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青龙X女主X祸斗

Work Text:

  青龙X女主X祸斗伪3P车
  是HE,对是HE。
  文笔极差外加OOC,三观不正注意避雷
  
  
  以沫醒来的时候,周围是一片混沌。
  这大概…是在做梦?
  “…选择给我吃?为什么?”
  似曾相识的对话,似曾相识的人,四周的景色也跟着逐渐明朗起来,正是以沫小时候经常去的那个湖边。
  青龙坐在龙珠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因为…”以沫喃喃地说着,“因为你比较好看嘛……”
  “噗…”青龙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缓缓降落下来,逐渐靠近了以沫,揉了揉她的头发,“你还是没变啊小丫头,转眼间已经长这么大了。”
  十几年的时间,对妖怪来说自然是转瞬即逝。
  以沫握住了青龙正要收回去的手指,他的手十分冰凉,大概龙也是属于冷血动物吧,几乎感受不到什么体温。
  “我早就不是什么小丫头了。”以沫这么说着,抬眼看向青龙。
  “我想…也是。”青龙反扣住以沫的手将她拉了过来,头也跟着垂了下去,“你看起来比那个时候好下口多了…不如先来尝个味道?”
  以沫下意识地想要闪躲,又被青龙的另一只手按在了脑后,他凑过去,轻咬着以沫的耳朵尖,以沫禁不住打了个冷战,这个男人…连吐出的气息都是冰冷的。
  青龙倒是很快就收了手,他有些好笑地看着以沫的反应,这个小丫头……长大了反而比小的时候更加害羞了?
  “…这是在做梦吧?”
  以沫突然这么问了一句,青龙怔了一下,倒也还是如实回答了。
  “呃…也可以说这里是你的梦境…”
  “那么,在梦里无论做什么都是无所谓的吧?”
  “…诶?”
  虽然没有毛绒绒,虽然是高高在上的妖祖大人,但毕竟是个帅气的男人,反正是在梦里……是吧?
  如果不趁机摸上一把的话,自己是不是就…亏了?
  以沫努力踮起脚,一手撑在龙珠上,另一只手努力前伸着去摸青龙的脸,青龙的嘴角如同当年一样抽动了一下,叹了口气,却也配合着低下了头。
  指尖不小心触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丫头…你可知道,摸龙角的含义是什么?”
  “…啊哈哈…意外,是意外!”以沫讪笑着想收回手,由于百妖乡里有白泽在,她自然是知道摸龙角的含义的。
  “你是从哪里…知道的?”青龙把以沫想要收回去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角上,另一只手把她拉上了龙珠,“哦,是白泽…难道你也已经摸过他的龙角了?”
  虽然说不上是嫉妒,但捉弄一下眼前的小丫头也不错?
  “没…好吧也许有…”以沫目光躲闪着,努力收回了手指,两人的距离实在是有些太近了,她正想找个借口下去,又被青龙抱住了腰拉了过去,就直接坐在了青龙身上,“你要怎……”
  “应该是这样才对。”青龙的龙角贴上了以沫的额头,蹭了蹭,看着对方有些呆滞的表情,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另外,按你们人类的礼仪,还要这样才行吧…?”
  在以沫反应过来之前,嘴唇就被吻住了,她慌忙回神,视线正对上了那双红色的瞳孔,两个人的距离实在太近了,她慌忙推开了青龙。
  青龙倒是没有表现出不高兴,只是收紧了抱着以沫的手臂。
  “小心些,你会掉下去……现在,张嘴。”
  冰凉的嘴唇再度贴了上来,以沫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张了嘴,青龙趁虚而入,舔舐着她的口腔内壁,又缠住了她的舌头。
  “唔……”以沫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向青龙,只是任由对方加深了这个吻,等到青龙终于心满意足地放过了她的嘴唇的时候,她已经整个人都软了下去,趴在青龙怀里微微喘息着。
  “你产生了不错的愿力。”青龙在以沫耳边说着,他舔了舔以沫的耳垂,又含进嘴里轻咬着,手已经在扯下以沫的衣服,“再…多给我一些吧…”
  
