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终生渴望

Chapter Text

方家晟还是那个样子,中规中矩的T恤和短裤,背着个塞满了的包,托一下镜框,站定在他面前。
“车修好了?”
“别提了!”威廉蹲在踢脚线边上,看方家晟的眼神甚至有些撒娇,背心口袋里扒拉出一张叠得四方的收据,“火花塞坏了,排了好长时间的队,前面有辆解放跟我一个毛病,换了个新的五十,我那车,两千。”
威廉因为那破火花塞,发誓要把车卖了,中看不中用的败家玩意儿。
尤其是害他失了这么重要的约。
“人没事就行了。”方家晟也不去接那张收据,他愿意信威廉说的话,他也知道这个小流氓在外面很少被人信任,凡事没个票据没个证明,一概按胡说定论,“你竟然不和人家讲价?高速上看到你那种车都是敲诈吧!”
方家晟见威廉一身的风尘仆仆还未褪去,实在有些心疼那高额的配件费用,他是个节俭的人,不缺钱花也是省出来的。
“讲什么价,他要一万我也得给啊,不然我怎么回来见你。”威廉关掉正在回复的微信,将手机丢在角落继续充电,起身接下方家晟看着就很沉重的背包搁在书桌上,“我今晚要是失约了,下次约你你还肯见我吗?”
“会吧…”
方家晟心虚地瞥着别处,他自己也没底,模棱两可的感觉太过于磨人,与其越陷越深,不如彻底断了念想来得痛快些。
他又不是没人要…
和谁在一起也没太大差别,只要性格合得来,也看得顺眼,能够实在过日子就可以了。
不是特别需要有多轰轰烈烈的恋爱。
比起爱情,他还是更渴望家庭一些。
“其实明天,有个隔壁系的同学约我去看电影…”方家晟想到此处,不禁脱口而出了他还未允诺的邀约,不知是在自欺欺人还是在用这种幼稚的激将法放手一搏。
“推了。”
“嗯?”方家晟被这带着命令的语气呵斥得有些发懵,甚至还有点委屈。
“你又不是单身,怎么能乱和别人约会?”
“我单身二十二年了…”
“我都要跟你结婚了,怎么能算单身。”
“结什么婚?我们什么时候…”
方家晟被脸上轰然涌上的热度打断了疑问,脑海中与威廉相关的存档很多,可此时跳在最前面强制自动播放的只剩下差点生米煮成熟饭的夜晚,如果在那个旅馆房间的浴室门口,威廉摸着他准备吻他的时候,他没有因为害羞而说出不要,是不是他现在确实不再单身了…
“我一个每天走账就要有几十万的人,你当我在和你玩儿过家家呢?”
威廉大概是早就料到了方家晟会有这样的反应,他并不觉得不奇怪,初恋的人嘛,总需要和喜欢一些仪式感的,这也恰恰说明方家晟还足够纯情。
“那你为什么…那次在旅馆…”
“啧…”
威廉冷不丁被这旧账翻得懵了神,他再没想到当时挣扎很久的绅士风度竟成了方家晟心头的一个结,他越是张牙舞爪,就越是想掩盖心底的自卑,那会儿方家晟不过是个分化没两年的大二学生,栽他手上,万一将来遇到喜欢的人,岂不是悔青了肠子。
“所以你惦记了这么久?”威廉挪了步子,逼得方家晟紧张地挺直脊背靠在了书架上,“日日夜夜都在怨我没办了你?”
“没有…不是…”
威廉捏着方家晟的两颊吻了上去,他再也不要相信这种初恋小子的否认。
方家晟的嘴唇软软的,像威廉小时候最馋的那种棉花糖,舍不得一口咬下去,总喜欢按在自己唇上压几下,再轻轻舔去上面顺滑香甜的糖粉。一颗糖他可以吃上很久,每一小块儿在口中融化开的甜蜜都是那么幸福,让他愈发留恋,却也愈发贪婪。
