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韩叶】干翻叶修可执行性概率 END

Work Text:

  叶修从台上下来的时候腿已经站不稳了,他出了很多汗,黏在后背并不太舒服。
  看了看手里印着霸图的应援毛巾,叶修笑着摇了摇头,刚刚在台上,主持人让他和周泽楷各自抽选一条,说句为该战队加油的话。
  周泽楷抽到了兴欣,而叶修竟抽到了霸图,看到这个戏剧性的结果,台下粉丝一片激动。
  轮回和兴欣的比赛本教人意犹未尽自不必说,叶修抽到霸图就更具有戏剧性的意味。
  霸图和嘉世的新仇旧恨仍有余温,叶修到了兴欣后和霸图针锋相对的味道丝毫未减。别说职业赛场上,就连平时地图里抢boss,但凡叶修和霸图相遇必有围观好事者在公屏刷“霸图干翻叶修”等话语。
  叶修站在台上,手里拿着那条霸图的应援巾,在手里掂了掂,质感蓬松柔软,倒是做工不错。在周泽楷说完“希望下次在决赛场能够再与兴欣相遇”后,叶修扬起嘴角对着台下扬着霸图旗子的粉丝团方向道:
  “虽然‘干翻叶修’是个梦想,但是有理想总是好的,祝霸图好梦成真。”
  
  言罢,殊不知直播弹幕已经爆满,镜头拉了特写到叶修手上的霸图字样,又切换到叶修背后兴欣的图标,这样的镜头语言无非挑起更多粉丝的调侃。
  【这哪里是加油啊,分明是嘲讽吧!】
  【哇,叶神嘲讽霸图又有新词儿了!】
  【坐等晚上霸图粉爆论坛……】
  【干翻叶修!干翻叶修!】
  最后在主持人的结束词中,短暂的夏季赛粉丝见面会结束,作为此次的嘉宾,叶修和周泽楷对着镜头摆手再见。
  下台前,周泽楷递了瓶水给叶修,手指碰到叶修的手臂才发现男人轻微地抖。
  “哪里……不舒服么,叶前辈?”他看向叶修,才发现男人鼻头也沁着汗。
  “没事的小周,昨晚没睡好,我先去休息室。”叶修向他扯了个笑,而后很快将脸转了过去,下台阶的时候差点摔倒。
  在周泽楷扶住他之前,叶修抓住了旁边的栏杆。
  “谢谢,我先去休息室了。”叶修没有回身对他道,周泽楷却已经看到了他抓栏杆的手背都在暴着青筋。
  “两位大神晚上一起吃饭吗,有几个联盟青训赛上来的苗子,要不要一起聊聊。”叶修刚走没两步却又被拦住,一位联盟主持青训赛工作的负责人走过来询问,周泽楷没有回应,他先看向叶修,发现那人身体抖得更厉害了。
  “你可以先把地址发我手机上,晚点回复你。”叶修对工作人员道,而后顿了顿又道,“小周……可以先聊聊看……”
  叶修欲言又止,似乎又有什么急事不太愿多做停留,那负责人刚要去追便被周泽楷一把拦住。
  “叶前辈身体不舒服,我晚上和你去。”周泽楷道。
  
  叶修独自往后台的更衣室走去、这次节目组很大方,给他开了一间专门的休息室,隔音效果比较好,适合休憩,而在走廊的最深处,也很僻静。
  此刻大多数人还在忙着节目收工,走廊上倒只有他一人。
  距离休息室不足几米,叶修的呼吸也愈发粗重起来,两腿迈不开步子,后背冷汗涔涔而下。
  走到门口的时候两滴汗顺着下颌砸在地上,他下意识抚到身后,发现已是潮热的样子,不禁双颊也热了许多。
  他抬手扶了下门把手,正要输密码,却听见把手转动的声音,门从里面开了。
  屋子拉着窗帘里有些暗,只有一台电脑亮着白光,屋里的人背着光看不清表情,进入叶修眼帘的只有男人手里的黑金色遥控器。
  叶修看着遥控器刚要开口,却见男人的拇指已经将档位推至了MAX,陡然感到体内一阵酥麻顶涨,双腿发软扑倒进男人的怀里。
  