  今天在百妖乡负责守夜的是祸斗。
  他在路过以沫房间的时候,感受到了和平时不太一样的愿力产出,应该算得上是正面愿力…吧?祸斗下意识地吃掉了这些愿力。
  夜已经很深了,以沫难道还没有睡下?
  祸斗迟疑了一下,做贼心虚般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其他人后,进入了以沫的房间。
  ……至少下次提醒一下她锁门,这也实在是太没防备了吧…
  祸斗在心里嘀咕着,这才发现屋里漆黑一片,以沫应该是已经睡了,他抓了抓头发准备退出房间,又被新产生的愿力吸引了注意力。
  这难道是……
  在吃下了新的愿力后,祸斗不自觉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尾巴有些慌乱地甩了甩,在转身的时候,他不小心弄翻了放在墙角的装饰物,搞出了不小的声音。
  “…嗯…”以沫似乎是有所察觉,但也只是发出了些许意味不明的低吟,并没有醒过来。
  祸斗松了口气,受到某种愿力的蛊惑后,他吞了吞口水,鬼使神差般地走到了以沫的床边。
  借着月光,可以勉强看清以沫的脸和……由于睡相不好造成的相当凌乱的睡衣以及大片裸露在外的皮肤。
  ………
  愿力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祸斗有些焦躁地在原地转了几圈。
  不行…不能让其他的妖怪感应到这种愿力,太危险了…
  在吞吃掉所有愿力后,祸斗变得更加烦躁了,这些愿力让他产生了某种欲望,他决定在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前先把以沫叫醒。
  祸斗在接触到以沫身体的一瞬间被吓了一跳,以沫的体温显然已经低于正常人类的标准了,脸色也有些苍白,不停地打着哆嗦,他来不及多想,上床抱住了以沫,还把尾巴盖在了她身上。
  以沫在祸斗怀里逐渐安静了下来,手臂更是无意识地回抱住了祸斗,似乎想要寻求更多的体温。
  祸斗垂眼看了看以沫,顺着睡衣的领口,刚好能看到……加上被之前吃下的愿力搞得有些不受控制,祸斗再次咽了咽口水,手已经不自觉地伸入了睡衣里,抚上了以沫的胸。
  以沫低低地呻吟了一声,蜷起了身体,但这更像是一种邀请,祸斗抱起了她,让她的半个身子都靠进自己的怀里,小心翼翼地握住了她一边的乳房揉弄了起来。
  在祸斗用指腹摩擦着以沫的乳尖时,她终于发出了有些甜腻的喘息,祸斗的动作稍微停滞了一下,只是吃愿力显然已经不够了,他想要更多。
  他解开以沫的睡衣,托起她的后背迫使她挺起胸,低头含住了另一边没有被照顾到的乳尖吮吸起来,时不时用牙齿轻咬一下…
  