好在方家晟的唇舌不会融化。
就是笨拙了一些。
笨拙得方家晟双手扒着书架的边缘,指尖在金属上划拉出一声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刺耳。
“放这儿。”
威廉松开轻蹙起的眉头,磕着方家晟的下唇,虽说得含糊,却已拉过那双不知所措的手按在了自己腰上,透过T恤感受到了方家晟掌心紧张出的细密汗水,印透薄薄的布料,将燥热一层层地裹进了湿漉漉的触感里。
比起这双慌乱的手,方家晟更加没法控制的是自己的信息素。
他是新鲜的甜牛奶,此刻装着它的杯子却越来越满,满得承载不住,汹涌地溢出来,起先是一两滴,而后竟是连着杯子一起打翻,浇灌进寒夜里的玫瑰,软化了尖锐的刺,玫瑰鲜奶洒在白月光里,甜蜜得袭人。
方家晟的臀抵在书架,无处可逃,一张脸羞得发烫,揪着威廉的T恤无法正视自己顶在人家小腹的性器。
“害羞什么?”威廉放开了这个吻,却被晕头转向的Omega迷茫地追了过来,他连忙补上一个轻啄,示意着热吻的暂停,伸手探过去,拇指揉捻裤子被撑起的地方,“没有荷尔蒙祝福的婚姻是不幸福的。”
“别摸…我…难受…”
方家晟只觉得膝盖发酸,抓着威廉衣服的手也渐渐的快要无法握紧,他无暇去想威廉的话,所有的心思全都落在了威廉的唇上,他现在整个身子都干渴得仿佛徒步走在找不到绿洲的沙漠,并且日头正盛。
威廉的信息素诱惑太大了。
一个流氓,一个别人眼中的无赖,却有着最绅士的味道,这哪里是恋爱经验为零的方家晟能招架住的。
他主动地去吻威廉的耳垂,那上面仿佛有凝结而出的玫瑰露珠,清甜甘醇,能解他的渴。
只是一个不小心,就咬重了,威廉的信息素随着他低不可闻的呻吟四溢,自我保护的本能瞬间就吞噬了方家晟这杯摇晃着的鲜奶,等这阵儿疼劲过去,威廉已然发现事情变得有些糟糕。
“方家晟,你清醒点。”
不敢再继续调戏这个可怜的发情Omega,威廉拍着已经埋在他肩窝里的方家晟,知道自己玩儿大了。
小处男虽好,但也有麻烦的地方。
威廉望一眼窗外,快速地思考着问题,他的车就那点空间,回家需要半个小时,边上坐个方家晟,不受控程度无异于酒驾,而附近的酒店也不知是否客满,再加上他这个模样带着个发了情的Omega,要是做一半被警察敲了门,可是出好戏了。
学校已经开始放假了,学生走得三三两两,剩下还在蹭宿舍的,无非毕业没地儿去的一些人和没买到车票的,没人会夜里往图书馆溜,这会儿大多都在网吧厮杀或是KTV霸着麦。
威廉得给眼前的麻烦一点儿暂时的缓解。
第一次性爱发生在毕业这天母校的图书馆,不知道对方家晟来说算不算得上仪式感很隆重。
“以后后悔的话,我是不会签字离婚的。”捧起方家晟的脸,摘掉碍事儿又挡住灵魂的镜框,让那双就此失了焦距的眼睛看着自己,威廉说得是那么蛮横无理,“纠缠一辈子也不离,我还会让你给我生孩子,更没法离。”
方家晟云里雾里的没了理性,只是很清楚自己现在连头发丝都想要被威廉抚摸触碰,膝盖蹭在威廉粗糙的牛仔裤上令他舒服极了,也就压根没意识到自己重复起了这个擦枪走火的动作。
“没关系…我家是学区房…”方家晟迷茫地眨着眼睛,细软的睫毛上凝了些许湿润,月光朦胧得缠缠绵绵,将那一点水色映入方家晟的瞳孔。

