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陪你去往任何地方

Work Text:

  在答谢两百万粉直播的夜晚,季向空做得最错的一件事,就是随机匹配带一个粉丝吃鸡作为福利。预告那么久,参与也很积极,开口聊了几句却发现抽中个阴差阳错的路人——不大看直播,不认识季向空,甚至吃鸡都只玩过两三回。扎心了。对方的声音听起来也很抱歉,“要不我退掉你重新抽吧?”“算了,规则就是随机。你来吧。”季向空淡淡地说。
  之后十分尴尬,这位ID叫Nine's的朋友居然还是个百里挑一的神坑级选手。跳墙跳不过,万年草里趴,上车要问用什么键,背着一把没有子弹的枪到处瞄。队友也不好说得太难听,嘲讽一下,他还没心没肺发出盒盒盒盒的笑声,“我玩儿得太差了,多多包涵多多包涵。”
  季向空一开始还承担了全队的指挥。弹幕逐渐被“急死我了卧槽”、“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你是手残还是脑残”、“心疼我大神”淹没……在Nine's又一次开枪打死了屋顶上的队友并惊慌失措:“是我吗?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这么准吧?”——这之后,季向空就由话越来越少发展为沉默着完全放弃了。
  他以为这就是极限,好歹把这局勉强打完换人。谁知沉默一阵,Nine's站在那儿一动不动了。另外两人也是一副“这特么又是什么幺蛾子?”弹幕里纷纷猜测:“大兄弟你拉屎去了吗?”“打自闭了现场逃走了哈哈哈!”“逃走前好歹退一下啊,现在是个什么意思,太没礼貌了吧?”任季向空询问、诘问、斥问就差求求他了,神坑队友我自岿然不动,毫无回应。最后忍无可忍下了通牒,季向空自己开枪打死队友把包舔了。
  弹幕都松了口气,随即笑成一团。虽然是作为队友,但血虐了大神,把一向淡定自若的季向空逼到走投无路,声音都暴躁了,也是前无古人。九号是真的丢下键盘跑了吗,这真是个谜。弹幕里热热闹闹讨论着,后面两场顺风顺水,倒显得寡淡了。
   
  第二天,季向空在微博发了一张截图,是两人的聊天记录:
  季向空:兄弟你怎么回事?掉线了吗?出什么事了?
  ∼次日∼
  Nine's:对不起!!!我昨天一不小心睡着了……对不起对不起!
  季向空:……
  季向空:我可以贴出去解释一下吗?还挺多人在问的。
  Nine's:好[哭泣] 有缘再见我下次一定好好打[哭泣]
  季向空:随缘吧……
  季向空配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评论都笑疯了。
  “大神气到没脾气哈哈哈哈哈我的天!”
  “居然是睡着了!!!没有猜到结局……”
  “怎么办居然还想看他有缘再遇到大神(大神我对不起你”
  “菜到令人发指居然还敢给我睡过去!为什么抽中的不是我呜呜呜~”
  “小哥哥声音很有辨识度哦我喜欢~不过我并不希望你在我队伍里。”
  季向空回想了一下昨天九号小哥的声音,带着鼻音,抑扬顿挫,委屈的时候有点像撒娇,笑起来盒盒盒很魔性,是有一点可爱。但是,这么不靠谱的队友绝不想再遇到了。
   
  不料这么一点小插曲评论里发酵一天居然吵起来,季向空的忠实粉丝,责怪Nine's浪费了他们的粉丝福利,不该随便点进去,打得一塌糊涂关键是态度还差,对大神很不尊重。季向空之前那点不爽完全被这个后续发展冲走了,可能是因为不认识,Nine's的确比较随意,没有粉丝的那种小心翼翼全力以赴,但除了睡着这点太离谱,也不至于“态度恶劣”、“没有教养”。另一部分人就认为:福利被浪费了是有点可惜,但你们会不会太上纲上线了,我也看了并没有觉得九号小哥人很坏。于是火上浇油吵得更凶,双方都说是为大神好。季向空:???
  季向空能做的就是闭口慎言让事情赶快过去,他后悔发了那么一条调侃意味的聊天记录。有点儿担心神坑的九号被网络暴力,就翻出ID加了他,去了一条信息。
  “这两天没人针对你吧?”
  “啊!是这位大神!……哈哈哈被嘲讽被踢出队伍肯定有了,毕竟公开处刑过是真的菜[笑哭]”
  “不好意思,我不该发那个聊天记录,当时没想这么多……”
  “没有没有,是要解释一下。我也同意了的。”
  “目前我想让热度尽快过去,网友记性很差的你忍一忍。不行的话我送你个小号玩,或者你找我,我出面制止。”
  “没关系,不至于[笑脸]”
  之后两人就没再继续对话了。Nine's安安静静地待在他的好友栏里。季向空直播的时候对面有人操作失误,偶尔会有弹幕提起这个梗:“哈哈哈该不会是九号小哥的小号吧?”“召唤九号~”“保护我方九号!”还有一次谁在评论里说:“你们别这样了,上次我匹配碰到过Nine's,马马虎虎也没你们说得那么差,可能只是大神打得太好了。”当然被喷回去了。
  这时,季向空会下意识地瞟一眼好友列表,那个上线比起他远远太少的ID。
   
