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终生渴望

Chapter Text

小区公寓的电梯在夜里会徒增一些令人恐惧的清冷,新来保安大爷在在躺椅上睡得挺沉,手机上抗日片哒哒哒的枪声也没能吵醒他。
威廉轻开了公寓的玻璃门,又做贼一样给关上,这大爷才来几天,跟他还不熟,每次看到他都要拦下来,查完证件查门卡,亲眼看着他刷开闸机才算完事儿。
电梯里的小电视放着早餐广告,威廉看着屏幕上显示着02:16的时间摸了摸自己的胃,这个点儿了,外面除了烧烤实在没有吃的,他刚从外地赶回来,疲惫让他对大荤大油提不起兴趣,加上他的胃早就被方家晟养刁了,黄金料理都难免让他食不知味。
电梯门在合上之前又被按开了,进来个刚下了夜班的女人,她楞了一会儿,按理说深夜的电梯有人没那么恐怖,然而面对威廉的花臂和一身滋养多年的匪气,她竟不知该担忧哪一个。
女人没去按楼层,她在等威廉,当威廉按下数字18的时候,她才似乎是送了一口气一样按下了19。
“你听说过那个故事吗?”威廉站直了身子往电梯门挪了两步,“就是一个女人按了三楼,然后和她同乘电梯的男人按了二楼,男人出电梯之后转身进了安全通道并掏出了一把刀,求问女人该如何自救。”
威廉被以貌取人惯了,这会儿又因为饥饿和劳累心情很差,见女人如此戒备他,干脆也捉弄起了对方,果真刚说完,就看女人缩在了按钮边,一手死死捏着皮包的带子,一手随时打算去按呼救铃。
“保安睡了。”电梯很快就过了十楼,威廉想着马上到家就能抱到方家晟,心情也风云突变得没那么糟,“不过我觉得那是个伪命题。”
“住在三楼为什么非要乘电梯,你看我们公寓前四层都不停的。”电视换了个傻了吧唧的婚纱广告,气氛也更为轻松了不少,威廉等着门开,不再戏耍人家,“二三楼还要坐电梯是有多懒。”
料想在门合上之后女人会骂他神经病,威廉却仍旧开心地向最里面的一户走去,掀开挡板钦上自己的指纹。
感受到家里熟悉的空气和味道,威廉这两天来的奔波都成了过眼云烟,尤其看到厨房的餐桌上还放了一碗即使凉了也色香味俱全的炒饭,更是心里暖到了极致。
他明天哪儿也不想去了,只想在陪着方家晟。