  “老韩……”
  手里的水瓶滚落到地上,两个人都没在意。
  “砰!”
  韩文清一把将叶修抱起,两个粗壮的手臂穿过他的小腿,将男人直接重重地抵在门板上。
  叶修的脊背完全贴在门板上,冰凉的触感激得他下意识搂紧韩文清的双肩,生怕自己掉下去。
  韩文清的鼻尖贴着他的鼻尖,唇距离叶修只有不到厘米。
  叶修微微抬了抬头做出索吻的姿态,后者下意识往旁侧了一下躲开了。
  
  “要我吻你么?”
  他直白地问叶修。
  唇间的热气喷洒在男人面前,带着股薄荷的味儿,混合着身上雪松的香气,让人有些意乱情迷。
  叶修垂着眼没看韩文清,脸涨得愈发红,神色却还是没什么变化的淡然,只有乱了节奏的喘气出卖了自己。
  
  “不回答?我先问问下面这张‘嘴’……”
  韩文清说着,一只手探到叶修的身后,拉住了他的裤边一把扯了下来。
  “唔……嗯……”
  两瓣臀肉暴露在空气中,一根黑色的线从他的股间露了出来,跟着几滴湿湿嗒嗒的粘液顺着线落在地上。
  韩文清将叶修的裤子脱在他的膝盖处,刚好将他的双腿卡住,身体往前压近了些,将叶修的两腿翻折成更难堪的姿态。
  “老韩,放、放我下来……”
  叶修感到一个炙热的手掌肆无忌惮地在自己臀肉上抚摸起来,若有若无地触碰股间那跟黑色的线,刺激得他不由仰起头更深地急喘着粗气。
  韩文清没听见似的,抬手反倒拨了拨那根线。
  “啊嗯……不……”
  叶修下意识地收紧后穴,黑线链接的跳蛋在体内震动了几下,擦过某处敏感地带,惊得他呻吟出声。
  “到底是让我放你下来,还是不放下来?嗯?”
  韩文清在他的侧耳吐着热气,一边说着一边轻微摇晃着连接跳蛋的那根线,叶修被弄得浑身发颤,跟着跳蛋的变化发出几声呻吟,眼角也开始泛出潮湿。
  “唔……”
  耐不住这样的刺激,叶修侧过头去咬韩文清的肩膀,后者吃痛,无奈两个手臂都圈着他腾不出手,只能将叶修放了下来。
  
  “小狐狸也学会咬人了。”
  韩文清一手揽住叶修的腰际,一手捏着他的两腮令叶修张开嘴,两排白亮的牙齿露了出来。
  他倾身舔了舔叶修的牙齿,舌尖在他的唇角打了个圈。
  此时的叶修想韩文清吻他,对方却越是要折磨他。
  “咬你不需要学。”
  叶修跟着去啄韩文清的舌头,咬到一个角,血腥味跟着窜进两人嘴里。
  被叶修这么一咬,反倒激起了韩文清更多的施虐欲,男人的眼神暗了下去重新将叶修抵在门上,抬手握着他的衣领一把扯开已经凌乱的白衬衫。
  “嗤啦……”
  两颗衬衣贝母扣子崩落,韩文清已经咬上了叶修的锁骨。
  像是某种野兽。
  “嘶……老虎要吃人了……”
  叶修抬手想去推,韩文清却先他一步将白衬衣绞在叶修的背后将他的两臂胡乱缠住,而后更紧地将人抱在怀中。
  “不吃人,只吃狐狸。”
  韩文清一把托着叶修的后脑勺,指缝穿过碎发攥起一些,令叶修被迫仰起头,而后俯身啃啮怀里男人流畅漂亮的锁骨线,舌尖滑过他熟悉的敏感带,随后满意地听到叶修声势软下去的呻吟。
  “狐狸肉、可、不一定好吃……”
  这么吻了一会儿叶修便更站不住了,体内的跳蛋嗡嗡振动,不断刷新触碰的存在感加之韩文清在他身体上的亲吻与刺激,话语被韩文清折磨得断断续续。韩文清的下身早已硬得骇人,隔着裤子滚烫地抵在他的小腹前,烫得令他头皮发麻。
  他不自觉地往韩文清怀里靠,后者却突然半蹲下身将他横抱而起。
  “好不好吃,得吃了才有发言权。”
  韩文清将叶修放在了休息室的床上,人也跟着覆了上去。
  他一手压着叶修的肩膀,一手不断地捋着叶修额前的碎发去吻他好看又湿漉漉的眉眼。
  
