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醉翁之意

Work Text:

酒吧的灯光半明半暗,他牵着少女在吧台边坐下,她有点儿拘谨和茫然地看着他。
追命无奈地笑:“小师妹,我说,你非要缠着我带你来酒吧做甚?”,她一下子脸红了,好在昏暗的灯光帮她隐藏了自己的情绪:“就…很好奇…”,他摸摸她的头:“酒吧有什么好好奇的。”小师妹这般天真又可爱,来这种地方可不要被人占了便宜;她却低了头,心里想着——追命师兄,我不是好奇酒吧,是好奇另一面的你啊。
酒吧老板走了过来,他是追命年轻混社会时的好兄弟,追命被诸葛大队长带入警察队伍之后,给了他一笔本钱让他开了这家酒吧,两人本来就是知交,追命才敢放心带她过来。“崔三,这就是你那小师妹?”老板问道,她有些紧张:“老板先生,你好。”,老板哈哈一笑:“别这么紧张,小师妹,我姓周。”,她点点头:“周…周先生,你好!”。
“小师妹,你喝点儿什么?”老板问她,前面二十二年人生里都是乖乖女的她哪里知道,求助似地看向追命。他摸摸她的头:“你想喝什么?果汁可以吗?”,她摇了摇头:“你喝什么,我要和你一样。”。他担心地皱眉:“你可以喝酒吗?”,她略微心虚,却还是点头:“可以的!”,他看着她忽闪的眼眸,笑着叹了口气:“好,都依你。”转头对老板说道:“两杯Alexander。”。
很快,两杯酒被摆在他们面前,她试探着喝了一小口,甜甜的牛奶和巧克力味道蔓延开来。“好喝吗?”追命问她,她点点头,他笑了,真是个小姑娘,果然喜欢这种口味。老板来到他们跟前,她笑盈盈地:“周先生,谢谢你。”,他差点儿想说酒明明是自己点的,硬是把这话咽了下去,心里暗暗吐槽,怎么自己像个毛头少年似的争这闲气。
老板似笑非笑瞟了他一眼,低声道:“崔三,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喝这种甜酒,你别是对她……”,被他瞪了一眼:“你少胡说八道。”。老板暗暗好笑,说道:“客人多了我顾不上,你看着她点儿,别让她给人欺负了。”,他道:“我的小师妹,还用你说?”。
在这种半明半暗的社会地带追命一直是很吃得开的,不停地有熟人过来,他游刃有余地交谈着,唇边永远带着一抹笑意。她在旁边悄悄盯着他看,这样的他和平常在工作的时候很不一样,少了一点执着和凛然,更圆滑,更世故,更有成熟男人的感觉,更…勾人。她为自己大胆的想法羞红了脸,掩饰般端起酒杯,不知不觉就把酒喝了大半。
这时又有人过来套近乎,想叫追命去他们那边坐坐,这人是这一片的地头蛇,追命很多情报线索都从他那边来,不好不给面子,看她眼眸清亮不像是喝醉的样子,摸摸她的头道:“小师妹,我去去就来,你照顾好自己。”,她乖巧地点点头,任他走开。
她从小没碰过一点儿酒,其实根本就是醉了,只是一味盯着他看,所以看起来还算清醒。她长得漂亮,气质又好,乖乖女的模样早引得不少撩闲的小混混蠢蠢欲动,只是碍于追命在她旁边没有上前。现下他一走开,她身边就一左一右坐了两人,跟她搭讪。
“小姐,你是第一次来吗?看你很没经验的样子,要不要尝尝这杯?”,说着,把手边喝了一半的Dry Martini推了过去。她吓了一跳:“不用了,谢谢。”,两人看她一脸青涩,越发兴起:“那你想喝点什么,我们请你。”。她摇着头,握紧了手里的杯子:“多谢,我只是在等师兄回来,就喝这个就好。”。混混们步步紧逼,她本来就拘谨得很,加上醉意,整个人都糊里糊涂的,心里又觉得追命见的人要紧,不敢跑过去求助,只能自己应付,被吓得差点哭出来。