饱餐后洗了个畅快的凉水澡,威廉擦干身子和头发,就光溜溜地进了房间。
方家晟好像睡得不太安稳,虽然没醒,但因为感觉到了威廉的信息素,就更加不踏实了,等到威廉上床,哪怕掀被子的动作极轻,也还是睁了眼。
“吵醒你了?”
方家晟丢了个白眼,烦躁地翻身想要继续睡。
“别生气了,我明天不出去好不好?”厚着脸皮贴上去,威廉纹满图腾的手臂圈住方家晟,“炒饭我吃完了,碗和我自己都洗得干干净净,不信你闻闻看?衣服我也洗了,没敢开洗衣机吵你,都是手搓的。”
“走开。”
嘴上抗拒着已经冷战两天的人,可当威廉温热的掌心贴上肚皮,方家晟还是无法抗拒这份暖意。
他需要威廉,被手掌覆盖着的小生命也需要威廉。
已经快四个月了,最近一段日子,他寝不安席食不甘味,每晚要靠着威廉睡衣上残留的信息素才能勉强休息,可一夜总要醒来无数次,多数的时候,身边空空如也。
威廉贴着他,颈间袭来的信息素妖冶而又清冷,是情人节那晚的玫瑰,却在寒冬夜里被吹上一层飘摇着的霜雪,勾引得放肆。
方家晟难以自持地在温度适宜凉爽的空间里泛起了燥热,从耳朵到脖子,从两腿之间的性器到后穴。
“怎么硬了?”
威廉向下摸了摸,质地柔软的睡袍底摆被顶得炙热,他没忍住多揉弄了几下,他喜欢方家晟性器的尺寸和形状,直直的,比一般Omega要更硬更粗,却一点儿都不狰狞,连血管都浅显纤细,自小就割过包皮的阴茎干净又敏感,龟头也是圆润嫩滑得可爱。
“那后面是不是也湿了啊?”
方家晟本能的依赖对威廉像一道突如其来的特赦令,他在方家晟想开口拒绝之前就吻上了人家烧红的耳朵,轻咬着软乎的耳垂含进嘴里逗弄,他感受不到怀中人的拒绝就也放大了胆子继续。
“想老公了是吗?”揉着方家晟的性器让他舒服,威廉下身贴紧了自己身前浑圆的臀,轻蹭了几下征求意见,“现在能那个了吗?”
“嗯…”
虽说孕期不会发情,但缺乏Alpha信息素的程度丝毫不亚于发情期时候的需求,方家晟迷迷糊糊地应着威廉,理智上坚决冷战的信念此刻除了暂且放一放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威廉对他很好,只是好多年了,还是没个正经,成天依旧在外面混日子,放贷收债挣得多不假,可风险高得又和收入不成正比,这几年扫黑除恶严打得厉害,给抓进去就不是闹着玩儿的了,他说能养威廉,又好像打击了人家的自尊心。
“我在网上看了,说这个姿势不会压着宝宝。”威廉膝盖挤进方家晟的双腿,开蚌似的一点点撬着,满怀期待又小心翼翼。
“看上去是老年人才会用的姿势。”
方家晟想翻身,却被威廉轻咬住了腺体舔弄,舌尖在上面打转,像有麻痹神经的毒素一般令他绷紧了身子,任凭催情的药液灌进他的四肢百骸,去跟随自己的意愿张开腿,又向后蹭着同样热烫坚挺的性器。
“试试看。”
支起膝盖顶开方家晟的腿,威廉将方家晟性器安抚到湿润的手滑过胯骨,没忍住在丰满的臀上揉了一会儿,才探进那条深深的缝隙。
“这么湿…你是不是背着我自己玩儿了?”穴口周围都是水当当的淫液,威廉的手指几乎就是滑进去的,两指在温暖的甬道里小心地扩张着,以免自己平均值以上的尺寸弄疼了这个紧窒的地方。
“你还好意思!”方家晟若不是碍于姿势的限制,真的恨不得起身给威廉一顿胖揍,“从怀孕到现在,你在家几晚?”
“这不是工作特殊身不由己吗…”威廉感到手指已经和小穴交合出水声,就不再继续这有点儿多余的前戏,可方家晟的责怪听上去又有些问题,“真的自己玩过了?”
“你爱做不做!不做我明天就去包个大学生…年轻漂亮还听话…嗯…轻点…王八蛋…”冷战熬不过热潮,方家晟被填满的瞬间差点就射在被子里,连日来的倦怠也遭到了洗劫般地所剩无几。
“你敢,打断你的腿,我养你一辈子。”威廉在方家晟圆润的肩头留下个牙印以示惩戒,挺动腰身又往里顶了一寸,“再说了,哪个大学生能满足你?不如我这个没文化的有能耐呢。”
威廉是个好吃醋的Alpha,尤其是那些知识分子,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他也能酸上好一阵儿,毕竟方家晟这个白富美是他偷抢拐骗来的,领了证之后又是个倒插门,闲言碎语和轻视他这些年不知道吃了多少,所以他就是见不得方家晟和那些文化人有来有往,幻想都最好不要有。
说到底还是自卑,犟着心性想靠自己混出片天地。
“慢点…唔…不行…威廉…唔…”
方家晟有些不习惯这个姿势,虽然不是那么深,可刁钻的角度每一下都在敏感点和腔口上碾磨着,威廉速度一快,酸软的快感就无间断地奔涌而来,加上许久没有做爱,更是刺激得受不住。
不过方家晟猜想威廉也是一样的,估摸这些禁欲的日子里,他甚至都懒得去打飞机。
算了,这么多年了,哪来的隔夜仇,威廉为了不给他丢面子一天天的也够辛苦的,讨债和人起肢体冲突挂彩回来,自己偷偷上小诊所做缝合,又不敢拿他医保卡开药,胡乱买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结果过敏起了疹子才说实话,最后导致花臂里藏了条丑陋的疤,可把他心疼坏了。
“你要我慢点,自己又把腿抬这么高。”威廉掀了被子,看着方家晟抱着膝盖的模样,下腹实在疼得厉害,“老公弄得你舒服吗?”
“嗯…舒服…别那么快…不想太早射…”方家晟习惯了在床上和威廉没羞没臊,想要的和不想要的都会无所保留地说出来,“洗床单和被子很麻烦…”
“没关系,射在老公手上。”
威廉去吻方家晟的脖子,自由的手急不可耐地摸上了方家晟的胸部,他想念不少日子了,周末的时候方家晟休息在家,他下午才起床,有时候看到的是方家晟半敞着睡衣懒在沙发上看电视,两团白花花的软肉就肆无忌惮地暴露出来,又娇羞地藏起两颗乳头。或者方家晟在那个不可侵犯的神圣领地做饭,他特意给买的奶牛围裙就不怎么友好了,方家晟肩宽,这种情趣大于本身实际作用的玩意儿缺点一下就体现无疑,方家晟的胸每次都被包裹得鼓鼓囊囊,真像能挤出奶来似的。
“是不是大了一点儿?”夹着指间的乳头撩拨,威廉有些许后悔挑了个这样的姿势,他喜欢的是给方家晟抱在身上,那样刚刚好可以吮吸到尖翘的乳头,“八个月的时候我帮你挤奶好不好…”
“流氓!”
“没错啊~”威廉不仅没当做挨骂,还沾沾自喜于此,手中的力量渐收,抓得那团软肉仿佛快要溢出指缝,“我对别人还提不起耍流氓的兴趣呢。”

