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三轮车

Work Text:

  “......独孤?”
  
  
  “嗯?”身后的人不安分的动了动。
  
  
  “我警告你别大早上发情啊。”尤其不要用你那玩意儿蹭我的腿。
  
  
  “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独孤唯我把头搁在楚休肩上,低头咬了一口楚休的耳尖,“而且........”
  
  
  独孤唯我伸手握住楚休的玉茎,满意的感觉到楚休已经情动。
  
  
  “你想要我。”笃定的语气。
  
  
  楚休最烦的就是独孤唯我这一副一切皆在掌握的口气,偏偏他还没法反驳。
  
  
  因为阴茎被握住而轻吸了一口气。楚休沉了脸从床上爬起来。
  
  
  独孤唯我稍微直起了身子,用手肘撑着侧躺在床上,脸上带了些笑意看着楚休的动作。
  
  
  楚休翻身下床拿了件独孤唯我的披风披在身上,回身看着床上的人眉尖轻挑。
  
  
  两三步上了床跨坐在独孤唯我身上,黑色滚金边披风将楚休上身裹的严严实实。偏偏从独孤唯我的角度看,楚休两腿之间倒是一览无余。
  
  
  “你说错了。”楚休伸手轻触独孤唯我的肉棒,沉吟几秒忽的低下头,伸出艳红的舌尖舔了口铃口。
  
  
  独孤唯我被突如其来的刺激逼得喘了口气,抬了头看向坐在自己身上的人。楚休舔了舔嘴唇,好似还在回味刚刚的味道。
  
  
  “明明是你想要我。”
  
  
  楚休上身前倾,乌黑长发落了几缕到独孤唯我面前,被他拿在手里把玩。楚休伸手按住身下人的手腕。
  
  
  “今天我在上面。”同样不容置疑的语气。
  
  
  独孤唯我看着身上的尤物。两腿分开暴露出蜜穴和玉茎,臀部紧贴着他的胯部。肚脐隐藏在披风下面若隐若现。再往上,未被遮住的脖子上还有青紫和嫣红的印记未曾消退。嘴唇稍显苍白,眼睛却亮的惊人。
  
  
  最重要的是,这个尤物现在是他的。他披着独孤唯我的衣服,身上沾满了他的气息。
  
  
  从喉咙里溢出来几声低笑,独孤唯我安安心心的任由自己被压制,抬眼看向楚休。
  
  
  “那就自己扩张给我看。”
  
  
  谁要听你的指示?楚休嗤笑一声,握住独孤唯我的肉棒开始撸动起来。
  
  
  独孤唯我除了在刚开始的时候轻哼了一声,剩下的时间里全都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楚休。脸上还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独孤唯我这幅悠哉的样子彻底搞毛了楚休。他皱了下眉,犹豫了一会儿,脸上飞快的闪过了一抹红晕。
  
  
  独孤唯我看着楚休低下头,长发柔顺的垂下来。张开柔软的唇瓣整个含住了独孤唯我的肉棒。
  
  
  “嘶........”
  
  
  因为独孤唯我的东西过于粗壮的原因,楚休废了好大劲才整个把他的阴茎吃下去。舌尖略显生疏的舔着铃口打着转。
  
  
  楚休抬眼看了下独孤唯我,见他虽然有些情动,但远未到失控的地步,便低头含的更深了些。
  
  
  “口活还凑合。”
  
  
  楚休瞪了一眼独孤唯我,刚想抬头怼他几句,独孤唯我就伸手过来把他的头又往下摁了摁。
  
  
  “唔唔!.......嗯唔........”
  