他无意间看见自己刚刚的位置坐了人,心里一紧,顺势看过去就见到了哆哆嗦嗦的她,毫不犹豫地道声失陪,起身过去,把她抱进怀里,怒道:“你们干什么,没看到她被吓到了吗!”,她见到他来了,朝思暮想的怀抱拥着自己,一下子整个人放松下来,紧紧靠在他怀里。
“啧,关你什么事,不就是她师兄吗,你管她跟我们干啥呢。”两人不甘示弱,他被扎了心,面上却不显,声音低沉:“她是我的小师妹。”,“我的”二字被咬得极重;她喝醉了,被这么一吓,小脸绷得紧紧瞪着他俩,道:“他…他是我喜欢的人!”。
两道话音几乎同时落下,他几乎是被震惊了,她话说完就哭了出来,把脸藏进他怀里。两个混混僵持了一会儿,咋舌:“切,真没意思。”,无奈地走掉了。
他把怀里那个小姑娘拉出来,她眼里还带着泪痕,不敢看他,只是紧紧揽着他的腰不放。他只觉得酸甜交加,怕她只是为了应付那两人一时兴起说的话,却又忍不住因她的意思欢喜,如鲠在喉,声音沙哑:“好了,他们走了,别哭。”。她抽抽噎噎地:“我,我…我不是被他们吓哭的,我只是…说了那种话…”,他心里一沉,只是安抚一样拍拍她的背。
老板才注意到两人的状况,大概猜到怎么回事,拿了杯热牛奶过来,安慰她道:“小姑娘,别哭了,来,喝点儿牛奶。”,她醉得厉害了,哭唧唧地还不忘道谢,小口喝着牛奶,没一会儿就趴在吧台上睡着了。追命坐在她身边,眼眸沉沉,不知道在想什么。“崔三,你这算怎么回事?”老板坐到他旁边,问话里带了几分严肃。
他看了她一会儿,随手开了瓶啤酒,大口大口喝下去:“我不知道。”。“我看她说的是真心话。”老板对好友说:“看你那样子,说不喜欢她我也不信。”。“…那又怎么样,是我配不上她。”他痛苦得嗓音都嘶哑了:“她那么小,被保护得那么好,那么聪明又天真,她身边那么多人,哪个不比我好。”。从来没见他患得患失成这样,老板又是担心又忍不住好笑,拍了拍他的肩,笑道:“行了,你想清楚了再去跟你家小师妹说吧,在这里跟我告白有什么用。明天还要上班,我送你们回去。”。

昨晚酒吧老板送他们回来,追命连哄带骗才把那个半梦半醒的醉猫儿安顿好,转身回了自己家。今天一早追命去搭铁手的便车,见后座空空无人,微微一愣:“小师妹呢?”。“她说今天她有事情,坐地铁去上班。”铁手不知昨晚的事情,平平常常地回答。
整整一天,她都像是故意躲着他,明明一样在上班,竟然一直见不到她的人影。……她该是后悔昨晚的醉话,才觉得尴尬要躲开自己吧——他这般想着,心中隐隐作痛。
工作起来,不知不觉一天就过去了,像往常一样,铁手开车捎着他俩一起回家,只是往常爱说笑的追命一言不发,因此三人都笼罩在莫名的沉默里。
一路沉默到上了楼,他正要开门,微微一愣——她张开了手,堵在门前:“追命师兄,我,我……”。“嗯?怎么了?”他掩住心里的悸动,像往常一样,摸摸她的头,却摸了个空,她扑进他怀里,抱紧他的腰,声音里都带了哭腔:“我昨天晚上说的话都是真的,我喜…喜欢你,我最喜欢你了!”。他呆住了:“小师妹。”,她泪汪汪的,把脸埋在他怀里:“从小就,就一直喜欢你,一直都望着你。”,说着眼巴巴地抬起头来看着他。他一声叹息,像哄小孩子一样拍着她的背:“…小师妹,我比你年长太多了,还有,你昨晚也看到了,追命师兄,可不止你平常见到的那一面啊。”,她攥着他的衬衫,拼命告白着:“我知道,我全都知道,我还是……最喜欢了呀。”,说着踮起脚尖亲了上去。