  他们的确很久没见了,漫长的夏季赛也同样意味着漫长的异地恋。
  彼此触碰的饥渴与欲望几乎到达了临界点。
  这次夏季赛决赛H市主场后,新增的粉丝见面会就定在次日,叶修没想到韩文清会连夜直接坐飞机连夜来找他,更没想到这个会在休息室门口堵他。
  
  节目开始前1小时,两人在休息室天雷勾地火地拥吻。
  节目开始前15分钟,所有人发了疯似的联系叶修。
  休息室门外敲了几遍门无人应答,门内韩文清将叶修抵在角落,将涂满润滑剂的跳蛋塞进了叶修的身后。
  男人一边啄着叶修的耳垂一边说先放你一马,手掌揉捏着他的臀肉一边又帮他慢慢地系好衬衣扣子,而后按开了电话接听键贴到叶修的脸上,看着他红着脸哑着嗓子说我去厕所了等会就来。
  
  所幸,节目中需要叶修的并不多,只有开场的亮相和结尾的互动,大多数时间他是全程坐在舞台一侧观看粉丝表演和互动。
  跳蛋是在节目直播的后半段开始的,导播向现场比了时间10分钟倒计时的手势,体内的跳蛋仿佛听到命令似地突然开始振动。
  很快到了叶修和周泽楷上台,起初叶修以为自己还能忍受振动的幅度,无非是下体酸麻一些。
  而在抽到霸图应援毛巾之后,跳蛋的振动幅度似乎变本加厉了……
  叶修知道韩文清在看直播,忍着体内隐隐发作的快感对镜头顶着嘲讽脸说“祝霸图早日实现‘干翻叶修’的理想”,而后很快,叶修对“祸从口出”有了更深一步的理解。
  
