:

  “鹊桥?你们地球还有用鸟搭桥的传统吗?”凉冰趴在床上看着手里的书,两条长腿叠在一起晃荡着。

  “那只是传说而已。”蔷薇刚洗完澡正坐在窗边擦头发,沐浴露和洗发水的味道都遮不住床上那人身上散发出的信息素的味道,这家伙真是一点都不知道收敛。

  “又是传说啊,你们地球人除了编故事还会干嘛?”凉冰有点无聊地翻了一页,本来还以为能跟蔷薇一起去看看呢,原来又是假的,浪费感情。

  “不是所有的传说都是假的,有些也是有依据的。”蔷薇撩了撩头发,觉得已经干得差不多了,随手把毛巾扔进了虫洞。

  “那真的有这个什么鹊桥吗?搭在两颗球球中间的,那得多少只鸟啊?而且你们地球的鸟都能飞出大气层,人类还要留在地面上,啧。”凉冰用手指戳着书页,语气里满是鄙夷。

  “没有。”蔷薇随手从一旁的书架上抽出一本《宇宙编年史》拿在手里,她在凉冰那张大床上坐下,后背刚靠上身后的抱枕凉冰就凑了过来。

  自从被凉冰标记之后这家伙就扣着她不让人回自己的房间,连带着那边蔷薇的东西也都一股脑地搬了过来,美名其曰防止她下次再突然发情找不到人。

  老流氓!

  不过凉冰平常也算安分,除了每天半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偷偷摸摸贴过来整个人把蔷薇裹在怀里之外也没干过什么出格的事。

  蔷薇虽然对于这方面一向不善表达,但俩人说到底连标记都完成了,睡在一起真的不算什么。更何况自己身上现在挥之不去的鸡尾酒的味道每天都 把她包裹的严严实实。

  按理说标记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淡化,不时就需要二次标记一下,但凉冰的信息素现在还没有减弱的趋势,这家伙的信息素真的是霸道的可以。

  “蔷薇,七夕我带你出去逛逛吧。”凉冰的手揽上蔷薇的腰,下巴垫在颈窝处嗅着蔷薇身上若有似无的信息素的味道。

  蔷薇和其他omega一样不喜欢把自己的信息素外放出来,只有靠近腺体的时候才能闻到她身上清淡的味道,以前是雨后的蔷薇花的香气,现在掺了自己鸡尾酒的味道,闻起来没那么醉人,轻轻浅浅的,倒别有一种感觉。

  就知道自己的信息素和蔷薇的融合之后会很撩人。

  凉冰搂着蔷薇任由自己沉浸在她的信息素里,反正还没到日子,就算发情了,人也在自己旁边不是。

  “去哪?”蔷薇挪了挪身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靠下来。

  “唔,要不就在昆萨吧,或者我跟你去地球也可以。”凉冰想了想,在昆萨自己就可以好好准备准备,地球那边就麻烦很多了,不过如果蔷薇想去她自然没意见。

  “回地球一来一回要多久,你要干什么就在看昆萨折腾吧。”蔷薇手上翻着书,其实一个字都没看进去,凉冰的信息素裹着她,酒香味本就让她头脑发昏,这人还贴在自己耳边说话,根本静不下心来。

  “好。”凉冰温顺地在她颈窝里蹭了蹭,就着这姿势跟她一起看手里的书。

  “……你躲开点。”蔷薇被她这么搂着,脖颈处是凉冰呼出的气流,总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害羞了?”凉冰的声音听起来贱兮兮的,手上得寸进尺般地摩挲了两下,蔷薇身上就穿了一件棉质短袖,凉冰手上的温度透过衣料传递到她腰腹的皮肤上。

  “松手……”眼看凉冰的手越挪越往上,蔷薇还是呵住了她。

  “哦。”凉冰撇了撇嘴,把手老实地放回蔷薇腰上,松是不可能松的。

  蔷薇看她一脸委屈的样子还是没忍住勾了下唇角,不过很快又收敛好情绪继续看书,让凉冰察觉了这人指不定又要蹬鼻子上脸。

  等蔷薇回过神来的时候凉冰已经搂着她睡着了,脑袋枕在蔷薇的肩膀上,一缕黑发垂在她胸前。蔷薇看着她这副样子无声地笑了,微微侧身把书放在床头柜上,一挥手屋内的灯光也暗了下来。