她的唇柔软而温暖,吻却羞怯笨拙,他睁大了眼,一瞬间的犹豫之后,轻轻托着她的后脑勺,温柔地给了她回应。“小傻瓜。”吻过之后,他带着笑叹息,她脸红得不行,转身就想跑,被他抱紧了挣脱不开。他抱着她,反复亲吻着她的额头:“小师妹,你真的想好了吗?”,她低着头,回应却坚定又温柔:“嗯。”,他轻轻笑起来:“那么,我的小师妹,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吗?”,她心满意足地靠在他肩头:“可以!我最喜欢你了!”。“我也,爱着你。”他的声音微微沙哑,低头给她一个又一个缠绵的吻,唇舌温柔又霸道,让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却还是揽着他的脖子不放手。他看着怀里憋红了脸的小可怜,差点笑出声,她见他满眼揶揄和爱怜,气鼓鼓地踩了他一下。
两人耳鬓厮磨亲昵许久,怎么也不舍得分开,他开了门让她进屋。虽然平常也不是没有串门过,但这次是以“女朋友”的身份进来,她的心情还是十分微妙。他简单地换了衣服,两人坐在茶几旁聊天,给她开了果汁,自己却在喝啤酒,她注意到了,一下子不满起来:“你还是把我当成小孩子!”,他楞了一下,习惯性地想要摸她的头:“抱歉,总觉得你还是个小姑娘。”。
“才不是小姑娘!”她躲开他的手,一把拿过他的酒喝了起来,一边挺起胸:“我也是,可以和你比肩的,了不起的大人了!”。他心中一暖,把她抱在膝头,她实在不擅饮酒,喝不过几口就醺红了脸,傻笑着往他怀里乱蹭。“还说不是小姑娘呢。”他带了几分无奈和娇纵轻笑,忍不住低头在那粉嫩的唇上偷了一口香。
“追命师兄。”大概是醉意让她忘了害羞,她十分主动地回吻,两人亲昵了一会儿,他呼吸微乱,想把她放下来。她像小孩子一样耍赖:“要抱,想要被你抱着。”,他苦笑:“乖,再抱下去我可不知道会怎么样?”,说着,滚热的硬物顶了顶她的臀。
她低下头思索了一下,然后扬头笑:“我知道呀,追命师兄想要我是吧!”。他被她大胆的发言吓了一跳,然后带着笑爱怜地吻她:“不要逞强。”,她抬头瞪着他:“不是逞强,我也想要你抱我,想要和你做…”。“别闹,小师妹,我不能这么轻率…”他轻轻哄她,她突然就哭了,娇气包一样的小姑娘,泪涟涟地看着他,说着天真又大胆的话:“不是轻率啊,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最喜欢你,最爱你…一直都…”,说着转身跨坐在他身上,硬是按着他的肩让他倒在地毯上,动手去脱他的衣服。
“喂,小师妹。”又舍不得下重手推开,又舍不得这样草率就占有了她,他简直是进退两难了:“你听我说。”。“不听!叫名字,不要叫我小师妹!”她气鼓鼓地娇嗔,“好,遥遥,你听我说。”他竭力维持着理智:“不用这么拼命想证明什么,我爱你。”他的眼瞳像井底星辰的倒影那样温柔:“遥遥,我爱你。”。