  “…你怎么了?”青龙发觉到以沫的不对劲,暂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没…什么…哈啊……”以沫把头埋进青龙怀里,她觉得自己的胸部正在被爱抚,被什么看不见的人玩弄,她试着摸了摸自己的乳房——明明什么都没有啊……为什么偏偏会…
  “呃啊…!”以沫猛地颤抖了一下,突入其来的刺激让她忍不住发出了羞耻的声音,她下意识地用手臂挡在胸前,却依然无济于事,乳尖像是被吸住了一样,强烈的刺激源源不断地从她的胸前传来,“好…奇怪…”
  “没事的…别怕…”青龙拉开了她的手臂,反扣在她身后,垂下头去舔吻着她的脖子,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吻痕,另一只手则抚上了她的大腿内侧,“放轻松一点,别怕…”
  “不是那样的…我…嗯!”以沫想说着什么,青龙的手指却已经进入了她的体内,探入了一个指节,打断了她的话,“先…等一下……”
  “可是你这里已经……”青龙稍微勾了勾手指就发出了粘腻的水声,他轻笑了一下,有些强硬地继续深入手指,“腿,分开点,会让你舒服的…”
  “呜……”以沫扭了扭腰,在手指继续使坏之前老老实实地分开了大腿,男人修长的手指很快整根没入了进去,在里面旋转着,“好深…”
  “只是这种程度可不行呀。”青龙没有立刻退出,而是用拇指按住了阴核磨擦起来,同时又在体内加入了一根手指。
  “别…”阴核被刺激到,小穴敏感地收缩起来,紧紧地绞着体内的手指,青龙耐心地为她做着扩张,用两根手指有些强硬地撑开了穴肉,在稍微用力地按压了几下阴核后,他终于开始抽插起来。
  “你的愿力好像不希望我停止呢?”手指进出的速度越来越快,青龙放开了以沫的双手,转而按住了她的腰以防她逃走,拇指飞快地拨弄起了有些涨大的阴核。
  以沫很快就到达了高潮,但是手指的进出丝毫没有放缓,她抓着青龙的手腕用有些破碎的声音哀求他等一下,但是换来的是加入了第三根手指的侵犯,甚至有意弄出了水声,乳尖的刺激也始终没有停止过,她在青龙怀里痉挛着,无助地揪着青龙的衣服,过于用力的指尖有些泛白。
  “你还是这么喜欢抓我的衣服。”青龙在以沫第二次高潮的时候终于退出了手指,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怀里的人早已没有了回答他的力气,他抱着以沫下了龙珠,让以沫背靠着珠子的外壁。
  “好…冷!”以沫打了个哆嗦,人跟着清醒了几分,青龙抵住了想要起身的以沫,已经被释放出来的阴茎贴在了她小腹上蹭着。
  龙族的阴茎上长有少量的鳞片,这让以沫有些恐惧地缩了缩身体。
  “…害怕了?”青龙托起以沫分开了她的大腿,阴茎在她的小穴上磨擦着,时不时擦过依然有些敏感的阴核,“忍一下……”
  阴茎的前端插入了小穴,浅浅地进出了几下,就已经有爱液流了出来。
  “抱住我,当心掉下去。”青龙这么说着,终于正式开始向以沫体内推进,以沫紧紧地搂着青龙的脖子,想要说什么,嘴巴却像是被吻住了一样无法开口,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青龙的阴茎也是冰冷的,这让她实在是有些不好受。
  
  “哈啊…”祸斗结束了接吻的时候,还有些意犹未尽地舔了舔以沫的嘴唇,他分开了以沫的大腿,那里早已泥泞不堪。
  以沫的小穴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使用着一样,穴口被撑得大张着,可怜兮兮地流着口水,祸斗甚至可以清楚地看见一缩一缩的肉壁以及…紧闭的深处。
  难怪会无论如何都叫不醒…果然是有妖怪在搞鬼啊…
  梦境中的妖怪以及这种异常的体温,是青龙吧?
  幸好被他看到了,不然以沫大概是活不过今晚了——妖祖的妖力,普通人怎么承受的住?如果不是火属性的他在旁边守着中和了一下,以沫应该早就…被冻死了吧?
  明明自己才是最了解她的妖啊…
  祸斗叹了口气,强压了一下被愿力带动起来的情欲,他压住了以沫的大腿,轻抚了一下被撑大的穴口。
  以沫敏感地缩了一下身体,小穴却没有办法闭合,祸斗的手指顺着肉壁摸了进去,毫无阻碍地按在了她的敏感点上,用指腹摩擦起来。
  “不…不行…呜!”以沫发出了哀鸣,身体也跟着无意识地扭动了起来,又被祸斗强行按住,不住地刺激着敏感点,嘴巴也跟着贴了上去,仔细地舔舐了一圈被撑大的内壁后,他含住了涨大的阴核,不停地用舌尖挑动着。
  
  “为…什么……”以沫要被这种陌生的快感搞得崩溃了,她死死地抱住青龙的脖子,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停下来……停……一下……求你……”
  青龙毫无征兆地松开了按在以沫腰间的手,腰跟着重重地顶了上去,粗糙的鳞片磨擦着敏感的软肉,让以沫几乎是立刻就高潮了,她哽咽着发出哀鸣声,大量的爱液喷涌了出来,又被阴茎堵了回去,狠狠地搅动着。
  “原来是这样啊……”青龙低头舔掉了以沫的眼泪。
  这样的话…可不能输给其他的什么妖怪啊…
  