  
  独孤唯我抚摸着楚休顺滑的长发,像是在抚摸一只极度危险的黑豹。
  
  
  只可惜,在他面前,也只能是只刚长出乳牙的小奶豹。
  
  
  阴茎抵到喉咙的感觉十分不好,楚休想要抬起头,却因为独孤唯我而不能如愿。
  
  
  独孤唯我并未过多为难楚休,享受了一会儿楚休喉咙深处的紧致之后就放开了他。楚休马上抬头,不满的看了一眼独孤唯我。
  
  
  “乖。”独孤唯我笑着摸了摸楚休的脸,递给楚休一罐润滑膏,“现在扩张给我看。”
  
  
  楚休冷着脸接过润滑,心里想要骂娘。
  
  
  算了。他安慰自己。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楚休用食指沾了点膏体,一手按在独孤唯我胸上,一手往身后探去。
  
  
  独孤唯我皱了皱眉,握住楚休纤瘦的手腕,“我说了,给我看。转过去。”
  
  
  楚休面上羞恼之色一闪而逝,他冷着脸试图用在他看来最凶的眼神瞪过去。
  
  
  独孤唯我看着好笑,这孩子刚做完口活,薄唇有些红肿,唇角依稀有些晶莹的液体,面上还是一片媚色,这么瞪也只是在勾引人罢了。
  
  
  “快点,不然你今天就在这床上待一天吧。”
  
  
  楚休脸一僵,不情愿的转过身去。微微塌腰,那私密之处便整个暴露在独孤唯我面前。
  
  
  深粉色的蜜穴一张一合,仿佛在邀请肉棒进来。独孤唯我知道这密处原本应该是浅粉色,只是他们昨天做的太过火,现在怕是还没恢复。
  
  
  楚休大腿微微颤抖,汗珠顺着肌肉留下来,划过一道银线。沾了润滑的左手艰难地探入一个指节。
  
  
  楚休咬了咬下嘴唇,努力忍住喘息和呻吟。知道独孤唯我就在后面看着这个事实,好像让他的身子变得更敏感了。
  
  
  很明显独孤唯我也发现了这一点,“原来你是被人看着会更有感觉的类型啊……”
  
  
  “......闭......嘴”
  
  
  蜜穴吞吃着楚休的指尖,粘腻的润滑稀稀拉拉的低落,看起来倒像是穴里分泌的淫水。内里的媚肉被翻搅拉扯,稍稍张开了嘴。
  
 
  独孤唯我看着眼前的美景,觉得自己的肉棒已经硬到发疼了。
  
  
  不过为了接下来的盛宴,稍微忍耐一下还是必须的。
  
  
  楚休加到两根手指的时候,独孤唯我突然也插进去了两根手指。
  
  
  “哈啊!.......呜。”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楚休惊叫出声,窄腰完全软了,软趴趴的塌下去,臀部倒是因此翘的更高,风光一览无余。
  
  
  “......你个......老变态。”
  
  
  独孤唯我的动作要比楚休粗暴的多,刺激的楚休只能一门心思拼命忍住喘息,插在后穴里的手指也停止了动作。
  
  
  眼前的人在床上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叫床。独孤唯我一边给楚休扩张一边想到。若是神志清醒时想听到楚休的呻吟可是非常难得。只有每次把他操迷糊了才肯叫出点声音来。
  
  
  “好了。”独孤唯我觉得火候差不多了,抽出了手指。“坐上来吧。”
  
  
  楚休转过身,一双眼睛已经泛着淡淡的泪光,眼尾挑着红,唇片也被咬的嫣红。
  
  
  楚休稍稍直起身,手握住独孤唯我的肉棒,对着自己的蜜穴缓缓坐下,两人都因为这刺激低喘出声。
  
  
  终于......被填满了。
  
  
  被充满的熟悉的感觉让楚休感到一丝安心,他休息了一下,双手撑在独孤唯我耳朵旁边缓缓动了起来。
  
  
  独孤唯我则是感到自己的肉棒被紧紧的缠住,媚肉紧紧的嘬着他的东西,不管与楚休做了多少次他都沉浸在这无边的快乐中。
  
  
  这个姿势让肉棒能进的更深,楚休坐到底的时候觉得自己好像要被捅穿了,快感从尾椎上扬,直接传递给大脑,让他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楚休瞄了独孤唯我一眼,见他剑眉微皱,双眼已经闭上,渐渐被情欲影响,看起来只想好好享受他的服务。
  
  
  面上不着痕迹地笑了笑,楚休趁身下人不注意,突然猛地收紧。。后穴。
  
  
  “嗯......”
  
