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韩叶】缚

Work Text:

叶修跪在床上,一根绳索套上了他的脖子,眼睛被黑色的布条蒙住,这让他的触感更加敏锐。

双手手腕被韩文清扣在身后,分别抓着另一只手的手肘,方才套在他脖子里的那根麻绳从中间来回穿过,牢牢固定在了背后。接着绳子绕到前胸,韩文清的吻也跟着落下,粗糙的麻绳有意无意地蹭过胸口的两点,叶修整个人都跟着轻颤了一下。

韩文清并没有看他,全神贯注与那根绳子上,一步一步地将其缠绕在叶修身上。手也不错过任何机会地,跟着摸过他全身上下各个敏感部位。

叶修现在有一点后悔。前两天脑子一热答应韩文清试一试玩点刺激的,比如这种捆绑play。可万万没想到真的玩起来羞耻度竟然这么高。他不太习惯这种身体的主动权被一点点剥夺的感觉,心跳也跟着逐渐加快。

“你很兴奋。”韩文清听起来平静的声音打破了叶修的思绪,他这才注意到有一阵胀痛的欲望从两腿之间窜上来。

叶修已经过了为这点事害臊的时候,倒也不恼,立刻反唇相讥倒,“我不信你没硬,刚谁好像还咽了口口水。”

“是硬了。”韩文清爽快承认,并且挺了挺胯,腿间的东西就蹭上叶修的后腰,留下一点湿漉漉的液体。

韩文清同志现在也跟着一起越来越没脸没皮了。叶修觉得有些无语,明明刚在一起那会儿,自己说两句荤话这人就会耳根发烫,现在真的越来越没意思了。他便没有再理会,咬着嘴唇,平复了一下呼吸,放松身体,任由对方摆布。

绳子已经绕着前胸小腹转了好几圈,叶修估计自己的上半身现在已经被捆了个结实。绳子从两边收回,在后腰处并作一股,打了一个结。然后韩文清拉着它,从股缝中间穿过,绕到前面,又分别捆住大腿两侧。

瘙痒从敏感的大腿根部传来,磨得叶修呼吸都沉重了几分。他很想要韩文清摸一摸他挺立起来的阴茎,好缓解一点肿胀的感觉。可对方似乎偏与他对着干,完美避开了最希望得到抚摸的地方,只是抓着他的小腿弯折过来,与大腿捆在了一起。

一个现学现卖的捆绑已经基本上完成,韩文清停下手,上下打量眼前这个人,花了点时间欣赏自己的杰作。他把叶修的眼罩摘下,叶修花了点时间适应了房间里的光线,便在床边的全身镜里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他竟然并不排斥,甚至觉得有一点好看。

叶修本就不算是太瘦的人,腰里腿上摸上去手感都相当不错。麻绳嵌进肉里,被分割成凸起的一块一块,韩文清上手揉了几把,又跟着转到更加诱人的地方,对着扇了一巴掌,“以前没有发现,原来你屁股这么翘。”

“怎么,喜欢吗?”叶修闻言竟然塌下腰,抬了抬屁股,主动往韩文清手里送了一点。

回答他的是那两团软肉上又各挨了一巴掌,还顺手被掐了一把,跟着臀缝被掰开,微凉的润滑被挤在紧闭的穴口,下一步有什么东西被塞了进去。那硬邦邦又冰凉的感觉绝对不是韩文清的手指,只用了一秒的时间叶修就明白过来这是一个跳蛋,并且尺寸不算太小。

“韩文清你…………”叶修想跳起来反抗,可现在全身被绑的死死的,几乎没有动弹的空间。话说到一半,就被韩文清打开了跳蛋的开关,又被激得无力软倒下去,说话的声音里都带着些颤抖,“给我拿出去。”

“唔……操……韩文清……”叶修骂声中混着点呜呜咽咽的呻吟。他的情欲本已经被激起,韩文清对他的身体熟悉得很,那跳蛋准确无误地抵在他的前列腺上,他根本抵不住一阵一阵酸麻的快感,整个人软倒在床上,想要去蹭一蹭肿胀的性器,却因为四肢都被捆住,怎么变换姿势都始终不得要领。

韩文清一声不吭地看着眼前的场景,他早就想把这个人干得死去活来,可这难得以一见的场景又让他不忍心那么快就破坏。于是强忍下欲望,把人揽在怀中,耐心的亲吻落在每一个被摸透的敏感点上。

舌尖在乳首的周围打转,指尖划过肩胛骨的轮廓。这让叶修更加不好受了,他下意识的扭动身体,直往韩文清怀里钻,也不知道是想要逃开还是祈求更多,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老韩……你TM有本事给老子快点进来。”

“这就来。”跳蛋并没有被拿出,韩文清把怀里的人按倒在床上,本就无法合拢的双腿被分得更开,早就饥渴难耐的性器对准了缺口,一口气捅到了最深处。

“啊——”脖子高高昂起,一声拔高的呻吟从叶修的口中溢出。紧跟着而来的是被满足的快感直窜上头皮,舒服得他长长叹出一口气。

漫长又羞耻的前戏早就让两人比平时更加渴望彼此。韩文清并没有等待多长时间,他可以感受到叶修的后穴是多么的湿软温热,早就做好了接纳他的准备。他的进攻凶猛而激烈,每一下都几乎要把叶修的身体捅个对穿。

双腿被迫分开到最大,胯间的韧带被拉得生疼,两人交合的地方尽是一片黏腻的水渍。叶修甚至也可以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比平时要敏感了很多,他甚至可以感受到阴茎上鼓动的血管磨过他肠壁的每一寸褶皱,带来更加强烈的快感。

太舒服了。叶修脑子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两人在一起那么多年,早就学会了坦然接受彼此带给对方的欢愉。叶修收缩着括约肌,努力讨好那根在自己身体里横冲直撞的东西,把它夹得更紧。

韩文清舒服得发出了一声低吼,更加卖力地挺胯操干。他伸手绕到叶修背后,抽开了那个活结,一边继续动作一边给他解开身上的绳子。然后又让自己退出去,取出跳蛋,又一次捅到最深处。

被捆了许久的叶修还没来得及舒展开发麻的四肢,就又一次被人按在床上干了个天昏地暗。但这一次他可以回抱住韩文清,手脚并用地缠上对方的颈脖和腰间,把两人的距离拉到了最近。

刚才被麻绳勒出的红痕遍布全身,衬得皮肤更显白皙。这异样的美感看得韩文清呼吸一滞,挺腰狠狠捅到了最深处,同时又给予对方一个深吻。随着每一次的操干,韩文清小腹的肌肉磨蹭过叶修勃起的阴茎,爽得他很快在射在了两人之间。而高潮余韵所致的内壁收缩,让韩文清也很快释放到他的体内。

叶修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手臂胸前和腿上,到处都是捆绑留下来的痕迹。虽然比起刚解开绳子时已经淡了不少,但是依然具有足够的视觉冲击力。他有些不忿地朝着韩文清腹肌锤了一拳,“太累了。”

韩文清顺手给他屁股上还了一巴掌,问到,“舒服吗?”

叶修没有正面回答,他稍稍翻过身,平摊在韩文清的怀里,全身无力,一动也不想动,“下次捆你试试。”

韩文清的手有一搭没一搭地绕着叶修的发旋,“你想的话……也不是不行。”

END