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Light A Fire

Chapter Text

胡贝不知道休息日那天,自己拒绝了朋友去镇上闲逛的建议,独自一人在学校边缘徘徊的做法是对是错。天知道他只是想享受一下安静独处的时光,如果你的宿舍里住着闹哄哄的好几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时,你也会被无处不在的荷尔蒙和汗臭味逼到爱上孤独的。
那天的天空边缘是奶白色的,飘着一朵朵橙红色的云。而天又是冰青色的,像有水在冰上流动。色彩绚丽的晚霞被封在苍翠的冰河下面,像红色珊瑚被封进一块玻璃镇纸中。而整个尼斯少年军校,也像被封闭在笼子里似的,任由野兽在笼中横行,弱肉强食是笼门上高悬的匾额,是所有人的座右铭。
胡贝不能说自己喜欢这样的氛围和环境,就像你不能昧着良心说,身处斗兽场中,却闻不到角落里浓烈的兽粪味一样。只能说他适应了。他的父亲是驻瑙海姆步兵团的上校军官。他一早就明白,如果有人把你投到野兽笼子里,不要扭头就跑,不要退缩逃避,要弓起身子,露出尖牙,像狮子那样咆哮。狮子渴望的是血、是骨头、是筋,不能成为狮子的人会被撕成碎片,被狮子所吞噬,最后还要被消化成一团粪便排出来。
或许弱肉强食这一点胡贝暂时还做不到,但他至少做到了适者生存。父亲的军职也许给他提供了助力,人在强调自我奋斗的时候,也不该忽视一些重要的辅助因素。总之这一批的候补军官里,胡贝是适应得最好的一个。毕竟有的人,就始终适应不了。
一朵橙红的云飘坠到学校尽头的杂物间上,那里仿佛着了火。红色顺着木板流淌,有人在火中无声地嘶叫,像爪子尚未长齐的野兽被强行扼住咽喉发出的喑哑的咆哮,指甲刮过地面,留下挣扎不屈的刻痕。现在想来,胡贝觉得自己那天是吃多了泡白菜和土豆汤团,才会想要往那几乎废弃的小屋走去。
原来破旧的板屋里真的关着野兽,它真的在呜咽,用尖利的指甲刮擦着木板,听声音就知道一道道的刨起的木丝正翻卷着从墙壁上垂下。那是什么样的野兽?胡贝猜想它是纯黑的,毛皮光滑柔亮,手指可以顺滑地没入。它的眼睛是暗绿的,绿宝石一样,闪烁着幽暗的光。它蛰伏在丛林里,牙齿尖利,趾爪无声,隐匿身形,择人而噬。它是丛林法则的天然适者,是尖牙利齿的猛兽。
胡贝想要看一看它,看它是不是真如自己想象的漂亮。他注意到带着锈迹的门锁落在了草地上,看守人不在这里,那真是一个机会。他用两根手指推开不大牢靠的门,闪了进去。
然而狭小杂乱的空间中并没有什么野兽,只有浓烈的汗酸味,腥臭味,以及不止一道粗重的呼吸。
门被人飞快地反扣住,一道黄昏时尚算明亮的光线转瞬即逝,但足以让人看清屋里的那手指甲一样粉红的肉体,一棱棱波浪般的肌肉,男人的肚皮在黑暗中像漆皮一样发着亮,眼睛像非洲草原上的鬣狗,贪婪而老谋深算,狡猾地掂量着对手的份量,是猎手还是猎物。空气是湿漉漉的,像青春期少年梦遗时那包在内裤里,来不及排遣的很浓的精液,滴滴答答流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