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O Rose, my rose

Chapter Text

Angelo为修车厂的大伙儿搬来了一箱啤酒,在放下啤酒转过身的那一刹那,他感觉到自己的屁股被人粗鲁地捏了一把。还没来得及转身,又有一个巴掌狠狠地打在了他的后脑勺上,他立刻往前一个趔趄,差点摔趴在地。

正如他无数个噩梦中曾经出现过的那样,粗鲁的哄笑声从他身后响了起来,他总觉得,那是一群霍霍磨牙的豺狼,垂着腥臭的涎水在他身后虎视眈眈。

他不敢回头去追究是谁在作弄他,他只想快点逃离这里。他想念着自己藏在枕头下面的书本,他只想一个人躲到角落里,静静地阅读那些不会伤人的温柔文字。

就在Angelo低着头快步逃离人群的时候,老板办公室的门“啪”地一声打开了。Angelo连忙停住步伐,往后退了两步,给老板让路。

“Lilac先生,您能光临,太荣幸了!”

Angelo从没听过强势刻薄的老板用如此虚伪殷勤的语气说话,那种陌生的油腻感简直让人汗毛倒竖。

“谢谢你的热情招待Alfano先生,我十分信任贵司的服务水平。”与老板那刻意谄媚的声音相对应的,是一个清澈好听的年轻男性声音,那声线如绸缎般柔顺,口齿清晰优雅,措辞得体大方,体现出其人良好的修养。

Angelo缩着脖子在一边,抬手摸了摸自己破旧的贝雷帽帽檐,遮遮掩掩地去瞟那个年轻男人。

他看着年纪也不大,手中却握着一根黑色的木质手杖,手杖头尾有着银色的动物头镶嵌,看起来十分精致,但是在他们这些粗人眼里看来,手杖未免有点浮夸做作了。

那个人穿着一身略显浮夸的复古西装,带光泽暗纹的黑色西装三件套中间,点缀着明亮的红色胸巾和多色的花纹领带,服装剪裁高级,面料熨帖,反倒能衬出那个人高贵优雅的气质。

他像是从另一个世界里走出来的。

如同古典油画般精致的着装,不经意间流露出的高高在上的气质,仿佛弥漫着迷雾一样神秘莫测的眼神,全都与修车厂残破凌乱的背景格格不入。

Angelo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但是Lilac却似乎敏锐地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视线在修车厂的环境里转了一圈,就忽然落到了角落里的Angelo身上。

那双阴郁深邃的双眼里露出些许好奇探究,在Angelo的浑身上下逡巡了一圈,又是一圈。他对这个畏畏缩缩的男孩儿的兴趣,连Alfano老板这样的粗人都能看得清楚。

Alfano早就知道,像Angelo这样白净瘦弱的小男孩,总是会讨那些爱好奇特的有钱人喜欢。即便是他这贫穷的小破修车厂,也总有不安分的男人对Angelo动手动脚。当然,这种小事,他这忙碌的大老板可管不过来。

老板心里暗啐,早听人说欧洲来的贵族都喜欢玩小男孩,看来所言不虚,现在看来品味也不过如此。他心里对这个欧洲贵族一阵轻蔑,面上却不敢显露出来。

人人都知道,这位自称Count Lilac的神秘男人,是小镇上的新贵。据说他有着欧洲贵族的血统,因为家道中落,出售了自己在英国、意大利和罗马尼亚的巨额祖产,带着一笔巨款来到美国来置办实业,以延续他闲散的贵族日子。

自从他突然出现在这个镇上,几乎没有一个人不想和他搭上关系。只是像他这样的贵族,身边却居然连个秘书助理都没有,想要联络上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然而这次,Lilac却忽然间亲自驾临他这间名不见经传的修车厂,还主动提出要出资改建这里,把他这块破烂的场地,改造成崭新的多元化交通购物中心。

如此金主从天而降,傻子都不会让他从手心里溜走。

“Angelo!还愣着干什么!没看见Lilac先生要回去了吗!还不知道去送他!”

上一秒还殷勤地对客人卑躬屈膝的老板,面对Angelo的时候就瞬间换了一副面孔。

他像一台陈旧的拖拉机一样,哼哧哼哧地喘着气,冲Angelo颐指气使。 他粗鲁地拉住Angelo细瘦的胳膊,凭着一股蛮力,硬是将Angelo推向了Lilac。

Angelo不敢有丝毫反抗,就那样僵着身子,一头栽到了Lilac的怀中。

Lilac看起来毫不惊讶,只是顺势张开怀抱,接住了Angelo倒过来的身子,用双手扶住他的双臂,低头轻声问到:“你没事吧?”