  某日约好的朋友有一个临时鸽了没能上线,剩下三人都是经常一块儿玩的,彼此很熟悉,就商量了去匹配一个队友。
  还没等看清,新进来的队友发出一声“咦?!”定睛一看,所有人都霎时无语,传说中的九号小哥,竟真的,如此,有缘。直播间里炸开了锅,刷屏的“哈哈哈哈哈哈卧槽!”“有生之年!!”“见到了传说中的神坑队友!!!”满屏感叹号。另两位也听说过这场风波,感觉还挺有趣的,慈爱地看着这位小同学。Nine's憋出一句:“要不你们重新匹配吧?”立刻又是遮天蔽日的“别走!”“站住!”“我刚为你赶来你就想跑?!”
  季向空看了眼还在不断暴涨的观众人数,说:“没事,只要你别再睡过去……我们知道你水平了,带你吃鸡。”Nine's小声说“礼物~”季向空第一反应居然以为他在向自己讨礼物,随即看到刷出一波高潮才知道是鼓动观众。
  “你怎么不说话?”小队搜着据点,Nine's还是那么喜欢趴,操作也很琐碎,好歹不乱开枪打队友了。季向空记得上次他虽然菜,但还挺随意的,是不是被骂得不敢作声了?
  “有人睡觉。”九号压低声音,“我还感冒了。”弹幕马上:“杀尽天下恩爱狗!”“感冒音也好听~”“保重。求别睡!”Nine's憋着闷闷地笑,“没有,室友。同是单身狗,相煎何太急。”
  可能初始预期差到底了,今天气氛就还好,虽然也拖了后腿,也没有吃到鸡,群众和队友都表示小哥哥你进步了。两局后Nine's说得下线,“不然我下局又要睡着了。”观众纷纷挽留,“下次再来玩呀~”“小哥哥声音好听,下次多说点话嘛。”“好的好的……上次真的很抱歉。”Nine's说完,打个招呼下了。
   
  曾经那条聊天记录的微博早已刷走,次日又被大量转发,粉丝谈论昨天神奇的重逢,表示:“小哥哥人很好嘛,真香。”
  “大神叫他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乖巧得不得了哈哈哈哈。”
  “呆萌,一直在矮墙前头放哨。看着为什么这么傻[笑哭]”
  “绷带小王子,大药全捐了。一身垃圾装备,死也不能便宜对手。心疼捡他包的,都愣住了笑死!”
  “门口那一下正面刚还挺A的,不过大概是因为傻不知道害怕。”
  “菜就是原罪,我还是喜欢看大神打层次高点的对抗,而不是一直被这种渣渣坑。”
  “怎么说话?游戏需要这么重戾气吗?大神也是需要休闲的,我看他自己也挺高兴的。”
  ……
  虽然季向空不知道自己哪里透露出“挺高兴”,至少也算心情不赖,看到评论对Nine's友好许多他就放心了。
   
