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影苍 驯服(1)abo发情期 调教 r18 ooc

Chapter Text

幽暗的空间,不远处疯狂跳跃的烛影在眼前渐渐清晰了起来。

 

血影执着把银剪将燃的过长的烛芯剪短,橘色的烛火猛烈的跳动了几下,将银剪镀了道黑痕。他回头看了眼昏昏沉沉的苍牙,一手摩挲着那道痕迹,笑道:“哟!醒了啊小狗崽。”

 

见到血影,苍牙下意识的挣扎,禁锢双手手腕的锁链在空中发出沉重的撞击声,坚硬冰冷的地板刺的苍牙膝盖处传来阵阵钝痛,失去意识时头低垂的过久导致他抬头看血影时颈部肌肉痉挛不止,酸痛的感觉随着他的动作从脖颈处一路蔓延到肩胛。

 

苍牙张了张口,将喉间干涸的感觉吞了下去,“……血影。”苍牙抬头紧盯着血影,两人因高度差距使得苍牙抬头时脖颈处的酸痛缓解了些许。他定了定神,凝声问道:“这是哪里……你有何目的?”

 

房间外传来三味线与铃铛细碎的乐声,屋檐上滑落的雨水滴在庭院的水洼中泛起阵阵涟漪,天际偶尔闪过道道白光,雷声追在白光后面闷闷作响。

 

琴弦的每一次拨动,都好像拨的是心弦,连带着心脏一同颤动。苍牙忍着体内的热潮,情欲像是海浪愈演愈凶,他颓然的低下头,躲避着血影耐人寻味的戏谑眼神。空气中弥漫着缠绵淫靡的性爱气息,从自己蜜穴中溢流出的爱液顺着股沟打湿了裤子,牢牢地黏着在大腿处。外面传来女人咿咿呀呀的吟唱声,和着足上的铜铛与三味线的乐声交织在一起。

 

血影托起苍牙的下巴,盯着他半眯的眼睛,“小狗儿,你最好收敛些你的气味,毕竟,这里可不止我一个人。”温度渐渐升高,像是哪里烧了起来,将苍牙最后一点儿理智焚烧殆尽,他攥紧拳头,指甲深陷入肉里的疼痛稍微让他恢复了些清明,身体却还是止不住的颤抖,尤其是面前正好有着一个极为优秀的乾元。

 

和苍牙离的近了,那股甜腻的气味冲的血影一阵头脑发昏,血影退了几步,一直退到了门口背靠着障子门,抱着剑一脸严肃。

 

“明明我是坤泽吧……你,”苍牙吸了口气,“搞得好像你很吃亏。”

 

“闭嘴。”血影臭着一张脸,“难闻死了,你们辉风族的发情都这么骚的吗?”

 

苍牙不甚清晰的脑子下意识地想反驳,明明自己在坤泽里都已经算是极为优秀的了,身为忍者,也针对情欲做过相当艰苦的训练,分明是这个人……“我觉得你出去会好点。”后穴的痒意越发难以忽视,苍牙难耐的挣动,扯得沉重的锁链在空中微微振荡,手腕磨的道道红痕。

 

外头隐约传来的靡靡之音夹杂着女子欢笑声,湿淫糜烂的香气充盈着整个居室,外面的似乎有人闻到了发情期的坤泽,各种不同的信息素相继逼近,血影冷哼一声,迫人气势如浪般从血影中心汹涌。外面的乾元感受到这股凶煞的信息素只能不甘地纷纷退散。

 

“唔!“苍牙浑身一软,被锁链堪堪揽住手臂,意识被烧的一片混沌,热浪在身体里膨胀炸裂,苍牙几乎完全失了意识,垂着头呆呆的看着地板上的木纹,跪在地上大腿分开,将屁股翘的高高耸立起来——全然一副准备受孕的姿势。

 

嘴里一边嗯嗯啊啊的呻吟着,放浪之极,血影的眉头都快要拧到一块儿去了。

 

此情此景,不上不是好乾元啊!

 

血影抱紧自己的剑,他从未像这般踌躇过,于他而言,苍牙是个极好的对手,现在是,未来更是如此。可是如果标记了他——血影脑海中浮现出自己压着苍牙将他艹到哭叫抽搐的画面,脸不禁又黑了几分。他甚至想立马逃离这里,不对,这不叫逃,应当说是战略性撤退,而且这也是为了小狗崽好,谁知道小狗崽愿不愿意被他标记,虽说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可也没坏到趁人之危呀。他这样想着,脚下却不曾摞动半分——不行,外面还一群鼠辈蹲着呢。

 

血影开始思考事情到底是怎么到这个地步的,早先便听桂说此地有家水茶屋,有着使用高超技艺酿造的纯米大吟醸,芳香宜人,口味纯正,绵柔爽口,想到自己到现在都没喝到这久负盛名的清酒,血影不禁开始后悔没有一刀砍了将苍牙卖到此处的平民,然后把苍牙扔到深山老林里,不然也不用搞到如今这般境地。他扭头瞄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苍牙,那人手腕磨出道道血痕,仍是不消停的扭动着身躯,似是热的狠了,像条发情的狗一样伸着舌头,发出难耐的呻吟。

 

“呜……”,苍牙已经彻底被情欲折磨的失去了理智,哭叫着“求你,啊……碰碰我,哈~我够不到啊……”。

 

“啪!”

 

血影听到自己脑子那根名为理智的弦彻底断裂的声音。

 

妈的,再无动于衷真的禽兽不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