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夺魂咒

Work Text:

Harry Potter战胜了黑魔王,这是一件值得所有人庆贺的事情。

 

本该是这样的。

 

但是,在最后一战中,一个食死徒向Harry扔出夺魂咒的时候念错了咒语的某个音节、并且施法的手势也发生了微妙的偏差,本来这个失败的魔咒并不会造成任何伤害,然而——在Harry躲开了那道咒语之后,Draco Malfoy却突然出现在咒语的轨道上。

 

那道夺魂咒击中了Draco。

 

从那天开始,被变异的咒语所束缚,Draco完全听从Harry的一切指示和愿望。

 

 

 

 

Harry坚持负起照顾Draco的责任,尽管Hermione、Ron和所有人都告诉他这不是他的错。

 

他还是邀请Draco搬进了他新买的公寓共同生活。

 

总体来说,Draco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在他点评预言家日报的报道的时候,他依然是那个有些刻薄的混蛋,在他向Harry揭露那个新出道的女巫歌手并不像她所宣称的那样是媚娃混血,而是——“只有一点点葡萄牙妖精的血统”——的时候,他那洋洋得意的样子也与过去如出一辙。

 

但另一方面,他确实变了。

 

有一天,他们路过一家服装店,橱窗里展示着一件灰蓝色的毛衣,Harry多看了它一眼并模糊地想到:“它一定很衬Draco的眼睛。”第二天,Draco就穿着那件毛衣出现在Harry面前。

 

有一天,Draco吃完蛋糕后想要再多吃一个巧克力塔,Harry说“不行,今天已经足够了”,Draco就安静地放下了甜点勺。

 

有一天,Harry想要最新的火弩箭作为圣诞礼物,下一周他就收到了署名“D.M.”的长条包裹,里面正是那把最新型的飞天扫帚。

 

有时候,Harry想吻Draco,他克制了好几次,在有一次他又盯着Draco的嘴唇出神的时候,金发男孩主动过来,紧紧地靠在他的左侧,并向着他仰起了精致的脸。从那时起,Draco紧挨在Harry的左边就变成了Harry最喜欢的姿势。

 

 

 

 

一切似乎不赖。

 

当然,只是似乎。

 

事情开始有些不对劲——或者说,事情的不对劲更加明显地显现出来的时候,是Draco终于成功地申请到了圣芒戈医疗师的职位。他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他的朋友,以及Harry都为他开心。

 

他们举办了热闹的party来庆祝。

 

很多斯莱特林都在,Harry和Hermione、Ron,以及Harry的很多朋友也都去了。

 

Harry注视着人群中心的Draco,他被朋友们簇拥着,看起来光芒万丈,正为了某个笑话而哈哈大笑。

 

然后——毫无预兆地,Draco突然跳上桌子,开始随着音乐跳舞。

 

人群惊讶地静了一瞬,但Draco扭动他身体的方式实在太过于完美,于是人们又开始笑闹、喝彩并鼓掌。

 

他们以为这是Draco庆祝他获得Dream Job的方式。

 

Draco站在桌上俏皮地向着下面的朋友们飞吻并继续跳着舞,而Harry则感到浑身冰冷。

 

因为就在刚才,Harry看着Draco,心里闪过一个念头:“如果他在桌子上跳舞一定会非常性感。”

 

这时,Draco越过人群看到了Harry,他向他露出一个温柔而安抚的笑容——就像Harry此刻心里在祈求的一样。

 

 

 

 

事情变得更糟是在Draco开始工作之后。

 

前三天,Harry一个人待在家里,拼命阻止自己去想Draco在做什么、是否适应他的新工作、他有什么样的同事、遇到了什么样的患者……等等等等。

 

Draco每天回到家,都会爬到沙发上,紧挨着Harry的左手边,把一天发生的全部事情都告诉Harry。

 

Harry总是回答,“真好,亲爱的。”

 

但第四天Draco回来的时候告诉Harry他辞职了。

 

Harry问,“为什么?”

