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赛后最佳入睡方式

Work Text:

赛后最佳入睡方式

       每个队员都知道,当特拉帕托尼开始吼人,最好的应对办法是一脸严肃地洗耳恭听。特别是,当特拉帕托尼开始用那种吼法的时候……
       其实他们最后是赢了的。但很明显,教练决定要给他们好好上一课。而在换衣室里,他们的确被上了一课。
       意大利人具备一种天赋——他们说起话来就像连珠炮,感情激昂并且滔滔不绝。而特拉帕托尼无疑正在开设大师班。他的怒骂已经持续了二十分钟。教练把自己对于每一个球员——包括那些没上场的——的意见都说了出来,还意犹未尽且声音越来越大地开始了第二轮批判。这情景几近滑稽:一个穿着西装的灰发男人夸张地比手画脚,在同一时间里对着每一个人大吼大叫,甚至还用上了几句脏话。不过如果你是那个挨骂的人,这可让人笑不出来。
       等到教练终于打住,大家都垂头丧气地坐在那儿,在上大巴时也仍然没人说话。奇怪的是,尤尔根平时总是喜欢坐在巴士的前排,但这次他直接向后面的位置走了过去,直到安迪抓住他的手:
       「来和我们一起坐嘛。」
       尤尔根没回应他,在他们后面一排坐了下来。特拉帕托尼对车外站着的什么人怒吼了一通,然后转过身对队员说:「我们回去没警察护送了。他们已经走了。」
       「看他下次还骂那么久不。」尤尔根咕哝道。
       他连笑的力气都没有了。糟糕的比赛。倒霉的一天。
       而且这一天的霉还没倒完。他们刚开出球场五分钟就碰到了堵车,花了足足一个小时才开回酒店。根据巴士后排座位的传来的声音判断,在这段时间里有人已经吵了场架,求了复合,然后赶着再吵了一场。等到他们终于抵达酒店,大家都只想赶快拿了自己的包躲回房间里去。
       他知道他不可能睡得着。烦躁和疲倦的组合会让他一夜无眠,连带着第二天早上更加暴躁。安迪和尤尔根看起来心情不比他好多少。尤尔根的脸上就连笑容都没一个。
       他灵光一闪,顿时有了一个好主意。
       「咱们来喝酒。」
       本来正在掏钥匙的尤尔根转向他问:「有东西喝吗?」
       「找得到的。」这主意听起来愈发棒了。
       安迪耸了耸肩:「你们随意。我去睡了。」
       「随便你,」尤尔根的脸上几乎出现了一个笑容。「那我就和洛塔尔喝去了。如果明天他们找不到我们,你知道到上哪儿找。」

       要怎么把酒精偷带进训练营和客场酒店是一门高深学问,幸好他对此颇有心得。不过找到酒瓶子本身花了点时间。尤尔根半躺在扶手椅里,看着他找存货。
       他读了下标签。不是什么好货。
       「这酒是甜的。」
       「是咸的都没关系。倒酒吧!」
       他倒酒进玻璃杯。尤尔根拿起自己的那杯打量着,就好像在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
       他叹了口气。
       「我们的教练可真棒。」
       「那就为他干一杯!」尤尔根举起酒杯向他致意,一口见底。「这味道糟透了。」
       「我可以找瓶别的。」
       「你在这儿有个吧台?」
       「没。只是为了应对极端情况。」
       「比如今天?」
       「不,今天这情况需要更烈的东西才行。」
       尤尔根笑了。
       「我们可以将就一下。倒酒!」
       气氛很快就轻松了起来。他不知道这是因为酒的缘故,还是因为尤尔根就正坐在他面前的缘故。
       「现在呢?」
       「为我们亲爱的教练干杯?」
       「我们刚才已经为他干过一杯了。」
       「他今天的演讲值得再干一杯。」
       他们举起杯子,笑声却被敲门声打断。
       「要开门不?」
       尤尔根微笑了:「如果来的是教练组的人呢?」
       「那我们就又要挨一顿骂啦。」
       敲门声再度响起。看来他只有去开门了。
       站在楼道里的是朱塞佩·贝尔戈米。
       「你还没睡啊?吉奥瓦尼让我传话给大家说我们明天早上十一点动身。噢,尤尔根,你也在这儿?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尤尔根亮出盛满了酒的杯子:「醉生梦死。」
       朱塞佩笑了:「感觉怎样?」
       「就目前来说不怎么样。要参加吗?」
       「让我看看你们都在喝什么。」
       尤尔根扬起酒瓶。朱塞佩在读了标签后做了个鬼脸。
       「对了,喝酒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反正我把要传达的都传达给你们了,你们也都听懂了,晚安。」
       他耸肩,在意大利人的身后关上了门。尤尔根的手里仍然握着酒杯。
       「我觉得你对于酒的品味不怎么受人认可。」
       「这样就没人和我们抢酒喝了。所以——为吉奥瓦尼·特拉帕托尼干杯?」
       「为我们的宝贝儿干杯。」
       他们碰了碰杯,咽酒下肚。这酒的确很差劲,还好瓶子里已经剩得不多了。
       「嗯洛塔尔,就连你有时候也是会有好点子的。」
       「我是该生气吗?」
       「为什么要生气?」
       「嗯哼。你得再喝多少才会真达到——按你的话说,醉生梦死——的程度?」
       「这些就已经够了,」尤尔根笑道。「倒酒!」
       他把剩余的酒都倒进了杯子里。
       「也没多少嘛。」
       「又没吃晚饭……这回要为什么而干杯呢?」
       「为那支名叫切塞纳的伟大队伍干杯。」
       「今天的比赛还得感谢他们。」
       「也为吉奥瓦尼的演讲干杯。」
       「喂,我们已经为那个干过了!」
       酒精令他飘飘然想要发笑。奇怪——他平时的酒量可不止这点。奇怪的一天。
       尤尔根看着他手里的空杯子。
       「要继续吗?」
       「要继续就得站起来找别的喝。」
       「请吧,亲爱的!」
       随便吧。今天的地板有点晃。他转身看了看他的同伴。尤尔根仍然半躺在扶手椅里面,那姿势让他浮想联翩。这还是在他们踢了如此艰难的一场球,闹了这么多事儿出来之后……真是奇怪的一天。
       尤尔根从他手中接过了新的一瓶。
       「我们一开始就该喝这个的。」
       「那样的话朱塞佩就会来参加了。」
       「洛塔尔,你今天说了太多有道理的话了。」
       「我是该生气吗?」
       「你敢。我们还有好多要喝呢。倒酒!」
       「为谁干杯呢?」
       「为朱塞佩!他走得恰是时候。」
       「这主意不错。」
       「好热。」尤尔根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
       「那就开窗。」
       「那得站起来才行。」
       那就把衣服脱了——他把这句话给吞了回去,但这念头本身已经让他的身体起了反应。
       「还要吗?」
       「倒!」
       「为什么干杯?」
       尤尔根想了一下。
       「为了身在意大利的德国人!」
       「说得好。」
       尤尔根在笑起来的时候把头往后仰了一下。他的念头开始单向发展,且势不可挡——特别是如果这些念头的对象继续摆出这种姿势的话。
       「我喜欢和你一起喝酒。」
       「这是称赞吗?」
       尤尔根把胳膊支在桌子上,向他凑了过来。
       「你觉得呢?」