  蔷薇扶着凉冰的肩慢慢躺下来,那人哼了一声手上又揽了一把把蔷薇按在自己怀里。蔷薇小心地抽了抽被凉冰压在颈下的手,又换来她一声不满的哼唧,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放弃了把手臂抽回来的动作。

  之后的几天里凉冰每天早出晚归,还把一堆乱七八糟的事务都丢给了黑风,蔷薇看着忙得团团转的黑风有些无奈,打算帮他分点事务。

  “别别别,您歇着就行了,要让女王知道我把活都给您了我真的得去打头阵了。”黑风慌张地从蔷薇手里抢过触控板。

  “你们女王干嘛去了?”蔷薇皱着眉看他,昆萨最近没什么大事,其他文明也都还算安稳,有什么大事是需要凉冰每天早出晚归才能处理的?

  “女王最近有急事要处理,不过好像也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我就是临时帮忙处理一下这些日常事务。”黑风看蔷薇的样子似乎有点着急,连忙解释。

  “她有什么急事?”自从自己默认了她和凉冰的关系之后凉冰有事没事都要跟她说说,按理说有什么大事要处理就算不带她去也会打个招呼,像现在这样自己跑了还是头一次。

  “额……这个我也不清楚,女王没跟我说。”黑风看着蔷薇狐疑的眼神在心里捏了把汗,不是我要说谎的啊,是女王她不让我说。

  “行了,你忙吧。”蔷薇看着黑风的样子多多少少也猜了个大概,不想说就不说了,凉冰手底下的人跟她一个样子,撒个谎都不会。

  晚上凉冰回来的时候蔷薇已经躺下了,凉冰蹑手蹑脚地爬上床凑到蔷薇身旁,手刚搭上蔷薇的腰,那人便转过身来眼神清明地看着她。

  “蔷薇,你没睡啊?”凉冰愣了一下,还是嬉皮笑脸地样子,手臂搭上她的腰搂着。

  “你这两天干嘛呢?”蔷薇没答她的话,以往都是自己早上晨练回来叫凉冰起床,这两天自己还没醒身旁的人就偷偷摸摸跑了,半夜也是自己睡了才回来,这家伙背着自己搞什么飞机。

  “唉,没啥没啥,早点睡吧蔷薇。”凉冰打了个哈哈眼睛瞥向天花板想要揭过去,虽然屋子里没开灯,但她能清楚地看见蔷薇墨绿色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算了,你这两天……”蔷薇看她这样子也知道她不会现在和自己说实话,便放弃了问下去的欲望,话音顿了顿似乎又想起什么,开了个头说了一半声音越来越小,绕是凉冰跟她面对面躺着都没听清。

  “啊?带什么?”凉冰眼神移回来与蔷薇对视,敏锐地发现她的目光好像有点躲闪。

  “……剂。”

  “嗯?”凉冰又往前凑了凑,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是真的没听清蔷薇说什么。

  “抑制剂!”蔷薇看着凉冰越凑越近,两人的鼻尖都快顶到一起了,最后还是把这三个字完整地吐出来了。

  “我还当是什么东西,放心吧,还没到呢。”凉冰笑出了声,被人在腰上拧了一把才收敛了。

  “好,听你的。”凉冰按住蔷薇的手应了,小丫头片子一点都不心疼人,真下狠手。

  以往凉冰是不会带抑制剂的,直到前段时间凉冰带着阿托黑风几个人去了一处没有生命迹象的星系采集资源,蔷薇留在昆萨帮凉冰处理一些简单事务,那天蔷薇正和韦老七他们开会呢,阿托一个暗通讯发过来叫她赶快过去。蔷薇连开几个超远距离的虫洞累的不行不说,人还没站稳呢就被脸色通红的凉冰按在地上,再一扭头阿托和黑风已经开着飞船带着手下跑了。蔷薇扶着腰回了昆萨第一件事就是搬出凉冰的卧室,后来凉冰哄了好久并答应一定随身携带抑制剂才算完。