她扑在他怀里哭:“我知道,我只是…只是太幸福了,好害怕。”,他心疼极了:“我让你这么不安吗?”。“…以前追命师兄的女朋友都那么好看,都比我…”她抽抽嗒嗒地,话还没说完就被他吻住:“别拿自己和别人比,你是独一份的珍宝。”。
“那就要我啊,你都说爱我了。”她又绕了回去,比刚才还要理直气壮,直起腰将衬衫脱了下来,把香软的身子往他怀里蹭。他的身体绷得极紧,大脑努力维持着理智,她仗着他的爱怜肆意妄为,脱下了胸罩,一对小小软软的可爱雪乳就毫无遮掩地展示在他眼前,她还试探着拿手比划,委委屈屈地嘟囔:“嗯……我高一时候那个…高三时候那个…大三时候…你那些女朋友,胸全都比我大!”。
他目瞪口呆,她伏下身贴上他的身体:“所以,如果你不和我做,就是嫌弃我身材不好!”。极致柔软的质感紧紧贴在胸口,少女的话语倔强而大胆,他苦苦维系的理智终于崩塌,低低叹了一声,压紧了她的腰翻身把她覆在身下,略带沙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你这是肖想了我多久啊?”。她刚刚说得大胆,现下却是整个人都羞得懵掉了,糊里糊涂就坦白了心声:“高一你帮我拦住了小混混了之后就…”,他笑了:“真是个小傻瓜,我哪有那么好,值得你惦记这么久。”,轻轻抚着她的背:“你可是像光一样的小姑娘,又温暖又明亮,比我美好得多。”,接着给了她一个长长的,缠绵的深吻:“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小师妹,你可要被我吃掉了。”。
她被亲得气喘吁吁,迷茫地看着他,突然志气很足地道:“我…我也是大人了!是我要吃掉你!”,他笑了:“好,那我等着我的小师妹来吃。”亲了她一会儿,把她抱起来往房间走,她羞涩又期待,手紧紧拽着他的手指。他的房间摆设简单得像个旅馆,一张床正正地摆在中央,床头柜上一盏灯,旁边的书桌堆得乱七八糟的全是资料,除此之外没有一点多余的装饰,但是莫名让人觉得很有他的风格。脊背感觉到床榻的柔软,被他轻轻放在床上,她紧张得要命,勾着他的脖子,把脸藏在他怀里。他哄她:“没事的,别怕。”。她还是因为紧张咬着嘴唇,追命安抚地吻了吻她,躺下来摊开手:“刚刚不是气势很足吗,没事的,就按你的来。”。
她跨坐在他身上,带着点儿茫然,试探着摸着他结实的胸膛,颇有撸狗的架势,接着俯下身来对着他的脸颊和耳后一顿亲,然后带着点儿思考和不解看着他。她明明一知半解却还要逞强的样子实在可爱,追命差点儿笑出声,硬生生忍住了。她看着他全是笑意的眸子,不服气一样地抚上了他的腹肌,肌肉块垒分明,带着诱人的力量感,摸到他裤腰那里的时候却一下子就怂了,犹豫了一下把手缩了回去。追命终于没忍住笑起来,把她抱进怀里,一边亲一边笑:“小师妹,你在干什么啊?”。
她皱着眉头:“那些文里都是这么写的嘛......”,“嗯?什么文?”他敏锐地追问,她自知失言,软软地小声说:“网上的......”,他好不容易才明白怎么回事,更是笑得停不下来:“所以你就打算把那些网文的套路用我身上?”,她恼羞成怒,干脆把脸藏他胸口不理他了。他温柔地抚着她的背:“小傻瓜,你想学怎么撩人我日后再教你,今天我等不下去了。”,说着轻轻放她躺下,吻在她耳边:“如果害羞就先把眼睛闭上。”。