  以沫的身体猛地反弓了起来,又重新落回了床上,不住地痉挛着,喷洒出的大量爱液弄湿了祸斗的手掌。
  祸斗抽出手指,把以沫翻了过去,分开她的臀缝,就着爱液的润滑刺激着她的后穴。
  以沫的抽泣声更大了,但似乎再也没有了逃跑的力气,稍微进行了扩张和润滑后,祸斗压了上去,慢慢的把阴茎送入了还在哭泣的少女体内。
  
  以沫觉得自己的身体要裂开了,后穴中有什么东西强行挤了进来,又完全没办法去阻止,和青龙的温度不同,插入后穴的这根阴茎是火热的,两种孑然不同的感觉同时折磨着她,让她几乎快要疯掉,连发出声音的力气都没有了。
  “……来了啊。”青龙低头吻了一下以沫的嘴唇,抵住了深处的软肉研磨起来,在又一次被绞紧后,快速抽插起来。
  “慢………一点……嗯……”以沫发出了微弱的声音,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却完全没有办法阻止被继续侵犯。
  最终两边几乎是同时射进了以沫体内,一冷一热的感觉再次把她送上了高潮,失神了好一会才缓了过来。
  “……唔……”以沫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被青龙抱着,她有些不满地瞪了青龙一眼,费力地抬起了手,握住了龙角。
  “…………”青龙沉默的回看着她。
  “…算了。”以沫毫无征兆的又松开了手,“这应该不是一个单纯的梦境,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认为,那大概是因为我想见你吧?”青龙思考了一下,“妖怪应该也能产生和愿力差不多的东西,或许会对你们人类同样产生影响也说不定?”
  “结果就是像现在这样?”
  “差不多吧。”
  “青龙,我问你,我其实是不是………”
  以沫本来还有话想说,不过只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
  在彻底睡过去之前,青龙好像还说了什么,又安抚性地拍着她的背。
  可惜她没能听到。
  
  再次醒来的时候,以沫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百妖乡,正躺在祸斗怀里。
  “你醒了?”祸斗移开目光,下意识地蹭了蹭鼻子。
  “……嗯。”以沫轻蹭着祸斗的胸口。
  是太阳的味道。
  “那个……昨晚……”祸斗显然还有些心虚,耳朵也跟着垂了下去,“那个我……”
  “让我…摸一下尾巴就原谅你?”
  “什么?”祸斗愣了一下,但很快就转过身去,把蓬松的尾巴盖在了以沫身上,“那个时候,你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祸斗。”
  “嗯?”
  “妖怪也是可以产生愿力一类的东西的吗?比如想得到什么的愿望之类的?”
  “不知道,妖怪不会许愿,想要的东西,就自己靠力量去争取…不过,也不是没有特殊情况啦,我也许过愿的。”
  “什么样的愿望呢?”
  “你还真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啊……”祸斗叹了口气,“我,我们大家,都希望你能回来,重新建设这个百妖乡,这就是我们的愿望。”
  说这句话的时候,祸斗有些不安,尾巴随意地扫来扫去,搞得以沫有些痒,她按住祸斗的尾巴,梳理着上面的毛发。
  “我离开过你们吗?”
  “那…那不重要啦!你现在还在这里就可以啦!”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妖怪也是能产生愿力的,人类也是…有概念的?”
  “……你在说什么呀?”祸斗有些惊讶的起身,语气中却有些惊慌。
  “我在想,我是不是,像是回应青龙那样,只是因回应你们的愿力而产生的概念呢?”
  “………”
  “我…是不是真正存在过呢?”
  “……”
  “你们想要唤回的…真的是我吗?”
  “……”
  “开个玩笑。”以沫抬手摸了摸祸斗的耳朵,“…那么,今天也一起来建设百妖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