  七夕当天蔷薇醒来的时候凉冰还搂着她的腰睡梦正酣,蔷薇轻车熟路地把人揽着自己的手挪开下床洗漱。

  蔷薇晨练回来的时候凉冰正坐在床上揉着眼睛,看起来还没睡醒的样子,迷迷糊糊的。

  “赶快洗漱吧,去吃早饭了。”蔷薇靠在门口看着凉冰慢悠悠地站起来拿了衣服换上又晃荡着进了浴室。

  等凉冰再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完全清醒了,她想起什么似的风风火火地拉着蔷薇吃完了早饭,然后就扯着人往外走。

  “干嘛啊?”蔷薇被拉了一个趔趄,不明白这人着什么急。

  “带你过七夕啊,走了走了。”凉冰脚下顿了一下,等蔷薇站稳之后又拉着人进了虫洞。

  “七夕?哎你慢点!”

  虫洞的落点开在街市上,昆萨的魔人和其他文明的移居者混在一起,街道两侧的商铺也不时传来两声吆喝,一副热闹祥和的样子。

  凉冰一如既往地穿着她的风衣和黑色旗袍,蔷薇的黑甲也在穿过虫洞时被她换成了简单的皮衣长裤。

  凉冰拉着蔷薇在城里逛了一天,蔷薇看着恶魔头子什么都好奇什么都想吃的样子有点哭笑不得,但也由着她瞎闹,自己就慢悠悠地跟在她后面,吃掉她时不时递过来的一些小吃,午饭就算这么糊弄过去了。晚上两人简单吃了点东西之后去了一家酒吧,名字很奇怪,叫“桥”,似乎是个地球人开的,酒吧内的装潢也很有特色,一进门便是一座小桥,流水在灯光的映衬下波光粼粼。

