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秘密

Chapter Text

男人的手掐着他的乳头,滑腻的舌头抵在他的上唇,粗重的喘息靠着他的肩膀上。那根阴茎在他体内膨胀,龟头紧紧顶着他穴道深处,直到精液喷涌而出,而他在被内射的快感中哭出来,耳边全是挥之不去的嘲讽和讥笑……

阿拉密斯从他的噩梦中惊醒,大汗淋漓,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颤抖。他蜷缩在夏季薄薄的被子下,咬着嘴唇告诉自己一切都已经过去,他在他的伙伴的保护之下,而那些施虐者们永远不会找到他。

然后他绝望地发现自己在这噩梦的阴影下硬得不可思议,那些食髓知味的快感紧紧地从他的后穴传上来,延伸到在梦中被触碰到的每一处,从他的大腿,到他的胸膛,再到精液曾经流过的嘴唇。那些被侮辱的快感像是地狱的业火般灼烧着他,从过去一直缠绕到现在。

阿拉密斯虚弱地坐起来,点起床边的蜡烛,确认自己可能的呻吟没有吵醒他的伙伴们。他打开自己的行李,在某一个谁也不知道的暗格—甚至于巴赞,找到自从他离开神学院就再也没用过的那些皮带。

“主啊,宽恕我所犯下的罪,原谅我的色欲和罪孽。”他跪在地上,头抵着桌角,低声地忏悔。他不想吵醒任何人,他们的任务已经结束,那些事情也该随着黎塞留的失败而随风逝去。

  阿拉密斯拿起手边的苦行带,那些尖刺在烛光的摇曳下闪着银光。他吸了一口气,让那些尖刺一点点地深入自己的大腿,他因为这神圣的痛苦而流泪,感觉到血液从他皮肤上被挤出,一滴滴地洗刷他的罪孽。他几乎是心满意足地发现自己的阴茎因为这自我伤害而疲软,再颤抖着穿上长裤,让这装饰隐藏在布料之下。

 

  达达尼昂注意到自从从英国之旅结束后,阿拉密斯就有些心神不定。一周总有几天对方会带着明显的黑眼圈出现在他们面前,而那天的训练总会以阿拉密斯的体力不支而被迫结束。阿多斯曾经关切地询问对方的身体状态,却总是被阿拉密斯以腹部的伤口还没恢复好敷衍过去。

  达达尼昂在阿拉密斯又一次跪倒在训练中时下定决心,无论对方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他都不能再这样糟蹋自己的身体了。他们必须要谈一谈,无论阿拉密斯愿不愿意。

  达达尼昂一切的决心在他看到阿拉密斯腿上的苦行带时破碎成粉末。那条黑色的,皮质的,闪着鲜血光泽的皮带,就那样紧紧缠绕在阿拉密斯大腿上,像一条毒蛇将獠牙深埋白皙的皮肤中。他承认也许没敲门就进入对方的房间的确有些无礼,但如果不是这样,阿拉密斯在自我伤害的事实将永远被隐藏在那张优雅的面具下。

  “您为什么要这么做?”达达尼昂在阿拉密斯能从震惊和羞愧中缓回来前关上房门,冲到对方面前,紧紧地抓着对方的手腕,让对方没有挣开的可能。

  “您在我们离开您时发生了什么,对不对?该死,无论您干了什么,都不值得被这样惩罚。”

  阿拉密斯只是僵在原地,秘密被撞破的羞愧席卷了他,逼迫着他再次面对那个噩梦,只不过这次他吵醒了别人。

  “与您无关,您可以出去了,达达尼昂。”阿拉密斯颤抖着声音,尽力地恐吓着对方。

  “如果您不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绝不会离开。”达达尼昂只是加大了手腕的力量,有些意外地感受到对方在此下的退缩。

  阿拉密斯咬着自己的嘴唇,几乎要流出血来。他怎么敢,他又怎么能告诉达达尼昂发生了什么,告诉这个成年还没多久的孩子自己被污奸,被下药,被迫在他甚至记不得脸庞的男人身下呻吟着射出来?他确定达达尼昂会觉得这都是他要营救王后的责任,他的男孩会为此而痛不欲生,甚至放弃他的地位,把自己的英勇与智慧辗到土里,彻底的否认自己。

  “求您了,阿拉密斯。”

  他终于在男孩那双蓝色的被祈求浸染的双眼里屈服下来。

  “这不是你的错,达达尼昂,无论你听到什么,都与你无关。就算时间倒流,我也不会改变我的意愿。”阿拉密斯握住达达尼昂的手,希望这能让接下来的事实不那么残酷。

 

  “这不是您的错,那些禽兽会下地狱的。“达达尼昂想要把那些人撕碎,让禁军的队伍从这些人的尸体上踩过,让他们偿还他们所作的一切。

  但阿拉密斯的眼神在他的安慰下飘离,达达尼昂明白仍有秘密掩藏在这场坦白中。突然,一个更为绝望的念头袭上他的心头。也许,只是也许,阿拉密斯并不是为被强暴而惩罚自己,而是因为随之而来的阴影,为那些随着噩梦而来的低语。从噩梦中惊醒的夜晚,突然换上的宽松的长裤,消失的腰带和腿环,背着朋友们的独自的祈祷,被击中时掩盖着快感的颤抖,一切的细节突然连成撒旦的回环,在真相旁生长。

  “您在为自己的欲望惩罚自己。”

达达尼昂轻轻地说,尽管他知道这句话会逼得阿拉密斯喘不过来气,但如果他一直用疼痛来掩盖事实的话,那么总有一天阿拉密斯会被他自己所绘的阴影毁掉。他惩罚自己却只是为别人的罪孽偿还。

  阿拉密斯觉得一阵窒息,达达尼昂的话像刀子一样割开他,让那些血淋淋的欲望暴露在注视中,把他内心最不愿承认的事实拿出来在太阳下暴晒,直到他随着阴影一起化为灰烬。

  “该死,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所有人都有欲望,这绝对不是罪孽。”

达达尼昂在悬崖旁抓紧对方,掠过对方的嘴唇吻上阿拉密斯的额头。他不想过多地去逼迫对方,但他想把阿拉密斯从深渊中拽出来,他想要阿拉密斯正视他的欲望。

  “我们可以一起面对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