  不是很懂观众们的口味,最近居然有很多留言表示大神在Nine's面前宛如一只护雏老母鸡,怕他被瞄、怕他没装备、怕他做错被观众骂,连带语音也多说了好多。季向空:???我不提醒他,他早死了玩儿毛线啊?
  很多人在问:九号上次答应再一块儿玩儿,是什么时候约好了吗?季向空把群众的恳求截了图,略去老母鸡那一句,转给Nine's看。
  “我倒无所谓,跟我玩你不觉得浪费时间吗?我这么菜,就是一直拖后腿啊,你朋友也都很厉害,会不高兴吧?”
  “不至于,大家都是出于兴趣来玩,匹配也有强有弱啊。你要不定个时间,我跟他们说好,直播算一起开的,收入分成。”
  “不用不用!偶尔玩玩,大佬们带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因为Nine's有正职,又和人合住,找个比较自由的时间段再约已经是一个月后了。“今晚约了Nine's,一起随便玩玩。什么时候才能带他吃到鸡呢?[握拳]”微博一发,评论就开心死了:
  “来了来了~”
  “吃鸡?不可能的。大神不是我怀疑你,带不动带不动……”
  “他来了!绷带小王子背着一背包绷带又来了![高兴]”
  “你什么时候跟九号这么熟了?”
  季向空想了想,回复:“他人很好。”
  至于那句“大神沉迷调教不可自拔。”……我还小根本不懂在说什么好吗!
   
  队友还是上次俩人,彼此印象都还不错,也熟悉了一些。Nine's的室友不在家,于是放开了语音。局面很快演变成三位大佬悉心教导小朋友,“哎!这就对了,你意识有了,就是操作跟不上。”“这个除了多练没其他办法。”“慌什么?枪口别乱晃。”“狙他狙他狙他!我来!”……季向空:“你们怎么回事儿?还走不走了?九号,把你那一地药捡回去!”
  弹幕:“哈哈哈哈哈哈有人不高兴了!”“空气里一股酸味儿~”“这是什么养成系画面?三个奶爸一个娃orz”“这才是普通人在大佬面前的水准,估计我也差不多……”
  Nine's:“你们谁要药?快来!捡完我再捡!”虽然有点感人,但宛如一个二手卖家的叫唤方式还是让弹幕笑成一团。
  季向空:“不要不要你自己收着!我们三个人还护不住你?”
  Nine's:“别别别,我死了就死了,别拉!团队吃鸡才是最重要的。”
  季向空:“你死一次我拉一次,你敢多死几次看看!”
  弹幕:“……很暴躁,但是。有点甜是怎么回事?”
   
  结果得了个空,大家默默蹲守一时有点安静。九号就在那儿作起来了:“各位屏幕前的观众,有没有感觉我从特别菜,成长为一般菜了?要我说这都是大佬们教导得好……”季向空叫了一句“有人!”还没来得及反应Nine's就被击中了。“快撤快撤!”队友都在叫,季向空走了个位避开连射去拉Nine's。“走走走!别拉!”Nine's匆匆地拒绝,季向空也被击倒了。
  键盘一推,叹了口气,听见Nine's在耳机里小声哔哔:“哎呀!别救我嘛,太浪费了!”“我乐意。”季向空硬邦邦地回答。Nine's自知失言,“我错了我错了,别气,感谢大神救我!我下局一定加倍努力!”“哼,如果你不是在那儿得瑟,说不定就发现有人了。”虽然Nine's听起来不大赞同,还是从善如流地说:“是是是,不得瑟不得瑟。盒盒盒盒盒~”
  另外两名队友又坚持了阵子,终究没能吃到鸡。然而观众满脑子飘荡的都是季向空和Nine's的对话,还有那魔性的笑声……
   
  粉丝群里突然开始谈论起Nine's其人。季向空作为游戏主播,多少参加过平台的线下活动,被称为“明明可以靠颜值,偏要靠技术。”白白净净,却目光锐利,本人不爱说话,比线上还要高冷。
  “你们说九号比大神的年纪小还是大?”
  “大神才22,我觉得九号的谈吐应该是社会人。”
  “明明就很少年啊!”
  “他说过工作比较忙的,社畜,搞不好是个秃头大叔。”
  “楼上滚!大神那样的颜值怎么可能看上秃头大叔。”
  季向空:我是很帅没错……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理解不了?
  不过他对Nine's也有点感兴趣起来。网上认识的朋友,除非本人主动谈论,没谁会去问对方在现实中的年龄职业家庭和收入。但他默默看着粉丝群里揣测纷纷,一边跟着分析,这个有点道理,那个完全是乱猜,他上次没这么说吧……
  不过你们究竟在谈论什么?季向空还是会在一阵阵的土拨鼠尖叫中摸不着头脑。
   