  店内的桌椅大多是拱形,一些装饰品上也都有桥的元素。

  “这家店的老板是个华夏人,据说以前是个盖桥的。”凉冰伸手招来服务员,把菜单推给蔷薇。

  “你看看,咱们在这待一会儿然后我再带你去个地方。”凉冰坐在蔷薇对面支着头看着她,这里是个清吧,没那么吵闹,只有音响里放着老板喜欢的比较平淡的音乐。

  “中性马天尼,谢谢。”蔷薇随意看了看菜单之后对着一旁身穿西服的服务生点头,又把菜单推回给凉冰。

  “不看了,美国丽人。”凉冰把菜单递回服务生手里,两人找了张单桌没有坐吧台,只能远远地看着服务生调酒,不一会儿两杯鸡尾酒就送到桌上。

  “凉冰……你有没有问到一股酒味?”蔷薇吸了吸鼻子,总觉得自己好像闻到了点什么特殊的味道。

  “蔷薇,这里是酒吧啊,当然有酒的味道了。”凉冰听了她的话笑出声来,这小丫头怎么还没喝就开始说胡话了。

  “不是你的信息素吗?”蔷薇皱着眉,凉冰虽然张扬,但出门在外时还是会老老实实把信息素收起来的,但蔷薇总觉得她闻到了些不该出现的味道。

  “喏,你闻闻,酒精是会挥发的。”凉冰笑着把自己面前的美国丽人推过来,那股味道的确变强了一点,蔷薇便也不在纠结这个问题。

  “这儿氛围真好。”凉冰晃了晃手里的酒杯,四下打量着周围。

  “你带我来这干嘛?”凉冰一向偏爱红酒,不论是恶魔一号上还是昆萨的宫殿里都囤了不少好酒,没道理跑到这种小地方来喝酒。

  “过节啊,七夕在你们华夏不是情人节吗?”凉冰笑着看蔷薇,嘴里说得理所当然。蔷薇听着她的话第一次觉得酒精有点上头,脸颊热热的。

  坐在蔷薇对面的凉冰自然把她这些变化尽收眼底,她笑了笑不再逗她,放在桌上的手跟着音乐轻轻打起了拍子。

  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凉冰带着蔷薇离开,开了个虫洞把两人传送到一座广场上。

  蔷薇印象中这里只是一座普通的广场,但现在广场中央被开了个小型水池,池上架起一座桥,桥身被雕刻成无数的喜鹊,就像真正的鹊桥一样。

  “你……”蔷薇看着眼前的景象有些惊讶,原来凉冰这么些日子就干这个去了?

  “来,我们上桥。”凉冰拉着蔷薇走到桥的一侧,接着自己通过虫洞来到桥的另一边。桥不高,凉冰仍能看见对面的蔷薇,她脸上带笑地踏出一步踩在桥上,那边蔷薇也跟着迈上桥。她真的没想到凉冰这些日子一直在准备这个,虽然嘴上不说,但如果有人真的为你做了这些,心里不感动是假的,更何况还是你心爱的人。

  等到两人走到桥中央的时候,突然无数喜鹊从两人身后飞出,在空中排成一排,并越飞越高。

  “走,我们跟上去。”凉冰一手揽住蔷薇的腰,身后翅膀张开,扇动间带起的气流将两人托起。

  蔷薇听着凉冰身后与以往那对恶魔蝠翼扇动时不同的声音有些奇怪地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对雪白的羽翼。

  “凉冰,你……”蔷薇看向凉冰的眼神里写满了惊讶,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凉冰作为天使时的羽翼。

  凉冰只是眼神含笑地看了她一眼,自顾自地搂着人追着那群喜鹊飞过去。

  最后凉冰带着人悬停在那些喜鹊上空。

  “你……你怎么做到的?”蔷薇看着脚下的扑扇着翅膀的喜鹊。

  “傻了?用虫洞把它们现在设定好的空间里就好了啊。”凉冰看着蔷薇怔愣的表情笑了,不过想起自己的正事还是收敛了表情。

  “蔷薇。”蔷薇闻声回过神来看着凉冰,她没想到凉冰会搞这么一出,看向凉冰的眼瞳中有些水光闪烁。

  “我愿意成为杜蔷薇的守护天使,爱她所爱,思她所思,为她承担伤痛,渡过苦难,无论贫寒或富贵,无论卑贱或高贵,无论身处乱世,还是神所不顾,我愿为她拔剑而战,为她收起翅膀,不离不弃,直至永远。”凉冰一边说着,身上的风衣变成了天启王的暗夙银甲。

  “凉冰……”蔷薇看着面前化身天使的人,她知道天使的誓言,也大概明白这段誓言对于天使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她从没想过有一天凉冰会对她说出这段誓言。泪水无意识地流下,落在脚下的鹊桥上。

  “好了,哭什么,看看这个。”凉冰说着一个半大不小的盒子落在她手上,没等她打开给蔷薇看里面的东西,那人先扑过来搂住了她,许是情绪太过激动,混了鸡尾酒气味的蔷薇花香一点一点蔓延开。

  “好了好了。”凉冰揽着蔷薇手上轻拍着她的后背。

  不过接着一种异样的感觉逐渐蔓延上来。

  “凉冰……你带抑制剂了吗?”蔷薇也闻到了那股熟悉的信息素的味道,鸡尾酒的香气像开闸的洪水一般涌出来。

  “靠……”凉冰连忙松开蔷薇,手上握着的盒子也手忙脚乱地扔进了虫洞里。

  “我们回去吧……”蔷薇伸手拽了凉冰的胳膊,再由着凉冰待在这,一会儿她的信息素指不定会吸引来多少omega,想想凉冰的信息素会招来那些omega,蔷薇心底还有点不舒服,还是早点带她回去吧。