 

Draco耸耸肩,“我不想干了。”他平静地说完,从茶几上拿起一颗糖果含在嘴里,窝进沙发紧挨着Harry的左边,翻开一本书看了起来。

 

Harry没动。

 

过了很久,他伸出手把金发男孩抱进了怀里。

 

“对不起。”Harry说。

 

但Draco不知道Harry为什么要道歉,他不知道Harry在第四天终于没能成功地阻止“希望Draco不工作一直待在家里”这个念头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对不起。”Harry说这句话的频率变高了。

 

“没什么。”Draco不在意地说。

 

此刻,他正全裸着半靠在床头,身上有很多伤痕。

 

Harry一点一点小心地给他上药。

 

Harry在做爱的时候总是有些控制不住:他用手掐住Draco腰的力度每次都会留下淤青,他啃咬他脖子的时候每一口都要留下齿痕,他玩弄他乳头的时候总是舔舐和撕咬并行,他喜欢在Draco白皙、充满弹性的双臀上留下指印——有时候是掌印或者咬痕,当然,他最喜欢的还是Draco大腿内侧的那一小块像绸缎一样的肌肤,他总是会花很多时间用舌头和嘴唇让它从白嫩变得鲜红欲滴。

 

“痛吗?”Harry问,给Draco肿胀的乳尖涂上药膏。

 

Draco翻了个白眼,“你没有眼睛吗?”他那故意拉长的语气还是那样令人不悦。

 

Harry的手从Draco圆润的脚趾开始,一路爱抚过他紧实的小腿、修长的大腿,滑过他线条优美的腹部和颜色浅淡的阴茎。

 

Draco没有再说任何拒绝或者讽刺的话,他只是无言、顺从地张开了大腿,露出了那个昨晚已经被肆意开发过、彻底攻略过的穴口,那儿也有些肿,泛着一点水光,微微开合着。

 

——这是Draco在邀请Harry,而这个画面就和Harry心里曾幻想过的场景一模一样。

 

Harry盯着那儿看了一会,艰难地吞咽了一下。

 

“今天还是休息吧。”他说,声音干得厉害。

 

Draco点点头,把腿并了起来。

 

他哼着歌跳下了床,“让我看看今天的报纸上有什么。”他宣布道,走出了卧室。

 

 

 

 

Harry越来越担心Draco。

 

Hermione则越来越担心Harry。

 

“Harry,你不能这样,”Hermione说,“你不能把Malfoy关在家里,他得——他得接触社会,或者至少接触他的朋友们。”

 

Harry认为Hermione说得对。

 

他对Draco(金发男孩依然像慵懒的猫一样靠在他的左边)说,“Draco,去找你的朋友们玩吧。”

 

Draco马上坐直了身子。

 

“好。”他说,站起来去卧室里换了一身外出的衣服,走出家门。

 

Hermione喊了Harry好几声,Harry才意识到他一直盯着已经关上的门。

 

 

 

 

那个晚上,Harry礼貌地请走了Hermione,一个人在没开灯的家里坐着。

 

他在心里拼命地想着“希望Draco玩得开心”之类的话。

 

一个小时。

 

一个半小时。

 

窗外星光璀璨,显得没有灯光的房间里更加黑暗。

 

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

 

两个小时。

 

Harry从沙发上一跃而起,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而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钥匙声。

 

Draco打开门走了进来。

 

“Harry?”Draco轻声说。

 

Harry跌回沙发里。

 

Draco脱掉他的外套、衬衣、长裤,甩掉他的靴子和袜子,只穿着一条内裤。他的身体在只有月光和星光的房间里显得格外的白。

 

他向Harry走过来,温顺地靠在了Harry的左肩上。

 

Harry马上紧紧地搂住了几乎完全赤裸的男孩。

 

他们什么也没说。

 

 

 

 

第二次,Harry只坚持了一个小时。

 

Draco一离开公寓,Harry就瘫坐在沙发里,脑子疯狂地转动着乱七八糟的念头,一会儿他想冲到无论世界上的哪个角落把Draco拽出人群带着他离开,一会儿他严厉地禁止自己有这样的想法。

 

在他可能要杀了自己之前,谢天谢地,Draco回来了。

 

Draco一进门Harry就冲过去紧紧地抱住了他。

 

之后,他们在去卧室的路上一路撕扯着彼此的衣服,Draco在Harry凶猛地咬住他的嘴唇的时候没有痛呼。

 