  季向空出了点事儿。具体说,事儿还不小。睡粉,渣男,外界的传闻就是这样。他向直播平台说明了事情的始末。有个女粉丝纠缠他,在他家楼下蹲守什么的,他拒绝了好几次也有些烦。后来又被冲上来要求合影,就伸手挡了一下,人家顺势往地上一倒,哭着喊着说他打人就报了警。警察也很无奈只能问询了一下劝了劝,当天回去这人就把各种之前的偷拍、警察的照片还有不知道哪里编来的所谓聊天记录在网上到处散发,说之前和他同居,现在始乱终弃出轨另一个粉丝,为了赶走她使用暴力……
  平台倒没有封他,还发了澄清公告,但这种隐私的事情,谁又说得清也不好拿证据。一时间直播间里、微博评论下相信的人和不信的人掐架互骂,谁也说服不了谁,看着令人糟心。竞争同业,也有暗戳戳地落井下石。吃瓜群众则表示,游戏界啊,真是乱……
  一脑门官司,季向空也不好拖累朋友,最近都玩单机游戏,或者单人进去随机匹配。他的好友大多是业内基本有个名字,敏感时期私下安慰,但也很有默契地不掺进来把浑水荡得更高。心情低落,游戏里也没熟人,直播的时候就干脆关掉血雨腥风的弹幕,话也少了。
   
  “大神,你最近怎么都不带我吃鸡了?”Nine's发来私信。
  季向空不假思索地回复:“你太菜带不动,等你多练练。”
  “我练了,哈哈哈。大神你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看网上好多人骂你。”
  对啊,网络那么大,现在才知道已经是后知后觉了。他当然是把各种蜚短流长都看了个遍,才来试探自己。于是季向空的口气变得有点不好:“你什么都知道了,还来问我做什么?”
  “我就是什么都不知道才问啊,你做了什么吗?”
  沉默一下,季向空回复:“我什么也没做。”
  “我相信你。”对面飞快地打字,好像生怕他就此下线,“今晚没有约朋友的话,就带我吃个鸡呗?”
   
  只有我们两个人,季向空说。“好啊~”Nine's愉快地应声,于是季向空也感觉无所谓了。直播开着,但他关掉了弹幕。节奏、战术都变得没有什么意义了,跟一个战五渣一起。
  “你躲到别处去,别跟我躲一块儿啊……”
  “明明是我先来的,要出去也是你去啊!”
  “以我的走位……你知道的,出去必死。求求你~”
  季向空对着屏幕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咦!怎么回事我我我我卡住了!!”
  “我看是你的手卡住了。”
  “真的!!!别别别别救我快跑!”
  “一个人去干翻剩下三十多个,你是有多看得起我?”
  “我觉得这是我有史以来玩得最好的一次了。”Nine's认真地说。然后死亡。
  “闭嘴吧你,别丢人现眼了。”
  不管弹幕是在嘲笑还是争吵,不管有没有人在看,不管操作有多么乱糟糟,慌张中按错了好多键,不管霉运不断一身垃圾装备,两人连滚带爬到处苟。
  可能有个词叫否极泰来,又或者有个词叫什么失意什么得意。突然有一局,捡到好装备,又连续三轮都在圈内。“哇哦!转运了!”Nine's悄咪咪地说,仿佛怕惊动了谁,季向空也苟着,低声回答:“谢谢你那张嘴,别再立flag了好吗?”
  随着数字减少,心情越来越紧张,还剩4人,但不知道对面是一队还是两人。最终献祭Nine's,季向空一换二。屏幕闪出数字“1”。大吉大利,今晚吃鸡!欢呼,拍着键盘,敲着桌子,两人如少年人一样,因为一次侥幸的胜利,魔性二重唱似的,笑到停不下来。
  第二天有人把录屏发到了网上,题目是“你还记得游戏最初那种单纯的快乐吗?”然后这段魔性的笑声被疯狂转发,“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好傻,但听了也会跟着傻笑。”
   