  
  独孤唯我低哼一声,看着楚休一副因为占据了主动权而得意的小模样,不禁被这人的小模样给逗笑。
 
  
  他穴里含着他的肉棒,还妄想着能够夺取主动权?
 
   
  窄腰用力在楚休还走神的时候往上一顶,不出意外的听到身上人带着颤音的低吟。
  
  
  刚好被顶到敏感点的楚休腰一软,上身不由自主地趴在了独孤唯我身上。楚休清晰地感受到肉棒的形状,如何搅乱他下身肠肉。
  
  
  “如此尤物投怀送抱,我哪有不收之理。”独孤唯我轻笑着搂过楚休的腰,另一只手握住楚休的玉茎上下撸动。
  
  
  前后双重刺激之下楚休差点直接喊出来,咬紧下唇不敢张嘴,只能恨恨地瞪了对方一眼。
  
  
  不过在独孤唯我看来不过是又一个眼含春色的邀请罢了。
  
  
  独孤唯我自然不会放过这种邀请,低头含住楚休的耳垂细细碾磨。
  
  
  楚休轻哼一声,蜜穴越发收紧,搞得独孤唯我差点缴械投降。
  
  
  独孤唯我的唇舌逐渐落在楚休脖颈之间,新的咬痕覆盖住旧的,越发显得迷离色情。
  
  
  牙齿轻轻刮蹭着略显苍白的皮肤,独孤唯我忽的一口咬在楚休动脉上。
  
  
  “嘶......你怎么跟狗似的?”
  
  
  被威胁到性命的感觉刺激着楚休的大脑,由此带来的刺激感使得楚休对于快感越发敏感。他稍微加快了些吞吐的速度,喉咙里溢出一些轻微的喘息。
  
  
  唇舌之间尝到一丝血腥味,独孤唯我抬头一口咬住了楚休的唇瓣。
  
  
  这人还真属狗。楚休的念头一闪即逝。
  
  
  铁锈味在唇齿间交换,缠绵的吻一触即分。独孤唯我顺着楚休肩颈的线条一路往下,微微张口含住了一遍的茱萸。
  
  
  “啊嗯......”
  
  
  楚休终于坚持不住,整个软倒在独孤唯我怀里。独孤唯我翻身压下,一只手擒住楚休的双臂,空出来另一只手正好用来压制楚休的大腿。
  
  
  触手的大腿肌肉富有弹性,可以清晰感觉到这双腿中蕴藏着的力量。独孤唯我的手顺着大腿一路向上,在腿窝处轻挠了一下,成功换回了楚休哑着嗓子的一声低哼。
  
  
  腰上动作不停,粗大的肉棒富有技巧的慢慢碾磨着楚休的敏感点。楚休没多久就彻底受不了了,却又不愿意在独孤唯我面前丢脸,强撑着催促:
  
  
  “你是.....哈啊……不行吗?动的这么慢。”
  
  
  独孤唯我轻笑。虽然知道楚休这么说只是为了让他动的快一点,若真是计较起来反而中了楚休的下怀。可若是都被说不行了还不在意,独孤唯我也不是男人了。
  
  
  “不行啊……”
  
  
  独孤唯我一手抱起楚休的上半身,就着肉棒还插在楚休穴里的姿势将他摆成了跪趴着的姿势。
  
  
  “!”
  
  
  阴茎在后穴里旋转的感觉实在难以忍受,楚休差点就这么交代出来——如果不是独孤唯我眼疾手快掐住了他的铃口的话。
  
  
  “啊......让我射.....想去.......”
  