欲望过于赤裸……

图书馆的窗户玻璃是单向的,站在窗边儿打电话的学生脾气不太好,时不时要吼上两嗓子。
可惜他回过头,也没法看见距离自己只有两米的火辣现场。
方家晟被威廉抱在身上,背后抵着的书架已经染上了自己的体温,性爱的美妙滋味让他无所顾忌,双腿无师自通地缠着威廉的腰,干干净净的白色内裤还挂在他的右边脚踝,摇摇欲坠却始终不掉落,此刻倒也无暇去踢掉它了。
臀肉捏在威廉手里,被威廉夸奖着手感丰盈饱满,是他见过最完美的屁股。方家晟也不恼,手指轻轻勾勒起威廉胳膊上的莲花,充血的肌肉绷出深邃的线条,那花儿在月光下生辉,要绽放得更开似的。
“我好喜欢你…”趁着快感没有那么密集,方家晟在急促的喘息中偷了点平静,轻声和威廉告白,却换来了因为紧张的心跳加速。
“做爱的时候别说这些扫兴话。”威廉坏笑着故意逗方家晟,尽管他在听到那句羞涩表白时内心已经欣喜若狂,恨不能现在就扯着方家晟去领证,只怕扫了做爱兴趣的反倒成了他自己。
“我不是…故意的…”
掐着那朵盛放的莲花,方家晟还是委屈得厉害,快感中涌现的酸涩灼烧着他的喉咙,忍受不住了,只能化作眼泪去宣泄。
然而不哭则以,眼泪真的下来了,便成了一发不可收拾,方家晟担心自己仿佛受了欺负的模样更惹威廉心烦。他对爱情片没有兴趣,黄色电影也只是偷瞄过舍友的电脑,这会儿他哪里懂如何调情,只能顺应着本能去讨好威廉,他将双腿缠得更紧,又试探性地用挺巧的乳尖蹭了蹭威廉的唇。
见方家晟被自己骗哭,威廉刚想安慰的话也没法说出来了,以后的时间还很长,或许等方家晟清醒的时候再好好告白要更加真诚一些。
“抱着我。”
方家晟很听话地松了还死死抓着书架边缘的左手,随着最后一点儿分散自己重量的媒介消失,方家晟只感到体内的硬物又深了几分,闯入那个更为隐蔽柔软的地方,有点疼,但更多的是一种被充盈的满足感和被威廉稳稳抱着的安全感。
混沌间,方家晟竟游离出了一丝格外的清醒,估量着威廉的可靠程度——婚后是否顾家、能不能做个好爸爸、出轨的概率是多少…
他不在乎威廉浪不浪漫,记得他的生日和结婚纪念日就好了,他也不要求威廉腰缠万贯,稳定才是过日子的重要因素,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他是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每天早上可以为心爱的人做好早餐再去上班是件很幸福的事情,他要找一个不加班的公司,这样他就可以边做晚饭边等待着威廉开门的声音,手里拿着食材亲吻爱人是他对未来生活的向往。
他的渴望旁人看来一直都很没出息,甚至还被道德绑架过浪费资源,可他还是没有停止过对家庭生活的憧憬,两个人,同一片天地,可能还会有随时加入的新生命,或许是个孩子,又或许是只宠物,偶尔有点争吵,他这个性子应该会先哄着人家…
方家晟出走的思绪被胸口上一阵刺痛唤了回来,威廉咬得实在,提醒他这种时候不该想别的。
此刻,方家晟在间隙的清醒间发现窗外站的人拿着电话说些什么,单向玻璃才让他们对视的目光无法接上。
方家晟羞得浑身都紧张了起来,背上起的冷汗让他打滑,只有更依赖于威廉,那双仍然稳稳托着他的手臂充满了力量。
闭上眼不再去看令他不自在的窗外,方家晟将自己完全交给了威廉,生殖腔适应了这个Alpha的侵占,便不再紧张地想要闭合,顺应着主人的意志一点点打开,而后热情地开始收缩起来,渴求那根厉害的阴茎给以冲撞、浇灌…

结婚的对象如果恰好是个喜欢的人,对于方家晟来说,简直就是一举两得。

那晚,方家晟没回家,他衣衫不整地缩在副驾,威廉的小皮背心上甚至还有干涸的精液。
半个钟头的路程煎熬着发情的人,方家晟昏昏沉沉的,关上窗户是信息素的互相纠缠,可打开窗,灌进来的夏夜热风只会让情欲更加黏腻,车里放着威廉的曲库,今天不知怎么回事,总在随机循环几首节奏柔和的小黄歌,好像连歌单都遭到了感染,不愿意跳出破坏气氛的悲伤或是不合时宜的劲爆。
淡出的钢琴声随着倒车入库而正好结束,停车场里沉淀的浓烈橡胶味道是方家晟喜欢的,也不算陌生,他来过两次,一次在车里等威廉拿东西,一次上去坐了半小时就走了,但是今晚…
方家晟抬起眼皮看着正从车前绕过来给他开车门的威廉。
应该是不用回去了。
搂着人下车,威廉后备箱里又取了件自己备用的外套给方家晟披上,虽说已经不在高峰期,可仍避免不了电梯里进来其他住户,令人烦躁的一遍遍开门关门,最终逼得方家晟在威廉刚打开家门就按着人家胡乱地亲吻,插在锁眼里的钥匙愣是拔了半天才得以被丢在玄关的置物柜。
威廉发现方家晟有些着急,似乎忍耐到了极限,连给他说点情话的机会都不给,拉拉扯扯的,直到倒在飘窗前的榻榻米上,威廉护着方家晟的头,手背磕在护栏上响得清脆,但他很乐意。
“继续吧…”方家晟脸上烫得厉害,原来发情的时候,一个Alpha是比抑制剂好用千百倍的存在,“别再给我抑制剂了…我想要你…”