  事件逐渐淡去。那名女子后来又曝出碰瓷别的主播或其他圈子的什么人,但这也无法证明她和季向空就没有瓜葛。此事不了了之。走了的粉丝,有的回来了,有的不再关注。没有谁说一声抱歉,倒也没多大关系。渐渐地,因为各种原因来看他直播的新客,缓慢地填上了缺失的部分。就是个数字。像季向空这样的签约主播,按规定时间去公司的时候,业务经理会把这类数字给他看,并建议之后需不需要做些调整。
  “每次你一来,我们办公室借口各种原因进出的女员工都骤然增多,连那角落里的咖啡机消耗量都多了一倍。”经理笑着打趣。
  “幸好她们没有带着孩子往跟前这桌角上一碰,然后报警说我抛妻弃子。”
  已逾中年的女经理哈哈哈感到很好笑,“小帅哥,吃一堑长一智。”
  季向空不知道除了不理会,这个智还能怎么长。
   
  直播间不再戾气四溢,又能约朋友们打表演赛。同时他和特邀嘉宾Nine's乱糟糟的组合,也成了隔段时间就会有的例行,吸引了一帮哈哈哈哈穷开心的观众。
  不知什么时候起,季向空的粉丝里多了一类叫“季九双担”。季向空日常看他们又在粉丝群里讨论九号的人设,笑着转述给Nine's听。有的仿佛推理小说,有的仿佛少女漫画,Nine's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只是哈哈哈。“你也透露一点,让我有点优势啊。”季向空试探着问道。
  “我很普通啊,码农,社畜,因为经常加班发际线摇摇欲坠。年纪嘛,如果你见面叫我叔叔我会有点伤心。”
  结果也无法证实几分真假。
  “欧吉桑,彻底秃顶之前,见一面吧。”
  “好啊。”对面不是很积极地笑着说。
   
  后来有一次直播时,弹幕又在起哄,季向空想也没想就说:“你们这些季九双担……”,直播间差点儿给掀了,各种感叹词刷得他眼都花了。
  咋了?这天直播完他也没搞明白,Nine's的私信就到了:“虽然我不怎么介意,你要是觉得不大好,改天我们一块儿解释一下吧。”季向空:“介意什么?解释什么?他们怎么了?”“哈哈哈哈哈算了,不必了。小孩子不用知道[可爱]”
  小孩子不用知道……?季向空灵光一闪,突然明白过来,耳朵渐渐红了。他迟疑半天,总感觉过了时机,不知道再跟Nine's回复什么。
  Nine's还是一样的菜,可能比最初是好了那么一丢丢,吃鸡的次数少之又少,更多是靠运气。有时候季向空会在语音里随口问,“你吃了没?吃的啥?”“你昨天又加班了啊,头发还有吗?”Nine's那边传来打呵欠的声音,他会说:“不早了,打完这局咱们就收了吧。”然后观众就抗议:“你还是那个声称三天不熬夜会死的季向空吗?”“九号一个呵欠你就放弃自我了吗!”他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用强词夺理掩饰,“散了散了,时长够了!”反而Nine's来维护观众说,“这么久才玩儿一次,大神就带我多打一局吧。”
   
  这天夜里季向空做了个梦,Nine's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头,穿一身灰白道袍。季向空伸手拽他的袖子,回过头来是一双少年人闪闪发光的眼睛。季向空说:“我们走吧。”对方眼角含笑却沉默不语。他低头顺着手往回看,自己袖子也是道袍,下巴上长长的白胡子。Nine's不是道人,而是一只灰色的猫,伏在臂弯间,蹭着胸口,发出带着鼻音的一声“喵呜”。
  然后他被闹钟吵醒了。
   
  今天要去公司讨论一个直播解说的合同,季向空找了一件清清爽爽的衬衫,搭配外套,算是稍微正式了。他在地铁上靠稳一个角落,冷漠地保持着跟外界的距离。往市中心开,人慢慢多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请让我过一下。”他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口穿过人群,因为踩了谁的脚又说了一声“不好意思”。季向空像个偷窥者一样鬼鬼祟祟去望。小个子的男人,穿着灰色帽衫,因为找到能够站稳扶好的一席之地松了口气。他背着沉重的电脑双肩包,包上有个熟悉的公司LOGO,拉链处因为晃动而摇摆着一枚挂牌——数字9下面写着英文Nine's。
  季向空直起身体。那个人因为换了只手扶着栏杆而侧对这边。他看起来比季向空年长,但是低垂着一双像梦里一样、少年人的眼睛。“对不起,请让我过去一下。”季向空低声说。
  那人往这边转过头来,看到季向空,愣了一下。然后,弯起嘴角,目光闪闪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