  
  “别着急啊,阿休之前不是说我不行吗。”
  
  
  独孤唯我恶劣的凑在楚休耳边呼出几口气,楚休立刻敏感的抖了几下,酥酥麻麻的电流顺着脊椎一路向下,汇聚在尾骨上。
  
  
  被限制射精的感觉一如既往的不好,楚休在心里把独孤唯我翻来覆去的拿小刀捅死了好几回,然后立刻对自己之前嘴硬的行为后悔起来。
  
  
  后穴里的媚肉层层叠叠的拥在独孤唯我的阴茎上。他粗喘了几口,突然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囊袋啪啪的击打在楚休的屁股上,势头像是要把楚休钉死在床上。
  
  
  楚休本就濒临高潮,这么一弄顿时自觉不行,连忙服软。
  
  
  “让我去......啊哈.....独孤......不行了......”
  
  
  拍击的声音不绝于耳,再加上这个体位进的更深,楚休羞耻的咬住了嘴唇。耳朵根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
  
  
  独孤唯我显然注意到了这点,附身亲了亲楚休的耳尖。
  
  
  “想去就求我。”
  
  
  快感的累积程度很明显还不足以让楚休丢掉羞耻心,独孤唯我没听到想要的回复,也不着急,反正迟早楚休都会撑不住来求他。
  
  
  楚休感觉到自己的阴茎直挺挺的挺立着,后穴淫荡的吮吸着独孤唯我的肉棒,在独孤唯我再一次粗暴的碾过他的敏感点时,楚休终于任由性欲支配了他的意识。
  
  
  “呜......求你.....给我.....”
  
  
  “阿休,求人的的时候要有诚意啊。”
  
  
  独孤唯我很明显不打算这么轻易的就放过楚休。
  
  
  楚休没犹豫多久,后穴的快感持续撩拨着他的神经,他觉得在这么下去一定会被操死在床上,求生的欲望让他吐出了一些平时绝对难以说出口的话。
  
  
  “呜啊......求您......求您给我......骚货的小穴好热......不行了......独孤......”
  
  
  沙哑的嗓子吐露色情到淫荡的话语,独孤唯我很明显被楚休的坦诚取悦了。汗水顺着棱角分明的俊颜上滑下,按住楚休的腰窝再次加快了速度。
  
  
  “啊啊!独孤你......哈啊......放开.......”
  
  
  楚休嘴唇完全合不拢,透明的涎液滴滴答答的落下,下意识的要求道。却又在下一秒感觉到了措辞的不当——独孤唯我的要求深入楚休已经彻底臣服于情欲的大脑。
  
  
  “求您了……求您放开.......我......啊.......骚货真的不行了.......”
  
  
  甜腻的沙哑嗓音已然带上了哭腔。过于激烈的快感给了大脑皮层沉重的负担,泪水顺着瘦削的脸庞滑落。眼眶红的勾人。
  
  
  独孤唯我心知这次玩的有点过火,安抚的吻了吻楚休的发旋。
  
  
  “阿休......再等等我......”
  
  
  “呜啊!”
  
  
  楚休已经无法回应独孤唯我,无力的摇着头,墨色的发晃来晃去。眼神失焦的厉害,深红色的玉茎涨的发疼,整个人在濒临昏厥的边缘。
  
  
  独孤唯我咬紧了牙,又奋力抽插了十来下,松开了掐着楚休阴茎的手,自己同时射在了楚休的里面。
  
  
  “独孤.......啊啊啊!”
  
  
  楚休失神的仰起头,后穴猛的绞紧,嫣红的唇片大张着,露出嫩红的舌尖,嘴角留下一丝涎水。
  
  
  独孤唯我感受着楚休高潮后的小穴自动收缩着缠上来的感觉,差点跳过贤者时间直接又硬起来。只可惜楚休已经因为太过于刺激的性高潮而昏迷过去。
  
  
  独孤唯我看着眼前人闭着眼格外安静的模样,伸手摸了摸楚休的眉心。叹了口气。
  
  
  这大早上就搞成这样,今天可怎么过啊。
  
  
  独孤唯我眨了眨眼。
  
  
  不然就在床上过一天吧。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