  “好。”凉冰反手握住蔷薇,拉着人飞进了面前的虫洞。

  两人出了虫洞就直接倒在了凉冰房间的床上,身上的衣服也直接换成了睡衣。

  “蔷薇……难受。”凉冰本来是垫在蔷薇身下落在床上的,现在一个翻身就把人压在身下。

  “……”蔷薇扶着凉冰的腰微微偏了偏头,躲开凉冰的视线。

  发情期躁动的信息素让凉冰有点头脑发蒙,无意识地往蔷薇颈后的腺体蹭去,试图从蔷薇的信息素里求得安慰。

  “蔷薇……”凉冰无意识地哼唧着,蹭不到腺体就扭过头来寻着蔷薇的唇吻上去。

  蔷薇被凉冰压在身下动弹不得,由着凉冰在自己唇上乱啃。

  凉冰一边吻着蔷薇,手上也没闲着,许是嫌蔷薇身上的睡衣碍事,抬手一挥两人身上就脱了个精光,她心满意足地把手覆上蔷薇的雪白,把那团软肉笼在手心揉捏着。

  凉冰的腺体抵着蔷薇的腿心,浓郁的信息素弥漫在整个空间内,蔷薇被这股信息素刺激得身上也有点发烫,下身开始淌出一些清液。

  凉冰亲够了就把唇移开又去磨蹭蔷薇的脖颈,一手掐上蔷薇胸前的殷红,一手顺着蔷薇的腰线下移,流连在蔷薇腹间的肌肉上。

  “蔷薇……”凉冰哼唧着唤她。

  “我在。”蔷薇压了嗓子应她,侧了头露出自己的腺体,属于omega的信息素散发开,跟凉冰的混在一起。凉冰凑近了嗅蔷薇身上的味道,那是蔷薇的信息素和她的信息素混合之后的气味。

  凉冰用鼻尖磨蹭了两下之后便吻上去,腺体被人吮吻时带起的快感让蔷薇忍不住轻颤了一下,不过她的手还是揽在凉冰的腰上。

  “蔷薇……今天高兴吗?”凉冰似乎清醒了点,趴在她耳畔笑着。

  “嗯。”蔷薇想起今天的种种,轻声应了。

  “呵,我就知道你会喜欢。”凉冰现在的样子更像是喝醉了,趴在她身上咯咯笑着,也不在乎自己下身的腺体正昂首挺胸,手上倒是没闲着。

  “……”蔷薇看着她这样子也大概明白她是怎么想的,每次都这样,说了也没什么用。

  蔷薇一手扶着凉冰的腰,身上用力一个翻身把凉冰压在身下,自己直起腰坐在凉冰身上。

  “嗯?驾驭我?”凉冰老老实实地由着蔷薇折腾,眼睛烧的通红,却也依旧是一副克制的样子。

  “你老这么憋着自己,难受吗?”蔷薇欺下身来,一手按在凉冰身侧的床垫上,凉冰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是水光,这副神色要不是她是个omega而凉冰是个alpha,她都想把人拆吃入腹了。

  “我没事。”凉冰看着蔷薇压在自己身上,墨绿色的眼睛里情绪复杂,“我怕你难受。”