“啊,没、没事……谢、谢谢……”Angelo紧张地瑟缩了一下。Lilac接触他皮肤的手掌出奇的冰凉,一种刺骨的寒意攀上了他的脊背,让他觉得头皮发麻。

“还不快去开车送Lilac先生回家!你还在那儿愣着!难道还让Lilac先生自己开车回家吗?”老板指着门外,冲Angelo大声斥责,“没用的东西!”

Angelo闻言忙不迭地从Lilac的怀里挣脱出来,转身就往门外跑,身后却突然响起了Lilac清澈温和的声音:“你还没拿钥匙。”

“你怎么连钥匙都不拿!蠢货!”老板的骂街声比起Lilac的声音高了八度不止,炸得Angelo耳膜嗡嗡响。

“是,是……”Angelo又赶紧转身回来,伸手去拿Lilac手中的钥匙。

“哦,对了——”

当Angelo的手指即将触碰到钥匙的时候,Lilac却将钥匙和Angelo的手指一起握在了掌心里,把脸颊凑近了Angelo,微笑着说到:“我的车很贵,别弄脏了。”

说话间,Lilac的吐息喷在了Angelo的脖颈根,一股紫丁香的香气瞬间环绕住了Angelo,他抬起眼,悄悄地去窥视Lilac的面庞,却发现这位看似疏离高傲的镇中新贵,他的面相其实十分温和。

他在极近的距离下微笑地看向自己,眼神温柔得仿佛是在注视心爱的情人,仅是与他对视一眼,就让Angelo心神荡漾。

“我,我知道了。”Angelo低下头,用细若蚊呐的声音应了一句。

Lilac松开了他的手,Angelo一获自由,立刻转身冲了出去。

“小兔崽子。”Alfano又追着他的背影啐了一句,转向Lilac的时候又再度笑脸迎人,热情地邀请Lilac参观他这本就不大的破修车厂,“Lilac先生,这边的餐馆儿是我老婆开的,生意不错,未来如果有餐饮的业务,不要忘了考虑考虑她啊。”

Lilac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那个风情万种的老板娘放下了手中的啤酒瓶,伸出莹白纤细的手,似乎是想和Lilac握手。而Lilac却只是一如既往地保持着温和又疏离的危险,冲老板娘点了点头,无视了她伸出的手。

老板娘的脸色顿时黑了三分,尴尬地收回落空的手,在围裙上擦了两下。

没过多久,Angelo就把Lilac的豪华轿车开到了修车厂前的空地上。

虽然Angelo一直都在修车厂工作,但是在他们这个小地方,干再多年都未必能见到一辆这样的豪车,在上车之前,他还特地擦了擦鞋底,弄干净了身上的油灰才敢去摸车门。

没想到,他们这儿第一次出现豪车,自己就有机会开上,Angelo有些兴奋,但是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他双手紧握着方向盘,眼睛不停地偷瞄着车里豪华到认不出门道的各种内饰——油亮的真皮座椅,铺着浮夸的熊皮毛垫;光滑的黄色木质仪表盘,还镶着亮眼的银边;方向盘上甚至还点缀着鳄鱼皮。

Angelo虽然兴奋,但也不敢随便乱摸,他总觉得自己稍微多动一下,都会弄脏这辆如艺术品般精致豪华的汽车。

“出发吧。”Lilac突然出声,Angelo吓了一跳。原来,在Angelo沉迷偷瞄车内饰的时候,Lilac早就已经坐进了车后座。

如梦初醒的Angelo急忙发动了车子,拉开了手刹。

“Angelo!”

窗外突然传来了一个女性的呼唤,Angelo匆匆扫了一眼,是Rita小步跑到了窗边,她弯下腰,对着半开的车窗语速极快地追问道:“你今晚还回来吃饭吗?”

“我不知道……”Angelo摇着头,随意地回答了一句,车子就已经开了出去。

Rita看着远去的豪车,忍不住揪紧了自己的围裙。

“他回不回来吃饭?我看他人都未必回得来!”Rita后面的修车厂工人们大声调笑道,“恐怕连骨头都要给那个欧洲佬吸干了!”

“哈哈哈哈哈哈!”

在一阵放肆的哄笑中,Rita担忧地望向了Angelo消失的方向。

 

+++++++++++++++++++++++++++++++++++

Angelo把车停在了城里最大的豪宅的院子里。

他从没有进过大户人家的私人庭院,他第一次知道,世界上竟然还有某些人的家,是在进了大门以后,还要再开五分钟的车才能到宅子门口的。

“谢谢你,我到家了。”Lilac看起来很客气也很随和,他坐在后座,等Angelo给他开车门。

“没,没关系的,Lilac先生。”Angelo不知道自己怎么有此荣幸能开这样的豪车,还能得到如此尊贵的人这样礼貌的对待。他忙不迭地下车,绕到汽车另一侧,抓下了自己的贝雷帽,毕恭毕敬地给Lilac拉开了车门。

Lilac下了车,冲Angelo点了点头,走上了豪宅门前的台阶。走了几步,他像是想起什么,回过头来看向双手扯着自己的贝雷帽、傻站在车门前的Angelo,冲他笑了笑:“你不来吗?”