 

 

 

Harry还尝试了第三次。

 

这一次只有半个小时,或者只有十分钟,或者五分钟。

 

Harry觉得Draco可能是刚出门就回来了,不管怎么样,这一次Draco肯定甚至还没有见到他的朋友。

 

Draco正把质地昂贵的羊毛大衣挂在衣帽架上,摘下帽子和围巾,Harry看着他的动作,他觉得很不好受,他的胃抽搐着,想狠狠吐一场。

 

“Draco,你为什么不去玩了?”Harry问,声音像一声绝望的呻吟。

 

Draco继续把他身上的所有衣物都脱了下来。

 

“我不想去了。”他理所当然地说,全裸着向Harry走过来。

 

Harry在沙发上拥抱了Draco,他颤抖着,几乎无法呼吸,Draco在他怀里安静地蜷缩着身体,任由Harry的眼泪滴在他的背上。

 

 

 

 

之后,事情有了些新变化。

 

Harry会更多地主动命令Draco了。

 

比如说,像今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

 

“舔”。Harry说。

 

Draco正在切三明治,听到Harry的话,他马上放开了手里的刀和叉子,他放得太急了,以至于刀掉在桌面上时,发出了金属与木头碰撞的清脆的一声。

 

他把装满冰牛奶的杯子挪到自己的面前,非常自然地伸出舌头,一下一下地向里面舔着。

 

嫣红的舌尖卷出白色的牛奶,再缩进嘴里,然后又把舌头探出来。

 

一下,又一下。

 

一些牛奶不可避免地溢了出来,那些白色的液体顺着他的嘴唇,流到下巴那里,将滴未滴。

 

Draco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下巴上的牛奶,依然认真地舔着杯子里的。

 

装牛奶的是一个竖型的玻璃杯,很快,随着杯中牛奶的减少,他即使伸直舌头也触碰不到多少牛奶了。

 

但他是个聪明的男孩,他把玻璃杯倾斜着,找寻更好的角度,用那被牛奶冰冷的温度冻得更加红艳的舌头接住里面不多的液体。

 

一下,又一下。

 

不知疲倦。

 

Harry一直安静地看着。

 

最后,他轻声说“好了”,拿起纸巾轻轻地擦去了Draco嘴唇和脸上的牛奶。

 

 

 

 

Harry不再让Draco出门了。

 

他会给Draco读他的朋友们的来信,通常他都会挑选其中那些除了“Potter你是世界上最恶毒的混蛋”或者“Draco你快杀了Potter”之外的句子念给Draco听。

 

Draco会乖巧地靠在Harry的左边,一言不发地听完。

 

然后他可能会在沙发上午睡,或者去厨房鼓捣新的菜式,取决于Harry想看到他在阳光中睡着的样子还是穿着围裙的样子。

 

 

 

 

是的,Draco开始做饭了。

 

谁能想到呢,那个Malfoy家不可一世的继承人,有一天竟然会穿着棉布居家服,站在厨房里皱着眉料理案板上的蔬菜和肉。

 

只不过他的手艺不太好,当然,Harry根本不介意。

 

 

 

 

“你可以尝试一下。”Harry对Hermione说,向她示意桌上放着的一盘烤得有点焦——事实上,是烤得严重焦黑——的小饼干,那饼干根本看不出它本应该是小熊形状的。

 

“Draco还在学习。”Harry谨慎地评价,拿起一块,饼干上面掉落一些可疑的焦粉,但他毫不在意地把那个浑身漆黑的饼干放到嘴里。

 

Hermione坐在Harry对面,看起来对他的提议没有任何兴趣。

 

她正用“你没救了”的眼神紧盯着他,之前,她的眼神还曾是“Harry我们得谈谈”、“Harry我很担心你”、“Harry你是不是疯了”等等——现在她似乎终于绝望了。

 

“你不是这样的人,Harry。”Hermione说,“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Harry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他咽下那块味道可怕的饼干,又拿起另一块。

 

“谁知道呢,”他轻声回答,向厨房的方向瞟了一眼,听起来几乎像是在用蛇佬腔喃喃自语。

 

“至少现在……至少今天我还没有。”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