  “‘干翻叶修’?”
  韩文清吻了吻叶修的嘴唇将人翻了过去,一巴掌抽在叶修的屁股上,“啪”的一声在房间显得格外响亮。
  “啊……”
  叶修叫了出声,嘴巴很快又被韩文清一掌捂住,人跟着抖了两下,跳蛋还在体内振动,被韩文清这么一拍,身体更是放在火上似的撩。
  “对着镜头这么说,说给谁听的?”
  “啪!”
  抬手又是一巴掌,叶修的臀肉跟着颤了颤,身体被这一巴掌激得也跟着抖了一下,背紧张地拱了起来,两腿抖得厉害。
  夹在股间的跳蛋随着穴口翕动又吐出半截沾了黏液的线来,接收器还固定在叶修的左腿内侧,被两圈黑色的绳子缠绕固定,黏液顺着线往下滑落,一滴落在床单上,拉出银色的长线,看着极为淫靡。
  “让你吐出来了么?”
  “啪!”
  又是一掌,带着水渍声,正正拍在后穴的位置。穴口猛然收紧,跳蛋的黑线听话地吞了些进去,跟着溅出些许透明的液体沾在韩文清的掌间,像是发出某种求欢的信号。
  此时叶修的浑身上下泛着情欲的红色,两瓣雪白的臀肉更是早已被拍得绯红,如同渗血的样子,看得人眼发热。
  “唔……”
  叶修被这一下拍得着实吃了痛,人也被折腾得跪不住了,两腿抖得如筛糠,身体止不住地发颤往床上倒。
  韩文清捂着嘴那只手不知何时已经撬开唇瓣探进自己嘴中搅动,叶修无法发出更多的声音,舌头随着韩文清的两指翻搅只能隐约作出呜咽,更多的透明的津液随着唇角止不住往下流淌,也弄了韩文清一手的粘湿。
  “想被‘干’直接告诉我,不用拐弯抹角。”
  韩文清看着两手被叶修前后弄出的粘湿深吸了口气,抬手抹在了叶修的后背上,手指顺着叶修突兀分明的脊椎线一路向下,最后停留在两瓣发红的臀肉上,发狠揉了几下。
  “唔嗯……”叶修本就已经跪不住,被韩文清这么一弄,索性脱力趴在床上。
  “让你趴下了么?”韩文清抬手在叶修腿根处拍了一掌,皮肉立时见红,叶修轻哼了一声,突然感到眼前被蒙住。
  “这触感……”叶修正想着韩文清用的什么类似毛巾状的东西蒙住自己,韩文清已经拉着两端迫使他向后仰头。
  “呃……”腰也被一把拉着抬了起来,身下塞进来一个枕头。
  “屁股抬高点。”男人下了新的命令。
  眼前一片黑暗,只有韩文清淡淡雪松味在周身萦绕。
  叶修抬手摸了摸眼前,这才意识到这是自己拿回来的那个霸图的应援长巾。
  而韩文清显然不会留给他太多休憩的时间,叶修听见皮带解开的声音,叮呤铛啷金属扣碰撞的声音,拉链拉开的声音,接着是韩文清深深的吸气,那人向后又拽了拽毛巾的两端,迫使他扬起头颅,将自己的脆弱的咽喉完全以弓形的姿态暴露在空气中。
  一双炙热的唇瓣从身后贴在他的唇前,叶修反应不及,咽了两口唾液,喉结因过分后仰吞吐艰难,接着感到韩文清滚烫硬挺的分身已经抵在了后穴。
  男人一手拉着他的头迫使与自己接吻,一手已经扒开他的臀瓣,慢慢将粗硬的分身喂进叶修的后穴。
  那里被跳蛋扩充许久,加之跳蛋内置的润滑剂释放,早已是湿粘承欢的状态。
  
  韩文清吻了片刻才放开叶修,而后按着他的后颈,将分身一寸寸地缓慢抵了进去。
  “先、先拔出来……”
  叶修抗拒着,扭了扭身体,希望以此方式提醒韩文清跳蛋尚在自己体内。
  韩文清却充耳不闻,只是掌掴了两下他的臀肉示意他不要再动,而后猛地一个挺身。
  “呃啊!——”
  
  尽根没入。
  叶修趴在枕头上,冷汗哗得一下激了出来,急喘了两口粗气。
  跳蛋在体内被推进了一个更深的地方,震得他全身酥麻,电流般的快感顺着两人的交合处从脊椎骨向四肢百骸冲去。
  “太、深……唔……”
  叶修急喘着气,话语被韩文清的几下缓慢的猛顶弄得支离破碎,身后的男人拉着绑在他眼睛的长巾,没有任何放开的意思,反倒是在每一次重新顶入的时候将他用力向扯着,迫使他身体迎着男人前顶的力度,吃入更深的境地。
  “啊……唔嗯……”
  他受不住地往前耸,脚踝又被韩文清握着拉了回来,男人惩罚似地握着他的腰发狠地抽插了几次,蒙在叶修眼前的毛巾很快被泪水濡湿。
  “不老实。”
  腿上绑着的遥控器被人为开到了最大的位置,叶修立时发出无法忍耐的呻吟,又怕被听见咬着下唇,接着就感到泥泞的股间又挨了两巴掌,逼得叶修放声叫了出来。
  “啊哈……唔……”
  韩文清在他身后的顶弄越发加快,抬手将长巾在叶修脑后打了个结,两个炙热的手掌便握在叶修的两个胯骨上,发狠似的往叶修穴心撞去。
  