“啊?”Angelo像是没有料到他会这样问,愣了一秒之后,低头看了看自己还沾着尘土的破旧运动鞋,又看了眼铺着高级地毯的前门台阶,不经意间退缩了半步。

“没关系,过来吧。”Lilac顺着他的眼神看了看,挑起嘴角微笑起来。

“不,不了,先生……我就送您到这儿吧,我还要回去吃晚饭……”Angelo手中的帽子被他揪得发皱,他畏畏缩缩地,害怕自己上前一步,就会污染这座富丽堂皇的漂亮建筑。

“晚饭?”Lilac转回身,又走下了楼梯,来到了Angelo面前,装模作样地抬头看了看天空,“已经这么晚了,应该没车回去了,等你到家,晚饭早就没了。”

“我……”

Lilac抬起手,做出了一个制止的手势,Angelo马上闭上了嘴。

“我请你吃晚饭。”Lilac冲他笑了一下。

虽然只是随意一笑,他那双深邃的眼中却仿佛蕴含着惑人的魔法,因为笑容而微微弯起的双眼,像是午夜里雾气弥漫的一汪沼泽,神秘而危险。

“……”Angelo被他这样盯着,像是被施了石化咒一样,一时连回应忘了,只知道中邪般地直盯着他的眼睛看。

“走吧。”Lilac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他拉住Angelo的手腕,把他牵向豪宅的门庭里。

Angelo被拽着向前走了几步,这才反应过来,他回头指了指车子,Lilac也回头看了一眼,“不用管车了,不会有人路过这里的。”

Angelo这才反应过来,这整个庭院都是Lilac的,就算他把车停在喷水池里都不会有人管。

然而突破Angelo想象的事,还远不止停车。Lilac说完请他吃晚饭,可是没说,他会自己下厨做饭。

Angelo独自一个人坐在富贵华丽却灯光昏暗的餐厅里,隔着一个毫无意义的长桌,看向正在用熟练的手法烹饪的Lilac。

从来都是服务别人的命,Angelo第一次被人服务,还是被一位如此尊贵的先生亲自服务,这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

“你喜欢茴香吗?”Lilac突然问道,手上却一直都没有停止处理食材。

“额……”Angelo犹豫了一下,不知道回答喜欢还是不喜欢才能讨他欢心。

“说说吧,我只是想了解你一下。”Lilac看出了他的为难,马上开口安抚他。

“不……不是很喜欢。”Angelo试探性地小声回答。

Lilac笑了笑,“我也不喜欢。”

得到了正面回应,Angelo仿佛收到了鼓励,瑟瑟缩缩的动作也渐渐放松了下来,他低下头,也微微露出了一点笑容。

在充满了野性荷尔蒙和粗鲁放荡的男男女女的修车厂,Angelo几乎从未被认同过,更没有受到过如此温柔周到的款待——即使是Rita,也从未给过他这样的感觉。

“对了,那个女孩子……”Lilac一边说话,一边切开一块带血的牛肉,“在开车前和你说话的女士,是你的女朋友吗?”

“啊?您说Rita吗?”Angelo几乎立刻脱口而出,“不是的。”

“可我看她好像很关心你。”Lilac将牛肉摆入白色瓷盘中备用,红色的血迹在雪白的瓷盘上留下了刺目的痕迹。

“啊……可能,可能有一点吧。”Angelo不自在地抬起右手,搓了搓自己的左臂。

“哦,你别在意,我随便聊聊。”Lilac说完,舔了舔自己猩红的手指。

“嗯……嗯。”Angelo像是看到什么不该看的,猛的把视线收了回来,直盯着餐桌上整齐精致的方巾看。

Lilac的烹饪技术十分娴熟,一块小牛肉很快被他做成了一道外焦里嫩的精致牛排,还旁边妆点了翠绿的西蓝花和红色的小番茄,以及一朵叫不出名字的白色花朵。

Lilac似乎只做了一份晚餐,他把盛着牛排的盘子端到Angelo面前,便去倒红酒了。

“Lilac先生,您,您不吃吗?”Angelo似乎有点过于受宠若惊了,甚至不敢拿起刀叉,他从未在别人之前吃过饭,这让他很不习惯。

“不了,我不吃这些。”Lilac拿出两只杯子,“你喝红酒吗?”