说完,他吻着她,一边轻轻爱抚她的身子。他的手有着薄薄的茧,略微粗糙的触感更加撩人,细致的动作从肩头到胸口,缓缓滑到腰侧,他用眼神稍微确认之后,慢慢脱下了她的内裤。带着小小蝴蝶结的淡粉色内裤有几分稚气,被剥开之后其下却是诱人至极的美景,白皙幼嫩的腿根,其间藏着最为羞怯可爱的花朵,毛发稀疏柔顺,隐约带着一点儿水光。她羞到不行:“不要看啊!”,他轻轻安抚她:“你好美,没事的,我想看。”,说着,温柔的指头碰到了她的秘处,眼里漾开笑痕:“湿了呢。”。她听他说出来,更是好像做错了什么一样不敢看他。“别怕,身体有反应是很正常的,不用这么顾虑。”,他笑着哄她。她犹犹豫豫地小声说:“好奇怪,就好像……身子不是我的一样。”。他闻言一笑,将几个吻落在她的发际线上:“没事的。”。修长的指在摩挲许久之后,缓缓地碰到了小小软软的花蕊。
比适才激烈的多的愉悦感,让她身体微微哆嗦,眼角不由含上了泪意。他低低地诱哄着她:“不怕,不怕。”,一边将指尖慢慢探进了她的花径。她皱起眉头:“不要……疼……”。这么青涩吗?他轻轻吻着她的眉心,怜惜满心:“稍微习惯一下,不然等一下会更疼的。”。
几番疼爱之下,身体浮起莫名的空虚感,想要他......做点儿什么...她羞怯怯地摩擦着双腿,他发现了她的反应,笑了:“可以了吗?”,她忍着害羞点了点头。他却突然起身去床头柜翻找什么,翻到了安全套回过头,才看见小姑娘一脸不满地盯着自己,见他看过来,一下子把整个人蒙进了被子里。
他知道她介意什么,心疼起来,隔着被子轻轻揉着她的背:“准备好安全套是绅士的礼仪。”,她飞快地掀开被子瞪了他一眼又飞快地蒙了回去,他把靠她脸那儿掀开,认真地看着她:“乖,别憋着自己。”。她气鼓鼓的像只炸毛的小猫:“那...那你以后只准跟我用。”,他笑了,把她从被子里抱出来:“我保证。”。
被他的诺言安了心,她轻轻与他接吻。他在戴上安全套的时候,她好像有点儿好奇,转着眼珠子想看他又不敢。他握住她的手:“要不要摸一摸?”,她吓得一下子把手抽了回去,他也不坚持,自己把套戴好。被他这么一打岔,她似乎也放松了些,枕进他的臂弯,与他亲昵地耳鬓厮磨。
追命一边吻着她,一边沉下腰,把灼热的硬物抵着入口处缓缓磨蹭,几次下来,本来就湿透了的她更是情动,红着脸轻轻哼哼。他还是怕弄疼她,忍着蓬勃的欲望,就着她的腿心抽送帮她放松,低头疼爱着她一对雪乳。
她的乳儿的确是不大,但形状可爱的不得了,哪怕躺平了也有着娇俏的弧度,上面还带着他适才亲吻出来的水痕,越发显得诱人。他含住了一边的红缨,舌尖一下下地舔上去,她无措地叫着他的名字,哆哆嗦嗦挺着胸想逃开他的唇舌,他起先只是逗弄,却因为她的反应越发上了瘾,忍不住还想再欺负下去,玩得更起劲儿了。
胸前他坏心眼地玩弄,腿心湿漉漉的,他的东西一次次蹭过去,几次甚至顶上了可爱的花蕊,却还是蹭了过去,身体越来越燥热敏感,渴求从小腹深处蔓延开来,想要他...插进来......她带着一丝哭腔喊他:“追命师兄,你...进来吧!”一幅就义的表情:“早死早超生!反正都是要疼的!”。他扑哧一下笑出来,亲了亲她的唇:“哪有这么可怕,别紧张。”。
滚烫的顶端抵上穴口,她咬着唇直直看着他,被他吻了上去,身下带着温存和怜爱,缓缓打开穴口深入进去。她一下子整个人都僵了,小脸煞白,他一边亲吻一边哄:“别怕,没事的。”,把硬物进入了小半。她话都说不出来了,呆呆地盯着他,追命用手垫在她腰后温柔地摩挲,帮她习惯自己。她实在太窄太热,他也忍得汗都出来了,沙哑着嗓子安慰她:“乖,别憋气。”。