  凉冰的话刚说完蔷薇的唇便压上来,一手撑在凉冰头侧,一手移到凉冰胸前揉捏起来。

  凉冰从没见过在床上如此大胆的蔷薇,不过也由着她在自己本就火烧火燎的身上继续点火。

  蔷薇的唇舌一路往下,移到脖颈处时轻轻用牙磕着凉冰的锁骨,原本捏在凉冰胸前的手直接移到身下握上凉冰的腺体。

  “唔~”凉冰不似蔷薇那般矜持克制,她在床上说的一些话每次都让蔷薇面上通红,自然也不会克制那些轻吟。

  蔷薇的手握着凉冰的腺体上下套弄起来,信息素的味道几乎已经达到饱和,一声声低吟从凉冰口中吐出。

  蔷薇的手拢着凉冰的腺体,绕是凉冰的体温偏低,那里的温度也高的惊人,上下套弄的手偶尔擦过顶端的褶皱,总会惹得凉冰哼出声来。

  凉冰倒是乐得躺在蔷薇身下享受,不过她也能感觉到自己流到腿上的湿润。

  在蔷薇的手又一次磨蹭过腺体顶端的时候,凉冰抓着蔷薇捏在自己胸前的手一拉,便把人拽进自己怀里,她掐着蔷薇的腰把人提起一点,让自己的腺体顶住蔷薇的腿心。

  “让你在上边,嗯?”凉冰和趴在自己身上的蔷薇对视着,眼里是显而易见的引诱。

  蔷薇哼出道气音,依旧趴在凉冰身上不动。

  凉冰看她这样倒是笑了,一手扶着自己的腺体一手揽着蔷薇的腰,胯上一个用力便挤进了穴口。

  “嗯……”蔷薇被凉冰突然的动作刺激得哼出点声音,接着便扭开脸不去看凉冰的表情,不用看也知道那人现在一副得逞了的样子。

  凉冰也不在乎蔷薇的态度,这丫头担心自己憋着难受,却碍着脸皮不肯说,口是心非的小丫头片子。

  凉冰两手扶住蔷薇的腰,身下开始有节奏地抽插,每一次都蹭着内壁的软肉顶到半开的生殖腔口处。

  生殖腔口被凉冰的腺体直接顶上激起强烈的快感,要不是凉冰扶着,蔷薇恐怕都撑不住自己的身子。

  凉冰掐着蔷薇的腰带着她上下起伏,身体晃动见蔷薇胸前的两团软肉也跟着起伏,几乎晃花了凉冰的眼。她觉得自己好似由涨大了一丝,被裹得难受。

  “唔……”凉冰的手上稍微松了点力蔷薇的身子便歪了,在自己体内作乱的那东西按着一个刁钻的角度擦过一片软肉,激得蔷薇一片战栗,一股清液从生殖腔内流出,浇在凉冰的腺体上。

  凉冰的双眼已经通红,眼泪顺着眼角流下,看这样子反倒比蔷薇更像那个被欺负的人。

  “凉冰……腰……”纵使有凉冰扶着在加上第四代神体,蔷薇也快受不住凉冰这般折腾,压着嗓子断断续续地叫她。

  凉冰没应声,不过身下的动作倒是停了,她坐起身子抱着蔷薇转身把人放躺在床上,又拿了个靠枕垫在她腰下。

  凉冰停下之后蔷薇内壁的软肉还蠕动着往里吸凉冰的腺体,两人这番调换位置,腺体也慢慢磨蹭着穴道,那种钝刀割肉一般的感觉磨得蔷薇难受,omega虽然不会发情,但已经食髓知味的身子反而受不了这慢悠悠的磨蹭,蔷薇刚躺下便难耐地扭了扭腰。

  “呵,都给你。”凉冰看着蔷薇憋得难受又不肯出声的样子实在可爱,本想继续磨蹭她可自己也是忍得涨疼,扶正了蔷薇的腰便又开始攻城略地。

  凉冰此番倒没了体谅蔷薇会不会难受的心思,看着身下人咬着唇不出声的样只想狠狠欺负她,下身动作越来越快,蔷薇倒也没有多难受,omega的身体本就为接纳alpha做足了准备,凉冰这番折腾也不会有什么不爽的感觉,反而掀起更高的浪潮向她拍过来。

  蔷薇觉得自己就像洪汛时期和岸边架起的小石桥,汹涌的河水一下涌上来直接将她吞没,摧毁,分崩离析。难以抑制的快感从下身传向四肢百骸,腰肢不由自主地弓起,那弧度也正像一座白玉雕成的桥拱。