  跳蛋在体内如同一个即将引爆的炸弹,配合韩文清的顶弄,振得叶修心魂摇晃,更多的泪水被干得夺眶而出,从洇湿的毛巾里流量出来,顺着鼻尖和脸颊往下滚。
  韩文清握着腰际的手也开始在叶修的周身抚摸起来,一只手不时揉捏他发红的臀肉,在交合处按压刺激叶修发出失态的惊叫,另一只手顺着腰线向下握住叶修勃发的欲望,抚摸揉弄,又恶意地在前端画个圈。
  
  韩文清在床上向来是强势的,他享受掌控叶修的感受。
  这么干了一会儿叶修突然喘息急促,韩文清俯身要在他的右肩上,跟着叶修便射了出来。
  他基本没有更多的力气去反抗,两个撑在身前的手也失了力气,头和上半身疲惫地倒在床上,尚在高潮的余韵。
  “乖……”
  韩文清吻了吻他的后颈和脊椎骨,说了些细碎的东西,叶修听来朦朦胧胧,也没有在意。
  而后感到自己的两臂被拉起向后扯去,人被跟着从身后拉了起来。韩文清就着这个姿势顶弄了几下,见叶修无力地垂着头,于是又用了力一把将他扯进了自己怀里,从背后抱着叶修,捏着他的两腮转向自己去寻他的唇。
  “我还没到呢。”
  韩文清一边说着一边自下而上顶弄着叶修,这个角度进去的很深,叶修没什么力气身体跟着地心引力往下沉,韩文清又一下一下把他往上顶,弄得叶修难耐地从胸腔里挤出几乎要哭泣的气音。
  跳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没电了,韩文清将叶修翻过来的时候终于将那东西抽出来,连带这一串粘腻白色的粘液挂在叶修腿上,韩文清忍不住在叶修的腿根种了几枚吻痕。
  
  他太想叶修了,恨不得就真的揉进怀里,吃干抹净。
  
  韩文清定定地看了会儿躺在床上的叶修,又拉起他的一条腿架在自己肩上,就着叶修侧身的角度重新顶了进去。
  韩文清一边抚慰着叶修的分身,一边在他白皙滑腻的大腿抚摸,猛干了一会儿后又留恋地吻了吻男人的脚背,再深顶了几次才舍得肯将他颤抖到不行的腿从肩上放了下来。
  摘去叶修眼前的毛巾时,韩文清发现蒙着眼睛的位置几乎是半湿的。他俯身去吻叶修颤抖而湿润的睫毛,而后又轻啄那人的唇角,听叶修用沙哑的声音喊自己的名字,再次将分身抵入叶修的身体。
  叶修被折腾得射了两次后,韩文清才达到了高潮,男人在射精前将分身拔了出来射在了叶修的腿侧,趴在他身上深喘了几口气,全身又揉又捏了好一会儿才肯放开。
  外面天色已暗。
  
  两人躺了一会儿门口掉在地上的手机突然震了起来,叶修基本没什么力气去搭理,韩文清下了床捡起来才看到是周泽楷的短信。
  “你晚上有饭局?”
  韩文清坐在床边俯身吻着叶修的侧颈。
  “算是……”叶修恹恹地回了句,手却已经搭上了韩文清手里的屏幕。
  “不太想放你走。”男人又吻了吻他的眼角。
  “那就……一起去吧。”
  “嗯?”  
  “给你们霸图选点好苗子,才能‘干翻叶修’……唔——”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