一方矮几上堆着他们脱掉的衣服,威廉那些首饰压在上面,充好电的手机因为响个不停而被威廉扔到了角落,方家晟想让威廉去接,怕耽误他的事情,每每这种时候,都会被操得更狠。
“你再管那个电话,我就开着免提干你…”威廉俯下身子,唇贴在腺体上,一手捏着方家晟被自己蹂躏到充血的胸,一手又去抚慰才射过精而疲软的性器,“不对…应该说,我就不干你了…”
“那就别…接了…嗯…进去那里面…多进去一点…唔…”握紧面前的栏杆,方家晟将自己的膝盖又分开一些,压下腰,让臀部抬得更高,主动迎合着阴茎的深入,“难受…威廉…求你了…”
感到生殖腔再一次为自己打开,威廉才敢又顶进去几分,享受深处的温暖和紧窒,他还清醒着,尽管按捺住本能有些难受,但他很明白,不能把方家晟当做那些经验丰富的一夜情对象,体内标记这种事,不小心处理好,很容易让Omega留下阴影。
方家晟其实舒服得要命,除了膝盖有点疼。
榻榻米上即使铺了软垫,终究还是不如床的,所幸快感潮水般的层层席卷让一切不适都可以忽略不计,他喜欢威廉在他肌肤上游走揉捏的力度,也喜欢威廉激烈却不暴力的深入方式,连高潮都没有强迫感,纵然那种摇晃于云端的失重和脱力让他感到晕眩而眼泪不断或是遏制不住颤抖,但终归不过是无法多次射精的情况下找到的其他宣泄途径罢了。
威廉重新直起腰身,映入眼中的画面好像随着方家晟发情状态的愈加严重而更欲了,这个白富美还懵懵懂懂的,恐怕至今没人告诉过他,他的身体有多引人遐想。
削瘦的腕子很适合套上点金器,要打磨得圆润纤细,才衬得上那块玉石一般漂亮的腕骨。
威廉扯着手中柔软的臀肉,将它们分开一些,好让自己顶到极致,又故意在里面碾磨一番,以此欣赏起方家晟在颤抖中紧绷了背,扰乱洒在他身上的月光,也把腰线显现出来,轻轻扭两下,想让威廉按住他的腰狠狠操他…

当然那个时候,方家晟还羞于将想要的主动说出口。

结束得不算太晚,但方家晟还是累得直接睡在了榻榻米上,成结的胀痛感和长时间做爱的腰酸让他弓在威廉怀里像只发情期出去猎艳归来累坏的大猫。
威廉就陪他到睡沉,才轻着手脚去湿了热毛巾给他擦干净身子,又抱来自己的被子,担心方家晟被空调吹感冒,手机又响了一次,若不是怕吵醒方家晟,威廉恐怕就选择砸了电话而不是关机了。
一直看着方家晟直到自己也困倦地睡去,威廉在梦里也不忘记和方家晟求婚发誓,他会把自己生命里所有的爱都给方家晟,一丝不吝啬。

原本计划次日就去领证的计划还是因为早上的一幕心动被耽搁了一天。

威廉看到只套了他旧衬衣的方家晟在做饭,窗外阳光毒辣,应该是顿午餐,内裤在臀上包裹得紧致,光着两条长腿,可能没找到拖鞋,就干脆连脚也光着。
站一会儿还会脸红地去揉揉腰。
于是方家晟在手里还切着菜的情况下,就被威廉抱着正式标记了。

后来,结婚有不少日子了,闲聊起来,威廉才承认那天他只有一个想法,方家晟绝对不可以是别人的。

=================================================
TBC
小厨房请期待番外
不小心写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