       他完全没法思考了。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碰触了尤尔根的额头,而下一刻他已经在狠狠地亲吻尤尔根。过了一会儿他才意识到尤尔根也在回应。他们吻了很久,直到双方都呼难以吸。
       尤尔根有点惊讶地微笑着望向他。
       「你这是在向我献殷勤吗?」
       「差不多。」
       他们都醉了,醉到能对着这话笑出来。他兴奋得浑身发抖。尤尔根的手钻到他的T恤下开始抚摸,而他几乎就呻吟了出来。
       他起身,也让尤尔根站了起来。没时间前戏了,他们都需要发泄。他将尤尔根的球衣丢到一边,抚摸着对方紧绷的后背,用手掌感受那具火热的躯体。尤尔根又吻了他,这一次轻轻咬了下他的嘴唇,这令他彻底疯狂。他把手伸进尤尔根的裤子里,握住那坚硬的勃起。尤尔根深深地吐了一口气,挣脱出来一口气脱掉了自己的T恤。他们再一次亲吻,压在彼此的身体上贴得不能更紧,那感觉简直不可思议。
       他把尤尔根推向床,将自己剩下的衣服剥了个干净。尤尔根掀开床罩,两个人倒在床单上。尤尔根的手探进纠缠着的肢体之间的空隙,紧紧握住了他的阴茎。他放弃试图控制自己的反应,因为那已经没有必要了——尤尔根的呻吟让他几乎所有的理性都不翼而飞,而他大脑中还在运行的那部分告诉他,他需要作出回报。他们都明白今天晚上就只能做到这样,因为两个人都没有耐心去更进一步。
       这一次的吻更像是一场交锋。他无法呼吸,但他完全不在乎这种细节。尤尔根是先没撑住的那个,而他只看了一眼他情人脸上的表情就自己也射了出来。
       尤尔根躺在他身上试图回复正常呼吸,而他一点也不想动。尤尔根的身体轻得简直像空气一样。
       尤尔根笑了起来。
       「天啊,想想吧!已婚男人,两个孩子的爹。」
       「你是在抱怨吗?」他也笑了,因为这一刻他自己也实在感觉太好。
       「一点也没有。」尤尔根翻身平躺到床上,在情人身边伸了个懒腰。「我为什么要抱怨?」
       他喜欢看尤尔根。他长得很好看。这个想法对他而言并不陌生。
       他的眼皮沉重得抬不起来。突然间他脑中蹦出了个莫名的念头——他想要拥抱尤尔根。在翻来覆去思考好多次之后,这念头似乎也变得没有那么离谱了。然而正在他要伸出手的那一瞬间,尤尔根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勉强睁开了眼。
       「怎么了?」
       「我们明天得九点起床。」
       「你有力气走人?」
       尤尔根以笑声代替了回答。那穿衣的动作优雅得出奇,他如果不是眼皮子在打架的话,一定会惬意欣赏眼前这幅景象的。
       「你能在我走后把门锁上吗?」
       「自动锁。」
       「那晚安了。」
       「晚安。」
       尤尔根对他微笑了下,然后离开了。不等房门关闭,他便已沉沉睡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