她好不容易稍微缓过来,呜咽着抬头索吻。他吻了她一会儿,察觉到她的身子渐渐放松,花径也慢慢变得柔软湿润,手覆上她的小腹抚弄着。她嗫嚅了一会儿,下定了决心一般道:“...再...再多一些......”。“疼就告诉我。”他柔声道,她乖乖地点头,享受着他一点一点打开自己最深处的奇妙触感:“这下是真的和你在一起了呢......”抱上他的脖子:“真好。”。
他心口一热,难以言喻的幸福感蔓延开来,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只能低头与她接吻。他的硬物抵在花心温柔磨蹭,酥麻的感觉随着呼吸缓缓蔓延,终于渐渐盖过了初次的疼痛,他敏锐地发现她的变化,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渴求,吻着她一下下动作起来。奇妙的摩擦感带来百倍于静止时的欢愉,她一下子连呻吟的音调都拔高了,下意识得想咬紧唇,被他笑着吻住:“别咬,声音很棒。”。
她整个人都陷在情潮里了,刘海汗淋淋的,小脸通红,满眼泪汪汪的,支离破碎地娇吟着,手勾着他的背,腿儿缠着他,随着他的每一次动作,脚趾一下下蜷起又松开。他俯下身去,灵活的舌尖舔过她的锁骨,留下湿濡的痕迹,痒痒的触感让她微微惊叫,下意识想逃,他抬头看着她,嘴角一抹促狭的笑,身体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嗯......?”她满眼都是疑惑,身下他的硬物将将没入穴口,硕大的龟头霸道地主张着自身的存在,半入不入的状态让刚才还被狠狠贯穿的花穴一下子空虚得不行,她差点儿眼泪就掉下来了。他右手环抱着她让她枕着自己的胳膊,左手拢起她半边雪乳,唇边带笑地望着她。眼睁睁地看着他缓缓低头凑近那朵盛开的乳尖儿,羞涩的期待感让她屏住了呼吸,他满眼都是捉弄和疼爱,轻轻张口,含了下去——
“呜!”他含住自己的一瞬间,身下也狠狠地尽根没入,视觉和触觉几重交织的极致刺激,让她一下子失态地叫了出来。他沙哑的笑声性感异常,她被撩得五迷三道,连羞耻都顾不上了,呜呜咽咽地弓着腰配合着他的抽送,任他一下一下打开羞涩的甬道,蹭过细密的褶皱,顶上最深处软乎乎的花心......他也按捺不住,自制力被快感剥落,征服欲膨胀起来,身下心爱的娇人儿被自己带着沉沦,想欺负她,想把她教坏,想让她舒服得哭出来......
他的动作极富技巧,却也霸道而凶狠,她连呼吸都顾不上了,视线一片朦胧,身体的感触鲜明地淹没了思绪,什么都顾不上了,只记得自己是和他在一起,最喜欢最喜欢,一直深爱着的他,现在正在自己的体内,让自己这么舒服的是他。他看着她沉沦的模样,动作得更快,和她一起爬到顶点......
“追命师兄…”初次的高潮对她来说太过刺激了,软在他怀里好久才缓过神来,他用爱抚和亲吻安抚着她。两人身上都是大汗淋漓,她有些迷迷糊糊,下意识地就要起身:“我...我要回去洗澡......”,他二话不说把她抱进了浴室,无视了她的反抗:“你还走得动?”,“呜!”她红透了脸却反驳不了。他像照料小孩子一样把她放进浴缸坐好,亲了她一下:“乖,你先洗着,我去铺床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