“我……”

“喝一点吧。”

“好的……”

比起自己做决定,Angelo更习惯于从善如流。

在Lilac的催促下,Angelo终于动了刀叉,开始品尝Lilac为他准备的晚餐,他时不时偷偷抬眼去看Lilac在做什么,却发现Lilac只是用修长的手指捏住杯柄,漫不经心地摇晃着,那双让人心荡神驰的双眼,依然锁在Angelo身上不放,好像看着自己,他就能饱了一样。

“好吃吗?”发现了Angelo在偷瞄自己,Lilac却只是询问了这么一句。

“嗯,嗯。”Angelo赶紧答应,说实话这绝对是他吃过最美味的牛排,他鼓起勇气追加了一句:“真的很好吃,您自己不吃吗?”

“我只是喜欢烹饪,而不喜欢吃。”Lilac回答道。

Angelo从没见过这样的人,怎么会有人只喜欢干活而不愿意吃呢?这就是人们说的有钱人的怪癖吗?要真是这样,那倒也不坏。

就在Angelo乖乖地品尝着Lilac为他呈上的美酒美食之时,Lilac也在长桌对面静静地看着他,目光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将他看了个透彻。

Angelo的肤色有些病态的苍白,但肤质却如孩童一般细嫩明亮,脸颊上甚至还有两圈孩子气的高原红,当他低头吃下牛排的时候,软软的头发下垂,刘海遮住了眼睛,看起来乖巧无比。

Lilac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如此纯真甜美的小羊羔了。

他在这世上漂泊了千年之久,也没有见过多少如Angelo一般,从相貌到眼神、从肉体到心灵都如此纯净无暇的孩子,他看起来如此单纯易碎,让人恨不得一口把他吞到肚里,才能安心。

在Angelo全无意识地享用晚餐时,Lilac已经想好了一会儿该如何享用他了。

 

+++++++++++++++++++++++++++++++++++

 

晚饭后Lilac热情地邀请Angelo参观自己的豪宅,他向Angelo介绍书架上的书籍,挂画上的人像,甚至壁炉上摆放的工艺品的典故。

Angelo听不懂那些古怪的希腊名字,因此听得一知半解,可能是因为喝了些酒,他很快就开始犯起困了。

Lilac一如既往的细心周到,他直接将Angelo领到了客房门口,并彬彬有礼地嘱咐他早点休息。

Angelo从没住过这么好的房间,深红色的幔帐缝着金色的穗边,床铺高而厚软,铺着丝滑的紫色绸缎,在微弱的灯光下也依然熠熠生辉。

房间里的陈设宛如中世纪复古博物馆一般,所有的花瓶、桌椅、座钟,看起来都是Angelo碰不起的那种。

卧室的里侧还有一个扇木门,里面是一间玻璃天顶的浴室,浴室中央摆放着一座黄铜的浴缸,旁边整齐地摆放着花香味的沐浴用品和浴巾。

Angelo从进门的时候就有没见过一个佣人,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在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玫瑰香氛气味中,Angelo决定享受一下这个高级的浴室,毕竟,不把身上的油灰洗干净,他也不敢睡上那张高级的床。

他已经很久没有用过浴缸了,修车厂只有四面透风的公共淋浴,而他总是在人走光了之后才去洗澡,如果他挤进满是大块头的闷热浴房里,十有八九要被嘲笑和挤兑。

Angelo放松身体躺在了浴缸里,享受着适宜的水温和甜蜜的芳香,不知不觉酒劲散发了开来,他觉得很舒服,又很晕乎,泡着泡着,他就渐渐闭上了眼睛,身体缓缓下沉,滑向了浴缸底部……

 

哗——

随着浴室中的一声巨响,大量的水从浴缸中泼洒出来。被沐浴露染成红紫色的水流顺着黄铜浴缸的边缘流淌下来,顺着雪白的瓷砖蔓延开来,瞬间铺满了整个地面。

Angelo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的身体异常沉重,四肢像是灌满了铁铅一样,完全无法移动。

但是却有一双臂膀举重若轻地,将他从已经微凉的水中抱了起来。

“唔……”Angelo挣扎着睁开双眼,在昏暗的灯光中努力辨认抱住自己的人是谁,“……先生?”

“你晕倒了。”Lilac一边说着一边用双臂架住了Angelo光裸的身体,“你差点溺死了。”

“你怎么……来……”Angelo问道。

“我只是突然想到,好像没有给你送浴袍……”Lilac正说着,Angelo的身体却直往下滑,Lilac身上的衬衫被他身上的水浸得湿透。Lilac一手环住他纤韧的细腰,一手握住他的后颈,身体和他紧紧贴在一起。

Lilac极低的体温让浑身发烫的Angelo觉得十分舒适,在四肢恢复了一些力气以后,便也伸手回抱住了Lilac的腰。

Lilac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来送浴袍的,但此时,他手中昂贵的真丝睡袍却已经掉落在了浴缸中,被整个儿浸没了,他也没有低头看一眼。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