  凉冰哼了一声,腺体卡着蔷薇的生殖腔涨大成结,一股热流喷出与蔷薇分泌的清液混在一起,同时凉冰俯下身子一口咬破蔷薇的腺体,上下同时爆发的快感让蔷薇忍不住呜咽出声。

  凉冰躺下来搂着蔷薇平复身体上的躁动,留在蔷薇体内的结还没有完全消下去,偶尔引起蔷薇的一阵阵轻颤。

  等到凉冰的信息素彻底稳定下来之后她才从蔷薇体内退出来,打横抱起人走向浴室,一点一点清洗着两人的肌肤。

  蔷薇没了力气就由着凉冰撑着自己的身子清洗,不过当她的手蹭过下身时还是不由自主地发颤。

  凉冰看她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被蔷薇一脚踹在腿上才老实。

  其实一点都不疼,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清洗干净之后两人换了睡衣,床单一个虫洞扫过便换了新的,凉冰把人扶到床上靠好,然后又把那盒子从虫洞里取了出来。

  “什么东西?”蔷薇看着凉冰小心翼翼地把盒子捧到自己面前,伸手接了过来。

  打开之后是一个做工小巧精致的玄银打造的桥,桥身纤细,桥面上还雕了些纹路。

  “这是什么?”蔷薇把东西拿起来放在手上,玄银的料子不算太重,掂在手上微微有点压手的重量。

  凉冰笑着没答话,从蔷薇手里取过那桥,从中间分开,拉过蔷薇的左手把其中一半放在蔷薇的无名指上一压,圆弧便向内弯折成了一个完整的圆形套在蔷薇的手指上。

  凉冰把另一半递给蔷薇,自己也伸出手去示意她戴上。

  蔷薇拿着另一半,眼睛跟凉冰的对视,无数情绪闪过,最后泪水又浸湿了眼角。

  “唉,你怎么又哭了,别哭啊,你一哭我难受。”凉冰一下就慌了神,连忙伸手把她眼角的泪抹了。

  蔷薇没说话,把手上的东西套在凉冰无名指上,自己扭了头不看她。

  凉冰知道小丫头是又害羞了也不去撩她,把自己的手凑过去和蔷薇的放在一块。

  “你知道上面的图案是什么吗?”凉冰压了声线问她,嗓音里带了点蛊惑。

  蔷薇果然抬手去看,自己手上的那支似乎雕了对翅膀,像是天使的羽翼,又抓了凉冰的手来看,雕的是她自己的恶魔双翼。

  “我是魔鬼你就是天使,我们一定会好好相处的。”凉冰看着蔷薇,脸上露出了个笑脸,她顿了顿又接着说,“内侧也有,你的是恶魔双翼,我的是天使翅膀,我是你的守护天使,你是我的恶魔王后。”凉冰说着额头抵上蔷薇的,琥珀色的瞳孔颜色慢慢转变成冰蓝。

  “凉冰……”

  “嗯?”

  “我想看看你的翅膀,作为天使的。”

  “好。”凉冰话音刚落,雪白的羽翼在她背后展开,比起恶魔双翼翼展更大,羽毛柔顺的贴在上面。

  蔷薇慢慢伸出手去,五只陷入柔软的羽毛中,没有想象中坚硬,触手一片温软,羽毛细腻的触感顺着掌心传到心底,仿佛有一片羽毛轻落在心头一般。

  反倒是凉冰从小到大第一次被人这样触摸羽翼,浑身有点不自在,蔷薇拂过的地方仿佛起了细密的电流,酥酥麻麻的感觉蔓延至神经末端。

  “蔷薇……”凉冰话一出口才发现自己的嗓音哑的吓人。

  “嗯?”

  “你再摸下去,要出事儿了。”蔷薇听闻扭头看向凉冰,果然见人冰蓝色的眼中一片暗流涌动,不过天启王凉冰的羽翼配上恶魔女王莫甘娜的瞳孔……倒的确是难得一见的模样。

  “知道戒指为什么设计成桥的样子吗?”凉冰拉下蔷薇的手捏在掌心中,自顾自地转移了话题。

  “为什么?”

  “你是我的桥,你让我明白了这个世界还有很多美好的东西,凯莎陨落之后我就没了目标,而你是带我走向新的追求的桥梁。”

  “凉冰,你知道桥还有一层意思吗?”

  “什么?”

  “代表了人与人之间的联系。”

  现在这座桥,她们各执一端,若想要桥梁不会坍塌,那她们便要一直携手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