对于威廉,方家晟真正的是秀才遇到兵,热情、不讲道理,又单单对他极其忠诚,他死守着厨房那片净土没有在餐桌上和威廉做过,却纵容着威廉搞遍家里每一个能搞的地方。威廉偶尔约人上门谈事,会向人家显摆家庭地位,他也乐于配合,不管是端茶倒水还是被莫名呵斥,人走后威廉总会膝盖发软,恨不得自己主动去买个榴莲给它跪开,可惜方家晟嫌臭。

孕期敏感得厉害,饶是方家晟如何克制,都抵挡不住快感层层叠加起来的汹涌,他软下的腿被威廉接住,膝窝架上那条满是刺青的胳膊,他怕拯救不了即将遭殃的床单,只得抓过平日夜晚用来安抚自己的威廉睡衣,将它弄得必须要去清洗晾晒。

高潮过后,方家晟叫了停,翻身拼了命地索要着缠绵的亲吻,亲吻过后,却是委屈得厉害。
“怎么了?”
“我他妈的每晚只能抱着这鬼东西才能睡。”将睡衣丢在威廉还兴致高昂的阴茎上,方家晟经历高潮而空虚下来的身心自然只剩疲惫,“我不管,你去洗干净,然后给我穿上几天。”
威廉自知理亏,沉默着没说话,他婚后到现在一直都还迷茫着,家世身份都比不上方家晟,他就是个贫民窟里混出来的,没学历更没家底,他最开心的事情就是每个月塞给方家晟好多钱,在他的世界观里,只有财富才能勉强将他没有的一切弥补。
可还是很空。
“抱抱…”威廉尴尬地硬着下身搂过方家晟,让信息素紧紧包围着这个急需自己的人,“等我把那些旧账处理完,我一定找个稳定的事情做…朝九晚五,放学接了孩子再去接你。”
那是笔可观的旧账,威廉想着至少足够把孩子养到幼儿园毕业。
方家晟在威廉怀中轻叹了口气,他真的不在乎威廉能干点什么,就像威廉从来没看不起过他的人生渴望是做个家庭煮夫一样,只是空放和私贷实在太过侥幸,每天生活在提心吊胆中才是他最恐惧的。
“做爱吧。”感受到还顶在自己腹部的性器,方家晟终归舍不得威廉憋屈,翻身跨上自己Alpha的腿,亲吻着那张即使做个流氓也漂亮的脸,“宝宝和我都饿了三个月了…”

===============================

TBC
威廉是个能自称老公的A啊~~~
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